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水河在呻吟(84)水电站库区遗留问题多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附录二:广西大化三大水电站库区遗留问题多 库区群众生产生活困难重(网上转录 作者: 马健)

大化、岩滩、百龙滩三大水电站库区遗留问题多

三、库区遗留问题多,群众意见大

由于电站蓄水发电后出现了施工原来设计没有考虑到的问题,长期遗留没有解决。如岩滩电站当年设计时需要迁坟1.14万个,但在迁坟时发现遗漏了4,800个,其中烈士墓37个,按有关规定每个坟墓补助20元,有关部门不再补给,大化县少领了迁坟补助费9.6万元。

库区清理出现的问题更多。当年设计需要砍伐杉林、竹林、经济林、果树分别为4,895、1,050、2,185亩和86,210棵,而现在实际砍伐的是6,753、3,984、5,631亩和115,442棵,需要开支的经费成倍增加,但有关部门只按当年的设计数字拨给经费,增加的那部分只好由县里来调节。县里没有钱补贴,群众得到的钱只是原来的一半甚至1/3、1/4。仅砍特大的树,当年设计砍234棵,后来实际砍1万多棵,按砍伐1棵补助80元至120元计算,大化县就少得补助费64万多元。

大化电站各种补偿低,现在遗留问题多。如大化镇那些屯原有民房面积3,600多平方米,只给迁建补偿费的面积为2,063平方米,尚欠1,540多平方米。并且还有林地、牧地1,803亩至今未给补偿。

岩滩水电站提前一年蓄水发电,库区移民提前一年受损失。岩滩电站建设以来,革命老区的干部群众为了保证电站提前一年发电,县里动员了县乡干部近千人深入库区组织移民搬迁和库底清理,前后突击了近5个月,这期间,全县一切工作为之让路。共完成库区移民搬迁4,837户33,464人,迁建公房90个单位,库底清理共砍伐林、果、竹木284多万株,拆除钢筋水电电杆1,446根,搬走4.7万亩田地上的漂浮物,推倒填平旧房8万多平方米,消毒牛栏、厕所38万多平方米。电站提前一年发电,为国家财税收入近2亿元,大化县又未能享受提前一年发电所带来的利益分配问题,连续十多年反映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当时1号机组最高发电量达20万千瓦小时),提前一年发电可增加收入近2亿元,国家有关部门当时仅按国家能源部10%、广西电力局75%、施工单位10%、设计部门5%的比例进行分配,而对为岩滩电站建设作出巨大牺牲和重大贡献的大化县却分文不给,严重地挫伤了库区人民的感情,不利于做好库区移民安置工作。岩滩水电站提前一年发电,库区群众亦提前一年受到损失。按受淹田亩和经济林果一年的产量计,共损失2,300多万元。该县县委、县人民政府曾多次向有关部门请求,从提前一年发电增收的效益中提取一定的比例给大化县,但有关部门拒绝该民族自治县的合理要求,这是违背库区移民利益的。

此外,近年来大化电站库区不断出现土地塌陷滑坡流失情况,损毁耕地1,527亩,耕地逐年减少。

四、库区移民开发性生产举步艰难

电站蓄水发电后,库区移民除了外迁北海星星农场和大化弄着移民搬迁点外(北海外迁1,428人,弄着移民搬迁305人),几乎全部就地靠搬迁,置留库区内,资源不足,人满为患。特别是后期扶持资金投入不足,发展后劲不足,难以安置移民。大化、岩滩两大电站库区可开发利用的水面达5万亩。1996年以来,库区移民发扬艰苦奋斗精神,不等不靠,通过银行借贷筹措资金,摸索出一条库区水面开发新路子,已发库汊拦网养鱼3.2万亩,初步形成规模,但由于资金投入不足,管理粗放,名特优品种无法引进和推广,水产品档次较低,深加工跟不上,效益不高。同时库区水面开发潜力还很大,尚有近二万亩未能开发利用。此外,大化、岩滩两个库区可造田造地的土地面积达12,000亩,但由于资金而被搁浅。

五、库区基础设施薄弱,急需恢复和完善

由于电站蓄水发电,库区群众在没有落实安置去向的情况下,只能采取“赶猴子上山”办法,简单后靠搬迁居住,由此带来了许多严重的后果,存在着行路难、饮水难、上学难、就医难等问题,亟待解决。

(一)交通落后。目前还有两个库区乡未通班车,岩滩库区的大部分村屯不通村屯级公路,生产生活往来只能划竹筏或小板船,而且危险性大,翻船落水死亡事件时有发生,10年来已落水死亡53人。据调查,大化、岩滩和百龙滩库区有346个村屯交通困难,需新建、扩建乡村公路427公里,需投资6,622万元;需修筑桥涵44座3,820米,需投资9,250万元;修筑码头215处,需投资1,560万元。库区大多地处偏僻。目前,全县还有45,900多移民未能通路,部分库区后靠移民出门只有靠水路,但库区缺少渡船、码头设施,移民出行维艰。

(二)移民饮水困难。三个库区目前还有356个屯人畜饮水困难,靠肩挑背驮,而且部分村屯饮用的水质差,严重影响移民的身体健康。要解决这些村屯移民的饮水问题,计划兴建蓄水池450个35,000立方米,架设引水管路780公里,计划投资9,950万元。

(三)农田灌溉条件差,粮食单产低。库区淹没了大量的好田好地后,还剩余一些较为贫瘠而且灌溉条件较差的农田,旱涝不保收,一年只能种一糙,产量较低。据调查,三个库区还有8,000多亩农田灌溉条件较差,规划建水利渠51处80公里,提灌工程18处,需投资1.2亿元。

(四)移民了女上学难。由于移民居住分散,交通不便,适龄儿童难以上学。个别学校校舍简陋、危房严重,师生的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急需抢修库区校舍217所1,932间,需投资1,700万元。库区很多教学点缺少校舍,只能把几个年级的学生集中在一间教室上课,白天当教室,晚间当宿舍。据统计,全县移民小孩平均上学距离达 10公里。

(五)移民就医难。由于交通不便,移民因患急性病不能及时送医院抢救而死亡的现象时有发生。同时库区级镇医院不能及时送医院抢救而死亡的现象时有发生。同时库区乡镇医院的设施和器械落后,以及医务人员素质不高等因素,也是造成移民就医难的主要因素。目前,大化县还有13个库区乡镇的医疗条件较差,需要不断改善。移民就医非常困难。在移民安置区医疗网点少,设备简陋,移民患一般疾病甚至上一个普通感冒也要跑20多公里山路才能就医,一些地方甚至出现过急症病人死于翻山越岭的就医途中。@(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红水河在呻吟》记录的是红水河——珠江水系主干流沿岸农民的一些现状,正如战争是49年前中国的特征,阶级斗争是毛时代的特征,计划生育是邓、江时代的特征,《呻吟》也许算是我们时代的一个特征吧。
  • 《红水河在呻吟》不是小说,不是文学,也很少评论,她只是一堆堆材料,是红水河及南、北盘江流域农民生活的一些片段,是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这一带农民的某些历史记录;从某一角度,她即是当代中国农民的一些生活现状,兴许也是当代中国农村的缩影。
  • 红水河从贵州、云南交界处的黄泥河口即天生桥一级水电站至下游广西桂平大藤峡,全长1100多公里,流域面积19万平方公里,水位从天生桥一级785米至大藤峡23米,水位落差达762米。
  • 贵州册亨巧马林场砍掉巧马镇数万亩松林,几乎来不及栽树就解体,留下来的只有原林场总部的一处圩集,也还有某些人利用“巧马林场”牌子在做一些与当地农民争抢土地的不光彩的“事业”。
  • 人类社会自从有了国家,有了社会,就有统治者与被统治者,有了管理者与被管理者,有了官与民,有了政府与百姓。官与民、政府与百姓,因为整体与局部,长远与当前,一些人与另一些人等等,其利益有时是共同的,有时是矛盾的。
  • 望谟是龙滩库区仅次于天峨、罗甸第三大淹没县,搬迁人口有近15,000人,主要淹没有昂武乡、蔗香乡、乐园镇三大乡镇。盛产甘蔗的蔗香地处双江口对面红水河北岸,是望谟至广西必经之路,又是王海平烈士(蔗香板陈人,右江起义后曾与邓小平的部下及共产党有来往,41年在贵阳被国民党枪杀。)的故乡,故更为有名。
  • 乐业县雅长乡各村各寨从前都是人少地多,水资源、土地资源、森林资源极为丰富,在红水河沿岸他们世代安居乐业。上世纪50年代建立广西壮族自治区雅长林场,林场只是砍树,不占土地,大家也相安无事;到了80年代末,林场开始意识到土地的价值,乐业县左明聪县长大笔一挥,把雅长乡72万亩约480平方公里土地划归林场…
  • 9月13日前几天,有一些人到尾沟村──雅长乡政府驻地了解移民搬迁前的准备工作,问某某家住哪一栋,进到屋里还问某某住在那一间;百乐街集镇也有一些干部以同意移民自选方案为名,到各家各户看房。准备搬迁,大家都在忙,几乎没有人仔细想想那些人、那些干部问这些事、关心这些人究竟是何用意。
  • 006年9月6日,群众见写了“协议”后,好多天都不见动静,群众眼巴巴地望着,但见县、乡派人来带着群众到山上钻看了一下,像大人哄小毛孩,群众的集体请愿一停,群众的要求又被冷置了,于是才发生了“9.6”事件。
  • 移民们传:2006年5月28日,龙滩水电公司的领导要到罗甸羊里镇,红水河上游乐业、望谟有些移民乘船赶往羊里。政府从平塘、长顺、惠水及黔西南州望谟、安龙六个县调集公安、武警及罗甸县机关干部官员等近千人(龙滩12•17事件后太敏感)到罗甸羊里搭棚驻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