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黄洁夫高调官方低调的“器官捐献”

人气: 8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5月18日讯】5月15日湖北武汉一场主题论坛上,已无任何官职在身的黄洁夫又再次宣称,中国大陆“公民”2015年“器官捐献”数量,已跃居亚洲第一、世界第三位,未来3到5年,有望成为世界第一大国。按报导,这是一场“国际论坛”,这是一个“重大成绩”,可是新华网却置于地方频道的地方新闻,来源还不是自采,而是转载湖北日报。

武汉15日这场论坛的主题“中国国际器官捐献移植”,虽有国际之名,但与会者的质与量并无国际之实。而且论坛两个主办方──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均非官方机构。尤其后者,最大“金主”是上海罗氏制药公司。

进一步查询发现,黄洁夫从卫生部副部长任内,到卸职后以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身份举办的会议或活动,与器官移植相关的,幕后都有特定的药企药商(中资、外资皆有)“赞助经费”。这当中有无利益输送与对价关系,值得深挖。

换句话说,这么多年来,诸多攸关器官移植的重大政策或数据,皆非卫生系统官方正式出面公告,都是黄洁夫在民间论坛(还是药企出资赞助)上宣称。例如,杭洲论坛上要求执行“分配系统”,昆明论坛上宣布停摘“死囚器官”等等。

又如今次武汉论坛上的“器官捐献”,其数据发布的公信不亚于国家经济指标,但是,从器捐试点开始的2010年到2015年,这6年来有关此一数据的统计、发布,明显都是黄洁夫一个人在自说自话。而且必须说,黄洁夫在移植器官来源的问题上,有说谎前科,至今他也没有为此公开道歉与解释过。

今次论坛,除了再次吹捧“器官捐献”的突飞猛进,黄洁夫发言重点有二,一是“2015年实现了从依赖司法管道到公民自愿捐献的顺利转型”,一是“器官捐献资料将定期公示”。

对于“顺利转型”,黄洁夫此前多次在推广成果会上报告,最主要的原因是“民众不受传统观念束缚”。但地方却不茍同。今年3月,媒体披露“山东滨州公安局微信分配女大学生器官”,因事件受访的滨州市红十字会赈灾救济部副部长庄艳告诉记者说:器官捐献,最大的障碍还是传统观念的束缚;人们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入土为安,留一个全尸这个观念比较根深蒂固。

对于“开放查询”,黄洁夫指的是基金会网站,并不是众人质疑的“分配系统”,这套系统由不具官方资格的移植委员会运作,而作为第三方的红会,本身公信力就不彰,不要说慈善捐款,献血系统都管理不好,如何保障人体器官的分配?何况新闻报导恶性事件层出不穷,例如,以拔呼吸器逼捐器官,挟器官以交换医院捐款,托词就是“用于人道补助”,然而黄洁夫一再说器官捐献绝对无偿,不会以以任何名目涉及金钱赠与。

此外,注意黄洁夫在今次论坛上的一段介绍词:“中国器官移植已经摆脱对来源不明确的司法系统死囚器官的依赖”。虽然黄洁夫曾说过周永康掌管的“死囚器官”利益链肮脏又复杂,但不可能“来源不明”,因为死刑案就算没有新闻报导,一定也有法院判决书,怎么能说“来源不明”。

再对照黄洁夫说于今年3月两会期间受访时说:“我可以保证,在我管辖的体系内,去年(2015)没有一例移植使用死囚器官”。

黄洁夫此言,言下之意,还有不在他管辖之内的,那他凭什么对相关说法信誓旦旦?同时,他不能做任何保证的移植体系,还在继续运作“死囚器官”?这么多年来,官方不为黄洁夫言行背书,现在黄洁夫也开始切割?

不论如何,黄洁夫一直强调说现行的器捐是“公民捐献”,而且“死囚器官”纳入分配系统也等同“公民捐献”。但众所周知,中国没有公民,因为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信仰……等等自由,一般民众不能完全享有,被长期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更是连身体器官都被剥夺。

“追查国际”提醒国际社会,不要被黄洁夫的言论迷惑,不要把注意力集中在中国用不用死刑犯器官这个问题上;而是要求中共官方提供过去十几年以来器官移植供体的真正来源才是关键。这包括,联合国专员报告要求2000年至2005年的6万多例移植,以及黄洁夫所有做过的移植手术,至少公开的数字,他一年就有500多例肝脏移植。因为在做这些移植手术的时候,供体器官可以确定都不是来自于“捐献”。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05-18 2: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