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利:三论非暴力原则与非暴力抗争运动

杨建利

标签:

(http://www.epochtimes.com)

(二00二年三月十四日)

受专制压迫的民众与专制者相比在人数上历来就是占有绝对优势的。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还要服从专制统治呢﹖这其实是一个老掉牙的问题。人们从不同的角度回答了这个问题﹕有人认为是传统习惯——专制文化——使然﹐有人认为人权意识薄弱——奴性——造成﹐也有人认为民众的害怕成全了专制统治。“怕”﹐其实是问题的根本。我不是说人权意识等不重要﹐但是人性的常识告诉我们﹐即使是人权意识旺盛的美国人也是不敢顶着子弹冲的。因此﹐如果我们不把“怕”的前因后果分析清楚并在实践中破除怕的困扰﹑而仅仅高谈破除传统习惯和提高人权意识的话﹐非暴力抗争运动将不得其门而入。

民众虽然占多数﹐但是却被专制者分而治之﹐每个人都是以个体面对专制机器﹐他们陷入如下描述的“集体行动困境”中﹕虽然他们一起反抗获至成功的可能性很大﹐但是对于每个人来说﹐如果不反抗﹐虽然痛苦﹐但还过得去﹐但是﹐一个人反抗所要付的代价将超过苟活的痛苦﹐是一般人所不愿意也承受不了的﹔而想坐顺风车——让别人反抗﹐自己坐享其成——又是人的天性﹐使得每一个人都害怕自己一旦起来反抗而没有人或只有极少数人跟进﹐真的造成一个人或极少数人对抗专制政权的局面﹔所以大家就只好不行动。

为了维持统治﹐专制者所做的一切可以说就是为了阻止民众的集体反抗行动的形成。为此﹐专制政权大致要做三方面的事。第一﹐它要尽可能地不让太多的人的生存条件比在监狱里或被整肃时更差﹐以避免超过一定数量的人不需等大家一起行动而奋起反抗﹐当今的共产党大谈“生存权”即为此意。第二﹐控制信息﹐让民众无法真实准确地了解他们相对其他人的生存状况﹐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更阻碍他们互相串通﹐谋划集体行动。近十几年来﹐共产党通过控制信息﹐使大部分中国人不了解中国相对世界其它国家的真实状况﹐制造霸权话语和国际敌人﹐转移国内民众与政府之间的矛盾﹐此为一例。由于中共当局控制信息和刻意宣传的缘故﹐人们以为只是当地的官员腐败残酷为害百姓﹐其它地方的干部都是焦裕禄。就象三年大饥荒期间﹐大部分中国人都以为只是自己的地方饿殍遍野﹐其它地方的公社都过着富裕的共产主义生活。第三﹐不断制造恐怖﹐在民众的精神上心理上造成内化的恐惧状态。

要求每一个民众都做英雄是不合适的也是不现实的。然而﹐非暴力抗争运动需要一大批不怕强权迫害甚至不怕牺牲生命的领导者。甘地曾经说过﹐暴力抗争者有可能转化成非暴力抗争者﹐但是﹐胆小鬼是不可能成为非暴力抗争者的。非暴力抗争运动要求其领导者准确判断自由的边界的位置﹐以把握抗争的强度和规模。专制统治不仅靠其国家机器制造恐怖来维持﹐而且更靠民众自己吓唬自己来维持。自己吓唬自己的现象在有了一点社会地位的知识分子中最常见。我们常常遇到到海外访问的知识分子﹐连和异议人士打一点点无关政治的交道都是鬼鬼祟祟躲躲闪闪。共产党的残暴在相当程度上是惯出来的﹐自由的边界从来不是专制者单方面划定的﹐它是社会各种力量交互作用的结果。如果我们总是“怕”字当头的话﹐自由的边界只会自动缩小。法轮功在长春等地突破信息封锁的作为﹐将为民众在心理上藐视专制当局产生巨大推动作用。

号召民众不畏强权的同时﹐对非暴力抗争运动的领导者来讲更重要的是在任意时刻都要思考和寻找降低一般民众参与抗争的代价和风险的策略。只有代价和风险不断降低﹐才会有越来越多的民众加入非暴力抗争运动﹐才会使外力压政逐步走向成功。值得一提的是﹐一代一代民运先行者的努力奋斗﹐他们的牺牲﹑劳狱之苦使后来者反抗暴政的代价和风险一代比一代降低﹐使我们现在逐步大规模开展非暴力抗争运动成为可能。

除了从心理上突破“怕”字以外﹐我们还应该从其它的角度更切实地思考突破集体行动困境的策略。

首先我们能做的也应该做的就是利用网际网络建立信息交流联络中心使筹划集体行动成为可能。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全国所有有心进行抗争的人同时向中共专制政权说一个“不”字﹐中共专制政权立刻就会瓦解。问题的关键是这些人如何在同一个时刻采取行动。当然所有的人在同一个时刻一起行动是一个不可能的理想状态﹐我只是用它说明信息交流沟通的重要性。昔人用月饼传递八月十五杀鞑子的信息就是这个意思。我们应该从现在就开始逐步建立各地方﹑各省﹑全国的信息交流联络站﹐国内有困难﹐海外应临时代为设立。我本人及我们的组织愿意成为思想交流﹑信息沟通﹑行动协调的中转站﹐望有意者与我们联络。

专制统治者对付民众的一个最基本的办法就是分而治之。当人数众多的人民不是作为有机的整体而是作为相互分离的个体存在时﹐它的力量就会比我们想像的虚弱的多。因此﹐我们就要反其道而推之。其最好的方式就是有机地组织起来﹐农会﹑工会﹑教师工会﹑记者协会﹑学生会﹑自由参选联盟﹑信仰自由联盟﹑反迫害联盟﹑反腐败联盟﹑公民论坛﹑说真话阵线﹑城乡平权阵线﹑义务教育平权阵线﹑妇女联合会﹑上访联合会等等﹐总要从小规模﹑局部地区试起。除了组织起来公开诉求以外﹐还要造成风险共同承担的局面。具体的办法有许多﹐比如说﹐安抚和帮助受难者的家属亲友﹐声援和支持被迫害的人等等。当人们发现﹐天大的风险都会由人们共同承担时﹐每一个人的勇气都会比平时大的多。这就是丁楚先生曾经讲到的“聚孤胆为群胆”的策略。

丁楚先生还谈过一个策略﹐非常值得借鉴﹐叫做“化专制者整体为个体” 。专制者虽然人少﹐但是他们却是一个组织的力量﹐施行统治是集体行动﹐其具体的暴虐常常以“党和国家的政策”等集体的名义进行﹐因此﹐与民众的反抗行为不一样﹐他们的统治行为的风险由集体承担。所以﹐中共大小官员迫害起人来有恃无恐。非暴力抗争运动对付专制者的一个策略就是要设法让他们对付民众的时候也陷于集体行动困境﹐亦即﹐让他们每个人单独承担风险﹐对自己的具体罪恶负责。所以﹐非暴力抗争运动要给中共的官员立档案﹐为未来公正的法律审判留下证据﹐让他们无法以国家的名义逃脱罪责。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文章
    

  • 杨建利﹑项小吉关于非暴力原则的辩论 (3/4/2002)    
  • 杨建利:暴力原则与非暴力抗争运动 (2/12/2002)    
  • 生命的礼赞 (2/10/2002)    
  • 刘飞跃:非暴力之声——民主与动乱 (2/6/2002)    
  • 亚洲“反恐怖”变了样 成了侵犯人权的“天赐良机” (11/22/2001)    
  • 林牧:不愿做奴隶的时代 (11/8/2001)    
  • NTC新闻发布稿:意大利企业家因炼法轮功被中国驱逐 (10/16/2001)    
  • 余杰: 面对中国的国难(下) (10/13/2001)    
  • 美国暴力色彩玩具遭唾弃 (9/28/2001)    
  •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荷兰联络处声明 (9/11/2001)    
  • 江泽民人性沦丧到不如‘六四屠夫’李鹏 (9/7/2001)    
  • 真﹑善﹑忍是人类最有力的武器 (8/27/2001)    
  • 徐友渔: 再从安提戈涅说起  (8/7/2001)    
  • 美议员:非暴力是一项强有力的正义武器 它令挥舞它的人变得高贵 (7/27/2001)    
  • 【大纪元专访】甘地先生主持法轮功研讨会 (7/23/2001)    
  • BBC新闻分析:聚集热那亚的抗议者 (7/20/2001)    
  • 李哲 : 镇压法轮功在政治上是愚蠢的 (6/14/2001)    
  • 蒙特利尔报自由撰稿人苏珊: “听李老师讲法” (6/14/2001)    
  • 前南非黑人总统曼德拉大半生为黑人请命 (6/3/2001)
  • 相关新闻
    前南非黑人总统曼德拉大半生为黑人请命
    蒙特利尔报自由撰稿人苏珊:  "听李老师讲法"
    李哲 : 镇压法轮功在政治上是愚蠢的
    BBC新闻分析:聚集热那亚的抗议者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抓黎智英抄苹果 两个人最高兴
    【现场视频】中共不兑现承诺 失独父母维权
    【珍言真语】袁弓夷:抓黎智英 中共将挨美打趴
    【重播】白宫简报会:中共报复美国无意义
    【重播】川普8·10发布会短暂中断 白宫外枪击
    【重播】中共军医唐娟庭审 9.1举行听证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