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吞舟之鱼不游支流

作者:温嫔容 中医师

莲花(shutterstock)

  人气: 3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随着物质科技越发达,不孕症患者也越多,40%归因于女性,40%归因于男性,10%找不到病因,而且年龄层下降。正值壮年的37岁工程师,和33岁的妻子,做了一系列的检查,生理功能一切正常,可就是怎么弄不出璋来,怎么也弄不出瓦来,已8年了。

往回推算,他们应是男的29岁,女的25岁就已不孕了。小俩口平日忙到都无性生活,仗着年轻以为无所谓,一个月一次的受孕机会,也就一次次的错过。既然夫妻从北部来看诊,表示开始认真的重视“做人”问题。妻子的月经周期还算准,有血块,经行腹痛,经前乳房胀痛,经量正常,有白带。她那大大的眼睛,却带着抑郁的眼神。先生老是抿着嘴,眼神锐利,身材高瘦,精力旺盛,眼睛酸,腰酸,脖子酸,还有过敏性鼻炎和失眠的问题。

生殖问题不能只顾生殖器官,生理的其他问题也要处理,身体是整体的,哪里有漏洞就修哪里。脾胃经通过子宫、卵巢、输卵管。肾经通过生殖器。肝经环绕阴器。冲任脉关键生殖系。针灸处理:针公孙穴,通冲脉;针太谿穴,温肾壮阳;针三阴交、足三里穴,健脾益肾,兼调理白带;针气海穴,该穴为先天元气汇聚处,配合关元、中极穴调冲任脉;针子宫穴,调子宫、卵巢、输卵管和前列腺;针三阴交、血海穴,养肝血;鼻子过敏,针迎香、合谷、足三里穴;失眠安神,针神门、三阴交、太冲穴。其他随症加减穴位。

候诊时,我观察他们常各坐一方,先生总是坐立不安而烦躁。开始以为他因搬家而烦,2个月后有一天,我问工程师:“你最近在烦什么?怎么老是睡不安稳?搬家搬好了没?”他回答说因为买的是旧房子,所以很仔细的检查建筑设备有没有安全,唯恐有些细节没注意到而影响居家生活,也唯恐该争取的利益没争取到而损失。工程师说了一大堆,我听了都觉得工程师怎么要那么斤斤计较,简直到了吹毛求疵。

我实在听不下去就说:“你头脑真好,眼光真犀利,明察秋毫,你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你能想到别人想不到的问题。你不会太累吗?你看你为了这些枝枝节节,已多少天没睡好?过度思虑会暗耗肾精,人的精气神是有定数的,把珍贵的肾精用在刀口上,不要用在防人的枝枝节节上,把握重点就好。好,就算你损失一点,有些没注意到的,以后再补强也不迟。你现在因为怕没考虑周详,所损耗的肾精、肝血、心神、时间和财力,远远超过你实际可能的损失,多划不来!多不快乐啊!人若没有格局,看到的全是鸡毛蒜皮。”工程师听了愣了一下,眼神缓和下来。

我继续说:“君子有藏污纳垢的雅量。凡物皆有灵性,进住房子前,向它说好话,感谢它提供安全港、快乐窝,以后彼此照应。当人发出善念,正面思考,周围的物质也会跟着变化,就会住得平安顺利,这也叫相由心生。以你这样的风格处事,抱枝细节,节外生枝,会过得很辛苦,很不快乐。吞舟之鱼,不游支流。再这样处事,你的精液物质品质,精虫的冲力肯定受影响。像你这样枝枝节节的挺没情趣的,老婆阴道所分泌物质,会产生阻力和排斥性,精虫就难顺利冲过,她也难达到高潮,会减少受孕机会。放轻松一点嘛!你看你自顾自的,你那花枝招展的老婆很少有笑容,要怎么‘做人’呢?”

当针灸时,看工程师的脸色前后判若两人,他表情祥和又很激动的说:“谢谢医生!你打开我的心结,我突然开悟,感到全身舒坦,好轻松哦!太感谢你了。”夫妻俩看诊结束后,难得看到工程师挽着老婆离去,心里祝他们好孕!@

选自《明慧针道——运柔成刚》/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明慧针道
明慧针道 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责任编辑:李昀

点阅【温嫔容医案专栏】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位53岁的男性企业主管,业绩闪闪发亮,东奔西跑的,精力充沛。有一次到南部出差,晚间应酬,第2天右眼睛出血,红眼如兔子。虽然看过医生,不但眼红依旧,而且日渐肿胀而突出,已高出左眼一倍,侧面看去已突出超过鼻梁,一大一小相差很大,视力渐模糊,甚至看不清,眼睛常流泪;因眼睛胀痛而常引起头痛、头晕,常满头大汗。还有耳鸣、失眠、静脉曲张的问题。
  • 有一天,70岁的老妈跟我抱怨:“女儿懒懒散散,32岁了也不找对象,和弟弟也不积极承接我们夫妻俩白手起家的建材工厂,两个老人还在苦撑,真是苦不堪言!”我回答说:“这可能和她的眉毛有关!”老妈很惊讶的问:“怎么会?”
  • 人生是个大舞台,舞台上有各式各样的角色,穿梭、交错在错综复杂的剧情中。人世间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就这样一代接一代,一剧接一剧地重演。悲情的人物由谁来演?剧情要如何收场?
  • 人活着就要动,叫活动,尤其是运动。运动是健康的基石,运动所及的效果分层次,一般分皮、脉、肌、筋、骨层。强度各有不同,而最高最强最大的运动量是“静”。
  • 小女生小小的脸蛋,左颊肿了一个大包,高出鼻梁,快把下眼眶挤压,左眼变小。当我要检查牙齿,去摸一下肿包,小女孩痛得哀哀叫,就是不肯给人碰!半哄半骗的检查了一下,那肿包竟然硬如石头。
  • 一位46岁女性美容师,在牙医诊所处理牙周病后,右侧牙齿老刮到舌面,舌痛如针刺如刀割,痛苦不堪。她已找了好几位牙医治疗,都说无解,只好求助中医。
  • 莲花
    一位32岁小姐,鲜亮而红的月亮脸,像炸开的大气包,水牛肩,嘴翘翘的,坐下来,话一开口就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我拍抚她肩膀,握握她的手,拿手纸帮她擦眼泪。冷静下来后,大气包开始述说病情:“医生,我的脸烫到不能睡,不能见阳光。已经看病17年了,类固醇愈吃愈多,病也愈重,觉得自己是个废人,哪里也不能去,什么事也做不了,没有人敢爱我!我是不是得了不治之症?”她那眼睛含着千万恨,恨及天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 一位50岁的比丘尼到印尼去,短短住了3个月,回台湾之后,开始失眠,心悸。最困扰的是整个脸暗沉而黑,掩盖过了老人斑,而眉毛一下子变全白,满头削发过后的发根也全白,成了黑白脸,这是怎么回事?出家师父非常担心,被关心的信众问个不停,造成很大的困扰。看了几位医生,大家都傻眼了,怎么会这样?
  • 一位长得甜甜的,眼神炯炯的17岁女生,喜欢拉中提琴,可是体重43公斤身高 156公分,身高配不上乐器所需的伸展度。每次练完琴就是颈臂肘腕酸痛,提琴手多么想长高,尽管西医已说明,她的骨垢板已完全愈合,就不可能再长高了。提琴手仍抱一丝希望,想试试。妈妈拗不过她,只好带提琴手来看长高的问题,山总不厌高。
  • 古人有什么好办法可以预防和治疗瘟疫吗?有!多得很呢!我在医书里看了不少记载,可是我不懂中医,也不知道到底哪些还有效果,所以我给大家请来了一位纽约的专业中医师,也是我认识十多年的好朋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