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流浪心绪(四)意义丛林

作者:梅花一点
font print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在各种带着各类风格和诗情的意义丛林里,流浪着一群孜孜不倦的探索者。有些耗子在捉弄花猫,有些瞎子在探摸大象,有些小虾嬉戏鲸鱼嘴,有些老虎陷落野猪洞。可惜可叹的是,这些奇怪的发现至少都属于被遗失的记忆,而不属于我们想像到的遗忘。

穿过可能并且可计算的平行世界,好似那边有了另外的一个我?真的有那么多的“我”么?真正在思考的会是谁呀?为何梦中不再显现预见未来的梦兆?盗梦的想像若能假,我的梦来无影去无踪,又能何去何从?一个“梦”字,晕倒了看似繁华却无限苍茫的现实,当年行走天涯的剑侠在挥挥洒洒。

脚踏的大地,坚实而厚德载物,万物随之生机勃勃,如同静止的墙壁,阻挡万物之灵的眼睛的穿透力。花开花谢,流水风月,漠漠晨霭,昏昏夕辉,甚于不可止息的胡思乱想的内心,变幻着难以忘怀的每一瞬间。哪儿留有恒定的静止呢?当我们遇到它的时候才忆想起时间的过去。唯一不变的就在变化莫测。

还不止这样可笑的陷阱,探索者却以此做引以为豪的自信,虚假的漫游着自己感受到的心思,如同瞎子和盲人一起在做无畏且无知的流浪。因为在意义的丛林里,石头看不见石头,墙壁摸不着墙壁,鼻子翻转飘无极,朝天嬉戏。丛林里照样准则万般,百物生机,莫可意会。

心思可曾清晰如清溪,潺潺流动漂香瓣,直落天涯何处寻?犹如意念如何回到往年童真的淳淳?拖泥带水的探索者在流浪自己的心迹,不小心还喜欢糊弄在泥巴仗的陷阱里。因为还是那句:被遗失的记忆,不属于我们想像的遗忘,流浪的乞丐蜗居在意义的丛林里。

流浪的苏醒没有跟随遗忘,而在远远招手呼唤烂漫无忧草丛里一支小小的遗失的记忆,叫作:勿忘我。@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薇是初夏时节的花,她习性喜水,开在池畔水边,花朵鲜艳润泽,迭迭的花瓣,纤细的花蕊,十朵百朵地开满一枝,枝枝蔓蔓,千朵万朵,明媚香艳,月白粉红,花团锦簇,是年年岁岁,暮春初夏里,那一场繁盛至极的花事。
  • 一日翻《全唐诗》,不经意间一行诗句从眼前晃过,“过午醒来雪满船。”——醉卧孤舟的人一觉醒来,睁开眼睛,大雪纷飞,天地茫茫。寂静的天光,船篷外如织如幕的飞雪。那一种寂寞和自在,顿时叫人耳目一新。
  • (shown)明人冯梦龙先生编著的《情史》,收集了红尘千万载的迢递时光里,不尽的痴男怨女于这浮丽人世的贪恋缱绻。《情史》于人,是真的故纸旧雨……不知哪一册哪一行里,哪一则情深似海的故事是某一世你我的往事。
  • (shown)它在这里等着我,在一个大风呼啸,阳光金黄的深秋日子。我八岁时的好朋友,我的长鼻子木偶匹诺乔。
  • (shown)和厢房比较起来,在我的心里,我们的雕花围栏大木床,更加的像一间可亲的小房子。 在我童年里的夜晚,我和祖母躺在一只塞满菊花的粗布条枕上,祖父躺在我的脚头,床就像一条小船,从黑夜出发,慢悠悠载满了古老的传说...
  • “我已七旬师九十,当知后会在他生。”千年以前的月夜,月光照耀着峰峦起伏的山谷,深秋的草木披着白白的霜意。
  • (shown)他的故事,都是祖母告诉我们的。我的祖父拙于口舌,我们家的那些旧事留痕,若无热忱的祖母,闲暇时的和蔼讲古,大抵,都无声无息地沉入了时光的深湖里了。
  • (shown)神话都是真的呢!这是我的祖母为我讲过的古呢。这祈雨的君王,钱婆留,首开吴越江山的一代君王,他的故事,祖母告诉给我听的。这是他写的祈雨奏折…
  • (shown)读诗经,七月流火──是的,在沃野的深绿原野上,到处都流动着金色的火焰。
  • 多读多写,应是古往今来著名作家取得成就的经验之谈。北宋欧阳修曾说:“文有三多:看多,做多,商量多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