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古镜﹕ 从东亚病夫到东方毒族

中华民族的两次中毒

古镜

人气: 5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06月08日讯】中华民族曾经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之一,他们走过了数千年的辉煌历史,开创了灿烂夺目的华夏神传文化。他们是天之骄子,是上苍的恩宠,他们的国度被称为神州,这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他们在历史上各个时期建立的王朝,其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都是全球最为优秀的:

两千多年前,大汉王朝的雄风刮过半个地球,与强大的罗马帝国比肩于世。一千多年前,大唐帝国的威名远播异域,万邦来仪的气象独步千载。九百多年前,大宋王朝的富庶与繁华,更是冠于全球,中国人走到哪里,都会被他国奉为上国之宾。五百年前,曾经强大的罗马帝国早已灰飞烟灭,但中国的大明王朝依然雄居东方,其远洋舰队挂帆万里,四海无敌。两百多年前,康乾盛世的光芒依然令西方瞩目,没有人会怀疑中国人的优秀与聪慧。

如此的辉煌对于今天的大陆人而言,就像是一个神话、一个遥远的梦,我们真的这般优越过吗?这般强大过吗?这般被人如此推崇过吗?这怎么可能,我们的历史不是数千年黑暗的封建专制社会吗?这些人早已丧失了对自己民族的认知与自信。放眼大陆,看看今日的中华民族,祖先的风采荡然无存,除了外形以外,大陆的中国人大多已没有了中华民族曾经的高贵、优雅、智慧、诚实。许多人黑白不分、善恶不辨、思维低能、道德沦丧、行为乖张、语言粗俗,哪里还有一点礼仪之邦的文明教化。

仅就大陆能出国旅游的人群来说,他们很多人到处题刻、大声喧哗、随地吐痰、不守规矩,除了炫富就是炫丑,就像是一群野人进了大观园,成了人们眼中的一群异类,与人类的普世文明格格不入。古人云:仓廪实而知礼节;这些能出国旅游者,都是有一定经济条件者,为什么如此的粗卑与恶劣?而大陆社会,则更是人心冷漠、禽兽横行、黄毒遍地,只要能赚到钱,许多人不计一切的作恶,天打雷劈也不回头。这里的教育是最烂的、文化是最毒的、政府是最邪恶的、官员是最下流的、文人是最无耻的、民众是最奴性的……

人类五千年的文明历史,中华民族领先了四千八百年,何以在最后的两百年里,落入了无底的深渊之中?这个盛产君子的民族由人类文明的引领者,堕落为人类文明的弃儿,游离于人类普世价值之外,而今他们盛产的是贪官、无赖、娼妓、奴才,这是一个何等巨大的文明落差!中华民族在过去的几千年里,曾遭遇过许多次的严峻挑战与严重挫折,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彻底的扭曲变异了。这两百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是什么让神州的子民变成了魔鬼的传人?是什么把神州变成了毒州?

中国的许多“公知”们也纷纷的对此发表了他们的高论:有的说这是因为中国的人种问题,中国人天生奴性、劣根;有的说这是中国的文化问题,中国文化扼杀自由;有的说这是中国的宗教问题,中国的宗教太世俗了;有的说这是中国的政治问题,中国的政治传统太专制了;有的说这是中国的教育问题,中国的教育太功利了等等。这些看似理性的观点却无法解释,既是如此,为什么中国能领先世界数千年?为什么台湾的中国人身上依然有着传统中国人的风度气质,与大陆人简直是霄壤之别?

其实答案并不复杂,根本的原因是近两百年来,中国在与西方接触与冲突中,中了西方的文明病毒。自从《马可•波罗游记》在欧洲发表以来,西方世界垂涎于中国的财富久矣,大航海时代的来临为他们掠夺东方提供了可能。当年作为西方世界的龙头老大,英国人为了掠夺中国人的财富,向中国大量的走私鸦片,并不惜为此发动了两次鸦片战争,借此敲开了中国的大门,给中国人带来了深重的民族灾难。罪恶的鸦片输入毒害了整个中华民族,再加上文化上的迷失,使中国人获得了东亚病夫的耻辱称号,这是中华民族的第一次中毒。

英国人的鸦片投毒虽然罪恶,但并不致命,并没能动摇中华民族的根基,反而使得苦难中的中国涌现了一大批救国救民的志士仁人。在他们百折不挠的艰苦斗争下,中华民族终于结束了满清的腐败政权,创建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中国开始了由传统礼乐政治向西方现代宪政的转型,民国政府更是在内忧外患中,于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如果历史就此发展下去,相信中国很快会重新崛起,但不幸的是,民国初建时的政治自由与思想混乱,又给了西方投毒中国的机会。

这一次它们投的是一种在西方刚刚兴起的思想病毒,或者说是一种精神鸦片,一种能让一个民族迅速魔变的邪恶学说——马列主义,只不过投毒者由英国换成了苏俄。北极熊的投毒方式比英国绅士要高明多了,它们用的是木马植入法,在中国境内培植了由中国人组成的、受它们操控的中国共产党。这是历史上特洛伊战争的现代翻版,中国成了特洛伊,中共就是苏俄植入中国的木马工具。

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的屡次被动挨打,使得许多中国人的民族自信心发生了动摇。政治上的腐败与科技上的落后却被许多的知识份子归罪于传统文化,由此许多人对中华文化的信念逐渐动摇。这些人在西方的物质文明面前,头晕目眩,崇拜得五体投地,自以为找到了救星,把自己的传统文化弃之如蔽履。这一点无疑是致命的,因为中华民族之所以长盛不衰四千多年,就是得力于传统文化的支撑、熏陶与凝聚,抛弃了传统文化,等于抛弃了民族的灵魂。一个无魂的民族,与行尸走肉何异!只会为魔鬼提供了上身的条件。

1919年,这群文化叛逆们发动了五四新文化(全盘西化)运动,这个群体中的一些极端文
人恰恰与手拿马列毒药的苏俄一拍即合,组建了彻底卖国的中国共产党,走向了背叛民族的罪恶之路。一群中国人拜几个西方恶魔为神,奉一个外国政府为主子,要在中国建立一个听外国主子摆布的傀儡政权,甘当西方主子殖民中国的木马工具,这是四千九百年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中国文人的极端下贱卑劣也是从这群人中开始的,黄皮俄心,民族败类。

比起历史上的特洛伊木马,中共不仅仅是善于伪装,而且是剧毒无比、邪恶无双。特洛伊
的木马里藏的只是几个人,而中共这只木马里藏的却是一个旷古的魔鬼,它具九大邪恶基因,集古今中外一切邪恶之大全,为达目标无所不用其极。民国的民主自由恰恰给了中共最大的活动空间,它们一经落地,便在民国的土地上迅速扩散,从各个层面上对中华民族进行渗透与侵蚀。霎时间赤毒弥漫神州,许多文人政客们纷纷吸食上瘾,由东亚病夫变成了苏俄走狗。

中共除了其九大邪恶基因外,还有三大魔法:附体、洗脑、统战。附体是中共的生存术,
任何群体或个人一旦被其附上,就会逐渐被其吸去元气、挖空灵魂,且被其控制了思想意识而浑然不觉;洗脑是中共的欺骗术,这大概是中共始创的邪恶巫术,它能让一个人善恶颠倒、丧尽天良、正邪不辨,主动的为中共奉献一切;统战则是中共对既定群体的分化瓦解术,它能利用一切人性的弱点、没有任何作恶底线的来打击人、拉拢人、控制人,从而达到它们的邪恶目的。

一种病毒,当你不知道它的来龙去脉,不知道它的本质时,你就很难找到对付它的办法,
不管人身体上的病毒或电脑上的病毒莫不如此。而对于中共这种魔鬼制造出来的社会病毒,不要说对付它,就是大部分的专家学者们根本就不知道它是病毒,连民国的许多国学大师们都掉入了中共的陷阱,谁还能找到根除它的良药。罪恶的新文化运动使得拱卫华夏的神传文化被西学冲击得七零八落,从而导致了中华民族元气大伤,再也无法抵御中共的邪气入侵了。

民国政府虽然能击退强大的日寇,但却无法消灭中共这只苏俄的木马工具,因为它是魔教组织,靠政治或军事的手段是很难解决它的。蒋介石等许多民国精英虽然知道中共的邪恶,但却看不清它的底细,有心剿匪却无法除魔。他们对中共无孔不入的附体、统战、洗脑邪术缺少应对,其自身的组织系统被中共渗透得像花篮一样,政治上被中共的宣传蛊惑术搞得处处被动,终至不可收拾。国民党在内忧外患中统一中国、艰难建国、击败日寇,却功亏一篑失手于中共,这并不全是蒋公等人的过错,而是中共的邪恶超过了一般人的理解能力。

中共篡政成功,意味着中华民族已是毒气攻心,整个民族的大脑控制系统被邪魔占据,马列病毒也借此强力扩散至神州的每一个角落。当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时,其实是在向人类宣告:我们魔鬼从此站起来了,能在阳光下堂堂正正作恶了。只是当时谁能听懂它的鬼话,许多人在跟着欢呼时,哪里知道中华民族的旷古厄运已经降临了。

从1949年开始,中共开始了对中国社会与中华人的全面改造,这种改造也可以说是马列病毒的持续爆发:镇反、镇压封建会道门、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四清、文革等等,还有中共的谤神与造神运动、魔教洗脑工程。三十年间,八千万中国人人头落地,冤魂盈野;八亿中国人惨遭灵魂洗劫,变种变族。正常人在中剧毒后,都会呈现痛苦的痉挛,毛时代的腥风血雨,何尝不是中华民族中了马列剧毒后的大苦痛、大痉挛。中共要借此挖掉所有中国人的良心,再给他们安上一颗魔心。

文革结束,中共靠残酷屠杀与政治洗脑,基本上把中国变成了一个魔鬼国家,把中华民族变成了马列魔族。在这三十年里,中共让中国人第一次集体过上了地狱般的生活,但却成功的让他们相信这是天堂一般的幸福,而且是中共赐予的,爱中国就是爱中共,可见中共的洗脑术是多么的残酷与邪恶。而大部分中国人已在中共的党文化里习惯成自然正邪不辨、麻木不仁,且受虐成瘾。就连中共推出的计划生育暴政,居然少有人表示反对,三十年里三亿多胎儿被鸩杀,换不来国人的一声哀悼!中毒之深,莫此为甚。

如果说中共在毛时代是把中国人全面染上红毒,那么在后三十年里,它们又开始了对大陆同胞进行新一轮的黄毒熏染,同时彻底摧残国人的道德意识与伦理意识,对中国的生态环境进行疯狂的破坏。到了现在,我们看一看,神州已没有一块净土,中国人大部分已被中共毒化成又红又黄又黑的马列魔族,与人类的文明再难相溶。很多大陆人津津乐道于中国人拿了多少奥运金牌,早已摆脱了东亚病夫的耻辱;殊不知他们哪里还比得上当年的东亚病夫,他们根本上已成为病入膏肓的东亚毒夫,其行为与思维与鬼何异!

且看他们中了马列剧毒的症状:唯我独尊、极端自私、惯于撒谎、思维低下、崇拜强权、金钱至上、不信神佛、数典忘祖……。他们缺少正常人类的耻辱感、荣誉感、正义感,有的多是中共灌输的反人类理念,在对天地、历史、人文、科学、宗教、道德、伦理等等理解上,在对正与邪、善与恶、美与丑的认知上往往是颠倒的或错乱的。如果说传统中国人讲究的是温、良、恭、俭、让,那么他们的人生状态则多是暴、恶、媚、伪、争。

人心的中毒也带动了自然环境的毒化,他们肆无忌惮的破坏自然。这样的民族发展下去,其结果即使没有天惩,也会在人人为敌、相互投毒中自我毁灭。形象一点说,中共就像是中华民族身上的癌细胞,当所有的正常细胞都被其吞噬魔变之后,民族的末日就会到来。或者说中共就是电脑上感染的超级病毒一样,如果没有针对的杀毒软件,电脑系统就会崩盘,中华民族的文明系统只能走向崩溃与灭亡。

幸运的是,上天并没有抛弃中华民族,在二十一年前,法轮大法的传出给了中国人从新找回自己,摆脱中共毒害的希望。法轮大法倡导的“真、善、忍”理念,看似简单,却是中华神传文化中最核心的理念,修炼“真、善、忍”不仅能让许多人身体康复、道德升华,还能让人明辨是非、分清正邪。这对于被马列毒害的中国社会来说,无疑是一付最佳的解毒良药,也是找回民族灵魂的金光大道。

短短数年内,上千万人走入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这对于邪恶中共来说,无异于天降神兵。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中华民族就会全面清醒,那它们的末日就要来临,所以它们毫不犹豫的举起了屠刀,向千万大法弟子砍去,以扼杀这个民族的最后一线希望。而众多的大陆民众由于中毒太深,不但没有支持与捍卫同胞的信仰权利,却又一次跟着中共向大法弟子发难,嘲笑、诽谤、诬告等等遍地上演,充分展现了马列病毒的剧烈毒性。

但是这一次,中共的如意算盘落空了,它们用尽了邪恶手段却无法撼动法轮大法在神州扎下的根基。十四年来,大法不仅在全世界广泛洪传,在国内依然有许许多多的民众相继走入了大法修炼的行列。最为重要的是,自2004年以来,大法弟子推出了《九评共产党》与《解体党文化》两本石破天惊的巨著,彻底揭开了中共的画皮,把其魔鬼面目完完全全的呈现在世人面前,唤醒了在中共魔爪中沉睡已久的人群。

这两本神授之作从宏观与微观两个角度,对中共实施了文化上的还原与病理学上的解剖,第一次解开了中华民族近百年来堕落的根源,给深度中毒的中华民族带来了康复的希望。特别是对于那些中了几十年马列病毒的普通民众来说,《九评共产党》与《解体党文化》就是两付神丹,只要放下观念用心阅读,自可清除头脑中的马列病毒,找回被中共挖走的民族灵魂。

从传统文化的角度来说,《九评共产党》与《解体党文化》就是两件斩灭共产妖孽的神器。如果用当今流行的IT术语来表达,这两本书就是针对马列病毒的两款强力杀毒软件,所到之处,马列病毒死光光,人性苏醒心堂亮。事实也正是如此,自这两本书发表以来,已有一亿三千多万中国人声明退出了中共,更多的中国民众开始觉醒,对中共邪党发出了正义的吼声。中共邪党已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近代中国的两百年历史,与中华民族的五千年历史比较,只是沧桑一瞬,但这一瞬间对中华民族来说却是惊心动魄、生死攸关的。前一百年因为政治上的积弱,招致了东亚病夫的恶名羞辱。而后一百年,却由于文化上的迷失,在民族内鬼与外邪的合力下,不知不觉的被马列病毒攻心,走到了变族灭种的边缘。在真相渐明的今天,如果谁还对中共抱有什么希望,无疑是鬼迷心窍,毒药怎么能自我消毒?时下,历史正在我们脚下延续,中共的结局必将是天诛地灭,对于每一个中国人而言,需要的只是选择。

评论
2013-06-08 3: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