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黑白脸

作者:温嫔容 中医师

莲花(王嘉益/大纪元)

  人气: 4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每个民族都有属于自己的生物系统、基因。一旦发生不是自己种族特色的身体体征,那就是生理、生物机转出了问题。龙的传人,炎黄子孙就是黑头发,黄皮肤,即使飘洋过海,远住他国也不改本性。如果脸色突变,是哪里出了问题?

一位50岁的比丘尼到印尼去,短短住了3个月,回台湾之后,开始失眠,心悸。最困扰的是整个脸暗沉而黑,掩盖过了老人斑,而眉毛一下子变全白,满头削发过后的发根也全白,成了黑白脸,这是怎么回事?出家师父非常担心,被关心的信众问个不停,造成很大的困扰。看了几位医生,大家都傻眼了,怎么会这样?

出家师父还会头痛,眼花,腰酸,容易疲劳的症状,我问出家师父:“你曾去过印尼吗?”出家师父说:“已去过好几次。”所以不是水土不服造成的。我再问:“你有没有服什么药?”出家师父说:“因为筋骨酸痛和失眠,曾给印尼的民俗治疗师治疗过,是用鸡蛋治病,把鸡蛋放在病灶处,利用鸡蛋吸收病气,结果蛋变黑或混浊,人就变得清爽!”真是特别的疗法,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民俗疗法。

到底怎么会一时之间变成包青天脸?实在是丈二金钢摸不着头!理不出头绪!病因不明,脏腑难识,就以经络辨症:肝主色,颜色的问题找肝经,病人失眠也是肝郁所致。肺主皮毛,皮和毛发找肺经。病人胸闷、心悸,归心、肺经。头发的润泽找肾经,头发是肾气强弱指征,腰酸跟肾经也有关,发白是肾气虚和肝血不荣润于经之故。

针灸处理:失眠,针太冲、神门、三阴交穴;胸闷、心悸,针内关、间使、大陵穴;肾气虚,针太谿、关元、气海穴;补血,针三阴交、血海穴;促进头脸循环,针百会、迎香、风池、下关、合谷穴;眉毛问题,试着局部取穴,针眉头的攒竹穴、眉尾的丝竹空穴。没有把握是否有效,每次轮流取穴,随症加减。

治疗半个月后,进展不大。再询问出家师父:“你所住之处是否有装潢?”出家师父回答说有,因为有些装潢材料会引起皮肤过敏或中毒现象。见出家师父着急的样子,我笑着说:“师父,你在天蚕变,变过后会羽化登仙喔!”出家师父不好意思的笑了!

处方:色暗为瘀,用桃红四物汤化瘀;色黑属水,用六味地黄汤调肾调色;加味逍遥散疏肝解郁,养血健脾;再和小柴胡汤加白芷、菟丝子,轮用。请出家师父煮绿豆汤或黑豆汤加2片甘草当茶喝,用以解无名毒。用百合,莲子,银耳,薏仁,红枣煮汤,可润肤。用西瓜皮白肉部分、丝瓜皮擦脸,可美白。

特别嘱咐:晚上11点前要睡觉,自行多按合谷、血海、迎香穴。常作双手用力撑开5秒,用力握拳5秒,强心,促进脸部循环。眉毛用指尖点刺、按摩,来回9次。揉捏耳垂,每次36下,早晚各1次。配一份按个人体质,可美白退斑的中药粉洗脸,早晚各一次。

一个月后,眉毛和发根已转黑,面上黑斑暗沉已退去一大半。但是因为出家师父要闭关,不能外出,所以擦诊所特别调制美白退斑的芙蓉膏,请她常喷天罗水。半年后出家师父欣喜来诊,见她已恢复接近原来的肤色,回复庄严法相。@

选自《明慧针道——运柔成刚》/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明慧针道
明慧针道 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责任编辑:李昀

点阅【温嫔容医案专栏】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活着就要动,叫活动,尤其是运动。运动是健康的基石,运动所及的效果分层次,一般分皮、脉、肌、筋、骨层。强度各有不同,而最高最强最大的运动量是“静”。
  • 莲花
    我对年轻人说:“以前家里贫苦,无法培养你。你现有能力可以成就自己想要成就的事,你的潜力无限,不要再浪费时间作不必要的抗争,拿你的实力给大家看,好不好?你知不知道《笑傲江湖》的任我行,他最令人胆战心惊的,就是他的吸星大法功夫,专门吸取对手的内力,成就自己成为日月神教教主而独霸一方,你也可以学别人的优点、专长,淬炼成自己的风格。”他若有所悟的笑了笑!
  • 莲花
    当苏东坡在饱览庐山千姿百态的奇绝后,在西林寺墙壁上题了一首千古流传的名诗:“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当人在看人的外型时,也会因为角度不同而有天壤之别。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夜幕低垂时,为自己相貌饮恨啜泣。
  • 莲花
    现代医学随着科技的发达,把疾病的病因、发展过程、愈后都研究得有条有理,医学浩瀚,可是就有不按医理进展的病情,是不是医学遗漏了什么重要物质?
  • 莲花
    针灸治疗1个月后,女主管精神好很多,工作忙也不那么疲倦。但每次来诊都赶最后一班针灸,到诊时都是满脸倦容,我问女主管:“你刚下班啊?忙到那么晚!”她说她下班以后,去参加各种活动,每天把时间塞满,把精力耗光,等晚上10点回到家,累垮就睡了。冷不防,我一针见血就说:“你在逃避孤独、寂寞?你不想面对你自己!”女主管顿时傻眼!低下头,心防被戳破了,热泪在眼眶里打转!
  • 莲花
    一位从南部来的45岁的女士,左边乳房患癌症第一期,经过半年治疗,情况算稳定,因经济因素,回南部治疗。
  • 一位59岁面色暗沉的男士,来治疗右手右脚较无力的问题,调理一个月后,大致正常。有一天陪同的老婆突然问:“医生,我先生有个毛病已40年了,一直治不好,可以请你处理吗?”哇!40多年的病,那是什么病?怎么那么棘手?我回答:“你说说看。”
  • 莲花
    一对恩爱的夫妻,从相爱到结婚,每晚是他们促膝谈心的生命分享时光,巴山夜雨时,谈的都是爱的乐章。可是自从爱的结晶出世,巴山夜雨的情趣就无法再享受了,因为小宝贝一到夜晚,就有好戏登场,怎么会这样?
  • 莲花
    针灸完,我望着这个渴望被爱的小女孩,但愿她能早日重回妈妈温暖的怀抱。当晚我还特别为小女孩和她的妈妈祈祷,祈求上苍垂怜这对迷失的羔羊!
  • 莲花
    一位外表黝黑壮实,瘦而走路轻快的采药人,外表看去约50岁,实际竟已是68岁,单身无亲人。瘦瘦的,体重竟达60公斤,身高163公分。以采药维生,大都为疑难杂症的病人找药材,穿梭在高山峻岭、海边、沙地,甚至是坟场。风吹日晒雨淋,三餐不正常,常是馒头野果充饥。被树草割伤刺伤,只用胶布贴着,肿几天也不理睬,有碍工作时才随地找药草外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