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饥救溺 福泽绵长

作者:智真
  人气: 386
【字号】    
   标签: tags:

广东鼎湖山庆云寺的主持大慧长老,养气悟道的工夫相当深厚,知道一些天机。他七十多岁时,仍然仙风道骨。虽然他精通医术和相面,却不随便轻易表现。

当时,高要县的县令来到庆云寺游览,随行的有位姓刘的幕僚官,因为与大慧长老熟悉,知道他精于命理,便告诉县令,县令便请大慧长老为自己看相。大慧长老推辞不了,只好勉强答应县令的请求。

他请县令闲坐休息、心情放松,自己定神看过后,便告诉县令说:“生灵操在手,积德能保寿。”县令又问:“我的前途如何呢?”大慧长老微笑地说:“老衲愚昧,不敢预言您的前程。大德之人自有福泽。只要您能保持虔诚的仁爱心,便是县民的大幸。”

县令知道大慧长老不轻易畅谈,又见他说话很含蓄,于是茗茶完毕后,便请刘幕僚官私下去探问玄机。

大慧长老坦白告诉刘幕僚官:“老衲观看县令的相,发现他脸上的光华和瑞气已经消失了,呈现灰黑色的气,他的寿命恐怕不出一年。幸好原来的气色尚未退尽,表示:险中有救,命不该绝。

他身为百里的父母官,举手投足,布施政令,关系着百姓的性命安危。如果他本着一念的善心,济人助人,未尝不可以造福万民。所以老衲最后断言他积德保寿,并不是空口乱说话啊!”

刘幕僚官一直点头说:“是!”他不敢直接把话禀告县令,只是委婉地告诉县令:“老僧的意思是,尊县在数个月内,必须做出一件拯救许多苍生的善事,才可以增长寿元!”

不久,西潦一带泛滥成灾。洪水在一夜之间涨了数尺,淹没了农田,接着又淹浸许多房屋。不少灾民身溺水中,急声呼救。县令急忙赶到附近的高岗瞭望,惊心惨目,一时无法处理善后。

只见年壮而且勇敢的乡民纷纷驾小船逃命,但是年纪较小的孩子婴儿却没有援救,任他们在水中浮沉。见到这种情景,县令突然下令:救起一位小孩的人,可以获赏一两银子,多救多赏。

于是,有船的人家相继出动拯救小孩,一共救了四百多位孩子。随后县令又开仓赈济、安置灾民,使很多百姓得以活命。

后来,县令升任惠州的知府。当他路过罗浮山时,又会晤了大慧长老。大慧长老一看见他便说:“善心人终于得到报应,您的福泽以后绵长了。”

人生在世,寿夭贪富,虽说命中注定,但也可以靠行善积德来改运。所以说,心为一身之主,心善则命善,心恶则命恶,欲知吉凶祸福,但问自心便知。如有的人任意非为,种下罪根,虽本有福而终得凶灾,难逃因果报应之理。

——转载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王书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俗语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居心太过歹毒,等于自找绝路”,这些有益的话,听得进心中是有好处的。
  • 六十年代淮北平原出了一个神医姓贾,他医德高尚,医术精湛,治病时常以因果教化人.....
  • 僧人因为一念,让自己免遭杀戮,贼人也因此改过自新了......
  • 人能一心向善,遵循天理,济人利人,才会有好的机遇和前程。天地神明鉴察,丝毫不爽。境由心造,境随心转,人的命运与祸福,都是取决于自己心念行为的结果,因为天道对于善恶的果报,必定是如影随形!
  • 天上的一盘棋,相当于人间的一个世纪。神仙的一生,相当于人间无数次沧海桑田的变换。“烂柯”、“沧海桑田”、“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这些深入人心的传说,成为含义深奥的词汇与俗语,带着不可抹灭的对美好天界的向往,铭刻在中国人的心底。
  • 花木兰的故事被记载在南北朝时代流传下的民歌中,花木兰本是闺中少女,适逢乱世征兵,木兰可怜父亲年迈,于是女扮男装,替父从军,奔赴战场。2009年,神韵以纯正纯美的中国古典舞艺术形式将这一深入人心的故事生动再现在舞台上,舞剧《木兰从军》获得全世界观众的赞赏。
  • 中国古典舞是五千年庞大中华文化基奠中,艺术体系里面的一支肢体表演形式。几千年来,它在民间、宫廷以及传统的戏剧中世代相传,历经各朝文化的基奠和淬炼,最终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完整、庞大的舞蹈体系之一。
  • “飞天”一词是跟随佛教一起传入中国的,“飞天”在佛教中的含义是天上掌管音乐和舞蹈的神,每当天上举行盛大的佛会时,她们就凌空飞舞,以舞蹈、音乐和鲜花礼赞神明。在敦煌壁画的创作过程中,她们的形象被虔诚的工匠亲眼目睹并描摹、雕刻、记录下来流传后世。
  • 艺术是人类文明的智慧结晶,追溯历史,艺术的起源往往与信仰有关。当人们的某种思想感情太过强烈时,就会将其表达出来,用歌声、用图画、用舞蹈。在上古时期,人们对神明的敬仰之心、虔诚之意超越于其它的任何一种感情,因此,在任何一种人类艺术的滥觞阶段,我们最常看见的就是描绘天国神佛的作品。
  • 仁政可以改变人心,地方上的猛兽野禽,比如老虎也能感应到官员的仁政高德吗?东汉的刘昆和宋均在史上都留下了“渡虎”奇迹──老虎自动渡河离去的奇迹,这些奇迹真的发生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