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武帝
漢武帝在位五十四年,一生銳意開拓進取,在文治武功都創下前所未有的功業,將大漢帝國推向一個興盛的頂峰。然而盛世之下也潛藏著危機,在漢武帝即位大約20年的時候,國家...
古人都有敬天信神的傳統,用盛大莊嚴的典禮敬奉神明,是上至君王下至百姓都非常重視的大事。歷代帝王稱為天子,也就是受命於天,他們往往通過向上天祭祀禱告的方式,一方面祈求神的保佑,另一方面也是感謝神保佑國家風調雨順、民生安樂。在各項祭典中,封禪是國家最重要的大典之一。
漢武帝攜手群臣,成就了秦始皇稱帝以來第一個鼎盛時代,無論在文治、武功、科技、藝術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留下的豐功偉績足以令後世讚歎。雄才大略的漢武帝,同時也是一位雅好文學及音律的才子帝王,他搜遺文、興漢賦、擴樂府,為強大繁榮的西漢王朝,注入了一股文采斐然的藝術風度。
歷史上很多人對漢武帝有很高的讚譽,其中唐代著名大臣虞世南有一段論述非常有名:「漢武承六世之業,海內殷富,又有高人之資,故能總攬英雄,駕御豪傑,內興禮樂,外開邊境,制度憲章,煥然可述。」幾乎將漢武帝的一生功績做了精采概括。
漢武帝在北征匈奴、連通西域之際,也開拓南部、西南以及東北部的疆域,使漢朝的疆域在武帝後期達到極盛。當時,西漢的疆域在西北包括今天的新疆和甘肅地區,西南則到達今雲南高黎貢山和哀牢山一線,南方到達福建、海南島等,東北方向的版圖則擴展到朝鮮半島北部至大海。除了局部的收縮外,這樣的疆域一直持續到西漢末年。漢武帝在為漢朝王朝開拓疆域方面,也做出了最大的貢獻。
兩千多年前,在大漢王朝的西北方,沿著塔克拉瑪干大沙漠的南緣,有一塊神秘瑰麗的地帶。那裡有幾十個異域古國,由一位叫張騫的漢使歷經千辛萬苦而發現。從此這些國家被稱作「西域」,它们也同时了解到在東方有一個富庶廣博的天朝上國,叫大漢,有一位英明神武的皇帝——漢武帝。
自元光四年(前129年)起,備戰多年的漢武帝開始了和匈奴人長期的軍事較量,在龍城、雁門、河南地、漠南等地展開激烈的戰事。其中,出身卑微的衛青,憑藉不世出的軍事才華以及高尚廉潔的品德,在戰爭中一次次立下頭功,不僅給予匈奴人迎頭痛擊,更彰顯了大漢國威,令大漢舉國上下為之振奮。
漢武帝劉徹,武帝是他的諡號,正式諡號是「孝武皇帝」,後來人一般省略「孝」而稱他為「漢武帝」,這大概是源於人們對漢武帝赫赫武功的崇敬和紀念。古代的諡法中認為,克定禍亂、拓地開封者,都可用「武」作諡號。歷史上著名的擁有「武」諡號的君主,還有周武王、魏武帝等人,他們大多是開國皇帝,在馬上取得天下,帶領精兵猛將開疆拓土,在軍事史上建立了輝煌功績。
漢武帝時代,是一個人才濟濟、治世能臣輩出的黃金時代。圍繞在漢武帝身邊的歷史名臣、傳奇人物,文有司馬遷、司馬相如,武有衛青、霍去病,儒士有董仲舒、公孫弘,治律有趙禹、張湯,財政有桑弘揚,音律有李延年,使者有張騫、蘇武,託孤大臣有霍光、金日䃅,不可勝紀。這些臣子,有的具備某種才華,有的忠君為國,品德高尚,他們匯聚在漢武帝,都做出了傑出的貢獻。
竇太皇太后在世時,尊崇黃老,抵制新政,新即位的漢武帝出於孝道,暫緩他大刀闊斧的政治舉措,隱藏心中規劃的帝國藍圖,當了幾年韜光養晦的清閒皇帝。這期間,漢武帝表面上忘情山水,打獵遊玩,擴建上林苑,與文人雅士吟誦歌賦。不過,他內心並沒有忘記國家大事。建元五年(前136年),竇太皇太后突然病篤,無瑕顧及政事,漢武帝下詔恢復博士官,召回之前被罷黜的儒生,再次拉開尊儒的...
漢武帝劉徹,四歲封王,七歲封太子,十六歲榮登大寶,成為西漢的第七位帝王。經過六十多年的休養生息,漢武帝所接管的國家,是一個經濟富裕、實力蒸蒸日上的年輕國家。年輕而又才華橫溢的漢武帝,顯然並不願做個太平治世的清閒皇帝。
他承天命降臨人間,繼六代先王之遺業,創古今罕見之盛世。他內修禮樂,變古創制,建立後世效法的煥然制度;他外開邊境,恩威並施,成就彪炳千秋的赫赫武功;他封天禪土,屢見祥瑞,成為功越百王的一代大漢天子。他就是,上與秦始皇並稱「秦皇漢武」,下與唐太宗共創「漢唐盛世」的千古一帝——漢武帝。
在西王母授道後,漢武帝認真修行了六年之後,他覺得心胸清爽,格調高雅,因此相信自己一定能得道成仙...
因為漢武帝虔心向道,西王母又將最珍貴最秘密的經典《五嶽真形圖》授予武帝,希望他拋開所有的疑慮和雜念,專心修行,並通過他來啟發人間那些想學道的人們,使更多的凡人知道天地間確實有神仙道術存在,以此使那些不信神道的人能拋棄愚蠢狂妄之念。
漢武帝於公元前110年四月從東海返回泰山封禪,由於沒有人知道古代封禪的禮儀,因此漢武帝自定了封禪之禮。
東嶽泰山,古稱岱山,亦稱岱宗,位於山東省中部的濟南市與泰安、歷城、長清三縣之間。 根據南北朝時的《述藝記》中所載,盤古開天闢地死後,頭部化作了泰山。秦漢間有民間傳說:盤古死後,頭為東嶽,腹為中嶽,左臂為南嶽,右臂為北嶽,足為西嶽⋯⋯因此,泰山成為五嶽之首。
漢武帝時期,北擊匈奴、東併朝鮮、南誅百越、西北越蔥嶺、西南通雲貴,征服大宛,奠定中華疆域版圖。漢武帝開創西漢王朝最為鼎盛繁榮的時期,歷史上「秦皇漢武」的說法正說明他的偉大功績,盛況空前的西漢帝國至今仍讓人神往。
南越趙胡王非常感謝漢武帝,就將太子趙嬰齊送到長安,一則學習漢朝的典章制度,以便將來更好的治理南越;二則表示永不叛漢。
漢武帝對匈奴的戰事勝利以及對西域的恩威並施,一方面減少匈奴對漢朝的威脅;另一方面拓展漢朝西北邊疆的領土,控制了天山南路,勢力發展到蔥嶺地區,打通漢朝與西域和中亞、西亞的交往,也打通中西文明交往的通道。
為了削弱匈奴在西域的力量,也為了聯合西域諸國對付匈奴,保證絲綢之路的通暢,漢武帝對西域國家採取和戰並用、恩威並施策略,即對友好的西域國家實行「和親」,對與匈奴親密的國家則進行軍事討伐。
這條經由中亞通往南亞、西亞以及歐洲、北非的陸上貿易往來的通道,輝煌歷史形成於公元前後的兩漢時期,勝於唐代,止於元代,長達十五個世紀。其東起於西漢的首都長安(今西安)或東漢的首都洛陽,經隴西或固原西行至金城(今蘭州),然後穿過河西走廊的武威、張掖、酒泉、敦煌四郡,出玉門關或陽關,穿過白龍堆到羅布泊地區的樓蘭。
在軍事上反擊匈奴的同時,漢武帝也在政治制度上推行變革,為大一統進行著準備。唐代著名大臣虞世南曾評價道:「漢武承六世之業,海內殷富,又有高人之資,故能總攬英雄,駕御豪傑,內興禮樂,外開邊境,制度憲章,煥然可述。」究竟是怎樣的「制度憲章,煥然可述」?
河西,又稱「河西走廊」,西漢時指現在甘肅的武威、張掖、酒泉等地,是內地至西域的必經之路,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之所以被稱為「河西」,是因為其位於黃河以西。彼時,河西走廊為匈奴控制,這自然也對漢朝的側翼構成威脅。為了打通通往西域的道路、加強與西域各國的聯繫和鞏固西部地區,漢武帝展開了河西之役,其再展運籌帷幄之能,亦彰顯了他的雄才大略。
教訓完匈奴,漢武帝本打算先進行政治改革,但公元前127年,匈奴入侵上谷(今河北懷來東南)和漁陽(今北京密雲西南)等地。匈奴的再度進犯使漢武帝決定更大規模地發兵,反擊匈奴,消除邊患,於是有了河南反擊戰為序幕的一系列反擊戰。
漢武帝的妹妹隆慮公主病重,眼看就要斷氣了。她一生富貴,沒有什麼遺憾,只有一個兒子昭平君年輕任氣,使她放心不下。
「漢武帝雄圖載史篇,長城萬里遍烽煙」。歷史公認的漢武帝彪炳千古的一大功績就是擊退了盤踞在北方、時常侵擾漢朝百姓的匈奴,使北部邊郡得以安定。其謚號「武」字,正彰顯了其輝煌的「武功」。
漢武帝還派出博士到各地尋訪天下賢能,對於德高望重、鴻儒和有才能但不願出仕之人,漢武帝則派禮官以隆重禮節迎接,懇請其入朝為官,此種方式稱為「徵召」。他曾以「安車蒲輪」請出枚乘和魯申公。
按照司馬遷的記錄,漢武帝是「悉延百端之學」。而其施政思想中除了王道(儒家),還包含 霸道(法家)、道家、陰陽家等等。要知道,五經中的《易經》也是道家和陰陽家的經典,《書經》則是夏、商、周三朝的行政法典。顯然,漢武帝儘管重視儒家學說,但卻不拘泥於一家,而是為了其統一大業,選取諸家學說中有用之處為其所用。
在竇太后的干預下,雄心勃勃的漢武帝推行的建元新政遭遇波折。為了不違逆祖母,漢武帝選擇了縱情山水,打獵遊玩,擴建上林苑,與文人雅士吟誦歌賦。不過,他內心並沒有忘記國家大事。期間,漢武帝做了兩件對其日後影響巨大的事情,一件是派張騫出使西域,一件是巧妙救援南方的東甌國。
年輕的武帝即位時,天下太平,經濟富裕,而這得益於其祖父輩們的「文景之治」。《史記》載,當時官倉裡是新糧壓舊糧,錢庫裡的錢數不勝數,多的串錢的繩子都斷了。街巷中,許多百姓都有自己的馬匹,田野中更是牛羊成群。老百姓是豐衣足食。然而,武帝並不想做個太平皇帝,年輕的他內心有著滅匈奴、撫四方、一統天下、施仁德於百姓、光大祖宗基業的遠大理想。他即位後採用新紀元,即以建元...
共有約 42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