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年的毒笑话《笑得好》选译

笑得好起死回生 祝寿高120岁恼了寿星

作者:允嘉徽

松柏终会枯、南山终也烂。如何不得死?(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3353
【字号】    
   标签: tags: ,

祝寿的贺辞要怎么说?怎么说才不逆寿星的心意?常听祝贺寿星的吉祥话“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三百年前的中国人,有人听了这祝贺反而觉得不是味儿?为什么呢?

清朝医家石成金着录的祝寿笑话“浮世绘”,反映了当时的世道人心。他说“人以笑话为笑,我以笑话醒人”;他以游戏三昧作“度世金针”。从以下选录的二则笑话中看人世、人事在迷途的轮回,甚是可贵。

祝寿限定岁数恼了寿星

有个老翁过百岁生日。
有个登门庆寿的贺客祝贺他说:“祝贺您长寿过一百二十岁。”
老翁听了大怒道:“我又不会吃了你家的饭,为何限定我的岁数,不许我多过几百年呢?”

石老评语:“人心难足,百岁上寿,既至百岁,则又思再倍于前,少亦不喜,即过千万年,还说不多。”

松柏南山难“不得死”

老翁生日,一祝寿贺客说:“愿您寿如松柏。”
老翁愁眉纠在一起,不高兴地说:“松柏虽然长寿还是会枯死。”
又有一个祝寿贺客说:“祝您寿比南山。”
老翁也是愁眉不喜,说:“山也终有烂的时候。”

二人就问他:“松柏南山,如此长久,您都不喜欢,请问您要怎样才得如愿?”
老翁点头说:“依我的心愿,不论过几千、几万年,只要不得死。”

石老评语:“人人本有长生药,自是迷徒枉摆抛。”

可见石老见得清、悟得生命之初来处。回归生命的本源,才能得长生药;尽在人间寻只是逛迷途!@*#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个百岁的老人,别人看他富贵满门、子孙满堂,真是羡煞人了。可是富贵十全的老人却还有桩忧愁事儿,猜猜,他为何攒眉不乐?在百岁寿辰那天……这是选译中国十八世纪,清代石成金的度世笑话集《笑得好》。现代人,看一看近三百年前的“毒笑话”,今昔比一比,也能“笑得好”,笑出自省、回复善性吗?
  • 百虫之长“龙”有一天下了一道命令:凡是虫辈中有三个名字的都要治罪。蚯蚓和蛆双双去避难。蛆问蚯蚓:“你怎么有三个名字?”蚯蚓答说:“那识字的叫我为蚯蚓;不识字的叫我为曲蟺;乡下没知识的人,又叫我做寒现;这不就三个名了?”……三百年的毒笑话清代石成金《笑得好》选译,笑得好笑出醒悟、笑回善性。
  • 《笑得好》表面是笑话,内蕴是世道、是人心。看《笑得好》怎样“笑得好”?将心比心。看一看近三百年前的“毒笑话”,同时,比一比、较一较今昔,愿天下人都能“笑得好”,找回人之初的善性、善心。笑点:剩个穷花子与我混混!
  • “九日龙山饮,黄花笑逐臣。醉看风落帽,舞爱月留人。”一千多年前的九月初九日,诗人李白登上龙山,与好友同饮菊花酒,秋风落帽,秋月留人,让李白暂时忘却了朝堂之上、俗世之中的烦恼,得以神游仙境,与月下仙子相逢际会。这是神韵舞台上曾演出过的节目《李白醉酒》。
  • 纵观美术史,今天流行的色彩学理论却与古人的大相径庭。美术界一直流传着一句非常有名的话,甚至不少学校里也都这么教,声称“红黄蓝三色能调配出所有的颜色”。在笔者看来,这种说法虽然有历史原因,但却是一种显而易见的谬论。因为如果真像那样,那么世界上所有的颜料厂只用生产这三种颜色就够了,为什么在已经有这么多种颜色的情况下还在不断研发新的颜料?
  • 一些杂色、黑色的鸟或一些虫子出现在不该出现的时地,在中华文化中称为“羽虫之孽”。羽虫之孽是大凶的预兆,而且常常是一朝一代灭亡前夕的凶兆。历史上魏蜀吴三国发生过什么羽虫之孽?对应上了什么史实?来看看。
  • “柳拂眉间黛色,桃匀脸上胭脂”,“一点胭脂淡染腮,十分颜色为谁开”。胭脂是红粉佳人们青睐之宝,胭脂的青春活力主要取自红蓝花汁。从红蓝花到胭脂有哪些故事有哪些掌故呢?自古以来,道是:一点胭脂,十分颜色,万千心情。
  • 早期油画的施色方式与今天有很大的不同。当时的画家们更注重透明色与半透明色的运用,颜料间较少混合,依靠低层颜色透过高层薄色形成光学混色,因此整体色彩较纯;而今天的人则习惯于在调色盘里直接混合颜料,依赖油画颜料的覆盖力作画,大量的混色也让色彩失去了饱和度,使画面显得灰暗。
  • 世人皆知中共是一个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政党。然而世人往往不太清楚的,却是中共之所以无法,究其原因,是在于其无天。或者说,在当今的中国,中共偷天换日,将自己变成了如天一般的存在。
  • 莫高窟里,诸天菩萨胸前各色宝石串成的珠链,叫什么名字?《红楼梦》中,象征金玉良缘的宝玉项圈和金锁项圈,又有什么来历?千百年来,从印度到中土,从天国到世俗,有一种来自佛教的饰品,逐渐成为中华古代首饰中精美华丽的一类。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璎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