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李长春曾庆红贾庆林酒后真言透信息

人气 67922

【大纪元2017年12月11日讯】中国有这样一句谚语:上贼船易,下贼船难。这话同样应验在跟随江泽民恶事做绝的江派诸多高官身上,尤其是那些曾任政治局常委的高官,如李长春曾庆红贾庆林等。只是时光不能倒流,他们只能在酒后吐露真言。

近日,因长期做李长春秘书的中科院副院长张江被免,李长春的一些往事再被媒体披露。有媒体援引香港《争鸣》杂志2016年4月号的文章,称其2015年冬南下到珠海避寒期间,私下一度大发雷霆,声称自己遭遇“双寒”:一是指天气,广东当时遭超级寒流以致罕见下雪;二则指政治方面的,称过年竟然没有一位省部级干部上门拜年,令其感到颜面扫地。

此外,李长春还抱怨称,他向有关部门提出要乘坐高铁(包专列)到西南散心,但被告知说要安排在三月底。李因此恼羞成怒。

另据当年《争鸣》9月号的消息,李长春退休后选择在家乡大连居住,每晚喝红酒解愁。他还逢人就说:“我这一辈子是当了大官,但用黄河水(河南)、珠江水(广东)、浑河水(大连)都洗不清莫名罪过。”

如果报导属实,用三条江河水都洗不清罪过的李长春,到底犯了哪些大罪?事实上,早在其在河南任一把手时,就劣迹斑斑,被河南省原省纪委四位委员控告至中共中央政治局、人大常委会、中纪委乃至最高法院,原因是其严重渎职,通过发展所谓的“血浆经济”,造成数十万人感染爱滋病并使疫情蔓延,一万多人得不到治疗或复发而死。

但是在江泽民的庇护下,紧随其迫害法轮功的李长春被塞进中共政治局常委,主管文宣,并由此利用手中掌控的舆论工具,大力诋毁法轮功,使得江的群体灭绝政策实施得更加疯狂。这样的大罪的确是无法饶恕的了。至于其家族贪腐资料,相信中纪委已掌握了不少。

同样是据《争鸣》杂志2013年的报导,江泽民的“大内总管”、前中共国家副主席兼中央党校校长的曾庆红在江西省政府宾馆借酒消愁,并在喝完一瓶白酒后摔酒杯骂娘、骂中共,并说:“来世不入党、不革命、不当官、不结婚、不要钱。”还说:“那就太平了,没人会骂,没人会眼红,没人会掘祖坟。”显然,其已经意识到了因为自己的罪孽,死后很可能遭遇祖坟被挖、遗臭万年的命运。

说到曾庆红的罪恶,与江泽民一样也是罄竹难书。据外界披露,曾除了协助江掌握大权并毒死杨尚昆外,最大的一笔血债就是为江镇压法轮功出谋划策,并卖力参与镇压,借此向上攀爬。

比如,为了挑起中国老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曾庆红与江泽民、罗干等一伙等在2001年1月23日下午炮制了“天安门自焚案”嫁祸法轮功,以为迫害法轮功制造借口,并导致使迫害升级,众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和被非法关押,甚至几十万人被非法活摘器官。除此而外,曾庆红还多次坐镇地方,亲自指挥迫害法轮功。也因此,曾庆红成为江泽民“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犯罪集团的核心人物和四大干将之一。

而曾庆红贪财好色、曾家贪腐的丑闻早已满天飞。2010年,香港一家媒体发表了一篇题为“曾庆红家产百亿元——众元老批曾富豪是伪君子”的文章,内中披露了很多鲜为人知的秘密。

比如,在当年的10月9日,也就是曾伟的豪宅在澳洲引起震荡之际,在北京西山中央招待所召开了“老同志特别组织生活会”,曾庆红在会上进行了自我检查,承认了自己的三大错误和过失,即一是退休后,生活上搞特殊化,追求享乐……留下污点;二是对自己家属管教松垮、放纵……三是对自己家属、亲属在工作上、经济上、户籍上的不合理要求,作了特别安排,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但对曾伟的巨额资金的来源和如何运送出去的,曾庆红只字不言。

至于借酒浇愁、酒后吐真言的除了李长春、曾庆红,被曝出的还有江派另一个大员全国政协前主席贾庆林

香港《动向》杂志2015年12月号消息称,贾庆林在10月下旬回故乡期间,在地方政府招待宴请时老白干高粱酒喝多了就发泄开骂:“我已经退下快三年,网络上、信函上骂我的、揭我家底没停过,常委、主席又不是我争着做的,XX的,真见鬼。”贾摔酒杯、拳击桌子发酒疯被警卫抱住。

“不是争着做高官”的贾庆林被视为江的心腹。1996年的厦门远华案背后的主角就是贾庆林和江的大秘书贾廷安。在江的庇护下,贾庆林步步高升,1996年,贾被调到北京任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2002年再被江塞到中央政治局常委,2003年~2013年任第十、第十一届中共全国政协主席。

《江泽民其人》书中提到贾庆林如何当选中共政协主席时讲道:中共临近十届人大、政协“两会”召开,被江内定为十届政协主席的贾庆林,迫于压力正式以书面形式,以健康为由,向中央政治局提出,要求请辞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的职务,与妻子返回家乡“休养”,但被江严词拒绝。江泽民说,你要下台了,我就完了。可见江有不可告人的经济犯罪没有披露出来。江利用贾,贾保护江,他们之间的利害关系可见一斑。

据媒体报导,当时中共北京市委在国宾馆设宴,庆贺市委书记贾庆林晋升暨欢送。贾庆林在宴会上默不作声,只是一杯接一杯地喝五粮液,还自言自语地说:“不是我贾庆林要高升⋯⋯”直到醉倒。

除了与江沆瀣一气,在经济上形成利益共同体外,贾庆林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同谋。自从1999年7月中共镇压法轮功以来,贾庆林经常表示支持和鼓励迫害法轮功学员,也因此,他被告上国际法庭。

无疑,江派这三个重要大员酒后吐露的真言透露出的信息是:他们已知自己罪孽深重,并将万劫不复,现在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另外那些惶惶不可终日的江派高官们,如张德江、刘云山、罗干等,是不是也是如此呢?只是既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翻墙必看】李长春认错的背后
陈思敏:国安系统遭习强力清洗 牵涉曾庆红
周晓辉:原焦作书记被查 或供出李长春马仔
秦玉海获刑13年半 后台为周永康李长春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病毒早发现?打疫苗近半发烧
【拍案惊奇】美国正经历文革?喝茶制度进港
【十字路口】国安法7特权 透露哪些弦外之音
【重播】FBI局长:2500反间谍案涉及中共
【新闻第一现场】黑人牧师指责BLM运动
【老外看台湾】慎防红色渗透 世界应捍卫台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