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化遗产

德国洛可可式的辉煌典范——德国奥古斯都堡

奥古斯都堡, 洛可可, 布吕尔, Brühl, 苍鹭, 礼拜堂, 会客厅, 餐厅, 主阶梯
奥古斯都堡。(Horst Gummersbach提供/UNESCO World Heritage Site Palaces Augustusburg and Falkenlust, Brühl)
font print 人气: 6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11月12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ATHERINE YANG德国布吕尔采访报导/陈遇翻译)从科隆(Cologne)顺着铁路南下,短短车程便能抵达布吕尔(Brühl)小镇,出了火车站,迎面而来就是经典著名的洛可可城堡——奥古斯都堡(Augustusburg Palace)。

奥古斯都堡兴建于1725至1768年,在西德被视为“洛可可风(Rococo)的活见证”。进到古堡里,参访者可以在房间中穿梭,从墙壁和天花板设计中一窥巴洛克晚期到洛可可风格兴起的转变过程。

也因为这样,这座城堡包含它的花园和狩猎小屋在1984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以保存建筑史上这重要的一页。

据说,拿破仑在1804年第一次见到这座城堡后曾说,可惜它没有轮子,不然他就可以把它一起带回法国了。

奥古斯都堡, 洛可可, 布吕尔, Brühl, 苍鹭, 礼拜堂, 会客厅, 餐厅, 主阶梯
奥古斯都堡。(Horst Gummersbach提供/UNESCO World Heritage Site Palaces Augustusburg and Falkenlust, Brühl)

主阶梯

若您在18世纪时受邀成为这座城堡的贵宾的话,您将会乘坐着马车直接抵达主阶梯(Grand Staircase)前。这座由大理石和白色粉饰灰泥制成的华丽阶梯,非常引人注目。

朝天花板看,满天的众神在上头迎接着您。而在下面,两侧意涵着高贵和谦逊的人物雕塑将城堡主人克雷门斯·奥古斯都(Clemens August)身为选帝侯(Archbishop-elector)的权力身份展露无遗。

奥古斯都堡, 洛可可, 布吕尔, Brühl, 苍鹭, 礼拜堂, 会客厅, 餐厅, 主阶梯
由巴尔塔萨·诺伊曼(Balthasar Neumann)设计的主阶梯。(Horst Gummersbach 提供/UNESCO World Heritage Site Palaces Augustusburg and Falkenlust, Brühl)

奥古斯都堡确实是洛可可城堡的杰作,事实上,它也是德国第一座洛可可风的建筑。

在繁荣的18世纪,德国北方和西方的诸侯在宫殿里治理着自己的王国,而法国的凡尔赛宫则成为了他们借鉴的榜样。

由卡洛·卡洛恩(Carlo Carlone)绘制的主阶梯天花板壁画。使用的错视画法(trompe-l’oeil)让人有天花板是一座圆顶的错觉。(英文大纪元)

洛可可风起源于法王路易十四统治后期的法国,在路易十五时期开始大量盛行。它的特点是原角和缀饰。洛可可这个名字隐含了法文字“rocaille”的概念,意思是用贝壳装饰的人工石室。

奥古斯都堡, 洛可可, 布吕尔, Brühl, 苍鹭, 礼拜堂, 会客厅, 餐厅
奥古斯都堡的夏季餐厅。(Horst Gummersbach提供/UNESCO World Heritage Site Palaces Augustusburg and Falkenlust, Brühl)

洛可可风格的核心是赞颂大自然;在奥古斯都堡内四处可见花草动物的图案和画面。随着当时洛可可风开始退流行,该风格逐渐朝向发展出繁复的装饰,直到演变为过度点缀。有些人认为洛可可只是巴洛克晚期的一个阶段,和巴洛克时期雄伟有序、有着私密装饰沙龙的谒见厅(stateroom)不同。奥古斯都堡早期完成的部分中,里面的装饰皆较为简单。而后期完工的房间则有较繁复的装饰。

和凡尔赛宫一样,奥古斯都堡里的壁画也相当富丽堂皇,充满了诸神的形象。居住在这里的统治者相信他们的权力是由神授予的,而祂们的形象提醒他们应尽的责任。

奥古斯都堡, 洛可可, 布吕尔, Brühl, 苍鹭, 礼拜堂, 会客厅
奥古斯都堡主楼梯的顶部。(Horst Gummersbach 提供/UNESCO World Heritage Site Palaces Augustusburg and Falkenlust, Brühl.)

主阶梯令人印象深刻。这是由建筑师巴尔塔萨·诺伊曼(Balthasar Neumann)设计的,在完成至今仍被视为欧洲城堡之最的符兹堡宫(Würzburg Residence)后,他便投入到这项设计中。随着楼梯往上走,会看到人物雕像逐渐地显露出来,成双成对的天神歌颂着和平、美德,还有选帝侯热爱并且长期赞助支持的艺术作品。

走上楼梯平台,便会通达卫兵厅(Hall of the Guards),这间仪式用的大厅同样充满了具有象征意义的粉饰灰泥布置,向宗教、贵族、军事权力、智慧和谏言致敬。而正义之神在此则扮演点交统治权的角色。

再往下走,就会到达餐厅和音乐室(Dining Hall-Music Room),这是另一个装饰精美的会客空间。在这里,太阳神阿波罗从高处往下俯视,周围围绕着九位缪思女神。

再过去就是寓所房间

奥古斯都堡, 洛可可, 布吕尔, Brühl, 苍鹭, 礼拜堂, 会客厅
会客厅(Audience Hall)是城堡内装饰最华美的房间之一,有着繁复的镀金粉饰灰泥装饰和天花板壁画,营造出视觉上的深度。(Horst Gummersbach 提供/UNESCO World Heritage Site Palaces Augustusburg and Falkenlust, Brühl)

建造过程

这座城堡的原址曾是一座有护城河环绕的中世纪古堡,建筑师约翰·孔拉特·史劳(Johann Conrad Schlaun)于1725年受委托将这处废墟重建成一座宫殿。随后,建筑师弗朗索瓦·德·居维利埃(François de Cuvilliés)于1728年接手了建筑设计,将其改为一处精致的住所。在旧结构拆除后,新城堡一直到1735年才正式动工。

奥古斯都堡, 洛可可, 布吕尔, Brühl, 苍鹭, 礼拜堂
会客厅的天花板装饰使用了和法式花园地面一样的几何图像。(Horst Gummersbach 提供/UNESCO World Heritage Site Palaces Augustusburg and Falkenlust, Brühl)

奥古斯都在长达四十多年的政治动荡中,为自己的国家争取了和平稳定,却无法亲眼看到这座城堡完工。他的继位者马克西米利安·腓特烈(Max Friedrich von Königsegg)在1761年奥古斯都去世后,监督完成了剩下的工程。

个人巧思

奥古斯都不仅长居在这里,也在建筑设计上留下了许多个人巧思。在城堡西侧,他在每一层楼都规划了一间祷告用的礼拜堂,藏在主厅里。

奥古斯都堡, 洛可可, 布吕尔, Brühl, 苍鹭, 礼拜堂
臬玻穆的圣若望礼拜堂(Catherine Yang/大纪元)

距离寓所和会客室较远处有一个小房间,原先规划为洗手间,里面挂满了他心爱的鸟类图画。奥古斯都非常热爱猎鹰,因此也在园区内建了狩猎小屋“猎趣园”(Falkenlust)。

奥古斯都堡, 洛可可, 布吕尔, Brühl, 苍鹭
狩猎小屋里的鸟类图画。(Catherine Yang/英文大纪元)
奥古斯都堡, 洛可可, 布吕尔, Brühl, 苍鹭
一只被受宠爱的苍鹭。在画像上还有几行关于它的生平记载。(Catherine Yang/英文大纪元)

花园

景观建筑师多明尼克·吉拉德(Dominique Girard)以法式巴洛克花园的形式来设计城堡的花园,这种花园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凡尔赛花园,有着整齐的自然植栽和步道,表现出和谐和有序的精神。

1842年,整座花园曾依照当时流行的英式地景风格重新修建过,但之后在城堡整修时,又将其改回原先的巴洛克风格。

奥古斯都堡, 洛可可, 布吕尔, Brühl
奥古斯都堡的城堡花园是18世纪德国花园风格的典范,保存了多明尼克·吉拉德(Dominique Girard)的原始设计。(Horst Gummersbach 提供/UNESCO World Heritage Site Palaces Augustusburg and Falkenlust, Brühl)

参观资讯

若您从科隆出发前往布吕尔的话,可以在科隆火车站搭乘火车或街上电车,两种方式都可抵达布吕尔车站,一出车站对面就是奥古斯都堡。电车车票只要3欧元,车程约半小时;火车只需要15分钟,票价因车种有所不同。

含导览解说的门票费用为每位成人9欧元。更多资讯请参考这里

原文Brühl’s Augustusburg Palace: A Brilliant Example of German Rococo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美泉宫
    近350多年来,美泉宫(Schönbrunn Palace,又译熊布朗宫)优雅地矗立在维也纳市郊,这里曾是奥地利最后一个王室——哈布斯堡王朝(Habsburg)的家。
  • 凡尔赛宫
    法王路易十四在扩建父亲的山顶城堡(这间豪华的乡间寓所)后,便开始了这项传统。在往后五十多年的时间里,凡尔赛宫成为欧洲规模最大又最具影响力的宫殿,也成为建筑、音乐、戏剧和装饰艺术等伟大艺术发明的来源。
  • 野生动物, 鸟类, 安德鲁·普莱奇, Andrew Pledge
    安德鲁·普莱奇(Andrew Pledge)可不是一般的画家,他是专门描绘野生动物的画家。在普莱奇笔下的世界,那些不太受欢迎甚至可说长相奇丑的野生鸟类,都变成了一幅幅美丽的画面。不久前,这位自学画家就是以这项独特的天赋,以一幅描绘美洲《林鹳》(Wood Stork)的作品,荣获了大卫·谢泼德野生动物基金会(David Shepherd Wildlife Foundation,DSWF)2020年最佳野生动物画家奖。
  • 布伦海姆宫, Blenheim Palace
    英式巴洛克风格出现时间不长,也没有发展到欧洲巴洛克那般的华丽。在英国,巴洛克建筑的外墙多使用石灰岩和石板作为建材,装饰上较为保守,多为人像、柱廊和壁柱等简单的元素。然而在室内空间,繁复华丽的装潢和法国著名的宫殿相比丝毫不逊色。英式巴洛克较早期的建筑有像伦敦著名的圣保罗大教堂,而布伦海姆宫则是该时期的巅峰之作。
  • 手工艺, 墨西哥, 传统, Someone Somewhere
    墨西哥新创公司“Someone Somewhere”(暂译“某人某处”)的宗旨是帮助当地的传统手工艺师脱离贫穷。他们三个都是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透过在Kickstarter网站上架设专案销售T恤和背包来募资。没想到才刚上线,来自世界各地27个国家的订单便蜂拥而入。短短两天内,他们就达到了募集5万元的目标,后来因为订单超过他们的供应极限,甚至还得将专案提早关掉。
  • 圣彼得堡, 冬宫
    俄罗斯圣彼得堡(St. Petersburg)的冬宫(Winter Palace)有着粉绿色的外墙,这里曾是该国著名的君王之家。不过,这座冬宫的建筑风格可不简单,从最早的巴洛克、新古典、哥德式,一直到洛可可风格皆可在此找到。
  • 由于维梅尔个人对绘画的严谨态度,一生画作不多,在众多描绘日常生活主题的荷兰黄金年代,他是一位特立独行,扑朔迷离的画家。尤其是那幅“戴珍珠耳环的女孩”(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被称为荷兰国宝。
  • 今天“林布兰特”几乎成了荷兰的象征,从牙膏到婴儿用品都有以他为命名的商品,还有酒店餐厅与艺术相关的产品就更多了。事实上1669年在他离世后,近乎一世纪之久他是被遗忘的。他的画不但样式繁复且多产,人们估计他一生中完成的作品有六百幅油画、四百张铜版画、两千张素描,九十幅自画像(包括学生复制他的)。
  • 写实画
    苏珊·帕特森(Susan Paterson)是超写实静物画的专家。她的作品传达着一股平静祥和的氛围,仔细一看,却又处处充满精美的细节。这位来自加拿大的女艺术家不仅致力于传统的写实技巧,也喜爱描绘怀旧物件,提醒人们往日的美好。
  • 十七世纪的欧洲绘画从文艺复兴走过一个世纪, 强大无比的米开兰基罗,深邃难测的达文西,气度优雅的拉菲尔仍然音形不远,他们的影响遍及全欧,尤其是法兰西的艺术氛围;而北方的德意志,尼德兰则因宗教、地理环境等因素发展出不同的绘画流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