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鳥的國度─第七幕 終曲(下)

童若雯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7月29日訊】鳳凰向狂鳥訴說了無比沉痛的信息,不是狂鳥所能承受。狂鳥把所有的力量釋放出來,遞交到鳥國的生命手中,試圖把一切改變……

「你打哪來?神鳳見首不見尾,咱們從來見不到你的芳蹤。」

「四處轉了一圈。天翻地覆啊,這宇宙!到處是殊勝無比的新世界,到處是驚心動魄的廢墟。一個又一個世界崩毀,星球炸成碎片,秋香色的、胭脂紅的新星在星雲中誕生。宇宙在重組,你們以為寶瓶、南冕、牧夫座算神氣了?比它們絢麗的星座一個接一個誕生,在天穹旋轉。鳳凰在時間中流轉夠久了,這樣的景象從沒見過。什麼是歷史時刻?就是我們正在經歷的!這驚魂懾魄,偉大的現在!」

鳥肩負特殊使命 待好戲登臺

鶴和狂鳥大吃一驚。「到底是神話之鳥,摸得著宇宙的邊。想不到比預期的迅猛,外邊早已換了一番天地。」狂鳥的眼瞳露出迷惘的光彩。

「這地老天荒,原來也有換新顏的時候。」鶴有所感悟,也有些欣喜。

「不是親眼目睹,誰也不會相信的。現在的生靈哪個不是心高氣傲,誰也不信,就信自己?憑這渺小的自己能闖出什麼名堂?完全的作繭自縛。」鳳凰繼續傳送出色彩微妙的思緒,熏染了四周的空間。

「咱們也該攀上時間的尾巴,四處瞧瞧。新星都誕生了,天門想來也將要打開,怎能不親眼見證它?這時刻轉瞬即逝,咱們不能錯過。」狂鳥和鶴的思維來回急促交流著,連成一片。

「不,守住你們的世界。你們生在這裏不是偶然的。鳥國為什麼被創造出來?這樣精彩的世界,這樣美妙的生靈難道是不精心造出來的?在這所有生命都在等待的一刻,鳥國扮演什麼角色你們恐怕還不知道!鳥對三千大千世界的貢獻你們大約也猜不上?鳥就這麼沒用,只會覓食?鳥肩上長一雙翼是為了什麼,你們可想過?鳥國之王,你可想過?鳥是有來頭的哩!鳥肩負特殊使命,就等誰下一道命令。別看牠們現在這要死不活的非正常狀態,待全體鳥兒撲翼啟動,那才叫做好戲登臺。我等這一幕等得一顆心快從胸口蹦出來!親愛的鶴、狂鳥,」鳳凰說得熱情奔放,打出一塊接一塊振幅大而瑰麗的意念。鶴甚至覺得,她的思想有一種淡淡的香味。這香味隨著顏色的加深而變得濃郁。「咱們生而為鳥,不管是真實裏的、神話裏的,是多麼殊勝,又多麼悲劇式的一件事!若是沒有足夠的忍耐和力量,哪裏能把它承擔起來?」

僧人般靜穆的鶴 諦聽鳳凰話語

一提到忍耐,似乎是觸動了鶴哪一根微妙的弦。這些年來鶴獨自在北地苦修,要說忍耐,誰能比牠的感觸來的深?鶴正想把自己多少年來悟到的,冷暖自知的體會和這難得見面,看起來冰雪聰明、見多識廣的鳳凰分享,然而似乎是被自己激烈的意念鼓舞著,又似乎是急於對牠們訴說那抽象、塊狀的意念所無法表達的,鳳凰展翅飛了起來。

她的翱翔和鶴是不同的,就像馬鈴薯和石榴是不同的。狂鳥凝視鳳凰的飛翔,不能說自己更愛哪個。鶴收拾起尋求了解和知己的心思,以牠一貫的靜穆,僧人一般定定望著鳳凰的翱翔,諦聽她所說的話語。和所有的修煉人一樣,鶴是上乘的聆聽者。

鳳凰的誠實 使一切無所遁形


圖 ◎ 古瑞珍

鳳凰把一身的羽翎震動起來。她織滿了翎眼的美尾緊急地在風中揮掃、旋轉,掃出無數象形文字似的,奇怪的符號。她把翅撐開來猛甩,甩下了凌亂的羽毛。她逆風而飛,讓九重天的朔風把身上的彩羽吹拂得立了起來。不久,她華麗的彩羽在風中亂成一團,橫掃千軍般在她身上狂飛。很快,鶴和狂鳥明白,這不是一場賞心悅目的翱翔。那不是鳳凰來此的目的。她要說的太過緊急,只得以最緊急、美感全無的飛行來訴說。全然不顧自己的形象,鳳凰在鶴和狂鳥面前緊急地旋舞了起來。

當飛行傳達不了她澎湃的激情時,鳳凰仰頸激鳴。那曠遠、高亢的鳴叫響徹九重天,把她缺乏節制的飛行帶入了高潮。火在鳳凰溫暖而巨大的胸脯裏燃燒,燒上了她斑斕的羽翎,又叫她不顧一切仰頸叫嘯,在九重天燃起一把眩目的、叫鶴和狂鳥坐立難安的火焰。

鳳凰幾近狂亂的飛舞刺痛了狂鳥的心。牠明白她的意思。牠明白她為什麼狂亂至此。牠和鶴深深對望一眼,又避開彼此的眼睛。鶴早已杜絕了激情,然而鳳凰的飛舞讓牠深思。牠明白,這是最真切的情感。在宇宙的天平上,真凌駕在一切之上。萬物首先必得是真實的、誠實的。萬物首先必得對自己誠實。現在,鳳凰的飛舞是無比的誠實。她的誠實使得一切無所遁形。

狂鳥搧動如風巨翼 試圖改變一切

鳳凰的飛舞刺痛了狂鳥的眼睛。牠閉上雙眼,等待鳳凰停止她錯亂的飛翔。她要說的,牠已聽見。牠已完全聽見。第一次,狂鳥了解了鳳凰的心靈。果然,那是和她驚人的形體一樣的驚人,無可比擬。她的語言無可比擬。她訴說的方式無可比擬。以神賜下的貴重的冠冕,鳳凰向狂鳥訴說了無比沉痛的信息,不是狂鳥所能承受。

狂鳥飛離了九重天,向鳥國下降。凝止在鳥國的天空,狂鳥把金眼瞳望穿鳥國的土地,緩緩拍擊一雙巨翅,把蘊藏在體內的力量透過每一根羽翎釋放出來,穿透風,一絲一絲穿過鳥國廣大的空間。牠把所有的力量釋放出來,遞交到鳥國的生命手中。從牠內在的深淵,狂鳥打撈出自己還未用盡的氣力,挖掘出自己隱匿最深,等待開啟的能量,把它傳送給鳥兒。對於狂鳥,這就是牠改變一切的方式。如果要牠把自己打碎了,裂成千萬塊碎片,把每一塊碎片交到鳥兒手中——對於狂鳥來說,那並非不可能的事。

直到今天,狂鳥一朵巨雲般立在空中,緩緩扇動牠如風的巨翼,試圖把一切改變。以牠哲學家皇帝式的固執,狂鳥試圖把一切改變。(全文完)◇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129期【創造】欄目 (2009/07/09刊)

本文連結: http://mag.epochtimes.com/131/6619.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