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惠林:揠苗助长的加薪政策

人气 90

【大纪元2016年07月27日讯】低薪、血汗经济的声音这几年响彻台湾云霄,大家也都努力找寻病因并提出良策。其中,“加薪带动经济成长”不但政客大声主张,连经济学者也大力推销。认为“产业先赚到钱,再分享给劳工”是过去的思维,并期盼新政府换个思维,把“利润驱动”的经济成长模式,变成“薪资驱动”的成长模式,直接用政府力量介入劳动市场,改变劳动市场条件。

这样的主张和呼吁,让我的脑中立即浮现出已故的蒋硕杰院士在近30年前所写的一篇时论,该文的题目是“‘揠苗助长’的经济政策”,该文正是对“政府介入劳动市场”将产生不良后果提出警讯。蒋先生开文即引用亚圣孟子提出的一则寓言,说明不懂事物生长的基本原理,而妄用人为的手段来加速其成长的愚蠢。

那就是孟子在公孙丑章句上所讲的:“宋人有闵其苗之不长而揠之者。……其子趋而往视之,苗则槁矣。”这一段故事,蒋先生说他在高小时读了之后,真佩服孟子之善于说笑话。但是读到下面孟子接着说:“天下之不助苗长者,寡矣。……助之长者,揠苗者也;非徒无益,而又害之。”的时候,蒋先生又觉得孟子未免有些太夸张;因为蒋先生那时觉得天下哪有这许多揠苗助长的蠢人?果如其然,大家岂不要饿死了么?

不料蒋先生进入大学攻读经济学后,竟逐渐发现,不论在落后或先进的国家,与“揠苗助长”性质相同的经济政策真是相当的普遍。令人担忧的是,尤其在民主的国家,“揠苗助长”性的经济政策更具有令人难以抗拒的政治压力。因为搞政治,必须要靠群众的支持;尤其以在民主的政体之下为然。可是群众不是都能深谋远虑,而又了解经济成长的基本原理的。大多数只能见近利,而无长远眼力;因此易为自身目前的利害所左右。若有野心的政治家以立竿见影之政策相号召,就很容易响应追从。可是这种号称有立竿见影效果的策略,多半就是“揠苗助长”性的手段;正如孟子所说:“助之(苗)长者,揠苗者也。”而其后果,也正是:“非徒无益,而又害之。”这真是民主政治的悲哀!

蒋先生举出诸多历史案例,其中就有“硬将工资提高的后果”,蒋先生是这样说的:“本来经济学上分析劳工实质工资之决定,其结论多认为工资决定于劳工之边际生产力之价值。此处所指之生产力,非通常统计中所见之平均生产力,而是劳工之边际生产力。如果我们用种种人为的干扰,来硬将工资提高到原来的边际生产力以上的话,那么有关的厂商会发现有些边际劳工,在这工资之下,不再值得雇用,遂将其解雇,直到剩下的劳工边际生产力都至少能与新工资水准相等为止。那么,虽然仍被留用的工人的薪资是被提高了,但被解雇的工人的工资却完全丧失了。

如果他们都转到别处工资尚未被强制提高的产业去寻找工作,而那里的工会不加阻挡的话,那么那些工业的劳工供给突然增加,那里的工资就有被竞争而扯低的危险。如果别处的工资都已由其工会强迫提高的话,那么他们也要解雇他们自己的边际中生产力不能到达新工资水准的工人,哪有能力吸引别处解雇来的工人呢?结果自然是失业总数要增加了。所以留职工人的工资的提高,是以边际工人的牺牲而得来的。从整个社会的眼光来看,未必是全民之福。何况劳工成本提高,影响产品价格上升,招致国内外销路的减退;并且使企业利润减低,因而使他们的投资开拓意愿亦减低;国家经济之成长自然将减缓。因此就全体劳工而言,全国之平均真实工资之上升速度反将减缓。岂不有似揠苗助长,反使工人以及全国经济都受损害么?”

蒋先生引新加坡在1979年大幅提高工资却导致严重失业与不景气为例,奉劝勿蹈其覆辙。至于新加坡的例子之实情,下回再谈。

责任编辑:南风

相关新闻
吴惠林:错误的政策比贪污更可怕
盼走出三穷 台劳团提公平经济新蓝图
摆脱血汗经济 台学者吁改善薪资驱动成长
终结血汗经济 台学者吁调薪振内需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港初选登场 出逃病毒学家露面
【纪元播报】疫情与中共:纽约警局背后红色因素
高鹗补续之年龄错谬及深度削弱
【新闻看点】病毒有眼睛:俄印疫情为何飙升
【纪元播报】26省市遭洪灾 官媒承认三峡大坝泄洪
【纪元播报】蓬佩奥:华为正失去和全球电信商生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