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晓平:在国外,做一介草民不难

人气 44
标签: , ,

【大纪元2015年07月16日讯】著名作家六六发表了《我要的只是公平》的文章,感叹自己作为普通百姓的生活,举步维艰,每每都要靠大V身份和粉丝帮助才能讨回本该拥有的权利。在中国,做一介草民好难。

看完以后太有感触,当年我为什么义无反顾地逃离中国那个环境?就是因为我想静下心来做点事的时候,有那么多的人会出来欺负你,为难你。当你咋咋呼呼走了高层关系以后,他们像条狗一样围着你,恭维你,难道从一开始就不能像个人一样平等地对待同类吗?

经历过国外生活的人觉得走关系太累,在国外就很简单,办事不需要求人,买东西不满意就可以无理由退货,到现在为止也没有遇到过有人欺负过我,为难过我,仅仅是一介草民,生活一点也不难。

很多初来乍到的新移民会觉得困难一点,那时因为语言问题和对西方规则不了解造成的,这怨不得别人,抓紧学习和适应,大部分人都会度过这个关口。

让很多人都移民不现实,只有将中国的环境改变成为像国外一样才是解决的方法。

以下为文章全文:

今天我拒绝了京东和天天果园的和解。果园特地送来了赔礼的水果盒,冒着台风。京东一下午反复打电话来,但我最终没有接受他们的道歉和退款。

因为我想要属于老百姓的公平

我手机微信上,每天接到各类推送,前两天京东推送“水果新鲜购”,天天果园的山竹从图片看起来个大肉白,非常诱人,价格也很昂贵,立刻下单购买了八斤。谁知送到家个头小不说,打开黄烂,根本不能吃,我按淘宝习惯下了退单,然后进入各种扯皮。联系客服,说要48小时才能回复,联系果园,要求我再开一袋上传照片以证明都是坏的。一切按要求做了,48小时后接到回复:“不予退款。”

我顿时怒了,将沟通过程发布到微博上,不到五分钟,天天果园电话来了,半小时后京东客服电话来了。然后我今天就在接各路亲朋好友转弯抹角的求情电话。

我心里挺伤感的——在中国,做一介草民好难。

以前我一直不理解,为何中国文化传统里有“要做人上人”的观念,我把这个叫做“上进”,现在我自己上进了,我才明白,因为在中国,不上进,就只能过下流生活。

每年到招生季,我会收到各种家长的委托,问我有没有上重点学区的路子或认识什么校长教育局长;每周我都会收到请求我找好医生看病的朋友短信;还有求帮忙追债,求拿回定金,求联系血站,甚至求办生育卡。

我被各种拉关系走后门弄得头大,对那些亲近的委托人经常翻脸:“你们就不能走点正常的道路,让社会风气正一点吗?”换来对方哀怨的眼神:“你们名人,不懂我们无名小卒的苦恼。”

我其实懂。

我作为普通百姓的生活,举步维艰,每每都要靠大V身份和粉丝帮助才能讨回我本该拥有的权利

我投诉过物流,投诉过快递,投诉过餐饮,投诉过毒校服。

而这些投诉,每天,发生在每个普通百姓身上,大多没有回应。我们好好跟你们说个话,怎么就这么难呢?

你翻开我投诉的微博,下面各色跟帖,长达几百上千,全都是与我相似的经历,而且反复申诉无门——你若在中国社会生活,没有名没有权没有利,就没有正常生活,你大部分精力都耗损在与工作无关,与创造无关,与快乐无关的事物上。

我曾经笑着跟一个早年考到海外大学读博士的闺蜜笑谈:“让我们谈谈当年的牛逼,如何经过20年的苦逼生活,最终成为一个没有享受到改革开放三十年成果的傻逼的?”

她却淡然说:“我一点都不后悔。”

我很诧异。

她说:“我一点都不后悔那些当年不如我的人,如今看起来比我富有。因为我当年就想清楚我要的生活。我要的,只是公平。”

她说,我在国外,吃公平的食物,公平地排队,按我自己的意志生活,不求人。我求不来人,也不想为我最基本的权利去BEGGING或愤怒。你可以像我这样去商店就购物,回来以后不满意还能退吗?哪怕不是商品品质问题?你可以拿到属于你的版税而不被盗版吗?你可以想见到你的市长就去见,而不必担心被警卫拦在门外吗?你可以拿到凭实力得来的科研经费而不必请客吃饭拉关系吗?你可以像我这样生活几十年而不被生活激怒吗?你连这些基本的权利都没有,财富对你有什么用?你们要是在国内过得好,为什么那么多人一有钱就想着移民过来?因为你们内心里对公平的渴望和我们一样。你们一方面渴望公平,另一方面又希望自己获得不公平的权利,这样的扭曲,还不如我现在的生活。”

我不得不承认她是对的。

而且,我也希望我的孩子,未来也许他不如我有名望,不如我成功,但他不必靠着我的面子和人脉才能过上不堵心的生活。

如果有一天,被我们服务的物件,无论我们看得见还是看不见,我们都把他们当大V对待,那么我们每个人,也不必花那么多时间在打通人脉上。

为了我们的孩子,和国家的未来,希望每个人,都能从今天起,谦卑而客气地善待他人。你这样做的同时,就是在给自己的生活减少添堵的机会。

另外,今天接到天天果园的道歉信,信里邀请我作品质监督员,每个月给我500块的水果卡。我谢谢你们的努力,做生意不容易,我是反映问题并由此引发对我们生存状况的思考,绝对没有敲诈的意思,这又涉及到另一个无奈——每一个企业都被恶意敲诈过,但我不是。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相关新闻
杨宁:公约批准无期 外交部发言人透端倪
周日清:这些老虎是怎么养大的?
闵良臣:澳门居民幸福感来自哪里
陆龙泉:中美两国公民不同的的权利意识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库奇内利谈移民 边界 中国问题
【新闻大家谈】关键一天 川普大战两州
【财商天下】脱贫“大跃进” 习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视频】亚利桑那听证会 宾州选举人动议启动
【直播】亚利桑那听证会场外 制止窃选集会
【直播】亚利桑那议会举行选举诚信听证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