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北明:高考后撕书――长期压抑后的呐喊

王北明

人气 10
标签: ,

【大纪元2012年06月10日讯】又是一年高考结束时,多地发生撕书撕试卷现象。这也是近年来越来越常见的现象。有人认为使用过的教材再没用,也可以捐赠给别人,不该是如此的结局。作为一个经历过高考且认真对待过的人来说,相信是可以理解这种撕书行为的。至少我是很理解这种行为,当初高考过后,觉得哪怕考的不好,也不想再复读了。高考让学生们感受的压抑太久了,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撕书真的是件很开心的事。不过也有的高中学生保留了高一至高三的所有卷子,竟然有2米多高。这些东西也是将来花多少钱都买不回来的。去教育学生们去珍惜书本也是应该的,但中国的教育者们更应该反省一下。

中国的高考难到变态

美国的SAT试题 (相当于中国的高考题)同中国的高考试题相比异常简单,难度和中国的中考差不多,且考试时会在试卷上给出要用到的数学公式,学生还可以带计算器。而中国的高考生更多的时间是花费在一些没什么用处的高难题目上去,许多数学题目难到很变态。这种知识将来也不太可能用到。还有一些是花了许多经历去记一些不必要记忆的东西,因为考过后,没多久也会忘记。许多学生也认识到这一点,却又不得不去钻这个牛角尖。当然有些权贵是可以走后门的。

高考过于沉重

对中国的考生和家长来说,高考意味着一切,他们会为此努力十几年,因为没有别的路走。三湘都市报报导 6月7日8时10分左右,长沙一位母亲带着高考女儿过马路。一辆黑色大众车突然撞上母亲,将其撞飞十多米,倒在血泊中。在交警和路人的安慰劝说下,女孩含泪答应参加考试,交警紧急将其送往考场。有网友评论“这已经不是高考了,这是断人亲情,绝人善念的末路。高考只是为了成就自我,改善生命的过程。可为什么高考取代了人生的全部?只是因为,除高考之外我们无路可走”。要考进一个好的大学,需要先考进一个好的高中,一个好的初中,一个好的小学,一个好的幼儿园。于是现在小朋友幼儿园之前就要学各种特长,进个好点的幼儿园还要写简历。家长也清楚孩子的负担太重,但在大环境下却无能为力。

填鸭式的中国的教育

在中国大学的录取标准,只有学习成绩。宁夏一名高考落榜生被哈佛大学录取,并给予全额奖学金。这位姓杨的学生花了很多精力建立一个非政府公益组织,支援西部教育。哈佛方面对此作出如是解释是“我们需要将来能改变世界的人” 。显然,哈佛没有把学习成绩看成一切。教育本来是用来培养知识份子的。 “知识”一词,在中国现阶段教育中过分的看重了“知”,而忽略了“识”。中国的古人谈到人才往往用“有识之士”来形容,而不是“有知之士”。 在中学教育中一直有思想政治课,还有充满假话的共产党革命史。老师们自已也不相信,学生也不相信,但却不得不去学习为了应付考试。显然,中共不希望学生会成为一个有分辨能力的人,也就是“有识之士”,因为“有识之士”多了,中共的谎言就没人信了。

中国的教育系统已沦为一个迫害工具

学校已不是学习的清静之地,在1999年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后,考试试题中就会出现涉及法轮功的试题,选择同所谓的标准答案不一致的必须扣分。此类试题多是无中生有地制造谎言,攻击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并要求学生除了诽谤法轮功外,遇到有修炼法轮功的人还要向中共政府部门、公安机关举报。这种做法无疑是在给学生洗脑,类似文革时期的做法。据大纪元2003年2月1日报导17周岁的王琳,家住黑龙江省绥棱县马场。2002 年7月份,王琳参加了黑龙江省初中升高中的统一考试,在政治卷中,有一道污蔑法轮功的试题,王琳写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结果遭到绥棱县政法委、公安局、绥棱县教委等部门的迫害,被迫流离在外,其父母受到 “610”的毒打。声称公民有信仰自由,却做着这样的丑事。中国的教育系统已沦为中共流氓政权下的迫害工具。

压抑的不只是高考后的学生

除了教育问题 ,还有食品安全问题、计划生育、养老基金等等问题频出,政府公信力受到质疑。中国的老百姓几十年来也是一直生活在压抑之中,为什么高考后要撕书?这和传出江泽民死讯,大量民众放鞭炮是一样的道理。

相关新闻
83 岁“高考狂人”  12次参加高考
北京女孩放弃高考 被8所美国名校录取
大陆高考生迟到2分钟被拒考 母跪求无果
湘一高考点提前4分钟收卷 影响千名考生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习李连喊别脱钩 陆惊爆公派杀人
【重播】美参院听证聚焦两大对抗中共法案
【微视频】江苏医生坚称:非法摘取器官是公派
【未解之谜】轰动世界的巴克斯特实验
【珍言真语】袁弓夷:中共用超限战对付香港台湾
【军事热点】韩国新型战机 开启防务新时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