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各界人士同声反对修订引渡条例

3月31日上街反对政府强推修订《逃犯条例》的市民,有政界名人、专业人士,也有一般市民大众和学生。(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118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3月31日上街游行反对香港政府强推修订《逃犯条例》的民众,有政界名人、专业人士,也有普通市民和学生。他们都同声反对当局借修例制造白色恐怖,并批评当局所谓会“保障人权”是骗局。

成名:传媒工作者很危险

科大社会科学部副教授成名指,一旦修订《逃犯条例》通过,对传媒工作者而言很危险,“程翔因他曾经批评过共产党,已经帮台湾通讯社写一些文章,就被人‘砌生猪肉’,就说他是台湾的间谍,就关了几年⋯⋯可能将来大众纯粹在网上将一个批评共产党的传闻用媒体传出去,都可以中招的,可以被引渡。”

而对整个传媒界而言,记者面临被秋后算账押回大陆,“自我审查可能会加剧,连带新闻自由质素再下降,其实很多地方的经验、跨国研究都指出,新闻自由越差,外国的直接投资就会下降,所以不单止说香港金融中心越来越难保,直接投资也会进一步萎缩。”

法政汇思:“保障人权”是骗人

法政汇思召集人李安然指出修订《逃犯条例》草案当中的问题。(蔡雯文/大纪元)

法政汇思召集人李安然指出修订《逃犯条例》草案当中的问题,一是香港立法会的把关角色被移走;二是香港法院角色被动,“换言之它依然只会看由外地提交的证据,是否达到表面证据成立,然后去移交一个逃犯的。另一方面,在这个草案里边,也都没有增加任何权力给法庭审视第二个司法管辖区会不会有一个公平的审讯的。”李指港府所称的“草案只会有更大人权保障”是骗人的。

黄之锋:以抗争拉倒引渡条例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强调拉倒逃犯条例不单要靠议会内民主派的议员,更加需要每一位港人的支持。(蔡雯文/大纪元)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强调拉倒逃犯条例不单要靠议会内民主派的议员,更加需要每一位港人的支持。他透露香港众志之前曾接连突袭政府官员要求撤回逃犯条例,未来还会有进一步行动,“香港众志会有更加多的街头抗争,我很希望不只我们一班学生或者年青人,更加有在场的每一位,我们在未来的3个月,在暑期之前,我们一起拉倒逃犯条例。让政府面对民意,李家超必须‘跪低’。”

陈伯:中共讲大话恐惧垮台

已退休的70岁张伯强调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蔡雯文/大纪元)

已退休的70岁张伯强调反对《逃犯条例》修订:“如果它被通过,随便可以拉人,莫须有的罪名都可以。”他强调不信中共司法制度,“它(中共政权)由头到尾都是骗回来的,它一日不讲大话,共产党就倒台。所以它那些维稳费还多过军费,这样来打压。”他认为中共近来大力箝制港人源于恐惧,“它非常怕,非常恐惧,你讲几句说一下,它都说你煽动颠覆……因为它自己心虚嘛,做事不得人心,人家一讲它就心虚。”

吴先生:可强加罪名事态严重

正在就读VTC职业学校的吴先生认为,今次逃犯条例修订很严重,“就算普通一个平民,它都可以强行加一些罪名给你,例如经济犯罪等等。(蔡雯文/大纪元)

正在就读VTC职业学校的吴先生认为,今次逃犯条例修订很严重,“就算普通一个平民,它都可以强行加一些罪名给你,例如经济犯罪等等。明明根本没有这个罪行,但它硬塞到你身上,然后叫你坐牢。”他表明不信中共司法制度,又认为中共加强控制香港,是出于恐惧其政权被推翻。

中大学生:上街发声拒白色恐怖

中大社工系有6名学生出来参加游行。(蔡雯文/大纪元)

中大社工系有6名学生出来参加游行。周同学说:“我们是反对修订这个引渡条例的,因为如果它修订了,对于我们香港人的人权没有保障,因为内地司法制度和是否有公平审讯都是令人存疑的。”她认为法例通过会制造白色恐怖,“因为对于我们的言论自由或者其它方面都没有保障,我们讲一些敏感的议题都可能会被人引渡回中国大陆。”

刘同学则表示:“我们觉得自由慢慢收窄的时候,都看到可能它希望进一步控制香港……你说会不会怕有一日都会变成好似大陆这样,都不排除这样的可能性。不要说50年,10年之后的香港其实都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所以都是做到多少得多少,趁还有权可以发声的时候,都希望可以做多少少。”他透露周围仍有不少同学不是很积极参与,希望今次上街能鼓励更多人一起发声。

袁小姐:通过修例将冲击楼市

拿着黄伞上街的袁小姐表示,港人一向不信大陆司法制度。(蔡雯文/大纪元)

拿着黄伞上街的袁小姐表示,港人一向不信大陆司法制度,“中国在全世界来说,一向是没有司法制度的,他们只有权贵制度,他们利用法律这个工具,来剥削、打劫和抢掠。”她强调香港“一国两制”根本不需要中国的法律。

她相信一旦条例通过,受到最大的冲击是香港楼市,“无论是商界也好,或者香港一般的中产也好,如果有这条条例,其实不走不可以的,所以房地产一定会首当其冲。当然股市这些投资者都走了,你说股市还可以怎样继续呢?”不过她认为届时最受冲击的不是香港人,而是在港拥有重大利益的中共政权。

她认为当局强推修例凸显政权的恐惧,“政权不恐惧,根本不需要那么多条例⋯⋯它因为每一日的工作就是与民为敌,当它的制造敌人越多的时候,它的恐惧就会越大。”她又说,不少港人因为连串事件觉得醒觉运动陷于低潮,好像没用了。但她强调站出来发声是有用的。

香港基督徒社关团契刘志雄牧师等人戴着囚犯的道具上街,他希望港人关注逃犯条例修改:“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你这样修改之后,引渡香港人回大陆受审,大陆法治都是潜在很大的问题,人权都是很大的问题,这个不是一个法治的地方,经过法例修订之后引渡回大陆,会制造很多冤狱。大陆可以用很多不同的理由,引渡人回去受审,好似过往桂民海,都是说他犯了交通条例,引渡(绑架)回去。”

他也认为后果比23条严重:“其实比二十三条都严重。因为二十三条始终都是香港做审讯,入香港监狱。但如果你开了逃犯条例之后,回大陆审讯可能你坐大陆的监,可能更加可怕。所以希望市民一定关注这件事,起来反对。”

刘志雄认为中共对港人的箝制皆出于恐惧:“肯定是一个政权的恐惧,所以它的维稳费比军费还高,反而它最怕的是人民,它管治很多问题,它怕人民作反反对,所以它要那么多的维稳费,那么多严刑峻法的控制在当中。”

他又说中共政局不稳定:“我想中共最大的问题是它没有一个合理方式去处理内部权力的斗争的问题,如果你是一个民主机制,可能有不同派系,透过民主选举来解决斗争的问题,反而这个是文明的做法。如果不是的话,可能真的透过赤裸裸的权力斗争来解决内部的派系的矛盾,到最后这种矛盾都会影响全国人民。”◇#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