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乌镇大会“网络命运共同体”的阴影

10月20日,由中共举办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于浙江乌镇开幕。(HECTOR RETAMAL/AFP)
人气: 25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22日讯】10月20~22日,中共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再度登场,主题为“智能互联 开放合作——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中共宣传部长在会上声称,中国将努力做“网络空间开放的推动者、网络空间安全的捍卫者”云云。

乌镇的年度大会一向被指为“笑话”,因为中国大陆网民被封闭在局域网内,与世界并不联通。21年前,中共建立了强大的网络防火墙,屏蔽和过滤真实资讯,严密监控境内民众,在境外亦展示霸凌。中共宣扬的网络“开放”、“安全”、“智能”和“共同体”,实质是什么?

墙内外网民的“命运”

中国的8亿多网民不能自由登录脸书、推特、Instagram、YouTube,也不能正常浏览维基百科等国外上千个网站。中共宣称网上教育、文化和娱乐之蓬勃发展,不过是被官方操控和限制、与世界断裂的可怜的内容。

大陆民众不仅被迫面对愚民洗脑,还被剥夺了自由表达和交流的权利。任何人发表的一点感想或转发的一条信息,都可能“犯法”、“犯罪”;删帖和封号是网络常态,人们在灰暗中试图突破,屡屡碰壁。在境外新闻网站上,经常看到令人心酸的留言:最近越来越难翻墙了;要是不用翻墙就好了。

乌镇大会开幕前2天,10月18日,广州网民赖日福在被刑拘一个多月后取保获释。之前,他于9月15日被警方拘留,罪名是“寻衅滋事”,因其在社媒发表了以《愿荣光归香港》歌曲作为背景的照片和视频。当时他为家乡风景图加了注:“这是我的祖国,我要让它自由。”

10月初,美国NBA火箭队总经理莫雷在推特上贴出一条支持香港的信息,引来中共炮轰。中共提出外交抗议,并组织国内商企抵制NBA赛事及相关产品等,酿出轩然大波。美国政要和媒体纷纷呼吁抵制中共的言论审查。

9月27日凌晨,多位大陆媒体人发布消息,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自由派学者贺卫方的微信遭到永久封杀。微信官方给出的封号理由是:传播恶性谣言等违法违规内容。

7月29日,“六四天网”创办人、著名人权活动人士黄琦被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及“为境外非法提供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六四天网”于1999年上线,披露了大量各类人权案件,例如率先发布法轮功学员人权遭到侵犯的报导、率先公开反映六四死难者的案例等。

2017年12月,广西网络工程师吴向洋被判处5年半徒刑,因其提供VPN服务和翻墙路由器。外界分析,吴向洋的行为根本不构成犯罪,中共为了阻截民众翻墙,把经济罪名强加在他头上,处以重刑。

2017年11月,台湾人权活动者李明哲被中共判处5年徒刑,在此案中,中共警方把他在台湾通过Facebook发表的文字用作不利证据。

2015年6月,广东知名博主郑景贤被非法抓捕,因其以“华夏正道”之名在新浪微博评论时政,吸引大批人追看。郑景贤表示,公安根本没有实质性证据,即使按照中共法律所定的网路“谣言”被转发超500次或点击5000次将构成诽谤罪,他在网上的发帖情况也达不到“犯罪”。他说:“当一个人说真话而变成罪犯的时候,这不是我的耻辱,而是整个文明社会的耻辱。因言获罪,文字狱,侵害信仰自由是违反人类普世价值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此案完全不成立……”

2004年,大陆记者师涛通过个人的雅虎电邮,把一份限制报导“六四”的通知摘抄发给了一家海外网站,他因此被捕。雅虎香港公司应中共安全局的要求,提供了师涛的个人信息,中共确认了电邮发送者的身份、以此为证据指控师涛,对他判刑10年。

2003年,北京网络作家王小宁因为在网上发表了批评政府的文章,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0年。后经查明,雅虎香港公司也向当局透露了王小宁的个人电邮资料。

警惕中共网攻

互联网连接了全球政府、企业、教育等各个领域以及数十亿个体,提供了庞大的共享资源和交流平台。这种连通和开放对中共而言,当然是极大的威胁。因此,中共在网上实行严厉的控制和审查,借机获取用户的个人资料,犯下更多的人权侵害罪行。

去年11月9日,《纽约时报》发表了《乌镇互联网大会与科技的阴暗面》,其中介绍,腾讯高管陈勇表示,腾讯会向政府报告在其平台上发现的非法活动,之后当局可以要求提供具体的用户信息。另一个例子是,中科虹霸的市场推广经理王欣涛表示,该公司开始与新疆有关部门合作,要在两年内建立所有新疆居民的视网膜数据库。

近期,中共对新疆维吾尔等少数民族人士的打压成为人权焦点,引发国际谴责。一些涉嫌参与在新疆地区迫害人权的中国企业和中共官员受到了美国政府的制裁,其中监控必须依靠科技装置和网络设备传输。因此,中科虹霸的视网膜数据库难免引人联想。

另据媒体报导,中科点击(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打造了“军犬网络舆情监控系统”,此大数据分析平台可监测港澳台等境外8000多个“涉敏”网站,可采集53种语言的舆论信息。

由此可见,中共已经把意识形态之争和极权统治延伸到了互联网领域。中共与人权和自由为敌,它不仅控制传统的媒体、出版、教育和宣传,还要在网上压制所有真相和正义的声音。对内,中共封锁、过滤和删除信息,对“违反者”处以传唤、拘留、判刑等打压;对外则严密监测,搜集情报,必要时挑起事端,逼迫另一方道歉和认错;此外,外交威吓、“五毛”网攻也是常用手段。

外界早有共识,中方举办年度互联网大会的主要目的,是要美化和输出它的网控模式。中共的“网络命运共同体”其实是要绑架所有网民,威胁全球网际安全。#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10-22 3: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