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十人谈对共产党从相信到崩塌厌恶的心路

2018年1月2日,在中华国殇日举行的“解体中共 清除毒瘤”集会及游行上,指出唯有清除万恶之源的中国共产党,中华儿女才有平安。中共不亡,国无宁日;恶党不除,民不聊生。(李愿/大纪元)

人气: 32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2日讯】品葱,被誉为墙外知乎,是一个服务器设在国外的中文社区。因为脱离了中共的言论管控和网络实名所产生的恐慌,许多网友特意挂个vpn翻出来,在上面讨论一些在墙内比较“敏感”的话题。

今年初,有位匿名网友在品葱上发起了一个提问:“对共产党政府从相信到崩塌厌恶的心路历程,大家可否讲讲?”

他写道:“由于共产党全面控制了中国新闻报纸媒体与教育系统,大量洗脑内容的教科书与眼见到,生活中经历的整个社会现实严重脱节。教科书里写满了共产党伟大光明正派,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们的幸福。现实所见的党员官员无不对民众飞扬跋扈,鄙视欺凌,辱骂威胁,虚情假意,谎话连篇,心口不一丑态百出。因此墙上刷再多的标语,教科书里伟光正重复一千遍都不会管用,中共的政府无法改变以上与民众为敌的事实,改变不了其落后于主要民主国家的事实,中共必将倒台,其罪恶必定臭名于人类史册。”

以下是笔者从众多回答中选出的十个答案,它们从不同角度生动的反映了大陆网友从中共的谎言蒙蔽中觉醒的心路历程。

1. 匿名用户:自称人民共和国实则皇朝的荒诞集合体

我高考那年考上了所有人一直在谈论、并且毫不怀疑地认为的中国最高级别的学府,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最高级别的大学。在那时这是一件令我非常喜悦和期待的事情,家人朋友亲戚也大多为我感到高兴…

然后作为“高考的胜利者”,进入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别的大学里感受了1年。

不好听、情绪激动的话就不说了,因为已经说过太多遍了;现在只想平静地阐述我的观点:我对目前国际上已普遍认定的这个叫China的自称人民共和国实则皇朝的荒诞集合体的未来, 更加坚信只有不破不立;否则地球上这片叫China的区域绝对不会有任何意义上真正的发展,幸福永远不会降临在这片土地上。

2. 荣誉非国民:我只希望这个政权去直面人民的怒火

从没有相信过。

我的姥爷,一个抗战时期投笔从戎参加革命的共产党离休老干部,在1989年6月愤怒地烧掉了自己的党证。

我的父母都算是六四亲历者,我自己虽然记忆模糊但也有些印象。我对共产党有怎样的看法可想而知。

08年前后作为中国社会经济的全盛期,我一度以为一切都会慢慢变好,接着习近平上台了。

到2015年为止我还可以算是体制内改革派,那么现在我只希望这个政权去直面人民的怒火。

3. 组组组组:言论审查的倾向令人匪夷所思

一开始以为是纯粹唯物主义宏观上统治水平高明的一个政权,后来越看越发现迂腐、愚昧,体制僵化,多好的官员也被迫同流合污,设立很多罗圈法在各个领域都准备后门,这本身就是对自己政治水平的不自信,留的这些后门也导致法制千疮百孔。

世界上所有国家都有权贵,问题是中国的权贵太多了些,随便有点钱认识点人就可以践踏法律,随便一个交警队的小协警也能任意修改违章记录甚至勒索司机,街道办的一个小喽啰也能靠权力天天山珍海味,搞得法律国体也显得太贱了。

原本网络上允许歌颂不允许抨击,近几年连歌颂都不允许了,只能是唱赞歌、跳忠字舞,稍微复杂一点的都不准说,理由是政治敏感,我严重怀疑是宣传口上的人学历太低导致。

不允许批评,那么赞美就没有任何意义,这样的言论管控根本就是不尊重中国知识分子、不尊重中国全体人民。

大好的机会搞民主渐进化改革,十年功夫缓缓先开放市政民主的话,中国未来一片光明,然而现在却无可救药的继续倒车,错过机会,现在能管控言论、能高压维稳,群众没有怨言,全是因为经济景气,这么大好的机会可以搞改革,却做梦一样的过去了。

清末新政时有一段景气的时间,如果慈禧能抓住机会搞立宪改革,也不会落到个国破家亡的下场,可是独夫之心日益骄固,害了自己也害了国家。

动辄扯厉害了我的国,煽动民族主义,在和平时代连续的这样煽动本身就是浪费民众感情的行为,我实在无法理解。

言论审查的倾向令人匪夷所思,知乎上有人声称孙中山刺杀了宋教仁、并且称袁世凯从不刺杀政敌,我列举了二三十条袁世凯刺杀政敌的事例,结果被禁言七天,而侮辱孙中山的答案毫发无损。又有答案称美国内战时谢尔曼屠杀的很残酷,评论里说对台湾也要这样,我评论了句“诸君真勇猛啊,屠杀中国台湾的同胞”,又被禁言七天。

4. 维尼皇帝:中国的天空都是黑暗的

我上高中以前还是很相信共产党的,第一次对共产党感到震惊的是知道了六四事件,但我也没有什么愤怒只是感到好奇。真正让我觉得共产党虚伪的是掩盖一些历史真相,抹黑国民党抗日功绩,自称中流砥柱,还强行把国和党绑在一起。还有就是控制言论自由,以前还可以在网上膜蛤,评论国家领导人,现在谈这些绝对会被封号,敏感词越来越多,21世纪也要搞避讳,现在连微信等社交软件都在政府监控下了。以及习修宪,搞个人崇拜,这让我彻底对中共感到失望,让我看到中共体制内真的有很大问题,甚至觉得中国的天空都是黑暗的。

5.  KONOKUNI:山洞崩塌之后,看到蓝天了

小学的时候非常相信党和国家。那是平时能接触到的信息载体就只有教科书和电视,自己也只对魔法少女动画感兴趣,从来没想过别的,不过我觉得大部分小学生也是这样。

初中高中的时候,就必然面对政治课。这时对党产生了怀疑。主要是怀疑教科书,进而怀疑有权编纂教科书的团体。倒不是因为知道了什么事件的情况与教科书描述的不符,而是总觉得政治书里面的话非常别扭,难以接受,一方面互相矛盾,另一方面不说人话(这个比互相矛盾更令我恶心)。当时有幸遇到了一位非常好的历史老师,详尽教授了从文艺复兴到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历史。我至今还记得,她的叙述令我几乎落泪,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了希望、未来和奇迹。不过当时,我虽然怀疑政府,但只是觉得别扭,并不能说出什么所以然来。

再后来就不好说的太详细,反正是学习了一个非常有缘分的专业,正好需要阅读16世纪至20世纪的相关著作。以前的种种违和感仿佛散落在地上的珠子,就被一根线串联起来了。在那个时候,可以说对政府的信任是完全崩塌,但是山洞崩塌之后,看到蓝天了。

6. 翩逐晚风:共产党的恶是一个抹杀人性的恶

小时候,家里管的严,不让出去玩,不让在家看电视玩游戏机,陪伴我度过炎热暑假的只有灯芯草凉席和人民美术出版社的《机器猫》,回想一下,可能那时我就很爱钻牛角尖了,乐呵呵看漫画的同时总在想,为什么同样是小学生,我和大雄受到的教育所处的环境有如此之多的不同?为何漫画对正面角色的刻画还要描写他们的缺点而不是我们的小英雄赖宁们一样永远是孝敬父母尊敬师长团结同学学习成绩优异的高大全?

后来上了初中,第一次接触政治课,大概第三四课的时候就讲世界观了。不知道是课本太烂还是老师太烂或者二者皆有,老师只要求我们记住:唯物主义是对的,唯心主义是错的。我非常不解。举手问,为什么?老师只会说:没有为什么,因为课本上就这么写的,我死盯着课本,说可是课本上也没说明为什么啊?老师恶狠狠的说:行了,你要愿意答错题考试不及格你就随便写,别在这耽误大家的时间,不愿意坐下听课你就站着。

就这样,甚至与共产党没有什么太直接的联系,也没受到什么迫害,我,一个12岁的少年开始厌恶了写作政治,实为思想改造的的科目,以后正如那位老师所说,我再也没及格过。高考时,作为文科生的我政治9道选择题只对了1道。并不是那时已经成年的我不懂的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故意答错,而是政治课给我带来的心理创伤让我无法正视。我对历史和地理天生的兴趣让我都不用专门学习便可拿到高分(当然历史还是要背一背那些他们自豪的飞夺泸定桥百团大战和改变世界的庐山会议之类的),但是只有政治我如何的努力背诵抄写,都交不出他们满意的答案,也就扼杀了我前往向往学府学习向往专业的希望。父亲那时非常的古板,是绝对威权型的父亲,也用一顿胖揍和“没有共产党中国就乱套了”的教育打消了我出国念书的机会。就这样,我上了一个不喜欢的大学学了一个不喜欢的专业毕业找了一个不喜欢的工作,因为机缘巧合,因为这个工作,近十年以后我也算肉翻出了墙,虽然离拿永居还远得很。
回想一下,共产党的恶不只是什么强拆拘禁之类具体的恶,而是一个抹杀人性的恶。

7. 匿名用户:在纽伦堡的绞刑架上获得悔改

俺主要是被捧臭脚、乱放黑屁的五毛、自干五、小粉红们恶心到而反中共的。

这个过程从08年它们登上历史舞台,为中共打压西藏新疆辩护的时候就开始了。那时候胡在位,多多少少还是要粉饰太平的,所以五毛和正义人士势力五五开,它们还不敢太兴风作浪。

随着习上台,昏招迭出,民心不稳,党国越来越侧重网络评论员稳腚局势,以周小平参加座谈会被习钦点为分水岭。而现实也越来越证实这种方式的拙劣可笑。

但愿它们都能收获尤里乌斯施特莱彻的结局,在纽伦堡的绞刑架上获得悔改!

8. 大于弱智:历史政治纯粹是共产党编织的谎言

一直是听话的好孩子,但只是觉得历史和政治很无聊

后来文学、影视、游戏政策收紧+习修宪

彻底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开始有意识地google了一下

才发现,不是历史和政治无聊

而是它们纯粹是共产党编织的谎言

还是自我吹捧那种

恶心

从此不再信任共产党

即便是他们做了什么好事

我也习惯先打一个问号

9. 丁丁在美洲:感谢那些启蒙的书籍,伟大的思想家们

生于七十年代,从来没有相信过政府,从来没有粉红和五毛过,一直是清楚的,所以早就离开了。

感谢那些启蒙的书籍,伟大的思想家们!

10. 笔墨写春秋:共产党说的话全当放屁
小时候也从来没相信过共产党,但是一开始是相信国家,对党无感。

本人讨厌中共主要还是因为共产党太腐败(本人算是资本主义者,一向主张靠个人奋斗致富),看不惯那些吊本事没有的人靠着关系弄到点钱,在酒席上屁话连篇,摆领导架子装逼。本来一个良好的政府团队应该努力革除这些东西,清除这些传播垃圾思想的败类,毕竟古代专制的皇帝还知道悬崖勒马,下罪己诏。后来随着年龄增大,越来越看清,其实中共非但不会去改革,相反这些败类恰恰是它的基本盘!只有放任这些人花天酒地,这些人才会死心塌地拥护党中央。

从那以后,共产党说的话全当放屁。翻墙工具没断过。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7-22 11: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