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元璞:摆脱民族危机的转折正在到来

--两亿人退党联想

元璞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5年04月25日讯】中华民族书写着人类文明最古老的历史。在岁月的流淌和不断的生息中,这个民族承载着一方生命最久远的使命。几经潮起潮落,一落红尘无边,中国人在其中被深深地刻上了“坚韧”二字。一个深刻、厚重、充满赤诚和雄浑力量的民族的背后,往往是这个民族的苦难。有人说,中国在历史上饱受战火硝烟的列国征战是苦难;也有人说,异族统治、改装易服换容颜是苦难;还有人说,近代百年列强的侵略、割据是苦难。但不被觉察地真正将这片土地和人们导向最深危境的,却是在当代!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一个民族真正的死亡,不仅仅是他们的肉体,更是他们的灵魂。空有其形却精神寂灭的民族,才是从根本上消亡的民族。

中华历史上大规模异族入侵,一次是蒙古入侵。在最后决战中,双方投入兵力五十余万,动用战船两千余艘在崖门血战。南宋战败,最终以右丞相突围无望,仗剑驱妻入海,背负九岁少帝蹈海殉国;太后赴死,太傅亦投海殉国。宋遂亡,“崖山之后无中国”。凶悍的马上民族,用所谓“大元大蒙古国”国号统治期间,忽必烈却取汉书《易经》中“大哉乾元”之意,将国号由大蒙古国改为元。并且在元仁宗时期,推行“以儒治国”政策,将《大学衍义》译为蒙文,赐臣下说:“治天下,此一书足矣。”他们宣称尊孔崇儒,册封孔子为“大成至圣文宣王”,大力发展儒学,并推行汉法政策。元帝给日本的国书,亦为汉字所写。也是在元代,程朱理学具有了官方思想的地位。可见深远强大的中华文化和汉文化,在汉化了辽朝、金朝与西夏之后,再一次包容和改变了入侵的异族。

另一次是被称为“明亡之后无华夏”的清军入侵,自此“易衣冠,亡天下”。嘉定三屠不可谓不惨,“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的剃发令,为秉信“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损伤”的汉人难以接受。千年形成的伦理观和传统,更令传统知识分子视其为侮辱,也激起了下层民众的愤然抵抗。但靠马背上武力强取中原大地的满清一族,后来被汉化的程度却比其它征服王朝还要深。汉传统典籍成为包括皇帝在内满人的必修课。到乾隆中期,满人便几乎以汉文为母语。康乾期间,当时的中国给欧洲人的印象是“中国比欧洲自身某些地区还要有名”。不但是中国文化中的戏剧、工艺品、园林成为欧洲人生活中追逐的时尚,甚至政治制度方面,欧洲对已然全面汉化的满清王朝也十分追捧。不难看出,在中国历史上留下浓重一笔的康乾盛世,在很大程度上是依赖中国传统经典文化而形成的。

那么,为什么说现在的中国,在似乎繁荣和强大背后,却有着历史上几乎从未有过的、能埋葬一个民族的真正危机?简单来说,就是这个民族的精神存在全面的溃败。不妨我们来看看,现在的中国社会是否还有“为天地立心,为民生立命,为往世继绝学,为万事开太平”的风骨精神。很多这样的民族精髓在近半个多世纪被斩草除根,这样的危机,还不足以让人感到严峻吗?

说到严峻,中国人精神层面的全面颓败已经直接威胁到了他们的生存。其中最惊人的一个例子就是毒、假、劣食品在社会上的泛滥。民以食为天,在食物上造假,是最抵触人的良心底线的,而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常态。假奶粉夺走了无以计数婴儿的健康,而许多类似的恶行已经对这个民族的后代造成不可挽回的危害。可当事人却几乎不在乎中国下一代的健康和存亡,为赚取当前的暴利去陷国家于一个羸弱的未来。这样的事情在中国过去几千年中是绝对无法想像的。

在五千年中从来没有遇到的另一个问题就是自然环境危机。有人说目前的中国是“国在山河破”。一般程度上的污染在各地均成为常态。不少从中国来的人到了国外,还下意识地戴着口罩。清新的空气和明媚的阳光对很多国人来讲,已经从最基本的生存环境变成了不可求的奢望。

对大陆水资源有深切关注的郑义先生在《毁灭性的创造——中国生态灾难描述》一书中关于水有一段写实:“这是一幅何等绝望的人类生存状态!久旱微雨,人与兽皆到村边石滩上的坑凹处寻积水,渴极的狼与人同饮,寸步不让。被殴至死,临死前还挣扎着把嘴伸进那浅浅水洼……”“孤寡老人挑不动,用陶罐拎。数十里蹒跚而归,进门时不慎绊倒,跌坐泥水里呼天抢地……畜牲们都认得了拉水的汽车拖拉机……羊群炸窝似地拦路讨水;旱池水牲口都不愿喝,任渴死也不愿饮一口……”这是一个渴疯了的世界!

郑义先生书中记录的中华大地水枯竭危机已经愈演愈烈。在不久的将来,这种对水资源和水系危机的焦虑会不会和空气污染一样,变成这个国家到处存在的场景?十三亿人将陷入不得不和野兽争水的境地?对这个可怕的前景,很多人竟然是麻木的,还在为了自己看得见的一点利益,不顾后果地做着任何事情。

中国先人一直教诲的是“天人合一,敬畏天地”。所以在中国的语言中有天怒人怨、天灾人祸等成语。而所谓人定胜天和蔑视自然的思想灌输,造成了上述生存灾难。更不消说中国国内的人心道德普遍下滑所产生的社会败象。这种民族危境和苦难,正是源自对真正民族精神和传统的摧残和毁灭。

有一位大陆作家这样说道,“目前中国是一个最适合作家创作的地方,因为社会上种种荒谬足以使他们创作出足够精彩的作品。但这个地方绝对不是适合民众生存的地方。”短短几十年,中华民族的道德体系已被从基础上彻底摧毁。中国人一直遵循的“仁爱,自律,诚实,善良”被嘲笑和抛弃,取而代之的是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和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真正被系统培养出的很多是仇恨,而不是爱他人和爱社会。这种直接或间接的仇恨教育和贪欲教育,为当今一切不可思议的现象给出了解释。而这整个变异的过程,就是从近代西来红色幽灵出现在中华大地后开始的。

所幸的是,中国毕竟还有许多有识之士开始觉醒,摆脱幽灵所散布的邪说及其绑架。幽灵异类,虽然表面强大,但它的短板和七寸已经越来越显现。这种势力在东欧不就是在瞬间灰飞烟灭的吗。现在,我们这个被世界公认为最能忍耐的族群,正在奋力摆脱这个势力制造的牢笼,其中,两亿人的三退堪称是里程碑式的历史转折点。随着更多民众的进一步觉醒,东欧出现过的场景必定会在中华大地重现。我们的民族也必将摆脱危境,浴火重生,回归到人与自然和谐的境界并再现真正的盛世辉煌。

责任编辑:唐青

评论
2015-04-26 12: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