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为有三大劣迹 促美政府开始全面封杀

从野心勃勃到四面楚歌 华为如何走到今天(中)

因为军方背景和安全性问题,华为遭遇多国抵制。(Getty Images)

美国情报发现,华为秘密计划伪装手机,打算在美国市场出售。(Getty Images)

人气: 1877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6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自去年年底以来,华为在全球范围内受到的冲击可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近日美国出口管制所带来的连锁反应更有加剧之势,华为再次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成为了除贸易战外,全球每日关注的另一大焦点。

在美国商务部5月16日正式将华为列入出口管制的黑名单后,连锁反应相继涌现。华为产品供应链的多家大企业纷纷宣布与华为切断业务,令华为遭到重挫。那么,华为到底做了什么让美国如此焦虑,并对华为祭出惩罚呢?

上篇

华为劣迹一:不择手段盗窃技术 屡受指控却不改

令美国不安的是,华为不仅盗窃了多家美企的技术,并且还以奖励制度鼓励员工窃密。美国司法部在今年初对华为的一项指控中,指出华为涉嫌窃取T-Mobile公司的Tappy机械人商业机密,该机械人技术用于测试智能手机。

华为涉嫌窃取T-Mobile公司的商业机密。(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华为工程师偷走了“Tappy”的一个指尖,以利在中国的华为工程师可以尝试复制它。被发现后,华为声称其两名雇员窃密的行为是“孤立”事件、与华为的企业政策相悖。但2天后,华为的美国子公司内部却转发华为中国母公司的一项正式奖励政策,允许奖励从竞争对手手中窃取机密信息的华为员工。此外,华为还成立“竞争管理小组”,任务是审查员工提交的机密内容,并对提供最有价值情报信息的员工颁发月度奖。

《华尔街日报》近日发表一篇题为“华为崛起之路伴随着剽窃与不正当竞争指控”的长篇报导。报导称,华为表示自己尊重知识产权的完整性,不管是该公司自身业务的,还是同业、合作伙伴和竞争对手的。但一些竞争对手和前雇员却指责这家中国公司不择手段窃取商业机密。

“它们(华为)把所有资源都用在窃取技术上,先偷一块母板,然后带回去进行逆向工程操作,”2002-2003年曾任华为瑞典办事处合同工程师的罗伯特‧瑞德(Robert Read)告诉《华日》。

报导还说,针对华为靠抄袭和盗窃手段牟利的指责也层出不穷。报导总结了美国联邦法庭针对华为的10宗案例,并说,在华为的指控者口中,这是一家胃口很广、不择手段、投机取巧的公司,被华为盯上的盗窃目标包括思科(Cisco Technology Inc.)和T-mobile Us Inc. (TMUS)等。

华为前工程师瑞德披露,在斯德哥尔摩办公室,华为研究人员将外国生产的设备存放在一个屏蔽电子设备的地下室里。一些设备被运往中国,由工程师拆解研究。

指控者称,华为在剽窃方面的名声尤其恶劣。思科指称华为在2003年1月复制自己的软件和操作手册。

“他们一字不差地照抄了思科用户手册的全部内容。” 思科在诉状中指出。据一位听取了情况简报的人士说,思科首席法律顾问马克‧钱德勒(Mark Chandler)曾带着华为剽窃的证据与任正非对质,其中包括思科用户手册的打印错误也出现在华为的用户手册上。任正非听完后面无表情,只给了两个字的回复:“巧合”。

在承认抄袭了思科的部分路由器软件后,华为于2004年7月就其与思科的法律诉讼达成和解。

摩托罗拉于2010年7月起诉华为窃取该公司的SC300技术。这是一种连接无线网络设备的小型基站,可以在封闭的建筑物内和农村地区安装。此外,《华日》还在其调查报导中列举了更多的此类案例。

摩托罗拉于2010年7月起诉华为窃取该公司SC300技术。(David Ramos/Getty Images)

另据数字媒体公司“The Information”今年的一份新报告揭示,华为采用多种“可疑”的策略,企图窃取苹果及电子市场上其它竞争者的商业秘密。

“The Information”举例说,去年11月,一名领导智能手表开发的华为工程师追踪了一家帮助构建苹果手表(Apple Watch)心率传感器的供应商。

该供应商的一名匿名高管表示,这名华为工程师安排了一次会议,声称可提供一份制造合同,但实际上,他是想通过这次会面企图获得有关Apple Watch的细节。这名华为工程师由4名研究人员陪同出席会议,总计花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询问有关Apple Watch的信息。

据报导,华为对思科(Cisco)、摩托罗拉(Motorola)和阿汗半导体(Akhan Semiconductor Inc.)等公司都使用了类似的手段。

华为劣迹二:有安全隐患 “后门”事件屡传出

美国指出,华为实质是中共的一个工具,恐被利用在其设备上安装后门,以便中共可收集数据。

荷兰最大日报《人民报》(De Volkskrant)5月份引述4名情报消息人士的话报导,华为在荷兰一家大型电信公司的网络上安装了一个隐藏的可用来获取客户数据的“后门”。荷兰情报与安全机构AIVD正在调查中共是否在进行间谍活动。

此外,全球第二大移动运营商沃达丰(Vodafone)也向彭博社坦言,早在几年前就发现由华为供应给沃达丰旗下意大利业务的设备出现隐藏后门,容许华为在未经沃达丰的许可之下,接触该运营商在意大利业务的固网网络(fixed-line network),而该系统为数百万企业及家庭提供网络服务。

沃达丰曾在2011年要求华为拆除家庭互联网路由器中的后门,并得到华为的保证,称问题得到解决。但进一步测试显示,安全漏洞仍然存在。甚至沃达丰在英国、德国、西班牙和葡萄牙的业务都受到波及。知情人士称,沃达丰坚持与华为合作是因为华为的价格极具诱惑力。

彭博社说,华为明显不愿意取消后门的态度只会扩大那些已经存在的担忧,即华为设备可能对客户构成安全威胁。

“这里最令人担忧的是,华为同意删除代码,然后试图隐藏代码,现在拒绝将其删除,因为它们以‘质量’为由需要将其保留”,时任沃达丰首席信息安全官布莱恩‧利特费尔(Bryan Littlefair)在其2011年4月撰写的文件中说。

日本政府去年12月将华为和中兴的产品排除出政府采购清单,理由是确保不会在网络设备中被植入窃取、破坏和干扰信息系统等恶意功能。日媒当时引述政府官员的消息披露,日本政府拆开华为设备,意外发现了多余零件。

华为劣迹三:可疑事件频出 突显中共将华为当成破坏外国利益利器

中共国家情报法做出明确规定,所有组织和个体都要对国安部情报工作提供协助。中共反间谍法也规定,所有公司和公民都必须提供信息,不得拒绝。虽然中共外交部和华为否认中国法律要求华为进行间谍行动,但仍无法摆脱外界的质疑。有华人网友说,“既然中共有这样的法律,那么谁都不能确定中共何时会根据法律要求华为在产品中植入后门代码,哪怕这代码以前已经删除了。而中共肯定会有这要求,否则就不需要这样的法律。”

除了外界的质疑外,华为自身的可疑事件频繁被曝光。本文仅举4例。

1. 非洲联盟机密数据每晚发送至上海 华为疑涉案

法国报纸《世界报》(Le Monde)去年1月份发布的一项调查指出,位于埃塞俄比亚的非洲联盟(AU)总部的机密数据每晚都被发往上海,持续了五年之久。中共被指为幕后操手。

图为非洲联盟总部。(Maria Dyveke Styve/Wikimedia commons)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之后发布报告披露,华为曾与AU委员会于2012年1月签署一份合同,规定华为为AU总部大楼提供一些网络技术基础设施。华为称,AU需要一个健全的解决方案来简化其会议运营,并保护其数据免受各种安全威胁。他们选择了华为的“FusionCloud Desktop Solution”解决方案。华为还强调了其“全方位保障数据的安全”。

专家指出,既然华为大肆强调数据安全性及其公司优势,AU大楼仍发生长年数据泄漏实在令人生疑。ASPI说,华为确实必须面临一些非常严格的质疑。因为,鉴于华为为AU的数据中心提供了设备和关键ICT服务,很难让人理解,华为是如何在持续五年的AU大量数据被盗窃中,一直对明显的数据盗窃行为全然不知。事实上,如果华为从未发现这个迄今为止持续时间最长的政府机密数据被盗案,那我们还能有什么安全而言?

2. 华为在波兰销售主管被抓 涉嫌为中共情报部服务

波兰政府1月抓捕华为在当地的中国籍销售主管王伟晶和波兰国内安全局(Internal Security Agency)的一名前负责人。二人被指控涉嫌间谍活动,“为中国(共)情报部门谋利”。

此事发生后,华为随即发表声明,企图撇清与王伟晶的关系,但仍无法消除西方的质疑。《华日》指出,继孟晚舟事件后,波兰事件是对华为的另一个重磅炸弹。但这次指控性质不同,直指华为一直在否认的间谍行为。

事件发生后,波兰安全官员也在讨论如何解决与华为相关的所有潜在安全威胁。

3. 澳洲情报部发现中共要求华为提供客户信息

“澳大利亚人”周末版(Weekend Australian)去年11月披露,从澳大利亚国家安全部门获得的情报显示,中国公司在网络间谍活动中所起的作用。中共要求华为向其提供该公司出售给其它国家/地区/某人的网络设备的登录信息。

4. 华为的安全屋更像是一个情报机构

《华日》认为,川普政府之所以打击华为,在于认定华为与所有中国公司一样,除了听命于中共政府别无选择,而华为作为全球最大的电信公司,将是中共手中的一把利器。美国官员认为,近年来中共的威权主义日益浓重。

报导引述一些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的话称,华为在位于得克萨斯和其它地方的办公室内建造了防范间谍的安全屋,与世界各地情报站内的设施类似,不允许美国雇员进入。

反间谍官员认为,这些发现表明,华为处理信息的方式更像是一个国家情报机构,设有严格的保密等级,并依靠一个受保护的通信渠道与北京方面联系。华为则表示否认。

分析指出,在电信方面进行间谍活动很容易,而且难以察觉,这也是华为对中共的吸引力。

据“The verge”报导,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国际计算机科学研究所的尼贺拉斯‧韦弗(Nicholas Weaver)警告,一些破坏是几乎无法察觉的。在硬件方面更是如此。这在电信系统中更糟糕,因为这些系统专门为窃听所设计,非常非常难以检测。一个微小的差异,比如,添加一个具有破坏力的小芯片,你就会失去所有的安全保证。

韦弗认为,如果一个国家的关键网络是由华为设计,那么当和民主国家发生冲突时,与中共军队有关联的华为就是关注的焦点。

一些美国官员担心一旦发生战争,华为产品可能带来的后果。比如,如果发生中美南海武装冲突,北京可能会要求华为中断或破坏在一个机场或其它战略位置的通信。华为还可以通过跟踪士兵的个人手机收集有关基地运营的情报。

对抗华为 美国不再零打碎敲

美国对华为所带来的安全风险的担忧以及美中贸易失衡问题实际上早在多年前就有警惕,只不过是采取一些零打碎敲的方式。奥巴马政府也曾对华为等中国公司进行国家安全调查。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在2011年的一份公开调查报告中披露,在过去三年里,华为从中共政府拿到近2.5亿美金的资助,为中共提供情报服务。众议院情报委员会2012年的一份报告警告,华为给中共军队的精英网络战机构提供特别的网络服务。华为设备可能被用来监视美国人,或让美国的电信网路不稳定。

美国官员承认,美国政府之前对抗华为只是采取了零打碎敲式的行动。现在川普政府开始实施全方位的措施来应对华为威胁。

去年8月,川普签署的《国防授权法案》,禁止接受联邦资金的机构,使用华为及中兴通讯等中企的电信设备、录像服务及网络组件。

去年12月,在美国的要求下,加拿大逮捕了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今年1月,美司法部对孟晚舟、华为及其子公司提起23项刑事起诉,指控他们涉嫌欺诈及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13项罪名)以及窃取一家美国公司的商业机密(10项罪名)。

美国司法部、国土安全部、联邦调查局、商务部于1月28日召开联合新闻会,宣布对华为及其美国、伊朗子公司提起刑事起诉。(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最近的一次打击是在5月中旬,美商务部正式将华为及其在20多个国家的68家附属公司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单,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谷歌宣布在90天缓刑期后终止向华为提供Android系统及服务,英国芯片涉及巨头ARM、美国芯片公司Intel、高通等大型科技公司纷纷和华为切割,以遵守美国的出口管制。此外,全球最大的芯片设计工具供应商新思科技(Synopsys)已停止向华为提供软件更新。

一名熟悉此事的芯片行业高管告诉《日经亚洲评论》:“整个芯片生产过程已经变得十分复杂和成熟,如果华为无法获得新的软件更新,设计新芯片将会非常困难。”#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6-01 7: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