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无声的力道

为传承20年“4.25”和平精神而颂

杨新旅

4月25日,悉尼法轮功学员在悉尼中领馆前纪念1999年发生在北京的“4.25”和平请愿事件。(安平雅/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30日讯】静,也是一种无比的力量,古人就讲过以静止动。

在强权的邪恶面前,在肆意的陷害面前,在凶残的酷刑面前,在亲人被恶意挑动的仇视面前,唯有修炼人,才可能做到以最大的善念与隐忍,用最宁静最祥和的方式,去善化它们,去抵制不公,去维护真理,去澄清是非,目的却不是只为自己叫屈申冤,相反,自己被害,却为的是不叫恶人与无辜者被骗,不在蒙骗中犯下罪孽,从而避开天惩。

古今中外,你可曾见如此良善的抗暴?如此至诚至忍的以善报恶?

小时候听《水浒传》,印象最深的一段便是林教头风雪山神庙被“逼上梁山”的故事,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本是一位英俊潇洒,为人忠厚,家庭美满幸福的本分人,却只因美貌的妻子被纨绔子弟高俅看中,而惨遭奸臣高太尉父子设圈套陷害,携宝刀误入白虎堂,被诬告谋反遭监禁以至于家破人亡,最终被逼无奈而投奔水泊梁山,做了造反的英雄好汉。后来也看过一次京剧《野猪林》,更是被剧中演绎的淋漓尽致的小人弄权、忠良被害的惨烈情节感动的唏嘘不已,台上的唱的肝肠寸断,台下人为忠奸善恶而泪而恨,好不牵动情肠。

这样的戏,一茬又一茬,演了几千年,成为我们民族最丰厚的优秀文化遗产,而这些演绎千百年经久不衰的剧目中,总让我们不要忘记,人世间,无论何时何地,总有善恶美丑,无论哪朝哪代,总有忠良与奸邪。而结局,一定是善恶有报,人不治天治,昏君贼臣一定遭天谴。官逼民反,一朝去了,又来一朝,每次的更替,都会血流成河,成者为王败者寇。

4月25日,悉尼法轮功学员悉尼中领馆前纪念1999年发生在北京的“4.25”和平请愿事件。(安平雅/大纪元)

直到历史的今天,当中共强权再一次用险恶的奸计陷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时候,亿万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们,却开启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以善抗暴,用和平理性讲清真相、抵制迫害的先河。

20年前的今天。中华古国历经几千年苦难的历史中,又一场悲剧的序幕,从中南海的红墙前拉开。

1999年4月25日,历史上的今天,在中共红色专制统治下的首府要地——中南海,再现了与林冲何其相似的冤案剧情——误临中南海。

当天,为请求释放在天津被关押的几十名同修,而被告知只有去中南海信访办公室,向中央领导人反映情况才能解决问题的法轮功学员,不约而同闻讯赶到的已超过万名,他们再一次被设陷,几个警察带领人群并不是走向信访办,而是中南海红墙外围,尽管他们以修炼者最常有的姿态,静静的等候在道路一旁,在静静的看书,在静静的打坐,上万人,没有喧哗,没有抗议的呼喊,一旁执勤的警察无所事事而闲聊,却仍然被中了圈套,后来被早已预谋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集团诬陷为“围攻中南海”。

4月25日,悉尼法轮功学员悉尼中领馆前纪念1999年发生在北京的“4.25”和平请愿事件。(安平雅/大纪元)

尽管如此,4.25,却成为一道世界奇观,人类弱者抵制强权的抗争史上,古今中外罕见的独特风景线——最和平的请愿,最良善的说理。

今天,有幸第一次参加为纪念1999年4月25日发生在中国北京天安门中南海红墙外,震惊中外的法轮功学员和平反迫害事件20周年,在悉尼中国领事馆门前举办的静坐活动,亲身领略了一次和当年极其相仿的景致:一样的高墙外,一样的宁静,一样的无争,一样的平和,一样的面对良善的人群而无所事事的警察,一样的“4.25”和平、抗而不争的精神。

清晨,静静的悉尼街头,一条窄巷,一边是灰色冷面的高墙、铁丝网。一边是高楼民宅,一楼的车库前,两米见宽的过道上,悄然坐满了身着金黄衣帽的法轮功学员,静静的盘坐着,时而立掌,时而莲花掌,他们在努力清理自己内心不净的杂尘,迅速让自己与祥和的神境合一,集合所有至诚至善的力,无声的排除掉那些意图侵袭美好、干扰归真的邪恶因子。

一会儿,轻柔舒缓的音乐声起,齐整的炼功动作自如收展。微闭着眼,沐浴于金灿灿的佛光,接受神灵的洗礼,一派祥和。不动意的比划中,洗涤的是自身轮回的积业,接受的是天医的诊疗,将仍藏匿于身心的垢污努力摈弃,统统除灭。这就是真善忍的修为,没有外求的索取,更无强为的争夺。他们只是一味的自省,一味的隐忍,以宁静的姿态。正如几千年前基督徒被罗马皇帝加害而投入斗兽场面临斗兽的撕咬而仍静坐于一围祈祷,那种只有信仰才能赋予的坚韧与无惧,那种与神同在而具备的胸怀。

4月25日,悉尼法轮功学员在悉尼中领馆前纪念1999年发生在北京的“4.25”和平请愿事件。(安平雅/大纪元)

一面面写有“法轮大法好”、 “ 法轮功万人和平上访20周年纪念”、“停止迫害法轮功·解体中共·结束迫害”、“法办江泽民”等字样的横幅,渐渐立起。

勇于向邪恶说不,是对无辜者最好的保护,是对被蒙骗者被毒害者最慈悲的警醒。

而就在同一片湛蓝的天空下,一条窄窄的街道对面,如此密不透风的高墙,以及恐怖的铁丝网,隐约感觉某些熟悉的意味。在海外,几乎所有的住宅区,学府,机关大楼,都没有围墙,此种架势的出现,让人一下子想到中国特色。果然,灰墙内唯一能显现身份并有点色彩的,便是办公楼层中间挂着的一副并不显眼的国徽,这便是驻澳中国领事馆。

悉尼中领馆外观。(安平雅/大纪元)

高墙并不只在正面,而是伴着铁丝网围死了整个院落。高耸的大门紧闭着,和所有的门窗一样,冷冷的灰色。门前扎着几个七八寸直径、近一米高的柱型桩子,显然人车都不能进出,一个代表国家形象的海外领地,以大门闭锁的姿态呈现。一旁偶尔梭动开一个不明显的小门,也是人过即关,戒备森严。整个领馆,死气沉沉,如同囚禁罪犯的监狱。不禁要问,他们在害怕什么?如此森严壁垒?不就是一个为本国侨民服务的机关么?是怕外族侵略?还是怕同恶事做多后的寻仇?院内的人,那些在国内受过优良教育,闯过无数严苛考核的佼佼者,就蹲在如此冷面的一个监所里,他们还有自由吗?人身的自由,思想的自由,都不用说了。他们不是比其他普通海外华人更加可怜?人在外,心依然被那个强权体制绑锁啊!可惜了头上这块湛蓝、闲适的天空,浪费了这一方能够立于街头表达意愿、诉说不公而不被抓的自由国土。

无怪乎,那位曾经被囚禁在此不甘被强权操控去迫害好人的勇士,陈用林先生,不就像一只向往自由的鸟,终于挣脱牢笼,飞往墙外自由的天空,而成为和平的使者啊。

4月25日,悉尼法轮功学员在悉尼中领馆前纪念1999年发生在北京的“4.25”和平请愿事件。(安平雅/大纪元)

20年了,“4.25”!我终于亲身走进你,与你比肩而坐,感同你曾历经残暴的万般冤屈,聆听你饱受凌辱而无声的诉说。而你无比的安详,像饱经风霜的老人,无怨无悔的回忆着痛而快乐的一生,像慈悲的圣者,为我们解一行先知留下的警言。我也必须深深坐沉,必须洗涤我那深埋红尘的浊耳,方能恭听你圣洁的天音,穿越你无边深广的胸怀。

20年了,他们一直这样平和的述说,在街头,在工作岗位,在看守所,在监牢。他们到底在述说什么,仅仅只是自己的冤屈,自己的遭遇?不,他们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你选择,选择善良,还是邪恶,从而为你能被神灵救赎。他们一直这样述说,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他们的行列,东方的,西方的,平和的讲述,直至真相在满天下大白!

我终于明白,高墙为什么如此森严,铁丝网为什么不肯拆除。他们害怕!

我于光明处,虽是无声,罪恶却在躲藏。

2019年4月25日于悉尼

责任编辑:刘颂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