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礼物

Wainy Yang(台湾/ 国小教师)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昨天到社区的温室农场参访,看到了小番茄、紫罗兰、洋桔梗,每一朵花、每一颗果实、从青涩到成熟,备受呵护,经询问,原来这些作物将参与世界级的评比。看着它们在无毒的环境中成长,不禁思考:如果离开了温室,不知还能不能在坚韧的环境中适应?反思一下,我们的孩子,是不是也是温室的花朵?是不是也备受呵护?是不是也可以离开细心照顾的环境自立更生?我想在在都含有无限的意义和价值,值得我们好好讨论一下。

智慧的吸收和累积

校务会议中,长官送给全体同仁新春的礼物不是吃的、喝的、用的,而是一个包含上面所有功能,还有更大的效能,就是智慧的吸收。这份大礼是一本书,中寮爽文国中王政忠主任所着《老师,你会不会回来》。我抱着好奇的态度翻了序文,作者原来是国文系的高材生,写作功力自然是我们的典范。我没受过任何训练,没接受过任何名师的写作指导,也完全不懂什么起承转合,更不懂任何修辞,词性,但是只要是书,或是好文章,我都会用心细细品尝,那是一种享受。

阅读《老师,你会不会回来》,从激励人心的隽永文字里,作者的世界仿佛电影般历历呈现在读者眼前,每个角色和情景、意境都刻绘得维妙维肖。书中提到作者在九二一大地震后,来到被荒烟蔓草包围的南投校园,花费近十三年时间,打造一个属于孩子的快乐天堂。在他的带领下,爽中青年志工以感恩、回馈的心态协助学弟妹,改变了孩子的生命,启发这些孩子的价值,培养他们的基础能力,创造成功机会。

找到价值莫忘初衷

记得我初入教育界,实习的学校在离花莲89公里、离台东90公里的半山腰上,开学的第一周,我就带着孩子们在图书室挥洒出我理想中的校园,有跑步、有游玩、有在树下看书……这些教学经验让我缅怀不已,心想,有朝一日,当我成为我学生的孩子、孙子称我师公、师祖的时候,当我想实现我真正的人生价值时,我会再回到那个地方。

“老师”,从前是多么崇高又让人畏惧的名词,不亚于日本时代的“大人”,其实我现在仍对警察伯伯尊称大人,这样称呼似乎多一份亲切感,也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幼年时,孩子最怕的就是不听话或不守规距,因为长辈们常会恐吓我们:“叫大人把你捉去关!”而上学以后,在学校发生违规的行为,不仅被老师痛打一顿,回家还得补一顿。曾几何时,老师的身份和定位却越来越模糊,变成所谓的劳动阶级,进而必须与少数的恐龙家长斡旋,比看看谁的道行高,当然太多的时候,教师为了退休金着想,只能忍气吞声,为人师的初衷和理想,早已消失无踪。

尽管如此,我仍坚持,在面对挑战时,我依然抱持憧憬和期待,期望在巨人的肩膀上能发光发热,持续将热力传导给孩子。事实证明,天无绝人之路,经过一番挫折与努力后,我终于闯出一片天,近年来在各领域中结交不少好朋友,从认识、交心,到全力协助,再到共同打拼,经过几年的蜕变成长,幸得长官的全力相挺,我们在艺术领域,找到了方向,成功地开创了校园新风气。如今,这个静谧的偏远学校,成为全国性注目的焦点,但我们并不引以为傲,因为我们还在旅程中,梦想仍在进行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年后,和几个朋友相约,一起去看望一位我们都很敬重的高中老师。老师是很有个性的,经常和我们谈论一些与课本背道而驰的观点。有其他老师觉得他故作清高,我们却一致认为他是唯一一位没有被洗脑,也不拿成绩逼我们的老师。
  • 高职老师上课管教学生,遭学生拿手机侧录并回呛、po上网。站在教育第一线的学校老师会不会因此事件,而开始害怕管教学生?学生偷拍管教情形po上网,老师会不会介意把事情弄大,从此不去管教翘课不守规矩与一时迷惘走错路的学生?而这种恶性循环所造成的教育恶果将由无辜的学生来承受,不是噬血的媒体。
  • 有个流传已久的网路笑话,内容大致是:一个临时抱佛脚的考生,考前到孔庙拜拜,希望能有好成绩。当成绩单发下之后,他的成绩依然不如理想,有人提醒这位考生:“你求错地方了,要考英文怎么去拜孔子,孔子又不懂英文!”
  • 再次代课的因缘,我遇见了昔日辅导过的学生伟豪。上课时他没带课本,只得无奈的遵循旧例,先让他到教室后面罚站,他倒是挺安分的站着听课。我不由想起当年那位几乎被老师放弃的孩子:父亲酗酒成性,母亲长年在外工作,一直是年迈的老祖母照顾着他。当年他的父亲对老师出言不逊, 又强烈干涉老师对学生的管教,深深的伤了老师的心,以致于老师几乎要放弃他……。
  • 网路资讯分享的初衷是平等、友善与共享。在网路打破人我分际之下,势必得重新检视与安排某些伦理与秩序。因此,怪罪张大春与贾伯斯,以权威姿态高高在上,甚至伤害小女孩或大学生研究与报告的热忱,如此的回响,大有人在。但是一个友善的环境,该如何架设彼此的界线呢?毕竟自由发声的社会里,“尊重”是必要的,也不能漫无纪律与省思,这些绝对是无法回避与忽视的问题。
  • 即使绝大多数的师长都不赞成国中生谈男女感情,课堂上屡次谆谆告诫应该把持“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的尺度,仍旧有同学形成“班对”或陷入难解的三角习题中,为捍卫自己的“爱情”,不惜与父母师长反目成仇。
  • 东方教育以课本为主,老师拥有至高权威,注重知识的累积和灌输,以成绩为重,培养学生严格、严谨的精神。西方教育,课本只是引子,以实用知识为主,注重学以致用的能力,培养学生自信、自主的精神。换言之,中式教学以授课为主,美式教学以互动为主,反映出不同的教育观念。 
  • 在学校辅导室已超过九年了,所辅导的学生,大都有情绪、人际、家庭问题,而问题家庭的人数逐年增加,单亲人数也逐年攀升。虽然我四十几岁了,但还是无法释怀我已失去母亲,黄历年回娘家年味已不再有妈妈的伤感。
  • 课堂上亢奋、躁动的氛围让我开始厌烦给一年级上音乐课了。以后每次上课时,为了管好纪律,我经常以十分严厉的语气大声的责怪或呵斥学生。记得那天,我在一年级的音乐课堂上对学生讲完了“要做一个认真、善良的孩子”之 后,心想:小朋友们年龄这么小,懂得什么叫“善良”吗?
  • 近年来课堂上所接触的学生,特质越来越往两个极端发展,一端是非常知道要用功,成绩是学习的唯一目的,很功利;另一端是非常的自我中心,每天看起来都很快乐,喜欢轻松愉快的事。坦白讲,若校园中的常规渐失,学生个个我行我素,老师有时很难进行课程的讲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