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傳記:美國建國元勳富蘭克林(28)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賓州使者並不知曉印第安人此舉的目的,他們臨行前接到的指示只是延續、批准和確認現存的友好條約。前來會談的俄亥俄的印第安人中包括「六族」、特拉華、肖尼、邁阿密(那時通常稱作「特懷特威斯」)和懷恩多特各部的大多數顯要人物。

通過雙方的預備性會談,賓州使者瞭解到特拉華和邁阿密的幾名戰士被法國人及其印第安人盟友殺害,而懷恩多特所有的首領最近都死去了。使者們明白,在把作為撫慰品的貨物送給印第安人以前,是不可能進行正式會談的。當他們向「六族」的發言人、奧內達部首領斯卡盧亞迪問及印第安人願否接受禮節性的腰帶和繩子及「幾份準備好一俟運到即行交割的貨物清單」時,那酋長「坦率地聲稱,印第安人衣服上還有血跡,不能就這樣處理問題。而在所要求的貨物尚未覆蓋在墳墓上(實際是鋪在他們面前的地上)之前,他們也不接受弔唁。」
  
進一步的非正式交談使賓州使者被告知,警覺到法國人已前進到俄亥俄的印第安人已兩次警告法國人不得進一步侵入。後來,在羅格斯唐(皮茲堡附近)的參事會的一場火以後,各部落的首領分兩路行事,一路同弗吉尼亞及賓夕法尼亞會談,另一路給法國人送去了第三次也是最後一次警告。如果法國人拒絕了警告,同英國人交善的印第安人必將向法國人開戰。富蘭克林一行視此為印第安的外交策略:索要貨物以維持友好關係。他們決定就地再買一批貨物,以免帶來的「禮物」不足。
  
接受禮品的日子終於到了。貨物已打開包放在地面上。使者們中明瞭來意,宣佈「六族」將加入他們進行弔唁,而斯卡盧亞迪代表弔唁一方講話。於是斯卡盧亞迪,對邁阿密和肖尼族的印第安人說,「我和我的兄弟奧納斯共同對你們說,如我們所知,你們家中的座位染上了血污。我們擦去血污,在你們參事會的大火後扶正你們的座椅,使你們能夠和平安適地坐下來議政,同從前一樣,使你們能控制並加強古老的聯盟,將原有的聯繫繼續下去。」說到這裡,一根細繩被交付給了對方。斯卡盧亞迪又說,「特懷特威斯和肖尼兄弟,我們認為現在那鮮血已經洗去。我們和奧納斯兄弟一道為你們死於本國的戰士掘好墳墓,我們隆重地掩埋他們的遺骸,用這些毯子包裹他們,再將墳墓蓋上。」

說到這裡,貨物被交出去了。斯卡盧亞迪再說:「特懷特威斯和肖尼兄弟:我和奧納斯兄弟一道為你們城鎮的首領、婦女和兒童,為你們遭到的損失向你們致以哀悼。我們擦去你們眼中的淚水,使你們能看見太陽,使所有的一切在你們眼中變得喜人和清晰,願你們節哀。」說到這裡,一條腰帶交付給對方。然後,全部儀式對著特拉華和懷恩多特族印第安人再重複一遍。
  
次日的會談也舉行了儀式。使團將一串貝殼數珠交給印第安人,上有6個圖形,代表「六族」、特拉華、肖尼、懷恩多特、邁阿密和賓夕法尼亞,象徵他們同意永遠保持緊密聯合。在此之後,雙方才接觸到有關的實質性問題。
  
在賓州代表委婉的敦促下,第三天,斯卡盧亞迪代表印第安人提出:英國人應留在山脈的自己那一方;假如法國人因賓夕法尼亞商人在中立地帶增多而不安,那麼印第安人也是如此。他們要求按業已達成的協議,只在三處貿易地點交易;他們指出英國人賣的貨物太貴,應賣得便宜一些,並可以多賣些寶貴的火藥和鉛彈,而不是麵粉和酒。斯卡盧亞迪尤其強烈地反對賣酒,說它毀了印第安人。
  
第四天,賓州使團原則上同意三處商埠的要求,但說必須得到政府的同意。
  
那天晚上,印第安人得到了他們拒絕過的酒,全都喝得酩酊大醉。
  
這是富蘭克林初次以官方身份同印第安人——對這個民族,他一直以人類學家和哲學家的眼光去看待他們的生活方式和文化——領袖打交道。這也是富蘭克林後來漫長而艱巨的外交生涯的開端。

★奧爾巴尼聯盟計劃

富蘭克林曾自言對於公職,他「從不請求職位,從不拒絕職位,同時也從不辭職」。然而,對他的這一「原則」,他至少有過一次例外,那就是他對北美郵政總代理的職位元元爭取過,並且是竭力爭取過。
  
1751年5月,原任北美郵政總代理、弗吉尼亞的艾利奧特•本傑爾病危,賓夕法尼亞首席法官威廉•艾林將推薦富蘭克林繼任這一職務。那個月的 21日,富蘭克林給倫敦的彼得•柯林森寫信談及此事,因為柯林森可以影響英國郵政當局。但他這樣做並非為了取得高官厚祿,而是為了實現一個他心懷已久的遠大理想。
  
他在給柯林森的信中寫道:「這個職位一般傳說是年薪150鎊,但因其他原因而適合於我,特別是它將使我能夠實行一項久已形成的計劃,……我希望這個計劃不久會產生出令你和所有有用知識的愛好者喜悅的一些結果,因為目前我在美洲的才智之士中已有一大批熟識者。我不必告訴你費城——它是大陸殖民地的中心並與西印度群島有著持久不斷的通訊聯繫——是一個遠比弗吉尼亞適於作為郵政總代理所在地的處所,而且我們這一州也具有在此設置該職的聲譽。」那久已形成的計劃就是10年前富蘭克林倡辦過的美洲哲學學會。儘管這個學會不如他所期望的那麼活躍,而他的電學和政治上的興趣也使他偏離了一般哲學,但他心裡始終牽掛著他的美洲哲學學會。

他希望使越來越多的有才智的人彼此間保持通信聯繫,不僅在費城,也不僅在賓夕法尼亞,而是在整個北美殖民地。但要實現這一宿願的障礙之一是緩慢、昂貴且不安全的郵政系統。這一系統必須加以改造,而他,美洲哲學學會的秘書能做到這一點。同時,費城是學會的中心,富蘭克林又是費城的市民,他希望費城在各方面都擁有重要地位。對他個人來說,他看重的不是擁有這一職位所能直接、間接得到的經濟收益,而是作皇家郵政官員的榮耀和擴大對整個美洲瞭解的機會。
  
就在給柯林森寫信的5月,富蘭克林買下了裡德家在市場街的一幢房子,把郵政局從印刷所遷到那裡,並在本傑爾手下任主計官,管理各地郵局的帳目。本傑爾亡故後,身為主計官的富蘭克林於1753年夏季花了10個星期時間巡視新英格蘭的郵政事務。8月10日,英國郵政大臣任命富蘭克林和威廉堡的郵政局長、《弗吉尼亞報》的出版者威廉•享特同為「英王陛下在北美大陸的各省及領地的郵政總代理」,年薪共為600鎊,「從郵資所得中支付」。1730年,郵政總署設在弗吉尼亞,而從這時起,威廉堡和費城一南一北分管整個北美殖民地的郵政。富蘭克林對威廉•亨特印象不錯,兩人在公務上配合默契,但享特健康狀況不佳,主要郵政事務往往落在富蘭克林肩上。

富蘭克林任命兒子威廉•富蘭克林為費城郵政局長,次年又擢升他為主計官。威廉•富蘭克林遂將郵政局長之職交由黛博勒的親戚約瑟夫•裡德擔任。約瑟夫後來又將此職交由波士頓來的彼得•富蘭克林擔任。留在波士頓的約翰•富蘭克林——富蘭克林之兄——則自1754年起任波士頓的郵政局長,他在 1756年1月死去後,郵政局長之職由其妻繼任,成為迄今所知北美婦女擔任公職的第一人。
  
身任郵政總代理後,富蘭克林便抓緊時間進行郵政改革。他建立起一套完整、清楚而簡單的郵政系統,將表格和指示付印後發到各地郵局。1754 年,他巡視了北部各殖民地的各地郵局,1755—56年又巡視了馬裏蘭和弗吉尼亞的各地方郵政,從而認識了各地郵政局長,使其帳目制度化,研究他們的具體困難,考察了各地的道路、河流涉水處和渡口。到1757年攜其子東渡英格蘭時,他仍身任這職位,只是將主計官之職委與紐約的合夥人詹姆士•派克爾。由於富蘭克林全面整頓了殖民地的郵政,他任職後第4年的郵政收入超過了前三年的總和。1761年,在4年多以後,富蘭克林和享特終於收回了自己預支的錢,並向倫敦匯出了美洲郵政部門第一筆盈餘。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回到費城後的最初四五個月,富蘭克林忙於他的新活計。德納姆先生在水街租下一家店面,在那裡出售從倫敦購回的貨物。
  • 在伯林頓的近三個月中,由於富蘭克林更高的文化修養,新澤西監管紙幣發行印刷的委員會成員更喜歡和他打交道。
  • 共讀社的活動既有益於增長知識,又適合於年輕人的趣味,一些社員便想介紹自己的朋友入會。但富蘭克林為首的部分社員反對打破從一開始就決定下來的12人的限額,因為他們的這一團體一直處於秘密狀態,以免有不便拒絕的不良分子申請入社。
  • 富蘭克林打算在此基礎上寫一部《道德的藝術》來作為他未來的「道德黨」的基本信條,但其他的事務佔據了他的時間,他始終未能將這一寫作計劃付諸實施,也無暇組建他的關於道德的團體,然而他本人卻實實在在地照此實行過。
  • 就在富蘭克林為自己制訂了培養美好品德的計劃,並為了個人利益,也為了公共利益準備實施的前後,他也提出了他第一項公益事業的計劃。那是在 1730年。當時,共讀社已經改在格雷斯家中的一個小房間裡開會了。

  • 聖地亞哥加州大學政治學系教授阿蘭‧休斯頓(Alan Houston)在英國倫敦博物館訪問研究期間,發現跟美國政治家本杰明‧富蘭克林有關的47封信。這批珍貴的歷史文獻讓休斯頓教授欣喜若狂。
  • 這類文章富蘭克林寫了好幾篇後,又由布倫特納爾接著寫了好幾個月。結果是費城讀者的注意力大都被這些輕鬆幽默又富有諷喻意味的文章吸引到布拉福德的《美洲信使週報》上來了。
  • 從獨立開業辦印刷所時起,事實上業務經營全部由富蘭克林負責。
  • 1732年,富蘭克林不僅創辦了美洲第一所訂閱圖書館,出版了他獨資經營出版印刷業以後的第一期報紙,還開始出版了他的風行一時的曆書。
  • 和思想、性格的成熟同時,20幾歲的富蘭克林的身體發育也臻於成熟。他體格健壯,身體結實得像游泳運動員或角力者。他5英呎9或10英吋高,有一個大大的頭和一雙靈巧的手。他的頭髮是金黃或淺棕色的,眼睛灰色,大而堅定,嘴寬,上唇突出,帶有幽默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