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风雅兴】茶韵千年 台湾茶人展新颜

农深
font print 人气: 5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09月22日讯】台湾的馆文化多元,从南到北、从都市到乡村、从文人到市井小民,每一族群都有爱茶、玩茶、赏茶人。台湾茶人也遍及世界各大都会,每到一个城市就打听有没有好茶馆,已成为我多年旅行的习惯,而且屡有惊艳。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知醉后岂堪夸。
——唐.元稹

虽千年已过,一种唐人的富裕与风景仍历历在目。读着诗,似乎仍能闻到一缕淡淡的茶香,穿过时空来到眼前。这首唐朝诗人元稹的茶诗,色香味俱全。也展现了唐代人的经济文化、生活上的风华。除了帝王,茶是中国文人菁英分子的最爱。对茶的讲究与独具的美学,从诗到画以及与茶相关的器皿文物史料得知,唐开启了茶文化的盛况。

茶道美学,日本台湾各自精彩

难怪日本美学家岗仓天心在一百年前写《茶之书——茶道美学》,写下这段对中国人中国茶的看法:

“后代的中国人把茶只是当作一种美味饮料,而不是一种美学理念。国家的长期苦难,剥夺了他们对生活情趣的热忱。他们变得时尚、老成又实际,而诗意的情怀,令人生机勃勃,使诗人青春永驻。但是现代的中国人成为折衷家,温和的接受世界上的种种文化,她们的茶叶带有花香,常令人惊叹赞赏,但是唐代的浪漫、宋代的茶仪,已无法在他们的茶碗中再见了。”


除了对茶、水质、温度、时间的了解与掌握,泡好茶还需要一点闲心与诚意。(摄影/农深)

此书原著是用英文写的,并翻成多国语言。很多人对茶的认识是由这本书而来。虽然是写于一百年前,到现在很多西方人还是只知日本茶道,而不知中国茶、尤其是台湾茶。据知岗仓天心醉心茶道文化,英文造诣流利优美,他是第一个把茶介绍给西方人的东方人。

岗仓天心言下之意是,唐代人的浪漫与茶仪,如今只在日人的茶道中保留了下来。不过,如果他认识到今天的台湾,看到茶在台湾发展的情形,也许他会改变说法。中国是茶的故乡,日本将中国古老的喝茶之道做了良好的保留,并发展为日人独有的茶文化。而台湾近二十多年来,因经济丰腴、政治又与海峡的另一边“有别”,茶文化在美丽的小岛上已悄然承续发展了中国茶的历史新页。

台湾茶人遍及世界都会

台湾的茶馆文化多元,从南到北、从都市到乡村、从文人到市井小民,每一族群都有爱茶、玩茶、赏茶人,而且风格有别。但是不论是什么风格,懂茶人愈来愈多了,制茶人也愈来愈专精,我认识的几位茶人中自己就能烘焙茶,还设有灶呢!茶文化就这样带动起来了。


文化在台湾承续发展出了中国茶的历史新页。(紫藤庐提供)

而且“台湾茶人”遍及世界各大都会。多年前在法国巴黎无意中走进繁华的拉丁区,竟然有一家卖中国茶的中式茶馆,主人竟是两位从台湾南投去的女孩,原先是去巴黎学音乐,结果经营起茶馆,把台湾茶带给懂得吃喝的法国人,而且生意兴隆。她们结识到很多爱茶的法国人,店里上万元台币的茶还不少,当地的电视台邀请她们去介绍系列的台湾茶,她们的茶被当地与法国高级名酒同日而语。

每到一个城市就打听有没有好茶馆,已成为我多年旅行时的习惯。不论是英式的、中式的还是日式的,近年来还有韩式的茶馆出现。对台湾人到海外开茶馆总是倍觉亲切,加州仅仅湾区就有不少家茶馆,柏克莱大学附近有一家也是台湾女孩开的茶馆,除了卖一些台湾茶,也有一些主人自配自调的混合复方茶。从店里的陈设,可以依稀亲切的感受到源自台湾茶馆的理念,坐在那里的客人也是宁静沉稳。柏克莱本来就是各种风潮的起源地,近年来喝茶也在那儿蔚成风潮。


柏克来的台湾人开的茶馆。(摄影/农深)

至于纽约就不用说了,日式、韩式、台式都有,最让我惊奇的是保守的德国人也喝绿茶,而且要好的绿茶。几年前艺术家朋友来纽约,我带他到中国城茶店买茶,选的都是上百美元一斤的绿茶。

2004年去慕尼黑,热闹的Maximilian Platz已有东方式的茶馆出现。那是一家德国人开的有卖台湾茶、日本茶、大陆茶,以经营绿茶为主的茶馆,里面坐得满满的人呢!茶馆气氛是德式的东方情调,但也够让我这爱茶人开心了。

不论是带着巴黎情调的茶馆、还是巴伐利亚味的,只要能喝得到台湾种植研发出来的茶,对于旅人来说就是莫大的安慰。

出国二十多年,常有人问想家吗?我总是说,想念台湾的茶馆,想念去拜访那些茶人朋友时的丰盛、满载而归的充实感。茶人朋友唐隶民精于刺绣,每回去她那喝茶,她就以她刺绣的茶垫茶包相赠。在这商品大量复制的世代,手工刺绣何等珍贵!茶艺讲究的就是出自泡茶人手中亲自实践的东西,一块木头、一只勺子、一只杯碗……只是每个茶人绝活不一样,而这些情深于茶的茶人,正是台湾茶文化的底蕴,给那些踌躇滿志的大商带来商机。

台湾的茶馆文化

都会茶馆是一种私人的小美术馆,小书院、一种人文空间。茶馆的风格与主人的生命情境息息相关,有自在闲适的“东坡居”,除了品茗之外,自作手工陶艺也提供给繁忙的都会人一种君子游于艺的闲情逸致;而好整以暇、拘谨如仪的“清香斋”,承袭明代茶美学的明式茶馆品味,透露主人研习中国文化经史典籍的喜好。记得当年坐在“清香斋”像坐在古时候的书院般,是一个宁静的歇息处。


台北紫藤庐。(摄影/Alice Lin)

“紫藤庐”的记忆就更难分类了,有文艺、有戏曲,还有政治性的争鸣。我的第一壶八十年的老普洱就在那里喝的,还是主人周渝亲自泡的,他有点像是台湾茶馆文化的年鉴。

也有个人品味鲜明又时尚的茶馆,以茶为主体,藉艺术展演将怀古与创新集结一起,玩得很认真的“人淡如菊”茶苑,他的出现吸引了很多雅痞族。在台湾,茶早就不再是老骨董的东西了。其实在台湾,我发现各行各业都有懂茶的人,而且玩得很专精。

除了台北,台中的茶馆特色与多样性就更丰富了,庭园式的“耕读园”在喧嚣都会里辟出一片蝉鸣水声的园地,杨柳、庭阁、曲桥,这恐怕只有地大、天气好的台中人才能发展出来的茶艺文化,也是风行美洲的珍珠奶茶发源地。

然而刚开张就关闭的茶艺馆也不少,记得多年前去过一家“大红袍”茶馆,主人的品味与茶都上好,空间在台中虽不算大,布置得却是精致又大气,讲究泡茶的纯粹是主人的特色,可惜隔一、两年再去就没了,有时候太精致反而不易生存!

而“春水堂”是另一极端,不下五十种的小吃,看得人眼花缭乱,分店都开到台北了,连我上高中的侄女都知道去春水堂吃饭喝茶,够大众化。这也是茶的包容性,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在茶的世界找到他合适的方式去传达泡茶人的茶心,没有绝对的形式,或许这也是岗仓天心说我们是“折衷家”的缘故吧。

但是就泡好一壶茶来说,除了基本的知识,对茶、水质、温度、时间的了解与掌握,泡茶人当下的状态也是主要因素。再好的茶给一个心性浮躁的人泡,也成了不好喝的茶,泡好茶需要一点闲心与诚意。

茶与乐的对话

除了茶馆文化,台湾近年来有一群艺文青年将茶与乐结合,这是台湾文化界大老林谷芳教授独创的形式,集结表演艺术、乐人、茶人说词、吟唱与喝茶,放在一个时空中。每年一次的茶宴盛会,在台北国家剧院演出。记得有一年林谷芳应纽约林肯中心之邀在户外演出,结果倾盆大雨无法进行,很多观众来了,不忍回去,结果林谷芳与他的团员就在林肯中心大都会剧院的屋檐下弹奏吟唱起来了。尽管雨水淋湿了衣服,屋檐下的畅弹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只可惜没有茶,只有乐,茶成了一种精神面向的象征。这个经验令人难忘,也让人见识到台湾茶文化的宽广性。

台湾茶文化有大众化的、有精致的、也有象征层面的,还有讲究茶专业知识的茶人,这些人多半非常低调,隐于市井山野中,但是他们也能单枪匹马的在台湾以外的世界闯天下。认识一对制茶的夫妇,两人跑到云南的大山中结庐而居,在一棵千年古茶树旁采集研制了三年,然后带回台湾。他们的茶不需要品牌,还不用广传就被我们这些熟客买走了。

茶从古到今之所以上至皇公贵族,下至市井小民都能喝出自己的心得,成为中国人的国饮,绝非偶然。我由衷欣赏日人茶道中的茶仪——慎重与严肃,以茶为介,形上化凡间生活的琐碎。而中国人的道艺一体与生活不分的美学,在随意中不着痕迹的自制,在饮茶谈笑中持守的氛围,专业深情不浮夸,总是在台湾茶文化中屡有惊艳,是台湾人最可爱又独特的东西。◇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89期【文化艺术】栏目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191/8476.ht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shown)现在的普洱市,正是普洱茶的故乡,不过它的前身并不叫普洱,叫“思茅”。
  • (shown)台地茶都是“幼年”的茶树,嫩芽多,成茶产量大,茶味更加“苦涩”一点,而古树茶是从老树上采摘的叶子,茶味反而有些“润口”。
  • (shown)古树茶由于在古树上采摘,采茶时要搬梯上树,采摘困难,产茶量也低,树龄也老,茶叶也不好看,当时没有多少人买,是非常便宜的茶,大部分是一些乡下人和穷人喝。
  • (shown)我品普洱茶有几天茶龄了,品的普洱茶也有很多品种,但喝起这种老茶头,也确有一种特殊的回甘醇味,茶香更加厚重浓郁。
  • (shown)茶做好,包装又成了他考虑的问题,别人家的包装他怎么看怎么粗糙,很不满意。他觉得好的茶,应该方方面面都要完美。
  • (大纪元记者宋顺澈台湾台北报导)“2010台北县石碇美人茶节”将于本周六、日登场,石碇代理乡长黄世荣特别于8日上午来到县府,希望把石碇的好茶《美人茶》推广给爱好茶叶的朋友,以及把石碇的好山好水好风光做一个宣导。农业局蔡光荣局长安排在县府1楼大厅举行宣传记者会,蔡局长表示,石碇美人茶产制过程严谨,量少珍贵,请民众好好把握机会到石碇品尝。
  • 交通部观光局主办的“台湾挑TEA”活动,来到新竹县峨眉乡茶园,交通部驻纽约办事处主任张维庭见机,说起东方美人茶的故事,更即兴唱起采茶歌,虽然无人对唱,但已成功的将“台湾挑TEA”掀起高潮。
  • 如果您是北方人,初次听到广东人请您去饮茶,可不要以为只是喝茶,就像西方人喝杯咖啡一样喝完就完事。饮茶,实际上指上茶楼,不仅喝茶,还要吃点心。不光有饮早茶、上午茶、下午茶,还有夜茶;在茶楼沏上一壶好茶,点上几道美味点心,紧张的生活开始松弛下来,顺便传播新闻、叙说友情、洽谈生意。饮茶已成为广东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