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罗桑教授盛期文艺复兴主题独家专访之四

信而有智:哥大罗桑教授讲解拉斐尔《圣礼之辩》

张小清
  人气: 21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05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小清编译报导)按语:意大利是西方人文主义传统的发源地,但丁、彼得拉克和薄伽丘作为文学界的先驱,拥有“文坛三杰”之美誉;到了16世纪的文艺复兴盛期,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三位巨匠则写下了西方艺术史上最辉煌的篇章,并称“画坛三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著名艺术史家大卫‧罗桑(David Rosand)教授,生前曾受《大纪元》记者之邀讲述三大师创作精髓。今就存世录音资料整编为四讲,和读者分享。

历史特别时刻:三大师同在一世

盛期文艺复兴三大师中,达‧芬奇最年长,拉斐尔(Raffaello Sanzio,1483-1520)是年纪最轻的一位。拉斐尔在艺术生涯早期的1504年去了佛罗伦萨,据说是专门前去研习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的作品。由此,文明史迎来了十分特别的一刻:在那个时代,佛罗伦萨城集中了不可思议的艺术力量,且两位年长大师的力量都传递到了拉斐尔身上。

拉斐尔从达‧芬奇身上主要学到了在画面的整体感之中容纳差异,即我们在《最后的晚餐》和《岩间圣母》中看到的成组人物的表现。1505至1507年间,拉斐尔根据模特写生创作了一系列“圣母子”题材画作。1508年,他被建筑师布拉曼特(Bramante)叫到了罗马,后者正主持修建新的圣彼得大教堂。布拉曼特与拉斐尔是同乡,都来自乌尔比诺,他将装饰梵蒂冈宫教宗客房的任务交给了年轻的拉斐尔。

拉斐尔自画像,板上油画,45×33cm,作于1506年,乌菲齐美术馆藏。
拉斐尔自画像,板上油画,45×33cm,作于1506年,乌菲齐美术馆藏。

在罗马,拉斐尔追随了米开朗基罗的画风,后者比他早来一步,正受托设计建造教宗尤里乌斯二世陵墓。两人很快也形成了竞争。据传说,布拉曼特出于妒忌而建言教宗说生前造墓不祥,雕塑家出身的米开朗基罗因此不得不中止这一宏大项目,改去绘制梵蒂冈宗座宫殿中西斯廷小礼拜堂的天顶画。

拉斐尔诠释人类智慧从哪里来

如此一来,正当米开朗基罗在天顶上侧身作画,拉斐尔也在同一座宫殿中长长走廊的尽头绘制客房壁画(时为1508至1511年)。在他主持设计或亲自绘制的四个房间中,最著名的一个被后人称作签字厅(Stanza della Segnatura),今天是梵蒂冈博物馆的一部分。

绘有壁画《圣礼之辩》的梵蒂冈教皇宫殿签字厅。(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绘有壁画《圣礼之辩》的梵蒂冈教王宫殿签字厅。(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这个房间早先被设计成教宗的图书馆,由此我们看到四幅以智慧为核心主题的壁画,高度体现了文艺复兴的艺术成就,也代表了那一时期文化的雄心壮志。

我们一直在介绍文艺复兴,谈及拉斐尔,要谈谈这个概念的由来。文艺复兴14世纪发端于意大利,此语来自意大利语的“重生”(Renascita),重生的事物即是古希腊罗马的视觉艺术,正是这一点将文艺复兴与此前漫长的中世纪区别开来。

拉斐尔四幅壁画的主题分别是神学、哲学、法学和诗歌,而他是在神学的层面上表现古代文化。换言之,拉斐尔的构想,是表现古代文化与神学、世间智慧与上天智慧间密不可分的关系。虽然这个房间后来成为办公室,很多教宗文件都在此签字盖章,但智慧的主题也十分合宜。

在前面,我曾经提到“灵感”,在这里我们会具体看到对“灵感”的艺术呈现。

1.“三位一体”的呈现

在哲学主题的《雅典学派》(The School of Athens,又译雅典学院)对面,拉斐尔创作了一壁神学主题的绘画,被后世称为《圣礼之辩》(Disputation of the Holy Sacrament,又名:La Disputa,又译:圣体争辩、教义的辩论)。为展现信仰内涵,画家创造了一个贯通天堂与人间的场面,呈现了一场神学论辩。

我们先看画面左下角:一群人边看着书,边探讨着神学观点。倚着栏杆俯身读书的光头者即是拉斐尔的导师布拉曼特。这组人物前面立着一位身穿金色和蓝色长袍的年轻人,他轻轻侧转身子看着那群人,同时,一只手指着构图的中心。

拉斐尔《圣礼之辩》局部——争论的人们。
拉斐尔《圣礼之辩》局部——争论的人们。

而画面的中心正是主题所在。如我们看到的,这幅画是个有中轴的半圆形,其中轴线就是至关重要的部分。我们从上往下看:在顶部,你会看到上帝——圣父的身影;下面紧挨着是上帝之子,也就是圣子基督;再下方是代表圣灵的鸽子。代表“三位一体”(Trinity)的这三个形象各自都衬着一个金色的轮盘,或者说圆圈。

拉斐尔《圣礼之辩》局部。圣父身后的金光代表着天穹。
拉斐尔《圣礼之辩》局部。圣父身后的金光代表着天穹。

基督的形象很清楚,而圣父上帝只能看到一部分,从祂身后,有光线射出来,代表着天穹的一部分。基督背后的圆圈是纯金色的,神圣的光芒迥异于周围的云彩和自然环境。下方的圣灵(鸽子)也是如此,鸽子发散出的金光落到下方烛台状的东西上,那是祭坛上的圣体匣——白色的小圆圈内映出基督被钉十字架的身影。由此,观众看到了一连串降下凡尘的金圈。

拉斐尔《圣礼之辩》局部。复活的基督被圣母和施洗约翰围绕。
拉斐尔《圣礼之辩》局部。复活的基督被圣母和施洗约翰围绕。

天堂中金色的鸽子自古就有象征寓意——圣灵象征神的恩典。在15世纪,画家们被告知,不应该在画中用太多黄金;或者,他们应像拉斐尔那样,用金色颜料取代黄金——黄金就是黄金,并不会给画家增添荣耀;而如果用金色作画,那是你艺术的一部分。拉斐尔就是这样做的,他将画面内容通过一连串金色圆圈阐发出来。

拉斐尔《圣礼之辩》局部。在圣灵周围,小天使手捧四福音书。
拉斐尔《圣礼之辩》局部。在圣灵周围,小天使手捧四福音书。

长方形的祭坛代表教会,上面刻着尤里乌斯二世的名字,祭坛和地面的透视感将观者视线引向天堂景观。那是画中唯一有上升感的远景部分,我们称之为“天”,其神圣意味特别通过金色体现出来。

2. 围绕“圣体”的论辩

画中描绘的人物有些是真实的,有些则不是。在基督两侧的是圣母与施洗约翰,还有亚当、雅各和摩西等《圣经》人物。 在人间层面,神学家正围绕“变质”(注:即饼酒变成圣体——基督血肉)问题进行辩论。如同达‧芬奇在《岩间圣母》中描绘的天使和施洗约翰那样,这些人物也都手指一个方向——或是祭坛,或是上天,从而引观者瞩目“圣餐礼”(即“圣体圣事”)以及“三位一体”的内涵。

拉斐尔《圣礼之辩》局部,着红袍、戴桂冠者为诗人但丁。
拉斐尔《圣礼之辩》局部,着红袍、戴桂冠者为诗人但丁。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但丁,他身穿红袍、头戴桂冠——象征他伟大诗人的身份;可以看到教宗尤里乌斯二世和他的叔叔——教宗西克斯图斯四世(注:身披金袍直立者),还可以看到苦修的萨沃纳罗拉修士。四大教会圣师(Doctor of the Church)坐在祭坛两侧:罗马教宗格雷戈里一世和杰罗姆坐在左侧,奥古斯丁和安布罗斯坐在右侧。

这些人物都是我们所说的“配角”(choral figures),扮演着发出质疑的角色,在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到圣体匣近旁人物激动的神色。天堂的真相在接受着世间“合理性”和哲学的质询,但前者强调的是相信(belief),全然是个信念(faith)问题。画家似乎在提示观者,怀疑终将藉由信仰转变;正信既是灵感之源,也是古代文化与人间智慧的终极答案。

大卫‧罗桑教授简介

大卫‧罗桑教授。(collegeart.org)
大卫‧罗桑教授。(collegeart.org)

大卫‧罗桑(David Rosand,又译:罗桑德)教授生于1938年,1964年起任教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四度担任该校艺术史系主任,兼任哥大米里亚姆和艾拉‧D‧瓦拉赫艺术画廊主任,美国国家艺术与科学院院士。代表作包括《16世纪的威尼斯绘画︰提香、韦罗内塞、丁特列托》(Painting in Sixteenth-Century Venice: Titian, Veronese, Tintoretto),《素描精义》(Drawing Acts)一着已出版中译本。罗桑教授1997年获哥伦比亚大学杰出教师奖,2007年获文艺复兴协会颁发的终身成就奖,2014年病故于曼哈顿。

责任编辑:林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个星球上的每个生命都是相互联系、彼此依存的。约翰‧埃弗莱特‧米莱(John Everett Millais)的《盲女》(The Blind Girl)紧紧把握住了我们相依的关系。
  • 意大利是西方人文主义传统的发源地,但丁、彼得拉克和薄伽丘作为文学界的先驱,拥有“文坛三杰”之美誉;到了16世纪的文艺复兴盛期,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三位巨匠则写下了西方艺术史上最辉煌的篇章,并称“画坛三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著名艺术史家大卫‧罗桑(David Rosand)教授,生前曾受大纪元记者之邀讲述三大师创作精髓。今就存世录音资料编译为四讲,和读者分享。达‧芬奇的《岩间圣母》有两个存世版本,今分别收藏于伦敦国家画廊和巴黎卢浮宫。罗桑教授讲解的是较早创作的卢浮宫版本。
  • 就达‧芬奇来说,其最有名的画作当然是壁画钜作《最后的晚餐》(The Last Supper),这幅画向我们展示了西方艺术——特别是西方基督教艺术一个非常基本的主题。画作根植于基督教,这是我们理解它的重要视角。达‧芬奇所做的事,就是创造一个充满了标准图像符号(iconography)的场景,也就是在“最后的晚餐”中围在基督身边的门徒的组合,这是基督被拘捕前最后一次与门徒共进逾越节晚宴,此一绘画题材在佛罗伦萨源远流长。
  • h2>从神圣到世俗 1490年代起,佩鲁吉诺开始处理一些世俗的主题,这是在他的创作中比较少见的。1490年代的《阿波罗与达夫尼》(Appollon et Daphnis) ,一般认为是为罗伦左.美第奇而创作。画面中坐在左边吹笛的青年,是传说中仰慕艺术之神阿波罗的牧人达夫尼,而右边如古希腊雕像般“对立式平衡”(contrapposto)姿态聆听的显然是阿波罗,从他脚边的弓箭和七弦琴可以确认身份。达夫尼容貌略似美第奇家族的“伟大的罗伦左”,暗喻了这位佛罗伦斯艺术、诗歌的保护人和他为艺术付出的使命。在这样一个细致的色彩及其细腻变化的作品中,佩鲁吉诺成功的创造了一种深度的内在微妙感情的氛围,给予风景一个新的地位。
  • 这段佩鲁吉诺职业生涯创作最紧密的同时,意大利文艺复兴画家们的肖像画技巧也达到成熟,成为那个时代最突出的艺术发展成就之一。画展展出了佩鲁吉诺为佛罗伦斯丝绸商人Francesco delle Opere作的肖像,被画家传记作者瓦萨里称赞誉“生动至极”。
  • 按语:意大利是西方人文主义传统的发源地,但丁、彼得拉克和薄伽丘作为文学界的先驱,拥有“文坛三杰”之美誉;到了16世纪的文艺复兴盛期,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三位巨匠则写下了西方艺术史上最辉煌的篇章,并称“画坛三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著名艺术史家大卫‧罗桑(David Rosand)教授,生前曾受大纪元记者之邀讲述三大师创作精髓,配合以代表作的赏析。今就存世录音资料编译为四讲,和读者分享。标题均为记者所加。
  • 说到文艺复兴的艺术,一般人立刻想起达文西、米开朗基罗、拉斐尔等等最有名的大师。其实在人称Quatrocento的十五世纪意大利,正处于西方艺术迈向顶峰的前夕,人文荟萃,百家争鸣。前述三位大师也是在前人奠定的基础上完善艺术的,他们各自的养成中也都遇到过“名师”的调教或影响。如达文西是委罗基奥的学徒;米开朗基罗在基兰达优工作室“实习”;拉斐尔则深受佩鲁吉诺的熏陶。这些前辈都是当时最负盛名的艺匠,对整个文艺复兴的艺术发展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 列奥纳多‧达‧芬奇(1452–1519),是意大利文艺复兴盛期的一位博学者。除了画坛巨匠,他也是雕刻家、建筑师、音乐家、数学家、工程师、发明家、解剖学家、地质学家、制图师、植物学家和作家,然而,您可知道,他也是一位善与学徒合作的老师?
  • [法]雅克―路易‧大卫《苏格拉底之死》,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18世纪的新古典主义哲学,呼唤复兴古典时代的庄严、道德与理想。法国画家雅克―路易‧大卫作为画界的代表,其绘制于1787年的《苏格拉底之死》(The Death of Socrates),以坚忍的主题成为完美的新古典主义宣言。英国著名出版家博伊德尔(John Boydell)在给同时代画家雷诺兹爵士(Sir Joshua Reynolds)的信中,曾盛赞这幅画作是自米开朗琪罗的西斯廷礼拜堂天顶壁画和拉斐尔的梵蒂冈宫壁画之后最伟大的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