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事可忘,難忘者名心一段;千般易淡,未淡者美酒三杯。
水滸傳是一部怒書;西遊記是一部悟書;金瓶梅是一部哀書。
求知己於朋友易,求知己於妻妾難,求知己於君臣則尤難之難。
抄寫之筆墨,不必過求其佳,若施之縑(音:堅)素,則不可不求其佳;誦讀之書籍,不必過求其備,若以供稽考,則不可不求其備;遊歷之山水,不必過求其妙,若因之卜居,則不可不求其妙。
月下談禪,旨趣益遠;月下說劍,肝膽益真;月下論詩,風致益幽;月下對美人,情意益篤。
雖不善書,而筆硯不可不精;雖不業醫,而驗方不可不存;雖不工弈,而楸枰(音:秋平)不可不備。
予嘗謂二氏不可廢,非襲夫大養濟院之陳言也。
雲映日而成霞,泉挂岩而成瀑。所托者異,而名亦因之。此友道之所以可貴也。
情必近於癡而始真;才必兼乎趣而始化。
春雨如恩詔,夏雨如赦書,秋雨如輓歌。
高語山林者,輒(音:折)不善談市朝事。審若此,則當並廢《史》、《漢》諸書而不讀矣。蓋諸書所載者,皆古之市朝也。
並頭聯句、交頸論文、宮中應制、歷使屬國,皆極人間樂事。
尋樂境乃學仙,避苦趣乃學佛。佛家所謂「極樂世界」者,蓋謂眾苦之所不到也。
古之不傳於今者,嘯也、劍術也、彈棋也、打球也。
蝶為才子之化身,花乃美人之別號。
少年讀書,如隙中窺月;中年讀書,如庭中望月;老年讀書,如臺上玩月。皆以閱歷之淺深,為所得之淺深耳。
以愛花之心愛美人,則領略自饒別趣;以愛美人之心愛花,則護惜倍有深情。
一恨書囊易蛀,二恨夏夜有蚊,三恨月臺易漏,四恨菊葉多焦,五恨松多大蟻,六恨竹多落葉,七恨桂、荷易謝,八恨薜(音:必)、蘿藏虺(音:悔),九恨架花生刺,十恨河豚多毒。
景有言之極幽,而實蕭索者,煙雨也;境有言之極雅,而實難堪者,貧病也;聲有言之極韻,而實粗鄙者,賣花聲也。
黃九煙先生云:古今人必有其偶雙,千古而無偶者,其惟盤古乎?予謂盤古亦未嘗無偶,但我輩不及見耳。其人為誰?即此劫盡時最後一人是也!
少年人須有老成之識見,老成人須有少年之襟懷。
賞花宜對佳人,醉月宜對韻人,映雪宜對高人。
春聽鳥聲,夏聽蟬聲,秋聽蟲聲,冬聽雪聲;白晝聽棋聲,月下聽簫聲;山中聽松聲,水際聽欸乃聲,方不虛生此耳。若惡少斥辱,悍妻詬誶(音:歲),真不若耳聾也。
天下有一人知己,可以不恨。不獨人也,物亦有之。如:菊以淵明為知己,梅以和靖為知己,竹以子猷為知己,蓮以濂溪為知己,桃以避秦人為知己,杏以董奉為知己,石以米顛為知己,荔枝以太真為知己,茶以盧仝、陸羽為知己,香草以靈均為知己,蓴鱸以季鷹為知己,蕉以懷素為知己,瓜以邵平為知己,雞以處宗為知己,鵝以右軍為知己,鼓以禰衡為知己,琵琶以明妃為知己。一與之訂,千秋不移。若松之于秦始,鶴之于衛懿,正所謂不可與作緣者也。
讀經宜冬,其神專也;讀史宜夏,其時久也;讀諸子宜秋,其致別也;讀諸集宜春,其 機暢也。
    共有約 55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