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建利:中國的民族問題到了更困難的境地

楊建利

標籤:

【大紀元7月31日訊】中國共產黨的現實執政能力常常表現為把中國的許多根本性問題弄到幾乎無解的狀態,土地問題是這樣,計劃生育問題是這樣,民族問題也是這樣。這次烏魯木齊的血腥暴力事件是把在中國境內的民族問題推到了更加困難的境地。

認為中共當局在事件中實施非正義鎮壓的兩個前提

這次事件後,人們對事件的性質和責任的解釋有很大的分歧,這種分歧也發生在民運人士中。但是,大家至少在兩條上的意見是一致的,這兩條就是資訊傳達的自由和真相不能被掩蓋。

我們注意到,中共當局在第一時間裡盡其所能限制事件發生地與外界的各種通訊聯繫,對國內外記者關於此事件的報導進行控制和有限利用,致使今天外界對事件的粗略概況都沒有確定的認識。幾乎所有組織關於此事件的聲明的第一條都是強烈要求中國有關當局迅速開放公民通訊自由,解除對非官方記者關於此事件報導的限制,並借此契機開放新聞自由。但是中共當局至今不採取這些措施,所以人們有理由認為有關當局在此事件中實施了非正義的鎮壓。

即使根據中國官方媒體的有關報導也可以看出,這一次維族民眾的抗議示威活動開始時採取的是和平的方式,但是和平示威迅速演變成血腥的暴力事件,令人震驚。因此,人們強烈要求中國政府組成由各界人士組成的具有公信力的調查委員會,對烏魯木齊事件以及作為該事件引發點的廣東韶關事件進行調查,公佈前後兩個事件的真相,遵循公正的法律程式,對利用非法暴力鎮壓百姓者,對無辜民眾實施暴力攻擊者實施法律制裁,還社會一個正義。人們也希望中國政府開放民間對此事件的獨立調查。由此幾種措施建立調查重大事件真相的模式。

這兩項要求不僅適用於此次事件,它本身具有基本的正當性,因此對甕安暴動、石首騷亂、三鹿奶粉、東北蟻力神、楊佳殺警、鄧玉嬌刺官等等大大小小事件都適用。資訊不通,真相不明只能增加猜測懷疑,即使在只有漢民族人士參與的事件中,也會一點星火迅速成為燎原之勢(看看近年來一個個發生在中國內地的並無藏族人、維族人參與的突發群體事件就一目了然);再有不同民族人士參與的事件中,更加會擴大民族之間的嫌隙,由此而滋生更難消弭的民族仇視。

以平等真誠的交流消除民族仇視

有人會想共產黨執政這怎麼會如此無能和愚笨——由此引出另外一種合理的推測:也許這種民族間的仇視分裂正是中共政權維持統治所需要的,分化瓦解是專制統治慣用的伎倆。如果這是真的,那麼,使人感到遺憾的是,相當一部分民眾常常會掉進專制者預設的陷阱中去。我們必須認識到許多漢維民眾心中都有專制政府種下的仇恨少數民族的種子,常常在不瞭解對方的時候就仇恨對方了。在這個意義上講,這些人都是專制統治心靈腐蝕的受害者甚至犧牲品。

非強制下的平等真誠的交流對於消除仇視是至關重要的。為此,美國21世紀中國基金會早在1995就開始組織各民族(漢藏維蒙等)、各特殊歷史地區(港臺澳大陸)人民之間的對話,在2000年更進一步創辦了“族群青年領袖研習營”活動,將交流活動更規律化地舉辦下去,至今為止已經舉辦了4期(第4期由公民力量負責主辦)。有一個包含四條共識的重要的聯合宣言在去年舉辦的第4屆“族群青年領袖研習營”通過了,這四條共識就是:第一、各族群共同遵守這樣的合作原則:尊重民族特性之間的差異,忠於人權普世價值,聯合起來致力於憲政和民主的實現。第二、各族群共同堅守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原則,以善勝惡。第三、各族群相互尊敬,相互關懷彼此的人權狀況,並提供必要的支援和幫助。第四、各族群保持密切的聯繫和溝通,相互寬容,消除仇恨和誤解,追求真理和真相,實現和解與彼此相愛。

秉持四條共識,我在這一次烏魯木齊事件發生後呼籲各方,所有組織和個人,停止任何煽動民族仇恨的言論和行動。全世界都在關注,在這樣激烈的衝突中,良善與邪惡,理性與瘋狂,和平與暴力,可以清楚顯露出來。在這樣的激烈衝突中,仇恨的種子會迅速發芽成長開花結出更惡質的果子。任何煽動民族仇恨,製造流血事件的個人和組織,包括政府,都最終不能逃脫歷史責任。我們必須認識到,這樣的流血事件也為我們從心中除去仇恨種子創造了機會。為了我們以及我們的後代擁有和平的正義和正義的和平,我們今天應該在歷代專制者為我們鋪設的仇恨的路上勇敢地停下來。血的代價已經足夠慘重的了。

事件發生後,中共當局延續慣用伎倆,宣稱維族的“打砸搶”活動是境外勢力煽動的。這不符合基本常識。在面臨專制政權的殘酷的鎮壓迫害的威脅下,沒有冤屈不滿或怨恨人們是不會冒著巨大風險參與公開抗議活動的,其實在中國大陸,大部分人即使有冤屈不滿或怨恨也不敢於或者不願意參加公開的抗議活動,到上級政府機關上訪已經是善良的中國草民們活動的最高境界。可以這樣說,中國大陸任何大規模的民眾抗議活動是海外任何組織煽動不起來的。中共當局這一說辭無非是要掩蓋事件發生的深層的社會政治原因,也就是中國共產黨信奉的專制大一統這個根本原因。烏魯木齊事件不是孤立發生的,它與中共政權多年來對維吾爾民族的民族歧視的政策和實踐有關。假如不承認歧視政策行為的存在,就是連起碼的誠實都沒有。更遙遠的殘酷統治我暫且不提,只說目前,維吾爾族在自己的家園上成為少數民族,各級政府的經濟、文化的關鍵關口都有漢人把持,在自己的家園上說自己的語言竟然成為在所有政治經濟文化競爭中的劣勢行為,更不用說宗教不能得到尊重,宗教活動受到限制了。

不能僅僅用民主制解決民族問題

美國21世紀中國基金會在上個世紀90年代初組織了對民主化和民族問題的系列研究,推出等級聯邦制憲法草案。研究結論認為,維持公正、民主統一的唯一辦法就是聯邦制,在民族地區實施真正的自治,淺白地講,就是除外交和國防外,民族地區的政治、法律、經濟、文化、教育、宗教等所有事務完全由本民族循序民主的方式自決。在這裡必須指出,僅僅多數決的民主制是不夠的。任何非漢族的民族都是少數的,其實任何一個地區(省)相對整體都是少數,假如說這個民族(或地區)以外的選民想剝奪這個是民族(或地區)的自然的話,完全通過多數決的民主制進行。這樣就形成多數暴政,顯然是不合理。這個話題涉及太多憲政涉及的內容,本文無力深入討論。只是基於這樣的原則,我呼籲中共當局檢討歷年來的民族政策,實施民族平等對話,消除誤解,實行民族大和解。無論是政治上,還是經濟上,文化上,真心實意地實行聯邦自治政策,實現維吾爾族,藏族等民族地區的真正的民族自治。

當然其實這裡面涉及到更深層更要害的東西,那就是和民族地區沒有關係的一個人作為人的根本問題——人權問題。這是所有民主應該共同效忠的價值,這也是無論漢族、藏族、維吾爾族民眾都必須攜手共進的反對專制,建設未來聯邦憲政民主的根本基礎。

不得人心的穩定是不會長久的,對任何民眾的抗議活動實施暴力鎮壓無異於飲鴆止渴。繼續推遲民主變革,繼續鉗制言論、新聞等自由,繼續實行民族歧視性政策將會把中國帶入更深的災難中。到頭來任何責任者都逃脫不了歷史的懲罰。

──轉自《北京之春》09年8月號(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香港海關拒大陸民運人士楊建利入境
楊建利被遣送台北
港民間團體團響應公民行悼六四
楊建利:致「六四綠卡」獲得者的一封信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歐中峰會 歐盟對中共轉強硬
【大選觀察】川普對付中共敢說敢做
【新聞看點】十月驚奇5種可能 天選人塑美國未來
【拍案驚奇】中美外交降級?崔天凱自曝睡不著
【老外看中國】好萊塢製片人:中共連未來都管
【珍言真語】謝田:綑綁螞蟻金服 中共在港撈錢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