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对幼儿实行双语教育(上)

作者: 庄琳君
孩子学双语应与生活融合,以培养语感语调和外语学习的兴趣为主。(Fotolia)
  人气: 4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在德国,除了母语德文为主的“全德文”幼儿园以外,任何一家标榜“全美语”或是“全中文”的幼儿园都难得到德国父母的青睐,也因此德文和双语(不限定英语)在德国的幼儿园教学系统是两大主流,对大多数的德国父母来说,无论有没有意愿让孩子学习外语,他们绝对不敢轻忽孩子学习母语的重要性。

德国幼儿园落实双语教育的3大重点

我们幼儿园每年都提供在职短期进修的福利,园所老师若有感兴趣的幼教相关进修课程,每年可以自由选修三天至一个礼拜的课程,期间不用来幼儿园上班,费用由幼儿园全额补助。

透过几次的进修课程,我也因缘际会认识了几位来自不同双语幼儿园的外籍老师。其中有同在德文/英文双语幼儿园工作的英国人,也有在德文/挪威文双语幼儿园工作的挪威人,我发现来自不同体系幼儿园的带班方式虽然多少有些出入,但在落实双语教育方面上,大家的做法却相当一致,总结来说有以下三大重点:

1.重点一:一人一语教学策略(One Person -One language Strategy

首先,以学生人数来决定德国老师和外籍教师的比例。以幼幼班为例,如果一班有十七个孩子,师生比例一比四,则班上各有两位德国老师和两位外籍老师。中大班的孩子若一班有二十六人,师生比例则为一比五,这情况下则会有三位德国老师和两位外籍老师。也就是说,若无法完全均分,额外分配的一位老师会以说德语的老师为优先考量。

幼儿园严格规定,除非在危及孩子安全时,否则德国老师只跟孩子说德文,外籍老师则只跟孩子说英语,而德国老师和外籍老师之间也是以各自熟悉的语言进行沟通。德国同事跟我说德文,我会以英文回应,反之亦然。

由此可知,一人一语的双语教学方式必须建立在本籍和外籍老师对另一个语言具有基础的沟通和理解能力。不少台湾的双语幼儿园所聘请的外籍老师全然不谙中文,于是本籍老师必须用不甚熟悉的外语(通常是英语)跟外籍老师沟通班级事宜,甚至在中大班后为了让孩子有更多机会开口练习说英语而更改语言模式,也开始跟孩子用英语沟通,这其实是本末倒置的做法。

因为唯有两种语言尽力达到平衡,在不影响幼儿园学龄孩子学习母语的前提下,才能真正落实双语教学,否则就会发生有些人所担忧的太早学习外语会影响孩子母语能力的问题,到最后可能两种语言都无法学好。

2.重点二:不限制孩子说母语

满2岁的孩子,已有基础的语言理解能力,并能开口进行简单沟通。这时老师们除了进行一人一语的双语教学策略,还必须谨守一个大原则,就是绝对不限制孩子说母语。

以我工作的德/英双语幼儿园来说,这几年下来接触了不少其他国籍的家庭,有爸妈皆是法国人的家庭,有荷兰籍爸爸加上捷克籍的妈妈,也有瑞典爸爸加上西班牙妈妈的组合,德文和英文都不是这些家庭孩子第一接触的母语,因此刚进入幼儿园初期,有些已具语言理解力的孩子会因为同时间接触四种以上的语言(在家爸妈各自使用不同母语与孩子沟通,幼儿园又是另一个双语模式),而呈现一种语言的迷走状态,导致孩子较晚开口说话。

这些孩子在园所里说自己的母语并不会被制止,不过因为所说的语言是相对少数,久了他们也会自行选择德文或英文来沟通。事实证明,这些多语环境的孩子最后到幼儿园毕业时,虽然口语能力会有个别落差,但多数都可以理解并使用长期接触的三种甚至四种语言。

简单来说,幼儿园的做法就是只单向要求老师各自使用熟悉的语言,至于孩子要选择使用哪一种语言则不加以限制。举例来说,询问孩子的活动参与意愿是我们每天都要一再重复进行的对话,当我以英语问2岁半的麦金想做什么,他有可能以英文回答我“I wanna go outside.” 也许会以熟悉的母语德文回说“Ich möchte draßen spielen.” 如果是后者,我不会刻意纠正他所使用的语言,只会以英文再跟他确认一次“so you wanna go outside?” 孩子点头说对之后,鼓励他用英文说一次关键字“Go outside”,表达能力好的孩子也可以请他整句说完,通常两三次下来,孩子就能记住词汇的意思。幼龄孩子天生就有学习多语的能力,因此只要大人的心态正确且放松,要养成孩子良好的双语能力并非难事,而外语程度的提升和母语使用多寡也没有绝对关系。

3.重点三:幼儿园时期的双语教学旨在扎根,而非收成

就跟德国幼儿园不教读写,没有回家功课一样。德国的双语幼儿园也不办语言成果展,没有话剧表演,没有涂满浓妆的稚嫩脸庞在台上劲歌热舞。孩子每日所学的一切散落于日常生活中的许多零星片刻,孩子在公园里看见天空的一架飞机,会立马对米拉老师用德文说“Ein Flugzueg war das.”(那是架飞机。)接着又跑到我身边来,指著飞机用英文告诉我“Airplane.”

虽然他们现阶段知道的词汇很有限,但对学习英语的热情却只有增无减,我知道他们真的是在无压力的状况下习得每个词汇和句子的用法。每次当我问园所里的大小孩子:“你们会说英文吗?”他们总是自信满满地以英文回说:“会,我会说英文。”常常有德国家长私下跑来向我和另一位南非来的外师克劳蒂雅道谢,谢谢我们在双语教学上为孩子所做的努力,孩子不管在家或是在外面,时常会脱口而出几个英文单字和句子。不过就我个人而言,最开心的莫过于当班上3岁的苏菲雅跟妈妈说:“我很喜欢英文,说英文很好玩。”

许多年前,我在台湾一所全美语幼儿园授课,和其他知名的连锁全美语幼儿园一样,这家幼儿园也有一套自己编的美语教材。有回在教师休息室备课时,旁边加拿大籍的外师也正在备课,他看了幼儿园的课本突然不可置信地摇头说:“凯特,这有点离谱了,幼儿园的孩子竟然要学雪崩(Avalanche)这个单字,我很纳闷他们什么时候会需要用到这个字?”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幼儿园每个月都有不同的单字要背要考,就算孩子考过了没机会用到自然也就会忘了,然而很多家长无法理解,甚至不愿意去理解的一个事实是:如果孩子在课堂上学的单字没有机会在生活里使用,这些单字过些时日就会从孩子的记忆里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是从没学过一样,学得再多也只是徒劳。

幼儿园的孩子学双语,应与生活融合,以培养语感语调和外语学习的兴趣为主要目的。但不少台湾的双语或全美语幼儿园却过度注重在成果展现,孩子淹没在一堆与其生活经验毫不相关的单字里,对孩子的语言启蒙其实只会起反效果。这种过于躁进的语言学习方式,很容易让孩子还来不及享受学外语的乐趣,就先被排山倒海的学习压力破坏了学习兴致。

(待续)

─ ─摘自:《不是孩子爱闹情绪,是他想说却不会说!德国幼儿园的小小孩自我表达课》野人出版社提供@

责任编辑:黎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们必须从日常生活里去强化孩子对身体安全的态度,只要孩子觉得不喜欢、不愿意,就有权利表达抗议。
  • “我的身体我作主!”涵盖的层面很广,必须从日常生活强化孩子对身体安全的态度......
  • 幼儿爱说谎?不想孩子有意无意地说谎,大人可以努力落实的2大建议......
  • 家事,就是一家人的事。这不只是“公平”,也是教孩子生活能力的重要观念。
  • 对许多爸妈来说,带小小孩出去餐厅用餐,搭飞机火车,甚至只是逛个街,都是压力极大的事......
  • 在全球化时代,语言是与其他国家做生意或者外交谈判不可或缺的利器。在美国,越来越多的父母,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点,想尽办法将孩子送到有沈浸式双语教学课程的公立学校,学习第二外语,包括普通话、西语、阿拉伯语、法语等等。部分公立学校开设双语教学后,排名超前,十分抢手,等待入学名单一长串。
  • 比起全英语课程,沉浸式双语课程更能成功缩小外语学生与美国本地生在学业表现上的差距,因此近期沉浸式双语课程广受外界推崇。然而,研究更显示,不论孩子在家中使用何种语言,都能从双语课程中受益。
  • 【大纪元9月28日报导】(中央社记者林琳柏林28日专电)外来移民家庭在德国落地生根已是不容忽视的现实。因应这种趋势,一些移民集中地区的小学采取双语教学。
  • 华人新年除夕的前一天(2月1日)晚﹐在纽约皇后区公立163小学的新年庆祝晚会上﹐一位华裔学生连同一位非裔学生以一口流利并标准的中﹑英文﹐介绍了当晚的节目。这一场由学生们所呈现的精彩文艺晚会展现了163小学中/英双语的教学成果﹐令在场的许多家长喜悦万分。
  • 为了让儿女不输在起跑点上,许多父母从幼稚园开始就砸下大笔钞票培养小朋友的各项专长,因此台湾有许多标榜双语教学的明星托儿所应运而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