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红朝毁灭记(22)江被军警围困

作者:圣子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font print 人气: 4072
【字号】    
   标签: tags: , ,

十二

因为找不到江泽民,习最担心的是核武问题,但又不知江躲到哪里。于是,所有江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和交通要道都收到紧急通知:凡是出现江或与江类似的人,立即逮捕,所有国家领导人的交通工具,一律禁止通行!

整整十八天,曾庆红才说出江住所有地下室。野战军和侦破人员根据曾所说的,进入江的住所,推开隐墙,根据推算,试出门钥密码,发现了地道,最终才找到了江泽民。

当时,江泽民衣服脏臭,两眼通红,脸上挂着污垢,啃着面包,像街上流浪的疯子一样。它看到侦破人员,大叫:“别过来,再过来我要引爆核武了!”

野战军和侦破人员立即退出去了。但是事情紧急,为防江的极端行为,侦破人员预先准备了几套方案,其中一套就是叫江的姘妇宋英妹和李英妹来喊话,骗江出来,再趁其不备逮捕它;另一套就是直接开枪射杀江泽民。

当天,北京城发生了一件史无前例的事,震惊了全世界。那天天上乌云密布,滚滚乌云不断向地面压来,越积越多,几乎要和地面贴上了。中午时分,突然一阵闪雷,幽蓝的闪电打在地上,形成一个个球形闪电,直打在天安门毛相头上。忽然,天下掉下一条巨大的红色死蛇,这条蛇断成四截,头和脖子连在一起,肚子、腹部和尾巴,还有四条腿长在肚子和腹部上,只是爪子像铁钩一样陷进地里,它的嘴巴摔烂了,遍体鳞伤,死了。

政府把现场封锁了,不准人们围观,只有有限的被允许的媒体和博物馆、科技馆、北大清华的一些教授,还有一些专家、科学家,拿着一些仪器在测量。

习进平感到了异象,心想,缘何天降怪象?但江如果走向极端又如何是好?他越想越有点害怕,越想越纠结,最后他命令野战军和侦破人员:“好言相劝,把江搞到中南海来就行,告诉它以后不会伤害它,还是会让它在家安养晚年的。”

那天,侦破人员对江泽民喊话:“江主席,你在这儿做什么?政治局叫你回去开会,我们这给你送衣服和饭过来了。 ”

江泽民骂道:“你们这些老瘪三,谁信呢?我已通知金三胖启动了引火程序,输入了六个数字,最后一个数字只要我的手指动一下,你们全都成了水火中的鬼了,哈哈。你们土痒土森破。”

野战军和侦破人员叫宋英妹出来。宋英妹对江说:“大哥,你在这儿干什么?我们快回家去吧,不是说好每周要开歌会嘛,很多小鲜肉和漂亮MM都在家里等你呢。”

江泽民又骂:“你这个叛徒,我对你也不错,给你高官厚禄,给你建大戏台,拨专款给你到国外出风头,你现在帮他们来骗我,你不得好死!”

野战军和侦破人员又叫黄力满、陈至力两个江的姘头来喊话,她们哭哭啼啼地说:“江总书记,你何苦呢,中小学教材里批判法轮功的部分如何编写还等你批示呢。”

江泽民说:“二力啊,我的心肝,我们曾经有过快乐美好的时光,现在可能也只有你们最理解我、关心我了,可是,我们在此要诀别的,再没有快乐的日子了。你们别难过,别哭泣,再欢娱的宴会也会有散场的时候。”

黄力满说:“你以前不是喜欢同性恋嘛,我们给你准备一些小鲜肉,你跟我们回去吧。”

江:“我不是说丧气话,没有了,一切都没有了!”

野战军和侦破人员又叫李英妹出来喊话:“江主席,你出来啊,我还要采访你对下一届总书记安排的事呢。”

江泽民这下哭了:“我没有愧对你们,我为党国操尽了心,为党,我89年开枪杀学生,99年造谣迫害法轮功;为党,我封锁了萨斯信息。我改变了中国,你们今天有随便捞银子的好日子过,都是我给你们开创的,我容易吗?你们不感谢我,反而要来抓我。邓小平能隔代指定总书记,我为什么不能?你们把陈良宇、薄熙来都抓走了,要赶尽杀绝我的人,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侦破人员准备趁它伤情开小差之际,开枪射击,打中它的手,再冲进去抓它,不料,侦破人员一举枪,就被江看到了,江万念俱灰,小指一抖动,就按下了核武的最后一个数字。#(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又要搞保先运动了。有人把这通知拿给了在广州修养的胡锦滔看。胡锦滔为做一个退休领导不干涉现中央事务的表率,离开北京远远的,在广东选了一个僻静的山庄,静心专看《传统养身功》等修身养性的书。他住的那个山庄也真是兰芝透香窗阁、紫滕缠红梁碧柱,溪水叮咚门前流,鸟鸣屋后绿树间,实是个不闻窗外世事、独个幽静养心的好去处。他叫秘书拿来的有两份材料,除通知外,另一份是托秘书在网上下载的一个中国律师的公开信。
  • 习进平由于有了胡锦滔的支持,就以没有精力为由,不发动保先运动。曾庆红、张德江、张高丽等人商量决定,利用培植的朝鲜核武爆炸使习进平在国际上难堪;在香港再制造“六四”事件使习受到国际谴责,动用国际力量弹劾他。同时,在国内做好两手工作,一方面联合胡锦滔来扳倒习进平,另一方面抓高智胜来削弱习的依法治国权威。
  • 再说,习的病传到胡锦滔的耳朵里。胡想:“这病症跟我几年前怎么一模一样?”于是他匆忙跑到301医院来看望习。一看,胡的心里就想到了他以前得怪病时帮他治好病的那个高人,他便打电话给昆仑山的一个修道高人。不料那高人说:“我早知道了,这不已准备了法器,你们在301医院的后花园摆张桌子,午夜三分我自会到那儿。”
  • 胡锦滔时代的那个高人是在昆仑山修道的大德之士,那天他杀江泽民不成,只得逃回昆仑山山洞。当晚做了个梦,梦中他师父点化他:“末法之时,所有佛道已归天国,三界已与天国分离,世上一切法、一切道都已失去度人之力,末世之有法轮大法在世救人,将成就新三才,弟子速去紫竹公园寻找大法,为师自有安排,以便得度后回归你的世界。”
  • 国安部部长马建站出来说:“这是发生在中南海里面的事,卑职人微力弱,如没有能者强人相助,恐有负习总重托。”
  • 苏荣因是全国政协副主席,其犯罪待遇理应是关到秦城监狱去。再说在秦城监狱,那天放风,周薄令狐三人正在密谈,突然警察放了一个人进来,大家一看,原来是苏荣,很是吃惊,异口同声问:“你怎么来这儿了?”
  • 但是习铁了心,要抓政治局常委级的人,为了抓捕政治局常委级的人,习进平建立国安会和监察委,对公权力进行收权和监察,并立即召开成立大会,在会上习说:“我给你们调查、抓捕的权力,给你们军队做保障,因为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还未形成,你们要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及看齐意识,做政治上的明白人,反腐要有猛药去痾、重典治乱的决心,不管涉及到谁,不管级别有多高,都要一查到底,决不姑息。即使我遇害,祖国前进的步伐不会停止。”
  • 江泽民听了王奇山说明来意后,笑了:“法轮功学员说的一点也没错,我是妖怪,江泽民因为太坏,迫害佛法,他的灵魂在1999年前就被打入地狱形神全灭了,我是占有了他的肉体,来毁掉人类的。在我有生之年,你们不能再查我的人,特别是曾庆红,我死了之 后,你们怎么查都可以,如果我还活着,你们抓我或再抓我的人,我就要引爆黄海的核武。”
  • 谁也不曾想到,这蛤蟆屁如放连珠鞭炮一样滚出一串,又重又臭,其臭带有恶心的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足以让人头晕呼吸紧张,甚至连站在门口倒水的服务员都站到了门外。
  • 不料,江派早动手了。为了防止习王动宣传部,江派又是故伎重演,加大对法轮功学员的抓捕和迫害,国内外媒体又开始造谣,让习背国际黑锅,以此给习挖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