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共婵娟 古今共婵娟 说什么美好与浪漫?

作者:容乃加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98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千里共婵娟”出自苏东坡的中秋词《水调歌头》,话尽“婵娟”美好与深情浪漫!这宋代的水调歌从宋唱到今,一直传有盛名。东坡咏叹“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成了代代人团圆心愿的代言,不管人在东西南北的哪一方,但愿都能在美好的中秋月下团圆,长长久久,天涯共此时!

东坡寄予“婵娟”的深情,是否和古人一脉相通呢?婵娟成了月亮的化身,是始自东坡的中秋词吗?

“婵娟”自古是美的代称

古人形容女子曼妙优雅的姿态称“婵娟”,后来婵娟就成了美人的代名词。如南北朝萧统《长相思》中描述了貌似婵娟的伊人,愿能与婵娟比翼双飞,“相思无终极,长夜起叹息。徒见貌婵娟,宁知心有忆。寸心无以因,愿附归飞翼。”

“婵娟”也不仅是美人的代称,它也被用来形容美好的事物。如唐代孟郊用“婵娟”来吟咏花、竹:“花婵娟,泛春泉;竹婵娟,笼晓烟。”花的曼妙,竹的清雅,款款动人。

唐人常以婵娟形容明月

在唐人的诗中用“婵娟”形容月色明媚,或代指明月,已经非常多见。婵娟和明月两者都有着“美好”的内涵,是否就这样自然而然地“联婚”了呢?例如:刘长卿的《湘妃》诗句,吟江月的曼妙浪漫,就说道“婵娟湘江月,千载空蛾眉。”

僧人栖白的《八月十五夜玩月》诗句,吟中秋月色最圆、最“婵娟”,“寻常三五夜,不是不婵娟。及至中秋满,还胜别夜圆。”

东坡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堪称千古绝唱一名句。不过,将“千里”和“婵娟”的意象联合不是自东坡开始的,回顾唐诗,已经能窥见“千里”、“婵娟”联手的美学,例如:

诗僧皎然吟咏:“……的烁婵娟又争发。客归千里自兹始……”。在皎然的这诗中,我们已经看到“千里共婵娟”的影像了。

诗仙李白怀念老友的诗《忆旧游寄谯郡元参军》有这样的心声:“翠娥婵娟初月辉”、“寄君千里遥相忆”。婵娟寄予君,千里遥相忆!果然,诗仙李白的创想,让东坡无法专美于前。而东坡把千里、婵娟紧紧连结起来,创了这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转换了距离的美感,让人们念念到如今。

@*#

-点阅【成语数来宝】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八月十五、中秋赏月玩月的名诗不少,历代中,诗才瑰伟的诗人们还创作了不少才思纵横、情怀洒落的回文诗,同时展现回转牵肠的情致!相思深浓处 ,秋月也将相思回向人间。
  • 中秋节,围绕着月亮,围绕着团圆,有多少习俗古今相传?你知道起源吗?连系着中秋节传说故事,有一些神奇事儿你可能还不知道!中华儿女共沐中秋月光,代代相系相属!
  • 簪珥璎珞之类的传统首饰,总是佩戴于醒目位置,或为容颜增添风采,或应礼制彰显身份。腕饰,则掩其形于广袖之中,振其声于金玉之间。其形态和精美程度,更不因隐蔽性而有半分敷衍,就像一位与世无争的君子,怀抱凌云高远之志。佩戴时,它总是轻轻触碰着臂腕,聆听声声脉动,更像一位体贴的密友,让人感到平静而熨帖。
  • 以当今的眼光看,各类珠宝首饰中,戒指应当是最具仪式感的一款配饰。无论是贵重的求婚钻戒、婚礼上互换的对戒,或是老夫老妻日常配戴的戒指,都默默传递出婚姻圣洁与幸福的意味。这些源自西方的戒指文化,已经占据我们的内心多年。
  • “一簪一珥,便可相伴一生。”簪指绾发或妆点的头饰,珥指或简约或繁丽的耳饰。精炼的语言,描摹出古代女子的妆饰风华,以及那份沉静怀旧的缱绻心曲。时光流转,簪钗等头饰,到如今已不多见。唯有耳畔点点珠翠光华,仍然熠熠生辉,真正成为不可或缺的闺中良伴。
  • 《乙巳占》是唐代预言大师李淳风的天象预言大作,然而《乙巳占》日蚀占对应于现代社会,还具有感应力吗?本文作者同时运用现代科学数据,补充了一个新观点。
  • 齐国强大开明的大国气象,孕育了稷下学宫群星闪耀的盛景。在齐国最强盛大的时期,稷下学宫学者云集,从者数千,是天下学子最向往的文化圣地。大约在齐宣王晚年时,一个十五岁的少年,风尘仆仆从赵国来到了高门大屋的学宫外。
  • 大儒孟子之后,稷下学宫突然出了一位奇人,带来一套高深莫测的学说。他常常向人们阐述弘大不经、怪诞离奇的观点:“开天辟地以来,社会按照五行相胜的关系更替、循环,比如虞属土德,夏属木德,商属金德,周属火德。每当一个朝代将要兴起,上天会降下祥瑞昭示于人。”
  • 小小楼阁,典藏万卷书籍;方寸天地,包罗千载文明。藏书楼,即古代文人珍藏图书典籍的地方。在尘世间某处安静的角落,它默默地存放着浩如烟海的累累书册,见证了中华文明的著作之富和诗文之盛。它更是富有生命力的,孕育了一个个书香世家,以及历史上数不尽的风流雅士。书中自有黄金屋,家有万卷藏书者,便拥有了人生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 齐都临淄外的稷下学宫,创办三十余年,历经三代君王,已成为诸子荟萃、百家争鸣的主要舞台。齐国这个东方强国,也一跃成为学术中心。此时,各国名士接踵而至,一睹学宫风采,甚至作为学宫的一员跻身朝堂,向齐国君臣推行自己的学说和政治主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