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僮族歌仙傳奇:劉三妹(54)

官匪一家

胡椒粉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過了重陽之後,天氣越來越冷,清早的路邊都結冰了。三妹和小牛可沒有帶禦寒的衣服,只得一路往南走,漫無目的地往暖和的方向走,只想走得遠遠的,沒注意山高水險,豺狼當道。
“哪——裏——走?”
一聲吼叫,兩人嚇得幾乎飛了起來,以為官兵來了。待到對方喊出第二句時,才知道來者是一群土匪,領頭的是一位胖子:“留下買路錢,快!要錢不要命!”
“大哥啊!咳咳!”小牛一邊咳嗽一邊說:“我們身無分文,留條活路吧!咳咳!”
“看樣子,他們不會有什麼油水,連行李都沒有。”一位小土匪說,語氣略帶失望。
“這姑娘倒是很有油水!”胖胖的土匪頭,呆呆地望著劉三妹,垂涎三尺。
“嗨!不是說好吃素不吃葷,劫財不劫色的嗎?”小土匪提醒道。
“廢話!偶爾開開葷也是可以的。”土匪頭揮著一把帶環的大鋼刀,那環在鋼刀上旋轉,發出呤呤的聲音,令人毛骨悚然,土匪頭命令道:“把那男的綁起來,女的交給我。”
“不——行!”三妹提高嗓門叫了起來,聲音越來越高,小牛突然意識到她要“發威”,機警地死死掩耳,迅速跑開。土匪們被叫聲“刺”得抱頭鼠竄,連滾帶爬。
過了片刻,那土匪頭慢慢醒來,仿佛看到兩位同伴橫七豎八地躺在身邊。土匪頭掙扎著想站立,但試了幾次都起不來。就在他恍恍惚惚之時,赫然發現面前有一雙繡花鞋,再往上是寬邊短腳褲,似乎見過這褲子。土匪頭繼續慢慢抬頭,媽呀!面前站著的不是別人,正是那位唱歌的女子,女子手力握著的正是自己那把帶環的大鋼刀。
“這下死定了。”土匪頭閉上雙眼,等待著腦袋搬家。
“哐當”一聲,大鋼刀落到了自己面前,只聽那女子摔下一句話就離去了:“改惡從善吧!”

三妹和小牛繼續走在南下的路上。
“我已經靈活掌握了。”三妹高興地說。
“你是掌握了,咳咳!不過,以後叫之前,先提示我一下。咳咳!”小牛一邊說一邊咳嗽。
“好!”三妹應承,“但你要答應我,去看看病了,這樣下去是不行的。”

第二天一早,路上的人逐漸多了起來,都是民工。有的在抬木頭,有的在打樁。還有監工在巡視,不時訓斥民工,偶爾還可見到當官的走過。這時他們才發現,他們來到了一座正在興建的城下。只是這座“城”比普通的城略小,是磚木結構。
“奇怪!他們為什麼不唱歌?”三妹不解:“幹這麼重的活,不唱歌怎麼挺得下去?”
“咳!咳!”小牛一邊咳嗽一邊說:“瓦鍋不都是這樣嗎?聽說去到北方中原,那裏滿大街都是瓦鍋,如果你在那裏唱歌,人們會像看猴子一樣看你。”
“那誰受得了?不如死去算啦!”三妹說。
在他們看來,幹重活又辛苦又單調,如果不唱歌解悶,根本幹不下去。廣西人都這樣唱:“皇帝上朝要唱禮,種田辛苦要唱歌。”
既然是一座城,肯定會有能看病的大夫。於是,小牛在路邊工棚裏等待,三妹穿過人群進入正在興建的城門,到裏邊尋找大夫。剛一進門,就發現木樁下有一位老人精疲力竭地躺在地上,胸前有被鞭打的痕跡。
“大、大伯,是誰把你打成這樣?”三妹關切地問。
“監工打的。”老人強忍劇痛。
“為什麼要打你?”
“不光是打我,這裏每一個役工都被打過。”
“役工?”三妹心裏一驚:“大伯,你們在建什麼城?像皇宮一樣。”
“你們大概是外地來的吧,這麼大的事都不知道,在建珍珠城。”老人吃力地說。
“珍珠城!這裏是合浦啦?”三妹不敢相信。
老人點點頭。
“建這麼大個城來幹什麼?”三妹大惑不解。
“你有所不知。”老人說:“皇上每年要用很多合浦珍珠,乾脆就建這樣一座珍珠城,以後供皇室用的珍珠首飾就從這裏加工出來。”
“真夠苦的啦!”三妹說。
“這才是開頭呢,更大的苦難在以後。”老人說。
“以後?”三妹問。
“將來珍珠城建好後就更苦了,許多人家就要被迫搬進去,世世代代不能出來,世世代代為皇室做珍珠,子子孫孫做下去。”老人說。
“為什麼不跑呢?”三妹問。
“能跑的都跑了,就剩我們這些老弱病殘的了。”老人說。
“大——膽!竟敢在這裏偷懶!”一位當官模樣的人突然出現在城上,惡狠狠地指著老人:“來人!給我綁起來打!”
幾位監工聞聲跑下來,其中一位胖胖的監工,一見到三妹就驚呆了。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原來這位胖監工,竟然就是昨天那夥土匪中的“土匪頭”。劉三妹情不自禁地自言自語:“天哪!這不是官匪一家嗎?”
顯然土匪頭也認出面前這位姑娘是誰了,保命要緊!土匪頭二話不說,轉身就逃。
“跑什麼——?”當官的咆哮。
“大人啊,惹不得啊!”土匪頭一邊跑一邊叫,頭也不敢回。
“什麼惹不得?這是御用工地!誰人敢搗亂?”當官的暴跳如雷,從腰間拔出劍沖下來。
三妹本能地大叫起來,那叫聲持續升高,兩旁的小樹微微顫抖,建築木架搖搖晃晃,繼而飛沙走石,大地震動,人們紛紛躲避逃竄。當官的失去平衡,捂著雙耳滾下石階,幾位趕來救援的監工也抱著頭顱四處逃竄。三妹的叫聲,進一步升高,如萬馬奔騰,天崩地裂。這時,奇跡出現了:“轟隆隆”一陣陣巨響,巨大的城牆,隨著建築木架一起坍塌,卷起的塵埃像沖天的巨浪。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6-21 10: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