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中日关系(11)

【文史】两宋高僧往来 中日贸易繁盛 (上)

刘晓
  人气: 72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907年,对日本影响深远的大唐王朝走到了终点,随之而来的是五代十国分裂时期。960年,宋太祖赵匡胤建立大宋王朝,并在十几年后结束割据局面。宋朝继续沿用唐朝的政治体制,文化也得以传承,其在文化领域亦是硕果累累,享誉千古。1126年,宋朝为北方女真人建立的金国所灭,史称“北宋”。随后建都杭州的南宋在与西夏、金国对峙一百余年后,亡于忽必烈的元朝。

两宋时期(960年~1279年),大体相当于日本的平安时代和镰仓时代,此时的日本政局也趋于混乱。平安中期后,藤原氏外戚专权200多年,其对外采取闭关政策,严禁日本人私自渡海,违者惩罚,故日本船只很少入宋。不过,北宋时期的海外贸易依旧十分发达,日本政府虽然限定宋朝商船每三年才能往来一次,但因为日本上层社会对中国物品的需求,这个限定等于虚设,宋船可随意往来日本。到了南宋时期,自平清盛掌权后,即废除日本闭关政策,开始加强与南宋的交往。

是以两宋与日本的关系虽然不复唐朝那般亲密,中日之间正式使臣往来并不多,但双方仍通过僧人、商人的往来,保持着一定的联系。在文化方面,北宋时期,日本仍在消化大唐王朝的文化,对中国新的文化吸收较少。不过,到了南宋时期,日本又大量向中国文化学习,同时向中国传播日本文化,其主要的媒介是两国的僧人。

日本僧人奝然中国行 宋太宗优待

《宋史》记载,983年,日本僧人奝然与其五六个徒弟乘坐宋朝商人的船只来到北宋国都开封,在雍熙元年(984年)受到宋太宗的接见。奝然出身日本贵族藤原氏,其家世显赫,父亲真连是日本的五品官员,他幼时即出家为僧。

在拜见宋太宗时,奝然献上铜器十余件以及日本国的《职员今》、《王年代纪》各一卷。在宋太宗询问日本各方面的情况时,不会说汉语但善写隶书的奝然一一笔答,如:日本国中有《五经》书及佛经、《白居易集》七十卷,都来自中国。土地合适种五谷而少种麦子。市场交易用铜钱,上边写着“乾文大宝”。牲畜有水牛、驴、羊,多犀、象;可以产丝蚕, 多织绢,薄致可爱……

奝然谈到的日本国体制度使宋太宗印象十分深刻。他说日本“国王以王为姓,传袭至今六十四世,文武僚吏皆世代为官”。宋太宗听了十分感慨,他对宰相说:“日本只是岛夷,但世祚遐久,它的臣下也能继袭不绝,这正是上古之道也!然而自唐末战乱,国内分裂割据,大臣世袭也很难嗣续。”为了君臣的子孙后代也能世袭禄位,宋太宗表示要“日夜励精图治,以建无穷之业”。

宋太宗对奝然十分优待,让他住进太平兴国寺,赐给他三品以上官员才可以穿的紫衣,这也是给予僧侣的最高礼遇。

史载,奝然来到中国最大的愿望是参拜日本佛教徒向往的佛教圣地。在参拜了京城各个寺庙后,他请求前往山西五台山朝拜。宋太宗下令其所经之地衙门供给其饮食。奝然师徒因此得以朝拜各地圣迹,其在中国前后共4年。

五台山寺庙(Zcm11/维基百科)

986年,他们再乘中国商船回到日本,并带回宋太宗所赐的《大藏经》一千多卷、所赐的新译经286卷等物品。

奝然带回的这部《大藏经》原收藏在京都法成寺里,后来因该寺失火被毁。这部《大藏经》被当时日本佛教界人士经常作为抄经的蓝本,对日本佛典的研究、保存起了很大作用,而且推动日本的刻版印刷事业。如1009年就曾印刷 《法华经》一千部,1041年又印《法华经》一千部。

除了经卷,奝然还从中国带回宋朝工匠仿刻的旃檀释迦像,至今仍保存在京都嵯峨清凉寺内,现已被定为日本国宝。这尊像是白檀香木精工细雕,高5.35尺,相传同佛教始祖释迦牟尼身高相同,形象栩栩如生。

这尊雕像不仅雕刻工艺独具一格,而且佛体内封存有大量文物,直到后来修缮佛像时才发现,文物如各种绢片,还有一副绢制的人体五脏模型,在一千多年前解剖学尚未发展的宋代实为罕见,这被日本定为“新国宝”。这些物品许多都是当时的中国僧侣和善男信女施舍的。

两年后,即988年,奝然派遣曾随自己来到中国的弟子嘉因再次来到中国,奉表并献上礼物,表中回顾自己入宋“诣中华之盛”,得到宋太宗接见,并对宋太宗的宠遇之恩十分感谢,“越山越海,敢忘帝念之深,纵粉百年之身,何报一日之惠”。所献礼物有青木函佛经、琥珀水晶念珠、螺钿书案,倭画屏风、蝙蝠扇、日本刀以及日本书法家藤原佐理的手书等等。其中日本刀和日本折扇、屏风等都是当时中国士人十分喜爱的物品。

宋真宗下诏建庙 赐额“神光”

奝然之后,1004年,日本僧人寂昭等7人来到中国,受到宋真宗的接见。寂昭也不懂汉语,但凡问答,也是一一写出来。真宗亦赐其穿紫衣。

真宗大中祥符年间(1008年~1016年),日本派来贡使,奏称日本东方出现祥瑞之光,此为中原天子圣明所显示出来的祥瑞。真宗听说后十分高兴,下诏修建一座寺庙,并赐匾额为“神光”

1013年,真宗派使节携带礼品前往日本。日本天王非常喜悦,令大臣修牒回复。1026年,宋仁宗时期,日本遣使送贡品,因没有持国书,被仁宗下诏拒绝。

宋神宗多次与日本官方联系

宋神宗时期的1072年,日本僧人成寻率7个徒弟乘坐中国商船来到中国。成寻献上各种礼物,得到神宗的接见,并也被赐予紫衣。第二年,天干旱,成寻奉命祈雨。大雨很快下来,神宗赐其“善慧大师”号。

同年夏,成寻的几个弟子和宋朝僧人悟本将乘坐宋朝商人孙忠的船只东归,神宗即以御笔文书、金泥《法华经》和锦20匹,让其带回给日本天王。日本天王收到后,与大臣讨论是否接受宋朝皇帝赠礼,其后才决定回赠礼品织绢200匹、水银5,000两,派使送到宋朝。

宋朝的海船(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1078年,商人孙忠将宋朝“赐日本国大宰府藤原经平”的牒文与礼物带到日本。日本朝廷就此事进行讨论。诸大臣认为中国与日本“和亲久绝”,近来频有礼物信札,使人“狐疑”。这场讨论持续了三年后,才有了结果。1080年,日本政府同意接受礼物,但直到1082年才请孙忠带回复牒给宋朝皇帝。

由此可见,神宗时期,大宋王朝多次主动与日本进行官方联系,但日本回复迟缓。中日最终没有建立正式的邦交。

宋神宗之后的哲宗、徽宗也都有牒文通过中国商人带到日本,有的日本朝廷回复,有的则没有。终北宋一代王朝,9个皇帝中仅有宋太祖、宋英宗和宋钦宗没有与日本有过联系。

贸易往来

尽管两国间官方联系并不如唐朝时频繁和热络,但民间交往始终未断。除了奝然、成算、寂照、念救、绍良、成寻、赖源等二十几位日本僧人进入宋朝,名留史册外,中国商船也是往来不断。

北宋期间,宋船往来于中日之间达70多次。而日本朝野对中国货也非常喜爱,除太宰府的公家贸易外,私下民间贸易也很频繁。日本政府按前代惯例,对宋商和海船负责安置和优待。

宋代哥窑——米色釉贯耳瓶(Snowyowls/维基百科)

交易的宋朝货物包括锦、绫、香药、茶碗、瓷器、药材、香料、文具、书籍等;日货则包括水银、硫磺、木材、绢布、日本刀、工艺品等。交易双方均获利很多,所交易的商品也深受两国人的喜爱。

宋朝大文人欧阳修曾写过一首诗《日本刀歌》,赞美日本刀。诗歌中说道:“昆夷道远不复通,世传切玉谁能穷。宝刀近出日本国,越贾得之沧海东。鱼皮装贴香木鞘,黄白闲杂瑜与铜。百金传入好事手,佩服可以禳妖凶。”大意是日本刀制作精致,装饰漂亮,可降妖去邪。

值得注意的是此时深受大唐文化浸染的日本,在充分吸收中华文化的基础上,发展出具有本土特色的日本文化,其在心理上也渐趋淡化遣唐使时代对中华文化的谦卑,而拥有了自信。@*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为了保证遣唐使达到既定的目地,展现日本的风貌,日本对使臣和留学生等都进行严格的选拔。如留学生要具备很高的综合素质,知书达理,多才多艺,汉学造诣深厚,既能为本国增光,又能回国后学以致用,当选的多为著名的学者和文人。这也就是为什么日本遣唐使在唐人心目中形象非常好,于“所朝诸藩中最盛”。
  • 当历史走入大唐王朝时,唐朝的温文有礼、文化腾达和威力远被,与当时西方世界的腐败、混乱和分裂形成鲜明的对照,以致在人类的文明发展史上一路遥遥领先。特别是初唐时期唐太宗李世民缔造的“贞观之治”,如一轮皓月照亮人类历史的整个夜空。她在文化、经济、政治、农业、手工业、商业、交通等各个方,都远远超越以往的所有时代。其中央集权的律令制度,从法制严密、机构完备到官制规范都令人叹服。唐朝还开创了官修正史的先河,由朝廷设专职史官,负责撰修前朝的历史。
  • 汉朝灭亡后的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国与日本的往来依旧持续,中华文明继续照耀着扶桑之国。在此期间,更多的汉文典籍输入日本,日本人也开始大量使用汉字记事;而由西域传入中国的佛教也在此时东传到了日本。
  • 大陆的民族主义很有意思,好像专门为民主国家而设置的。哪个国家只要是民主的,就成了批判的对象。批判的目的,是为了爱国。这些年来,因为爱国,没少批美国、法国、日本。至于俄罗斯、朝鲜、其他专制国家,那是不批的,因为用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方式批这些专制国家,搞不好很容易引火烧身。
  • 今天日本的14个县中(日本的县相当于省,共有43县),保存着一位中国僧人的很多的艺术作品,其中包括绘画、书法、板碑刻等。这位僧人东渡日本后,京都士庶争相前来谒见,“惟恐其后”,“花轩玉骢,嘶惊輶驰,尽出于城郊,见者如堵”。这位僧人受命出使日本,不仅结束了元朝和日本的战争状态,并开启了日本“程朱理学”与“五山文学”的先河。这位受两国国君敬重的僧人,就是大元的一山一宁。
  • (shown)在唐太宗贞观四年(公元630年),即日本舒明天王二年,日本“遣唐使”首发,借着留学生、学问僧、遣唐使的往复,(书法)名迹陆陆续续地渡来(日本),成为学习、鉴赏的对象” 。奈良朝的书道资料包含有金石文和纸本的毛笔墨书两大类,纸本毛笔墨书又可分为写经和文书两类 。这些纸本墨书反映中国书法名迹在奈良时代传到日本的盛况,其中又以东大寺正仓院珍藏之大量纸本文书遗迹为重要的历史文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