杏娟談樂(10)莊嚴的雙搭檔

杏娟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9日訊】帶著宗教印記的管風琴與慶典音樂的常客小喇叭搭配合奏所表現出的效果不僅震撼,更放射著一股莊嚴的氣勢。這種讓人聽了正襟危坐、驚歎不已的配對,值得在特定的時刻、特殊的場合用來整肅情緒,留下神聖美好的印象。

音樂的力量是神奇的。藉著聆聽音樂,隨著樂曲性質的不同,對應出各種層次的情感,進而轉換了聽者的情緒,同時也達到了音樂的功能。在某些時候,我們會渴望在音樂中聽到能引起心靈共振的片刻,也許是一段美的出奇的旋律,或者是一款不尋常的情調。這樣對音樂的期待,好比基本飲食三餐的需求,是一種力量的支援。

「莊嚴」這個主題,在音樂力量的顯現上絕對是超境界的。管風琴與小喇叭共同的特色就是那具穿透力的大音量。只要站在他們合奏的音場中,立即能感覺到音樂所引發的感動是全身細胞的參與,單靠耳朵是無法消受的。他們太亮眼了,有一種不容忽視的氣勢。這可以讓我們重拾在日常生活的繁瑣中遺忘了的,如面臨大山、大水般令人心胸開闊、正氣凜然的感覺。

管風琴平穩深沉的音質給人穩固的安全感,而小喇叭燦爛輝煌、自由奔放的音色在管風琴伴奏的沉穩基礎上,則能盡情揮灑,充分表現旋律樂器的自主性。這兩種樂器雖然特色對比,但卻能彼此協調、制衡,兼具豪放與嚴謹、保守與開放。
專為小喇叭與管風琴寫作的曲目並不多見。巴洛克時期是管風琴的全盛時代,這一時期的創作風格受宗教音樂影響,作品中也常留有管風琴音樂的影子。因此,將這一期的創作改編給管風琴彈奏,在風格及演奏語法上能有較自然的轉換空間。


http://www.youmaker.com/

「小喇叭即興曲」是巴洛克英國作曲家克拉克(Clarke)所寫的。克拉克任職英國皇家教堂的管風琴師,他在1700年出版了鍵盤音樂曲集,其中「丹麥王子進行曲」就是這首被改編為小喇叭、管風琴與絃樂合奏的「小喇叭即興曲」。也因為這個改編,竟讓這首曲子被誤以為是英國另一位較有名氣的作曲家普塞爾所寫的,被張冠李戴了好一陣子。

這首曲子原有的進行曲架式,加上改編後由小喇叭精神奕奕的代言,經常成為隆重盛大排場的典禮音樂。像英國黛安娜王妃與查爾斯王子的婚禮,及每年12月在瑞典斯德哥爾摩舉行的諾貝爾頒獎典禮,都選用了這首曲子。
這個小喇叭與管風琴的版本是以小喇叭為前導,吹奏隆重的主題,再由管風琴呼應重複。這樣的模式在第二段的即興風格中更明顯。他們一搭一和、一前一後地對話,好像在玩追逐遊戲,也像在競技較量。

「曲調」是巴赫的作品,出自巴赫在1727年完成的「第三號管弦組曲」中的第二首。一般都是以巴赫的三個工作地點來劃分他的創作時期,譜寫這首曲子的時間就在「科登時期」,這時巴赫擔任科登雷奧伯公爵的宮廷樂長。由於公爵精通古大提琴與大鍵琴,宮廷中又沒有架設管風琴,所以這一期間巴赫的作品都以管絃樂、室內樂及鍵盤音樂為主,有別於上一個以管風琴為主的「威瑪時期」。
後來這首「曲調」溫暖、抒情的旋律激發了一位德國小提琴家,將它改成小提琴的獨奏曲「G弦之歌」,僅以小提琴四根弦中的最低音弦–G弦拉奏出完整的旋律進而讓巴赫的這首曲子躍升古典音樂排行榜的暢銷曲,甚至跨足到流行音樂界,延燒成了巴赫熱。

這首曲子改由小喇叭與管風琴演奏後,多了一種動態的美感,彷彿追溯著更高、更寬、更遠的境界,成了一種無止境的靈魂的仰望。「莊嚴」在巴赫音樂中的顯現,是一種面對大無畏力量的謙恭、感恩。在音樂化的禮讚下,巴赫總能讓人咀嚼出更多的深層意涵。
「最緩板」被公認為義大利美聲唱法(bel canto)的經典代表。這是韓德爾後期歌劇作品的傑作「塞爾斯」中的選曲。故事取材於古希臘史學家希羅多德的「羅馬史」,描述波斯國王賽爾斯在執行建造一座橫跨歐亞的大橋這項統治生涯的壯舉時,捲入的多角戀情。
這首「最緩板」是歌劇第一幕第一景的詠歎調。國王塞爾斯在花園散步,看見了清涼的綠蔭,不由得唱出了對大樹的讚美。這首曲子旋律典雅、高貴,也跟著有許多改編曲產生,從此大家都習慣以曲子開頭的速度記號「最緩板」來稱呼它。

不論對一個歌者或樂器演奏者來說,慢速的曲子通常最不容易表現。在拉長的節奏間,音符與音符之間的張力必須靠體能、技巧、情感、音樂內涵去填補。沒有一定的功力很容易流為鬆垮無力,撐不出架構。我們欣賞的這個版本,以小喇叭代替人聲,藉著這個樂器放大人的肺活量,將更深的情感渲洩出來感動人。小喇叭在管風琴肅穆的伴奏下,靜靜地吹奏出一種尋求依靠、渴望休憩的漂泊心靈。少了歌詞,情緒的感染力卻是有增無減,盡在不言中。

──轉自《希望之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海頓作品中新奇的發想,經常帶著明朗、樂觀的特質,一種海頓式的幽默氣質。
  • 現場直擊/惡水漫廬山半數旅館毀塔羅灣溪經多次天災,河床不斷淤積,這次風災將原有的溫泉水井、管線破壞殆盡。(圖文:記者佟振國)溫泉彩虹橋遭沖毀,涵碧莊地基掏空下陷,情況岌岌可危。(圖文:記者佟振國)廬山溫泉旅館、飯店、民宿受災情形消防署特搜隊員空拍廬山溫泉區房屋東倒西歪、滿目瘡痍景象。(消防署特搜隊提供)廬山塔羅灣溪水暴漲溢流,經過兩天水位消退有限,溫泉區一片汪洋。(自由時報記者佟振國攝)玉池溫泉會館地基遭溪水掏空,露天泡湯池已消失。(圖文:記者佟振國)風災降下豪雨,塔羅灣溪河道暴增二、三倍。(圖文:記者佟振國)塔羅灣溪經多次天災,河床不斷淤積,這次風災將原有的溫泉水井、管線破壞殆盡。(圖文:記者佟振國)溫泉彩虹橋遭沖毀,涵碧莊地基掏空下陷,情況岌岌可危。(圖文:記者佟振國)廬山溫泉旅館、飯店、民宿受災情形消防署特搜隊員空拍廬山溫泉區房屋東倒西歪、滿目瘡痍景象。(消防署特搜隊提供)廬山塔羅灣溪水暴漲溢流,經過兩天水位消退有限,溫泉區一片汪洋。(記者佟振國攝)玉池溫泉會館地基遭溪水掏空,露天泡湯池已消失。(圖文:記者佟振國)風災降下豪雨,塔羅灣溪河道暴增二、三倍。(圖文:記者佟振國)比九二一地震還慘宛若鬼城〔記者佟振國、陳鳳麗/廬山溫泉災區—南投連線報導〕「比九二一大地震還慘!」辛樂克颱風重創南投縣仁愛鄉廬山溫泉,昨天由空勤隊載出的七十多人中的情人谷溫泉旅館許姓業者,如此形容當地慘況。記者昨天翻山七小時進入災區,只見總數約四十家的溫泉旅館,至少十七家或倒臥、或半淹沒在惡水中,原本熱鬧風光的廬山溫泉風景區一片冷清,宛若鬼城。辛樂克挾帶超大豪雨,廬山溫泉區主要溪流塔羅灣溪與支流馬海僕溪暴漲溢流,加上周邊山坡土石鬆動爆發土石流,釀成溫泉旅館地基掏空、傾倒、淹水、土石掩埋,溫泉區的溫泉水井、管線設備受損殆盡。溫泉區昨日風雨停歇,但倒塌於塔羅灣溪河床的綺麗飯店,導致溪水四處流竄,溫泉吊橋以下一片汪洋,許多一樓建築慘遭滅頂,溫泉區山河變色。前天下午因地基掏空倒塌的綺麗飯店與公主小妹度假村,孤伶伶地躺在河床上,龐大建築在寬度暴增數倍的河床上,顯得渺小。遭活埋旅館女員工仍未尋獲遭土石流掩埋的廬山賓館,工作人員林杏娟走避不及遭土石活埋失蹤,救難人員漏夜抵達現場,但溪水太大,昨日上午持續搜尋未果,忍不住搖頭,研判可能已被大水沖往下游。「真的是太恐怖了!」來自桃園的陳維哲、石佩玉當時就投宿綺麗飯
  • 史懷哲說十八世紀的管風琴因琴鍵較重,絕不能任意以快速彈奏。他一再提醒自己只有當一群一群的音符清清楚楚地表現出來,才能真正流入聽眾的心中,浮誇的作風絕不是巴赫的本質。
  •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新唐人電視台在嘉義大學舉行“第二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說明會,該台音樂賽事經理兼藝術指導林杏娟向現場一百多位音樂系學生表示,新唐人電視台為全世界華人藝術家提供了一個與世界好手競技的平台,是藝術家邁向國際舞台的大好機會。說明會引起了學生們濃厚的興趣,當場即有兩位同學報名參賽。
  • 【大紀元6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擷瓔嘉義報導)新唐人電視台第二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18日下午在嘉義大學民雄校區文薈廳拉開序幕,由新唐人電視台藝術指導林杏娟為該校音樂系同學舉行說明會,由於林杏娟以親身的經歷說明參加比賽的好處,使聽講的同學會後紛紛報名。
  • 自古以來高掛浩瀚天際的明月,經常是藝術家寄托心靈、歌頌陰性柔美的對象,它的陰晴圓缺也常被拿來當成心境的映照。月亮那種代表著未知世界深不可測的神秘力量,也不斷地騷弄著音樂家的情緒觸覺,在作曲家筆下發酵、醞釀出的「月光」曲,越陳越亮,歷久彌新。
  • 長笛與豎琴的組合其實是一種完美的互補關係,在音響上不僅達到了平衡的要求,在表現性上又能各取所長、相互輝映,真是絕妙的搭配。
  • 古典作曲家擅長運用「3」這個數字,完美的切割出作品的黃金比例。在三段式的曲體中,他們利用前後段的對等呼應來襯托、對比中段的不同,進而表現出平衡的關係。例如:奏鳴曲是藉由速度的變化「快」、「慢」、「快」來取得樂章間的平衡。
  • 十九世紀的歐洲瀰漫著自由思潮的「浪漫主義」,這是一個強調個人價值、急欲擺脫傳統束縛、主張自由平等的時代。知識份子、藝術家藉著在一些社會顯要的家中所舉行的定期聚會,盡情自在的交流他們滿腔的熱血、對時代的抱負及理想。透過這些中產階級豪邸的會客室,也就是法文的「salon」沙龍
  • 小提琴有漂亮的外形,弧度優美的腰身,樂器本身幾乎就是個藝術品。造型簡單,但細分之下,居然有七十個組件。其中只要有一部分被更動了位置或受到溫、濕度影響,就會使音質改變,真的是既高貴又脆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