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天韵:文革──党性杀人 变人为魔

人气: 16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5月18日讯】文革,究竟是什么?历经浩劫的人说:难以想像的疯狂。历史的记录说:那是执政党对子民的杀戮,对人性、文化和文明的颠覆,是摧毁中国社会道德的灾难。多少本性善良的民众,在中共的“红旗”下扭曲了本性,丧失了仁爱良善,其中有些人甚至变成了野兽。惨剧,骇人听闻,非笔墨可以形容。血流成河,尸骨如山,恐怖,是红色的。

文革中到底有多人被屠杀?各界说法不一,难有定论。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等合编的《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写:“1984年5月,中共中央又经过两年零七个月的全面调查、核实,重新统计的文革有关数字是:420万余人被关押审查;172万8千余人非正常死亡;13万5千余人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死刑;武斗中死亡23万7千余人,703万余人伤残;7万1千2百余个家庭整个被毁。”美国夏威夷大学R.J. Rummel教授在其著作China’s Bloody Century(《中国血色百年》,1991年)中估算,大约有773万人在文革中丧生。

“红八月”的疯狂皮带

1966年6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红卫兵便开始以抄家的方式进行“横扫”,抄家之风起于北京、迅速波及全国。全国被抄家的总数接近一千万户。之后,拷打和杀戮跟进,对付以“五类分子”为主的牛鬼蛇神。公安部长谢富治说:“民警要站在红卫兵这边……,把五类分子的情况提供给他们。”

1966年8月,史称“红八月”,北京的红卫乒小将在一个月内就打死1772人。学者丁抒有评:“在中国大地上,从不曾有那么多人在那么短暂的时期内,死于最古老的刑具棍捧皮带。杀与自己无冤无仇的人是要有精神支柱的,十几岁的中学生将老师校长、邻居街坊拷打至死,靠的就是一册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1966年8月27日傍晚,北京钢铁学院的锅炉工、37岁的陈彦荣和妻子被北大附中“红旗战斗小组”的一群红卫兵带走。陈彦荣被指控为“阶级敌人”,因为他家里曾经拥有20多亩地。据陈彦荣之子陈书祥后来讲述,这帮红色暴徒把陈氏夫妇带到一所学校,用军用皮带、拧成鞭子的跳绳和带钉子的鞋抽打他们。之后,他们又把二人拉到另一所学校继续殴打,动用了钢筋。陈彦荣坚持认为自己不算地主,因为家里早就放弃了地产。最后,倒在血泊中的陈彦荣请求喝水,但是学生们不同意。没过多久,陈彦荣就死在了妻子身边。陈书祥没有见过父亲的遗体,骨灰也不知去向。母亲未有机会指证当日的凶手。至今,没有任何人出来为他的死承担责任。

武斗虐杀

1967年1月26日,新疆“石河子事件”打响了全国武斗的第一枪。从1967年8月开始,上海、南京、郑州、长春、沈阳、重庆和长沙等地相继发生了大规模武斗,至68年底方渐平息。武斗中,对战俘的虐杀极为残忍,空前绝后。例如:河北雄县由三十八军支持的一派动用大炮攻克对方据点后,将俘虏都用铁丝串起;男的穿肩胛骨,女的从肛门穿进、阴户穿出,游街之后,全部枪杀。滥杀手段包括矛戮、刀砍、石砸、枪打、绞死,还有让被杀者背炸药包、手榴弹炸死,甚至活埋。

道县大屠杀 骇人听闻

2010年,《血的神话——公元1967年湖南道县文革大屠杀纪实》在香港出版。这部50万字的历史实录,由大陆作家谭合成以实录实证的方法写成。作者搜集了数百万字的原始资料、近400个案例,整理出珍贵的史实,“回顾一个有着悠久文明史的民族如何在群体的疯狂中堕入野蛮状态。”

1967年8月13日,一场当地人称为“乱杀风”的屠杀从湖南道县开始,随后扩散至道县所属的零陵地区其它地方,一直杀到10月17日才停手。多年后,发生屠杀的零陵地区只有道县等11个县做了调查,统计死伤数字为:道县有4,193人被杀、326人被迫自杀,占全县总人口的1.17%;11个县共有7,696人被杀、1,397人被迫自杀、2,146人致伤致残。死者中年纪最长的78岁、最小的仅出生10天。9,093个生命先后在66天的杀戮中消失,百余个家庭遭灭门。

作者将道县大屠杀的杀人手段归为十类:1.枪杀;2.刀杀;3.沉水;4.炸死;5.丢岩洞;6.活埋;7.棍棒打死;8.绳勒;9.火烧;10.其它。其中一种杀人方法叫“坐土飞机”。当时有十多名地主、富农及其子女遭集体处决,杀人者用一根绳索将众人捆成一团,中间放一大包开山放炮用的炸药。导火线引燃后,这些“黑四类”被炸得粉碎。

谭合成说,道县屠杀基于中共传统的“阶级斗争和暴力革命”理论。“确切地说,这是党(中共)的基层组织和基层干部策画、组织、煽动下的所谓‘贫下中农’对所谓的‘阶级敌人’进行的一场肉体大消灭。” 道县惨案并非文革时期的特例。“全国每个县都有杀地富反坏右及其子女的事,只是杀多杀少的问题。”

“血光与哭声相混杂,那场面就是人间地狱。”书中的每个例子都让人不忍听闻。有一名身材粗壮的年轻女性受命杀人时连砍了18个人的头颅;许多妇女在父兄或丈夫被处决后遭强奸甚至轮奸,有些在奸污后被杀,有些则被杀人者强占为妻。

据官方调查组的数位,零陵地区直接参与杀人行动的加害者有1.5万到2万人。在道县,直接参与杀人的国家干部有426人,占当时全县国家干部总数的22.6%;农村基层干部有4,665人,占当时全县基层干部的66.5%。杀人者中,中共党员有3,880人,占当时全县党员总数的36.9%。谭合成说,“这个数字说明,杀人的人就是党员、干部、民兵和农村基层干部人员。”

大陆前媒体人杨继绳先生破例为“血的神话”作序,他表示,道县惨案是“政治愚民”对“政治贱民”的屠杀。中共专制极权土壤中,培育出愚昧而又野蛮的奴性。

广西人吃人 灭绝人性

1968年春夏,广西各县陆续成立革命委员会,统一指挥杀人,不少“黑五类”(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被满门抄斩,包括婴儿。杀人的花样包括集体活埋、砍头、灌滚水、绑炸药、剜乳割阴。逼子杀父、轮奸死者妻女之惨剧亦不足为奇。

随着文革运动进入高潮,在广西多个市县发生了多起杀人后把人吃掉的恐怖事件。人吃人,不是由于生存绝境的逼迫,而是因为极端的阶级仇恨。1968年5月14日,广西武宣县禄新乡在武斗中被俘虏的学生覃守珍、韦国荣被押送行至粮所时被打死,然后被分尸吃掉,他们被割肉挖肝,骨骼挂在树上。1968年7月1日,广西邻乡铜岭中学校长黄家栠在教室被批斗后遭乱棍打死。翌日其尸体被众学生剖腹取肝割肉,在校内用瓦片烘烤分吃。

1968年在广西自治区内有多少人被杀死后又被吃掉,无人知晓。当时已经被作为黑帮打倒的武宣县文化馆馆长王祖鉴,在武宣县八个公社的其中四个做了调查,纪录了有名有姓的七十八个被吃掉的人,他认为,1968年夏天的那一个多月的时间,武宣县被杀死吃掉的人超过了一百人。根据武宣县处理文革遗留问题办公室1983年的调查资料,官方正式认定的被吃掉的人总共六十四个人,其中被吃肉砍头的一人,被挖掉心肝的五十六人,被割掉生殖器的十三人,被全部吃光的十八人,被活剖生割的七人。

旅美作家郑义在所着《红色纪念碑》中将广西的吃人狂潮分为三个阶段:开始阶段、高潮阶段和疯狂阶段。“人们终于吃狂吃疯了。动不动拖出一排人“批斗”,每斗必吃,每死必吃。人一倒下,不管是否断气,人们蜂拥而上,掣出事先准备好的菜刀匕首,拽住哪块肉便割哪块肉。”

党性杀人 生灵涂炭

血淋淋的事实说明:“中共可以使人变成豺狼魔鬼,因为它本身比豺狼魔鬼更加凶残。”(《九评之七》评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

在“红八月”里失去父亲的陈书祥说:“对于‘文革’,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世纪,但现在当局对这段历史依然还在遮遮掩掩,为什么还不公开?为什么不还原这段历史真相?对历史、对我们的后人有个交待,我认为这是我们这一代人应该承担的责任。”

杨继绳先生一语道破:“道县大屠杀这一惊天惨案的根本原因是制度。”

谭合成坦言:“很多应当对民族的未来和祖国的前途负有更多责任的人,在铁的事实和血的启示面前,坚决地闭上了眼睛!”他强调:“没有反思,就没有改变。所以外界说至今大陆仍有文革的土壤。”

文明、道德,人性,是一个民族在世间生存发展的根基。几千年来,中华文明,信仰为本,道德为尊。然而,中共窃权以后一直通过各种运动迫害民众、摧毁中国社会的根基。一个国家的执政党,不仅频繁地向人民挥起屠刀,而且还怂恿和操纵同胞互相残杀,制造了无数人间悲剧。美丽的神州大地,承载了悠久灿烂的文化,却在中共的嗜血残暴中山河失色。所有的中国人都是中共暴政的受害者,所有的中国人都应该了解这段黑暗的历史,所有的中国人都必须正视过往、清醒的反思,为了我们自己和民族的明天。#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05-18 12: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