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鳥的國度─第三幕第二景 鴕鳥競技場

童若雯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2日訊】對於被抓著脖子猛晃之後還痴痴地張嘴守在那兒的鴕鳥,或許,信任是牠們最簡單的生存原則……

在鳥國偏僻的沙漠,鴕鳥顛著沒幾根羽毛的尾巴,舉兩根筷子也似的長腿飛奔。牠的長脖子浮在空中活似一截高高升上海面的潛望鏡,守望天敵。

鴕鳥在鳥國地位有些尷尬。就拿牠那不合比例的構造來說,長腿上撐著據說是鳥類中最大的、笨重的身子,一雙大而不中用的翅膀耷拉著,奔跑時在身子兩側猛搧卻不見牠飛上天,只好當作是助跑器。幸好鴕鳥奔跑的速度足以和馬媲美,然而脖子又彎又長,全裸著不生一根羽毛,易於打結、夾纏,十分脆弱。

更嚴重的是:塊頭不小的鴕鳥怕是智商有些過低了。由於愚蠢,鴕鳥時常招來麻煩而不知遠害以全身。這在鳥國算是家醜,鳥兒們提起這事都諱莫如深,好替善良的鴕鳥遮掩起來,不毀了自家的名聲。對於鴕鳥的愚行,鳥兒時常忍俊不住嗤笑出聲,而好脾氣的鴕鳥倒也不生氣。牠們眨著大圓眼上的一圈長睫毛露出孩童般的憨厚,像是在訝異地問:「你們笑啥子哩?」在乾旱的沙漠裏,鴕鳥著實上演了不少荒誕劇。

無法起飛的鴕鳥有一個壞習慣:遇到危險,牠們就地把身子蜷成一團偽裝作是草叢、石堆,勾下脖子把頭平放在沙上。當天打旱雷,或是平地颳起水龍卷,一隻隻鴕鳥癱著身子把脖子擱在地下,傾聽危險步步逼近的足音。可惜這不足以寫入觀光手冊——蜷曲的鴕鳥沒有絲毫的美感,倒算得上是醜的。

別出心裁 舉辦埋頭大賽

對於不善言辭的鴕鳥,以技藝別高下遠比演講比賽可行。可是比什麼呢?鴕鳥首先想到的是吞石子。沒牙齒的鴕鳥吞下小石子在胃裏磨碎食物是鳥兒都知道的,不如比賽誰吞得快、吞得多?這個提議叫鴕鳥無端興奮起來,幸而一頭有遠見的耆老出來干預了:「使不得。石子不好消化,吞多了不得胃氣病?」


圖 ◎ 古瑞珍

誰想起踢斑馬這門絕活。鴕鳥的腿力氣大,踢得死一匹斑馬。「乾脆來比這個,也好叫鳥同胞見識見識俺們力大如山?」

「那得踢壞多少斑馬?人家可是好鄰居,鴕鳥向來敦親睦鄰,萬不得已絕不踢斑馬,把名聲踢壞了誰去補它?使不得,萬萬使不得﹗」有遠見的老鴕鳥激動得把脖子一圈圈兜轉。

否決了自己的強項,鴕鳥不禁煩惱起來。想來想去,大家決議鴕鳥跑得是夠快的,但若要別出心裁,倒不如比賽各鳥掘地埋頭入沙的一門絕活。鳥不能飛、只能跑已經夠丟人了,也一直叫鴕鳥抬不起頭來。若是再以奔跑來取勝,不叫鳥同胞笑掉大牙?於是鴕鳥再三斟酌,決定舉辦讓自己揚名四海的埋頭大賽。

明理的鳥知道,所謂鴕鳥遇上危險便把頭埋入沙中,不過是欺負鴕鳥笨的無稽之談。然而現在,當眾鴕鳥敲破腦子也定不下該比賽什麼時,自己被妄加的行徑倒給了這些憨傻的鳥一絲靈感。

「既然有這樣的傳說,不妨叫它變成真實。也是抬舉鴕鳥才有這稀奇古怪的捏造啊。」

「就試試把頭埋入沙裏會如何?果真煉出鋼鐵來,不是把壞事換成了一樁好事?也不枉鳥同胞為俺們想出來的奇行。」

「牠們那樣子想也不是白想的?」

「對啊,甭叫人家白想。把它付諸行動才好。」

鴕鳥的天真和馴良是其他鳥類所不及的。或許,牠們對於聰明的鳥同胞的言行有一種與生俱來的信任。對於被抓著脖子猛晃之後還痴痴地張嘴守在那兒的鴕鳥,或許,信任是牠們最簡單的生存原則。

許多年以後,當鴕鳥提起那次比賽,無不露出少有的複雜的,若有所思的表情。誰也不能預料那一回比賽的結局竟然如此悲壯,沒有鳥能預見那一回比賽對於世世代代鴕鳥的深遠影響。頭腦簡單的鴕鳥缺乏反省的能力。牠們望著那結局目瞪口呆,卻想不出變通的法子。

鴕鳥的勇者 毅力最佳示範

比賽那一天風和日麗,空氣中沒有絲毫叫鴕鳥感到危險的氣味。裁判手中槍聲一響,無數頭少壯的鴕鳥顛起尾巴向四方狂奔,紛紛找一處好沙掘了坑,高高翹起屁股把頭埋入沙去。圍觀的鴕鳥振奮非常,心想被歧視了一輩子的鴕鳥可要揚眉吐氣了。

「好樣的﹗就這麼地給俺待著﹗」一頭祖母鴕鳥大嚷。

「把埋頭堅持到底﹗」這是頭見過世面的雄鴕鳥。

圍觀的鴕鳥紛紛立在觀眾席上搖旗吶喊。在這鳥不生蛋的荒漠,鴕鳥每天被熱氣薰得頭昏腦脹,很少有叫牠們興奮的事。

一個時辰過去了,兩個時辰過去了,自尊心強烈的鴕鳥把頭埋在沙裏。誰也沒有說明比賽的規則,既然是比賽埋頭,肯定是埋得久的鴕鳥贏了﹗只見一頭頭鴕鳥垂著脖子,天穹的顏色從清晨的桔紅變成正午的透明,又變為黃昏的淺紫,從大風樹吹出來的風轉換了東西南北四個方位,鴕鳥依然僵立在那兒,把頭埋在沙下。

「什麼也看不見,誰知道世界變成什麼模樣了?躲在安全的、黑暗的沙裏,什麼也威脅不到俺。世界被推得遠遠的,什麼也害不了俺。一切都靜止了,這樣很好。俺需要的就是這寧靜。想不到,鳥同胞為俺們設想的埋頭主義果真是上乘的。」

天穹從淺紫變成深紫,彆不住的鴕鳥抬起頭來猛地張嘴吞幾口大氣,甩甩一臉的沙粒,灰溜溜地棄權了。競技場上更多頭還在那兒堅持著,一動不動。稍微有些常識的鳥不難猜出那一天比賽的結局:微妙的光芒退回了萬物的內部,半明半暗中,一隻隻鴕鳥見尾不見首,雕像般立在沙上,叫觀眾觸目驚心。誰也沒說清各大鳥族要派出多少名代表,就算把這些選手都派上也不丟鴕鳥一族的臉。單看牠們今天的表現,難道不是毅力的最佳示範?這些絕對是鴕鳥裏的勇者。

「俺大風大浪經過的不少了,沒見過這樣的景象。」大會主席摘下金邊眼鏡抹眼角。

「今天這事足以寫入歷史,也叫後代好好學學。」體態豐盈的副主席早把眼眶哭紅了。和人沒兩樣,雌鴕鳥比雄的淚腺發達。

「壯觀﹗太壯觀了﹗」觀眾席上的老少鴕鳥喃喃自語。

面對慘烈沙場 獨到處方對待

時間過去,這些選手沒有絲毫退讓的意思。幾頭老鴕鳥把頭湊在一處討論,決定所有堅持到最後的選手是今天的勝利者。牠們將代表鴕鳥參加盛大的鳥國第一屆國民大會。

「還比個啥?都是英雄,英雄之間是不能評比的。」

「俺們就派這些選手。一個不能少。少了一個就不足以顯示俺們的意志﹗」榮譽主席,那頭有遠見的耆老把腳踏地以示堅持。

大會拍板定案,向選手宣布比賽結果。「諸位辛苦了﹗勝利是屬於你們的,誰也不能把勝利從你們的翅裏奪去﹗果實的滋味就在你們嘴邊。古人說了:『要怎麼收穫就怎麼栽』﹗」 主席拿起麥克風一字一字高喊,像是攀上一座高原。

選手們全沒反應,一動不動把頭埋在沙裏。「怕是聽不見?」大會派副主席去向選手們一一說明。母鴕鳥滿懷激動的心情穿過沙場,把翅擱在第七號選手肩上,正待以最大的敬意恭喜牠,穿鵝黃運動短褲的選手一歪身子,頭就勢從沙裏抽出來,禿脖子垂掛在地上,沒有任何生命的跡象。

大會驚慌失措地發現競技場上的選手一個個崩倒下去,失去了意識。不久,沙場上躺滿了生死不明,形狀慘烈的兵卒。

幾天之後,這次比賽的結果終於明朗化:失去意識的一部份選手腦部缺氧太久,成為白痴或弱智者。另外的選手則不幸身亡。這結局,無疑,對於鴕鳥世界是一個重大的打擊。然而正如牠們對待危險有著獨到的解方,對待這件事,牠們同樣有著鳥類所不理解的處理方式。

為了對這些選手忠誠,鴕鳥世界決定派所有幸存的選手為代表,無論牠們是弱智還是白痴。牠們在比賽中的表現贏得了全體鴕鳥的一致敬意,沒有鴕鳥願意剝奪牠們的光榮。除了牠們,誰更配代表鴕鳥呢?這回鴕鳥再也不怕被恥笑。牠們已準備好了,鴕鳥恨不得向全體鳥民宣布:牠們不但實現了鳥同胞對於鴕鳥的集體想像,並且已據此而選出來自己當中最優秀的鴕鳥。

的確,鳥國的子民無奇不有。鳥的想法無奇不有。◇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114期【創造】欄目(2009.3.26~4.1)

原文連結: http://mag.epochtimes.com/116/6124.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鵰面前鳥兒矮了一截,像是巨人來到了小人國,而大鵰注視群鳥的方式又無異於君王注視臣子,更是叫鳥百姓俯首稱臣
  • 那意思是什麼,所有的孔雀心照不宣——譯成鳥語就是:「而孔雀麼,又要在眾鳥之間勇奪桂冠。」貴族血統的孔雀懂得社交手腕,任何時候牠們決不在鳥手上落下把柄…
  • 「是魚還是鳥?」這是企鵝的終極問題。從破蛋而出的那一天起,直到倒地枯竭而亡,咱們將跺步在這漫天大雪之中,一遍又一遍地追問……
  • 沒有鳥兒能有幸聽到老鷹辯論的精采內容;禿鷹的辯論可說是兒童不宜……
  • 鳥和牠們真實的自我距離越來越遠,對於什麼才是真實,已徹底失去了掌握。真實就懸在牠們自由發揮的嘴上、隨意詮釋的腦子中,那或許是因為真實變得令牠們十分痛苦的緣故。
  • 原本充滿了飛翔和鳴唱的鳥國沉寂了,更多的鳥一頭頭被抬入醫院,像是被吸入遙遠星辰中的黑洞,更多的鳥再也沒有從裏邊出來……
  • 在黎明和黃昏,林中群鳥的鳴囀失去了和諧。母鳥坐在巢中,她們刺耳的呼喚持續一整個黃昏,一整夜,叫鳥心焦,魂不守舍。原本寧靜的鳥國不再寧靜。

  • 高山上,天帝布置下巨大的森林,那是鳥幽深而又輝煌的宮殿。樹是鳥的家園,所以樹冠豐滿,樹幹高入雲霄。廣大的風和雪是天帝遺留在鳥國的備忘錄,把遙遠帶到鳥的身邊,勾起牠們久遠以前的回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