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營銷講座(專欄)
美國社會裡﹐一個家庭要進入中產階級的行列﹐是相當容易的。人們大學畢業﹐甚至高中畢業﹐夫妻二人都有正式的工作﹐家庭年收入在三﹑四萬至十萬美元之間﹐就屬於中產階級之列。進入收入最低的5%﹐屬於貧困線以下的﹐一般是單親家庭﹑或因重病沒有工作的人﹔要進入收入最高的5%﹐就要困難一些﹐家庭收入需要超過15萬﹔年收入超過25萬﹐就進入最上層的1-2%了。
高管薪酬的問題﹐在經濟好的時候﹐就是一個很有爭議的話題﹔在經濟不景氣的時候﹐爭議就更大了。管理學研究的文獻中﹐高管薪酬永遠是一個熱門話題。按說影星﹑歌星﹑球星的薪酬也很高﹐常為人們津津樂道﹐但爭議就不是那麼大﹔而企業高層管理人員的薪酬﹐尤其是上市公司的高管﹐大概是因為要對董事會﹑股東負責的原因吧﹐常常成為公眾和政府監管部門關注的焦點。
上月初﹐在大通銀行(Chase)工作的朋友說﹐她離開了那裡的信用卡部門。離開的原因﹐是她不喜歡公司挖空了心思的想著賺信用卡持有者的錢﹐在那裡工作心裡不舒服。朋友北大畢業﹐在美國受的管理學教育﹐是個道德高尚的正法修煉者。因為理念上的不合﹐她不願委曲求全﹐就另找了一家公司﹐雖然錢少了點﹐但工作時心情舒暢。這種心態﹐這樣的人﹐在當今世界的確難能可貴。
完美一詞,常見諸報端,也常出現在人們的言語之中。但世上稱得起「完美」的人和物,還是非常的稀罕。那天,有個「職場一百問」的讀者雪俐問到,她已工作十幾年,總有幾位難以相處的同事,她也因此也換了幾個工作。她最後問是否她太要求完美了。筆者開玩笑的回答她,不是你太要求完美了,而是這個世界太不完美了。個世界太不完美了。
中信泰富的榮智健離開香港中信大廈﹐這一幕被敏感的媒體人士留意觀察﹐記下了榮氏馳離大樓的準確時間﹐並發出對一個時代逝去的慨嘆﹐稱之為「紅色貴族」在「孤獨中悽慘謝幕」﹑「 紅色貴族的幕布已經落下」。
紐約州有個朋友家住旖色佳(Ithaca)﹑康乃爾大學附近﹐她推薦我看看《中國不高興》這本書。還沒看到書﹐從她轉發的章節來看﹐裡面是說中國「不高興」了﹐年輕人反彈很厲害﹐對中國和美國﹑中國和西方之間的關系﹑所謂的「結構性矛盾」有挺憤怒的看法。從書的題目和小標題看﹐怨氣十足﹐還有點撒嬌的味道。不管怎麼說﹐告訴世界中國人不高興了﹐有助於讓外界了解部份中國年青人的真...
中國中央銀行行長日前提出國際貨幣體系改革的「理想目標」﹐亦即終結美元﹑創造一種與主權國家脫鉤、並能保持幣值長期穩定的「國際儲備貨幣」。這個建議引起許多人的關注﹐中國財經界人士更是議論紛紛。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一問題上的討論﹐中國學者似乎得到了最大尺度的「言論自由」﹐在高調捍衛國家利益的時候﹐政治的陰影消失了許多。
用錢來標示世界上的許多東西﹐實在是相當方便的。以前在中國大陸久居的人們﹐初來乍到西方社會﹑比方說到美國時﹐會極其不自然的發現幾乎什麼東西都有一個按美元計價的價錢。最直截了當的例子就是法庭的判決﹐不管一個人對另外一個人做了什麼壞事﹐如果犯罪一方不認罪伏法﹑悔過道歉﹐對受害者的補償呢﹐在法庭的判決中﹐往往總是可以用金錢來表達。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The Economist)最近有期封面文章〈亞洲的震驚〉,談世界經濟危機中亞洲國家的困境。文章說,亞洲人抱怨西方,說西方的國際化把他們拖下了水,使之依賴於滿足西方消費者胃口、以出口為導向的政策,現在卻又被出賣了;「亞洲窮人辛苦勞作的儲蓄,養活了『敗家子』式的西方『大少爺』(spendthrift)。」而這個能幫政府擺脫經濟失職責任的理...
集體減薪的「大鍋飯」雖然現在好吃,但實際可能起到保護懶人、庸人的反面作用......
中國大陸學生來美國留學的熱潮﹐是八十年代中期開始的﹔八十年代末﹐留學美國進入高潮。而恰恰就在這時﹐北京發生了六四慘案。當時我們在美國校園為北京學生呼籲﹑到中領館抗議﹑為天安門學生籌款買帳篷﹑飲用水﹐好像都是昨天的事。當時在美國中西部的四十所大學裡﹐有近萬名中國留學生﹔在芝加哥舉行的抗議中共的集會﹐有五千名來自各州的中國學生參加。
去年三月﹐帶了一組學生去歐洲國家實習﹐他們一共二十來個人﹐都是全脫產的工商管理碩士(MBA)班的研究生。十天的實習旅行加上順道旅遊﹐參觀了德國慕尼克和捷克布拉格的許多工廠﹐如著名的寶馬汽車(BMW)﹑西門子公司(Siemens)﹑波希米亞水晶﹑皮爾斯納(Pilsner)啤酒等公司。
管理學教育中有這樣的案例﹐它們提供許多龐雜的數據﹐然後問一些非常簡單的問題﹐看看學生們是否能夠透過迷霧抓住問題的本質﹐而不是被表面的現象、以及錯綜複雜的資料所迷惑。
湯姆‧迪威博士是交往多年的美國朋友。一次學術會議上﹐他用蹩腳的國語衝我說了句什麼﹐我沒太聽懂﹐整個誤解了﹐結果他哈哈大笑﹐我們就這樣認識了。湯姆的太太來自新加坡﹐所以湯姆對東方的東西多有瞭解。自佛羅裡達州立大學畢業後﹐湯姆先去俄亥俄州一所學校教書。年前突然接到湯姆的電子郵件﹐說他去夏威夷了﹐在夏威夷大學的一個校區教市場營銷。
藝術和金錢這兩樣東西﹐不知天地神明在創造它們的時候是怎樣考慮和設計的。反正在人世間﹐它們有的時候對立﹐有的時候統一﹐有的時候互補﹐有的時候相左。認識的藝術家很多﹐藝術造詣高低不等﹐但有的與錢有緣﹐有的與錢無緣﹐有的能以自己的本行安身立命﹐有的則不得不黯然轉行。
今年一月﹐美國公共電視臺(PBS)播出了一個關於世界貨幣﹑財富的專題報導。報導特別探討了為什麼中國購買大量的美國公債﹐從而出現人類史上少有的「窮人借錢給富人」的現象。資金從窮國流往富國﹐在中國和美國的案例中﹐撰稿人認為其產生的原因是人民幣貶值﹑中國低價出口。但為什麼這個反常的現象會在當代中國出現﹐製片人卻沒有給出理由。
印度薩蒂揚(Satyam)資訊公司的崩潰﹐令人震驚也令人惋惜。薩蒂揚是印度第四大的科技公司﹐是全球外包和數據市場的巨人。公司轟然崩塌的原因﹐是管理高層偽造財務報表,浮報了幾十億美元的資產和現金。東窗事發後﹐一夜之間﹐公司的股票就暴跌了九成。
聖誕節和新年的假日前後﹐跟往常一樣﹐親朋好友間的家庭聚會(派對)特別的多。個把星期的時間裡﹐今天我家吃﹐明天你家吃﹐這個週末吃東家﹐下個週末吃西家。人們都在利用難得的節假日輕鬆一下﹐敘敘舊﹐在新年的工作和新學期開始之前﹐為自己和家人充充電﹑休養生息。
美中兩國最近發生了兩起關於高級騙子的事件﹐二者既相互關聯而又相互映照﹐足以給商界人士及全社會的人們一些很好的啟示。
美國東南部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市區偏北,在上城的鹿頭社區(Buckhead),有一家很好的西式海鮮餐館。鹿頭社區相當於曼哈頓的上城東區,是亞城有錢人居住的地方,州長的豪華官邸也在附近。許多年前,在一個結婚紀念日,跟太太去過那家餐館一次,他們的海鮮菜式豐盛而精緻,味道也不錯,可以吃到地道的新英格蘭蛤糜乳酪湯。東西好吃,價格當然不菲,所以後來好象就再也沒去過。
世界經濟不景氣時,國際貿易首當其衝。最近有消息說,中國國際海運集裝箱集團(中集集團)的乾貨集裝箱業務已經停產兩個月了。雖然公司說,每年年底至來年年初都是幹貨箱的淡季,需求下降,公司會有停產的現象,但今年的情況顯然不同,幹貨箱製造更早的進入了淡季,中集集團三成員工處於放假,而整個中國幹貨箱製造業也基本處於停產和半停產狀態。
那天在一個網路群組的郵件上,讀到一段有趣的對話。不記得它是怎樣開始的了。某甲做了什麼事,其他人如某乙有不同看法,提出批評意見。某甲表示理解,但不認同批評者的意見,而為自己辯護。雙方來往交鋒幾次,都屬於那些正常的、健康的討論和切磋,對工作是有好處的。饒有興趣的觀察著這些對話時,想起我們師父的教誨,說兩人鬧矛盾了,從第三者的角度看的人,都應該從中汲取教訓、學到許...
感恩節的這個星期,海內外媒體報導了湖北和安徽出現的陰、陽兩重天平分秋色的奇觀。這個被稱為「陰陽天」的罕見天象中,天空或者突然一分為二,涇渭分明,或者一片烏雲整齊的鋪蓋過來,將天空劃分成陰陽兩半。「陰陽天」先在湖北武漢、十堰、孝感、襄樊出現,後來又出現在安徽合肥、巢湖。合肥上空的「陰陽天」黑白分明,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突然展現,市民們驚歎之餘,感到非常的詭異...
上個星期五﹐德拉華州的威叟船長在他給朋友們的電子郵件中說﹐今年的螃蟹季節離他而去﹐入冬以後就沒有螃蟹可以提供給大家了。他和太太都感到非常的遺憾﹐告訴人們準備明年春天再見。聽到這美味螃蟹斷了頓的消息﹐悵然若失﹐本來上週末就準備再去買幾打煮螃蟹回來吃來.M﹐結果吃不成了。看來人們還真是很容易被生活中的些小事宜給吸引﹑迷住﹐並且對之開始依賴起來。
美國以及世界經濟目前都陷入深深的困境﹐危機之中﹐從個人和家庭﹑到企業和行業﹐乃至各級政府﹐都在苦苦思索擺脫困境之道。其實﹐即使在經濟最蕭條的時候﹐有些行業還是生意興隆的﹔而另外一些行業﹐則更是從危機中找到商機﹑發了大財。
上週五去學校﹐幾乎晚了一個小時﹐差點兒沒能趕上訪問學者庫瑪(V. Kumar)教授的演講。庫瑪是印裔學者﹐在國際市場營銷學界很有名氣﹔他著述甚豐﹐尤其以開創性的研究客戶忠誠度和客戶生命週期的價值﹐引起各國研究者的注意﹐他也是許多財富500強公司的管理咨詢顧問。
時代周刊商業和經濟專欄作家佳斯汀‧福克斯(Justin Fox)最近收集了一批讀者關於金融危機、次貸、銀行業的前景和美國經濟前景方面的十幾個問題,並給予了回答。其中有個問題很有趣,這名讀者問華爾街和賭場有什麼區別,提問者還特別註明,這並不是開玩笑。在目前全球經濟前景黯淡的狀況下,這的確不是個輕鬆的玩笑,而是人們真心的疑慮。
轉眼間,在新大陸居住已有二十來年,連房子都買賣好幾次了。最近這次買房,價錢最貴,但購買的過程卻最簡單、輕鬆。在與律師、賣主、經紀一邊閒聊、一邊玩笑之間,產權就轉移了。
華爾街危機爆發後,海內外華人都很關注,對美國金融、經濟、甚至社會前景的分析、猜測和擔憂,成了人們內心最投入、但又最不確定的話題。人們擔心這是不是自由經濟的末日,也耽心自由世界的力量是否會因此而削弱。
前些天與一位華爾街的朋友交談,他在投資銀行雷曼兄弟公司(Lehman Brothers)幹了十幾年,一直做金融產品的評估模式、定價和系統管理的工作。他倒是比較幸運,在雷曼垮臺的幾個月前就離開了,但不可避免的,是離職的遣散費、退休金、期權,尤其是涉及雷曼股票的,現在大部份都泡了湯,甚至化為烏有。還好朋友也是道中之人,豁達而看得開,依舊是心寬體胖、寵辱不驚。
共有約 359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河南鶴壁市浚縣新鎮鎮淇口村(淇門東街村)村民為了抵禦洪水,用了2天2夜加高河堤,卻遭到官方派去的人員挖毀。期間雙方發生衝突,村民遭噴辣椒水而放棄,結果村莊被淹水。官方封鎖消息,近日村裡斷電斷水,成了孤島,急需排水泵等救援設備,村民苦苦向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