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無聲的力道

為傳承20年「4.25」和平精神而頌

楊新旅

4月25日,悉尼法輪功學員在悉尼中領館前紀念1999年發生在北京的「4.25」和平請願事件。(安平雅/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30日訊】靜,也是一種無比的力量,古人就講過以靜止動。

在強權的邪惡面前,在肆意的陷害面前,在凶殘的酷刑面前,在親人被惡意挑動的仇視面前,唯有修煉人,才可能做到以最大的善念與隱忍,用最寧靜最祥和的方式,去善化它們,去抵制不公,去維護真理,去澄清是非,目的卻不是只為自己叫屈申冤,相反,自己被害,卻為的是不叫惡人與無辜者被騙,不在矇騙中犯下罪孽,從而避開天懲。

古今中外,你可曾見如此良善的抗暴?如此至誠至忍的以善報惡?

小時候聽《水滸傳》,印象最深的一段便是林教頭風雪山神廟被「逼上梁山」的故事,八十萬禁軍教頭林沖,本是一位英俊瀟灑,為人忠厚,家庭美滿幸福的本分人,卻只因美貌的妻子被紈絝子弟高俅看中,而慘遭奸臣高太尉父子設圈套陷害,攜寶刀誤入白虎堂,被誣告謀反遭監禁以至於家破人亡,最終被逼無奈而投奔水泊梁山,做了造反的英雄好漢。後來也看過一次京劇《野豬林》,更是被劇中演繹的淋漓盡致的小人弄權、忠良被害的慘烈情節感動的唏噓不已,台上的唱的肝腸寸斷,台下人為忠奸善惡而淚而恨,好不牽動情腸。

這樣的戲,一茬又一茬,演了幾千年,成為我們民族最豐厚的優秀文化遺產,而這些演繹千百年經久不衰的劇目中,總讓我們不要忘記,人世間,無論何時何地,總有善惡美醜,無論哪朝哪代,總有忠良與奸邪。而結局,一定是善惡有報,人不治天治,昏君賊臣一定遭天譴。官逼民反,一朝去了,又來一朝,每次的更替,都會血流成河,成者為王敗者寇。

4月25日,悉尼法輪功學員悉尼中領館前紀念1999年發生在北京的「4.25」和平請願事件。(安平雅/大紀元)

直到歷史的今天,當中共強權再一次用險惡的奸計陷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時候,億萬修煉「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們,卻開啟了人類歷史上罕見的以善抗暴,用和平理性講清真相、抵制迫害的先河。

20年前的今天。中華古國歷經幾千年苦難的歷史中,又一場悲劇的序幕,從中南海的紅牆前拉開。

1999年4月25日,歷史上的今天,在中共紅色專制統治下的首府要地——中南海,再現了與林沖何其相似的冤案劇情——誤臨中南海。

當天,為請求釋放在天津被關押的幾十名同修,而被告知只有去中南海信訪辦公室,向中央領導人反映情況才能解決問題的法輪功學員,不約而同聞訊趕到的已超過萬名,他們再一次被設陷,幾個警察帶領人群並不是走向信訪辦,而是中南海紅牆外圍,儘管他們以修煉者最常有的姿態,靜靜的等候在道路一旁,在靜靜的看書,在靜靜的打坐,上萬人,沒有喧譁,沒有抗議的呼喊,一旁執勤的警察無所事事而閒聊,卻仍然被中了圈套,後來被早已預謀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集團誣陷為「圍攻中南海」。

4月25日,悉尼法輪功學員悉尼中領館前紀念1999年發生在北京的「4.25」和平請願事件。(安平雅/大紀元)

儘管如此,4.25,卻成為一道世界奇觀,人類弱者抵制強權的抗爭史上,古今中外罕見的獨特風景線——最和平的請願,最良善的說理。

今天,有幸第一次參加為紀念1999年4月25日發生在中國北京天安門中南海紅牆外,震驚中外的法輪功學員和平反迫害事件20周年,在悉尼中國領事館門前舉辦的靜坐活動,親身領略了一次和當年極其相仿的景致:一樣的高牆外,一樣的寧靜,一樣的無爭,一樣的平和,一樣的面對良善的人群而無所事事的警察,一樣的「4.25」和平、抗而不爭的精神。

清晨,靜靜的悉尼街頭,一條窄巷,一邊是灰色冷麵的高牆、鐵絲網。一邊是高樓民宅,一樓的車庫前,兩米見寬的過道上,悄然坐滿了身著金黃衣帽的法輪功學員,靜靜的盤坐著,時而立掌,時而蓮花掌,他們在努力清理自己內心不淨的雜塵,迅速讓自己與祥和的神境合一,集合所有至誠至善的力,無聲的排除掉那些意圖侵襲美好、干擾歸真的邪惡因子。

一會兒,輕柔舒緩的音樂聲起,齊整的煉功動作自如收展。微閉著眼,沐浴於金燦燦的佛光,接受神靈的洗禮,一派祥和。不動意的比劃中,洗滌的是自身輪迴的積業,接受的是天醫的診療,將仍藏匿於身心的垢污努力擯棄,統統除滅。這就是真善忍的修為,沒有外求的索取,更無強為的爭奪。他們只是一味的自省,一味的隱忍,以寧靜的姿態。正如幾千年前基督徒被羅馬皇帝加害而投入鬥獸場面臨鬥獸的撕咬而仍靜坐於一圍祈禱,那種只有信仰才能賦予的堅韌與無懼,那種與神同在而具備的胸懷。

4月25日,悉尼法輪功學員在悉尼中領館前紀念1999年發生在北京的「4.25」和平請願事件。(安平雅/大紀元)

一面面寫有「法輪大法好」、 「 法輪功萬人和平上訪20周年紀念」、「停止迫害法輪功·解體中共·結束迫害」、「法辦江澤民」等字樣的橫幅,漸漸立起。

勇於向邪惡說不,是對無辜者最好的保護,是對被矇騙者被毒害者最慈悲的警醒。

而就在同一片湛藍的天空下,一條窄窄的街道對面,如此密不透風的高牆,以及恐怖的鐵絲網,隱約感覺某些熟悉的意味。在海外,幾乎所有的住宅區,學府,機關大樓,都沒有圍牆,此種架勢的出現,讓人一下子想到中國特色。果然,灰牆內唯一能顯現身分並有點色彩的,便是辦公樓層中間掛著的一副並不顯眼的國徽,這便是駐澳中國領事館。

悉尼中領館外觀。(安平雅/大紀元)

高牆並不只在正面,而是伴著鐵絲網圍死了整個院落。高聳的大門緊閉著,和所有的門窗一樣,冷冷的灰色。門前扎著幾個七八寸直徑、近一米高的柱型樁子,顯然人車都不能進出,一個代表國家形象的海外領地,以大門閉鎖的姿態呈現。一旁偶爾梭動開一個不明顯的小門,也是人過即關,戒備森嚴。整個領館,死氣沉沉,如同囚禁罪犯的監獄。不禁要問,他們在害怕什麼?如此森嚴壁壘?不就是一個為本國僑民服務的機關麼?是怕外族侵略?還是怕同惡事做多後的尋仇?院內的人,那些在國內受過優良教育,闖過無數嚴苛考核的佼佼者,就蹲在如此冷麵的一個監所裡,他們還有自由嗎?人身的自由,思想的自由,都不用說了。他們不是比其他普通海外華人更加可憐?人在外,心依然被那個強權體制綁鎖啊!可惜了頭上這塊湛藍、閒適的天空,浪費了這一方能夠立於街頭表達意願、訴說不公而不被抓的自由國土。

無怪乎,那位曾經被囚禁在此不甘被強權操控去迫害好人的勇士,陳用林先生,不就像一隻嚮往自由的鳥,終於掙脫牢籠,飛往牆外自由的天空,而成為和平的使者啊。

4月25日,悉尼法輪功學員在悉尼中領館前紀念1999年發生在北京的「4.25」和平請願事件。(安平雅/大紀元)

20年了,「4.25」!我終於親身走進你,與你比肩而坐,感同你曾歷經殘暴的萬般冤屈,聆聽你飽受凌辱而無聲的訴說。而你無比的安詳,像飽經風霜的老人,無怨無悔的回憶著痛而快樂的一生,像慈悲的聖者,為我們解一行先知留下的警言。我也必須深深坐沉,必須洗滌我那深埋紅塵的濁耳,方能恭聽你聖潔的天音,穿越你無邊深廣的胸懷。

20年了,他們一直這樣平和的述說,在街頭,在工作崗位,在看守所,在監牢。他們到底在述說什麼,僅僅只是自己的冤屈,自己的遭遇?不,他們用這樣的方式,告訴你選擇,選擇善良,還是邪惡,從而為你能被神靈救贖。他們一直這樣述說,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他們的行列,東方的,西方的,平和的講述,直至真相在滿天下大白!

我終於明白,高牆為什麼如此森嚴,鐵絲網為什麼不肯拆除。他們害怕!

我於光明處,雖是無聲,罪惡卻在躲藏。

2019年4月25日於悉尼

責任編輯:劉頌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