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结束选举人团将导致美国分裂

【大纪元2020年11月21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Thomas Del Beccaro撰稿/程航编译)左派不断推动的“大政府”主张,现已包括要废除选举人团制。《华盛顿邮报》近期也在推动这方面努力。但如果选举人团制被废止,将意味着美国的终结。

左派不惜一切代价、希望实现全国普选,他们相信这样就能保证他们在大选中保持胜出。然而就连一位细心的学生都懂得,为什么美国拥有选举人团及其重要性。

美国成立之初,维吉尼亚州是当时13个邦联州中、最大的一个。规模较小的州,如特拉华州和罗德岛州,十分清楚——一个完全基于普选票来决定选举结果的制度——将意味着人口多的州来统治这个国家。

具有独立意识的罗德岛州不愿接受一个大规模和大权限的政府(更不用说他们反对由大州来主导联邦政府),他们甚至拒绝派出代表,出席宪法大会。

最终,迫于经济压力,罗德岛州不得不选择加入新联邦。还有一个原因是在罗德岛州加入之前,其它小州已经取得大州的让步,保证小州不会因人口少而受到不平等对待(在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等领域)。

这些来自大州的让步和保证包括:每个州在国会参议院都拥有两个席位,以及选举人团制的确立。

没有以上保证,美国在当时将无法诞生。

请了解,大州愿意做出这些让步是因为他们知道,一个统一的美国也将使他们受益。

首先,它消除了内战的可能性。乔治·华盛顿相信,如果各州不能接受新宪法,他们之后将以血的代价才能换来宪法的签订。当时,已经有诺亚·韦伯斯特(Noah Webster)和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警告,有可能发生内战。

第二,一个统一的联邦可以更有效抵御外来侵略、在国际事务中更强大、在各州经济往来和国际贸易中更受益。简言之,那些大州相信,签署《宪法》、拥有参议院和选举人团制,将更好地使他们获得“生命、自由和对幸福的追求”。也就是说,这些大州具有远见。

《宪法》的签署和第一位美国总统华盛顿的出现,让美国消除了内战,也诞生了一个持久发展的国家。随之而来的是国家的有序发展、贸易而非贸易战的发展,美国进入历史上、任何国家都无法比拟的成长与繁荣。

经历考验

即便如此,我们的联邦也经历了考验。南方在奴隶制等问题上如此恐惧会被北方控制,南方选择退出了联邦,理由是加入联邦应是自愿的。南方认为,在谁可以为他们决定政策的问题上,他们有权选择离开联邦。我们知道那场冲突的结果是什么。

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我称之为“分裂的时代”。是的,我们在处世哲学上是分裂的,但这不足为奇,我们之前也是如此。

传奇的首席大法官马歇尔(John Marshall)在1804年出版了五卷著作《乔治·华盛顿的一生》(The Life of George Washington)。他说:“最后,两大党在每个州形成,各自有鲜明不同的标志,并通过系统的安排追求不同的目标。”

马歇尔写道:

“一个政党在个人范畴与公共利益之间努力寻求平衡……他们认为,只能通过勤劳与节俭来减轻个人的痛苦,而不应通过放宽法律或牺牲他人权利来减轻自己的烦恼……另一个政党为自己设计了更放纵的路线,他们对待债务人的态度极为温和,总认为应该带给他们救济;他们也认为,要求人们完全忠实地遵守合约是一项严厉的措施……人民会无法忍受。”

今天当我们面对分歧,两党仍以过去的方式解决问题,但有一点与之前明显不同。

我们的政府如今不再受限制,支出几乎等于我们经济总量的50%。而在马歇尔时代,政府开支只占经济的2%~3%。

针对政策和政府开支,两党(两派)争执得如此激烈,核心原因是谁都想极力控制那10万亿美元的政府开支、都想得到这笔金额、都想通过征税获得这笔支出。政府开支每多一美元、征税每多一美元,我们的分歧就继续加大。

难以置信的是美国左派总想大幅增加这一支出。他们希望政府强推由政府制定的医保计划、由政府来决定使用哪种能源和枪支权利等议题。

为取得对政府的控制权,我们的分歧和对抗前所未有地走上了街头。如果选举团制今天被废除,明天我们的分裂就将达到爆发点。

脱离

红州和蓝州间的鸿沟如今已达到我们内战前的“梅森-迪克森线”(Mason-Dixon line)。一旦失去选举人团,人口少的红州,更不用说德州和佛州,不会有兴趣留在一个长期被加州、纽约州、佩洛西(Nancy Pelosi)、哈里斯(Kamala Harris,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库莫(纽约州长)控制的联邦。

根据左派的计划,政府支出将飞涨、学校将采用旧金山的教育政策、拥枪权将取消、绿色(环境)政策将成为唯一的选择,因为左派领导人不会看重小州的权益,也不会重视国家的统一。到时我们将发现,遵守法律的红州公民将希望离开这样的联邦,让左派去自食恶果。

脱离运动是真实存在的。它存在于民主国家,如意大利的威尼斯和加拿大的艾伯塔省;如加州和俄勒冈州居民想成立杰弗逊州;德州居民中也有这种情绪。

选举团制越受到威胁,你在美国看到的分离情绪就越多。今天和以往的问题始终是,我们的领导者是否具备超越个人的远见;我们的大州是否明白,他们的角色不是统治整个国家。

原文《The End of the Electoral College Would Lead to the Break Up of the United States发表于英文大纪元。

作者简介:

托马斯·德尔·贝卡罗(Thomas Del Beccaro)是名作家,演讲者,福克斯新闻(Fox News)、福克斯商业(Fox Business)和《大纪元时报》(Epoch Times)的观点作家,也是加州共和党前主席。他也是《分裂的时代》(The Divided Era: How We Got Here and the Keys to America’s Reconciliation)和《新保守主义范式》(The New Conservative Paradigm)等历史观察书籍的作者。

本文表达的观点属于作者,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李正宽:美国大选乱象纷生 舞弊判断只需常识
共和党赢26摇摆区 拿下民主党7个众议席
【网海拾贝】为了守住人类道德底线而战
朱利安尼:民主党证人揭受训进行选举欺诈
最热视频
【欺世大观】为中共立功的特务 个个难逃厄运
【新闻看点】鲍威尔或炸翻乔州 Dominion被深度曝光
【思想领袖】戈萨尔:媒体无权宣布大选结果
车评:是仪表还是萤幕!? 2020 M-Benz GLB250
【远见快评】海怪是啥?川普“解密”
3种豆煮汤喝去湿气 中医妙方击退湿疹、干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