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纳粹德国和中共焚书为哪般?

刘晓

人气 15

【大纪元2012年05月08日讯】不论白天黑夜,当你在德国柏林的倍倍尔广场(注:以前称“剧院广场”)的一块大玻璃前俯身向下探寻时,你看到的是这样的场景:在灯光照射下的全白色的地下室里,放置的是一列列水泥制成的书架,但书架上却连一本书也没有。这正是柏林著名的无书“图书馆纪念碑”。它是1995年柏林市政府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之际建立起来的,由犹太雕塑家米夏‧乌尔曼设计,深达5.3米,面积近50平方米,恰好是容纳2万册图书的空间。这座无书的纪念碑不仅在告诉后人德国历史上最为耻辱的一页,也是在警示后人不要重蹈覆辙。

1933年4月,纳粹掌权不久,为了“统一思想”、保持“德意志的精神纯洁性”,希特勒决定实行严酷的文化专制主义,并“清洗”一切“异端邪说”。5月10日晚,在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的煽动指挥下,许多德国学生手持火炬,高唱着《德意志高于一切》等纳粹歌曲,来到柏林市中心的剧院广场。广场上,搜缴来的禁书已堆成一座座小山。在纳粹冲锋队员的安排和号令下,情绪激昂的学生们把火炬扔到书堆上,点燃了熊熊烈火,焚烧了包括海涅、弗洛伊德、茨威格等人作品在内的两万册图书。

在柏林焚书的同时,德国其它一些城市、大学也发生了烧书活动。一些学者、作家、诗人等也参加了焚书活动,其中包括大名鼎鼎的哲学家、亲纳粹的海德格尔。在纳粹的宣传鼓动下,焚书获取了“民意”,焚书的规模、范围日渐扩大,也愈加残酷。许多犹太作家和科学家不堪忍受迫害,被迫逃往国外。

随着德国民众在纳粹的欺骗下,逐渐认同纳粹焚书的所为时,纳粹开始了更为残忍的暴行:将犹太人送入焚尸炉。从焚书到焚人似乎相距万里,但实则是咫尺之遥——人们在接受焚书正确的同时,就在认同对犹太人的迫害;认同了对犹太人的迫害,接受焚人也就并非那么困难。

而恰恰是因为这段令人不堪回首的历史,才让德国人选择勇敢地通过一个个细节来警醒后人,不要再重蹈覆辙,建造无书的“图书馆纪念碑”就是举措之一。因为只有记住“焚书”,才不会再度发生“焚书”。

或许是德国的历史离中国人过于遥远,很多中国人根本不知道在柏林还有着这样一座为纪念当年焚书而建造的纪念碑,但不少中国人都知晓两千多年前的秦始皇“焚书坑儒”事件。不过,中国人似乎不曾意识到的是,在1999年,中国曾经发生了远超秦始皇和德国“焚书”的罪恶事件,而且其所造成的影响迄今仍未消除。

1999年7月,中共党魁江泽民出于一己私利,胁迫其他中共领导人发起了全面镇压法轮功的运动。江动用了所有国家机器,比如在最初一段时间里,中共控制的全国2千多家报纸、1千多家杂志、100多家电视台和电台,每天皆狂轰滥炸污蔑法轮功。此外,各地警察还把坚持炼功的法轮功学员抓走,地方派出所在居委会的带领下,挨家挨户到法轮功学员家中命令他们放弃信仰,并且上交、销毁法轮功的书籍和音像资料。全国上下烧书、抄家、抓捕、人人表态支持镇压,以及广播、电视、报纸铺天盖地的宣传批判,恍惚之间,如文革再临。

据悉,当时有成百上千万册的法轮功书籍被焚毁,法轮功书籍在大陆也成为了禁书。为何中共要焚毁、禁止法轮功的书籍?无疑,这同当年纳粹德国的想法一样,那就是让大家都没有机会了解法轮功,而只相信中共散布的大量谎言。正所谓:“谎言说一千遍,就成真理了”。

事实最初的发展果如中国所料,因为无法亲自阅读法轮功书籍,许多不了解真相的中国人被中共的谎言蒙蔽,对法轮功充满了敌视、仇视,而这亦让残酷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暗中窃喜。同当年纳粹从焚书到焚人的过程一样,中共在焚毁法轮功书籍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逐步升级,甚至发展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星球上最为残忍的罪恶”至今让许多人都难以想像。犯下了如此滔天大罪的中共下场与纳粹会有两样吗?

正是因为无数中国人被谎言欺骗,为了拯救他们不与中共同归于尽,法轮功学员在国内外开始大规模地讲真相,因为了解真相才会有希望,因为中共最怕老百姓知道真相。当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了解真相时,中共也将走入历史的垃圾堆。

而我毫不怀疑,当中共被历史埋葬的那一天,中国人将会深刻地反思自己的历史,并警醒后人,切莫重蹈覆辙。

相关新闻
香港游行庆大法洪传 中港民众齐支持
吉林监狱残害法轮功学员 10%的死亡指标
违法判刑法轮功 中共法官恶报摘选
洛杉矶欢庆世界法轮大法日
最热视频
【马克时空】先别管福建号了 中共4舰船更威胁美军
【探索时分】全面解析中共福建号航母
【拍案惊奇】20大前 习近平访港六大异常
【菁英论坛】中共内斗对台海局势的影响
【十字路口】习访港释五个政治信号 如何解读
【车评】 2022 Lexus RX 450h F Sport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