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教子煞费苦心 一本残书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4月13日讯】20岁以前,除了上学时读的几篇课文和偶尔翻过几册连环画之外,我从未真正读过一本书。整天与一帮“哥们儿”混在一起喝酒、赌博、打架,做了不少坏事。

  也就是那年夏天,我的脚被砸伤了,只好在家躺着。在那些日子里我觉得最难熬的是时间,最难耐的是不能出去和那些“哥们儿”一块混。

  一天午休醒来,我发现床头柜上有一本薄薄的书,就随手拿过来胡乱翻看,出乎意料的是,我居然被吸引住了。那是一本名为《眼睛》的书,描写的是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可惜后半部分被撕掉了。于是,这个爱情故事的结局吊住了我的胃口。晚上父亲回来时,我举着那本残书对他说:“爸,你能否给我找到被撕掉的后半部分?挺来劲的!”父亲听后眼睛一亮,然后拉开柜子门抱出一摞全是缺头少尾的书对我说:“这些书都是你小时候作的孽,你自己找吧。”

  虽然我在那堆残书里没能找到《眼睛》的后半部分,但我走进了一个迷宫,几乎每部残书———《青春万岁》、《铁道游击队》、《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都深深吸引了我,同时那些有头无尾或有尾无头的故事更是折磨着我。一天,我恳求父亲:“爸,给我几本完整的书看吧。”父亲很高兴地满足了我的要求。

  当我的脚伤痊愈时,我已经完全被书吸引住了,开始热衷于读书,甚至动手写一些读书笔记。书读得越来越多,内心越来越充实,以前的那些坏习惯也跑得无影无踪了。后来,自己也试着写一些文章,居然也能频频发表于报刊杂志上,那种心情不知有多激动!

  去年,我的一篇散文获征文二等奖,父亲特意买了好酒炒了好菜以示庆祝。酒至酣时,父亲从柜子里搬出那一摞残书不无得意地对我说:“这些书其实都是我撕的,也真该感谢这些残书,不然,你今天会成一个什么样的人还很难说呢。”真想不到一本本残书竟包含着父亲为拯救我的良苦用心。我激动地说:“爸,该谢的是您!”

  现在,我的书柜里放着那本名叫《眼睛》的残书,它是我今生最值得珍藏的一本书。因为,这是我另一种全新生活的开始。

转自:北京晚报(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文章
    

  • 甲A:李铁妈妈“三娘教子”:再这样就不要回家 (3/14/2002)    
  • 管教子女 香港三成父母压力大 (1/22/2002)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