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中共統治時期的報應故事

中共利用流氓手段編造自焚、自殺等假新聞毒害人民,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手段令人髮指,至今未停止迫害。(大紀元插圖)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

傳統的中國人相信報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本是天理。但是由於中共這幾十年的邪惡改造,傳統的思想被視為迷信而摧毀,使很多國人失去了善惡有報的傳統觀念,因而不怕報應,隨意做壞事,整個社會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著。同時報應也不斷發生著,行惡者不但害己,還禍及後代。

在這裏舉筆者所知的發生在廣東省中山市的兩則報應故事,發生時期分別在中共紅朝統治的早期和現在的末期,一來為佐證報應的存在,二來以說明中共破壞人的正信必招天懲。

“破四舊”毀神像遭報

當年中共大搞“破四舊”,宣揚無神論,鼓動無知之人到處破壞神廟。在廣東中山的一個村子裏,有一間年代久遠的神廟,村民們要將神廟改成學校,就進行毀廟毀神像。

過程中,有三個青年特別積極,結果馬上就遭到了報應:一個青年被不明物射入眼內,瞎了一隻眼睛;另一個青年腿上長了個毒瘡,廢了一條腿;還有一個更為嚴重,一直高燒不退,醫治無效,生命垂危。後來他的母親醒悟到是他們破壞神廟驚動了神靈遭了報應,就馬上拉上兒子到廟裏認錯,才免去了這青年的一難。現在這個當年參與毀廟的青年還在人世,已80多歲了。

當時還有一個遭報的是村裏的大隊長叫陳月明,他在公社裏召開“破四舊”會議時,用繩子套著一個神像的脖子拉到公社的大會會場。在回來的路上更將神像投入河裏,結果不多久報應到他兒子身上,原來好好的兒子突然暴病身亡。

迫害大法者現世現報

如果說上述報應年代較遠,那麼發生在近幾年的報應故事可以驚醒世人。從1999年7月起,中共大舉迫害相信“真善忍”、只想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製造對法輪功的仇恨,利用流氓手段編造自焚、自殺等假新聞毒害人民,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手段令人髮指,至今未停止迫害。

一次,中山市坦洲鎮政府組織所謂“揭批會”,有些受矇蔽的幹部惡毒的罵大法,那些罵過大法和法輪功創始人的人,後來全部遭惡報,全都被清退回家,其中有些病死,有些自殺,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而那些心中明白、當時沒有罵大法的,現在還好好的留在單位工作。

更有一個鎮政府退休幹部叫容國庭的,特別惡毒,每見到法輪功學員就惡毒大罵,一次容國庭剛罵完大法後不幾天,他的兒子就突發暴病身亡,可謂禍及親人。

(本文摘編自明慧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已故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回憶錄《改革歷程》中文版,星期五在香港開售,初版1萬本很快售罄。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指出此書出版有特殊意義,證實了六四的歷史真相,也揭露了中共的謊言。
  • 六四二十周年將屆,越來越多中共體制內高層與大陸知識份子用筆記錄當年的歷史真相,形成讓中共當局頭痛而恐懼的六四出書潮。其中最驚險的出書過程,莫過於趙紫陽生前三十小時的秘密錄音整理而成的回憶錄出版……
  • 今天,我們又一次站在加拿大這片自由的土地上,聲援五千五百萬中國同胞退出中共黨、團、隊體系,選擇未來的新生,我們發自內心的替世人欣慰。也相信覺醒的人們感激把真相傳播給千家萬戶的法輪功修煉者和正義人士。
  • (大紀元記者孫萍蒙特利爾報導)加拿大蒙特利爾退黨服務中心於5月30日下午在唐人街舉行集會,聲援五千五百萬勇士退出中共及其相關組織,呼籲更多華人覺醒,加入全球退出中共大潮。
  • 近幾年來,共有10110名中共軍隊軍師兩級離退休幹部多次聯名上書中央軍委,要求解決全軍6萬軍師離退休幹部住房問題和其它待遇問題,推動社會公平公正。2009年2月18日,軍師兩級離退休幹部代表再次到軍委請願要求解決問題,同時申請2月25日、26日到軍委八一大樓前靜坐。2月19日,軍委總後勤部派出兩個工作組與請願代表座談聽取意見,另一方面總政治部向全軍1000多個干休所發出不准傳播消息、不准串聯、不准參與請願行動的禁令。請願代表表示,如果問題得不到解決,將組織數百老幹部代表到天安門廣場靜坐示威。
  • (新唐人記者王倩雲、白梅採訪報導)今年是中共鎮壓六四20週年。當年經歷過64事件的當事人無法忘懷20年前夏天的殺戮。柯西西是至今仍留在大陸的六四事件見證人之一,他因為倡議「人民警察放下屠刀,鎮壓學生終將成為歷史罪人」,而被中共當局判刑5年。六四前夕,他接受本台記者採訪,講述了20年的漂泊生涯。
  • 人們幾時見過共匪認錯過?汶川大地震,提前預知卻沒有預報,致使數十萬百姓如草芥一般倒在廢墟之中,但它不認錯,不僅沒錯而且還一再奪取抗震之偉大勝利。三聚氰胺事件中,明明在奧運前知道此物在毒死嬰兒,但為了奧運任其繼續毒害,最後就是曝光了查處了此事,依然沒有認錯。大事不認錯,小事更不在話下了,還會認什麼錯了。杭州的飆車案,因為往錯的地方走得并不太遠,否則也是不會有逮捕胡斌這一結果的。這只是糾正了此前的做法,但還是沒見交警或是什麼部門出來認錯。鄧玉嬌案發生後,反動的巴東強貴們一而再再而三地做錯事做惡事,直至不可收場了,依然沒人出來認錯。
  • (大紀元記者吳雪兒香港報導)網上有一個論壇,由一群自稱「恐友」的網友建立的,他們之所以自稱「恐友」意即整天在恐懼感之下的人。他們的恐懼來自於一種感染快,並出現類似愛滋病徵的徵狀。「恐友」接受HIV測試時都是呈陰性的。病狀有輕有重,一些「恐友」更說,自己整個家族都受到感染,感染途徑不明。一位名為monrainy的網友更在網上張貼了一封致中共總理溫家寶的公開信,希望當局關注這種新的、更可怕病毒的傳播情況。
  • 悠悠歷史,「六‧四」已走過二十年,就人生而言,是漫長的,人生能有幾個二十年?這二十年不僅漫長而且沉重,「六‧四」像一塊頑石,重重地壓在中國人民的心頭。難以想像,天安門母親們,是如何在風狂雨暴,艱苦卓絕的抗爭中度過了這二十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