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扎克伯格掷5亿颠覆大选的背后

人气 2645

【大纪元2020年12月21日讯】最近,脸书CEO扎克伯格似乎显得有点忙,他被美国不同的组织机构展开了调查和提起诉讼。

12月16日,“托马斯.莫尔协会(Thomas More Society)”的“阿米斯塔德(Amistad)”项目突然发布了一个重磅级的报告。这份报告披露了脸书CEO扎克伯格参与了由5个基金会支助的10个非牟利组织的黑钱机构活动,这些组织企图从根本上破坏选举制度。报告详细披露了扎克伯格通过5亿美元私人捐款,参与了制造混乱、扰乱选举。

“阿米斯塔德”项目的主任菲尔.克莱恩(Phillip Kline)说,2020年大选见证了由扎克伯格和其它高科技利益集团为了拜登当选,通过不妥当的方式影响美国大选

克莱恩说,这个网络打着疫情危机旗号,向当地选举系统注入了数亿美元。实际上,这是赤裸裸地企图收买选举。他说,这份报告清楚地描绘了一群亿万富翁和激进主义者利用他们的财富来颠覆、控制和根本改变选举制度。

大家注意到了一个现象没有?最近几年扎克伯克的面相发生了很大变化,甚至被陆媒直接形容为“现在越来越像机器人了,给人的印像不太好”,并说“扎克伯格并不像曾经表现出来的那样单纯,他的表现也是有点越来越怪异,实际上他可能就是一个无底线的商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做任何事情。”

或许这就是中国人常说的“相由心生”吧。这些年的扎克伯克,因为一心钻研中共国的“治国”之道,面相似乎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很大改变……

一起来看看这位全球最年轻的富豪是如何在他的人生轨迹中渐行渐远的。

全球70亿人口中30多亿脸书用户

“收购比竞争更好”(It is better to buy than compete),这是脸书的CEO扎克伯格2008年时说的一句话,如今,成立不到20年的脸书,已经陆陆续续收购了80多家大大小小的公司。今天的脸书,拥有30多亿的用户量,每日活跃用户高达18.2亿,月度活跃用户高达27.4亿,这巨大的用户数量,远远超过了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人口数量。如果说脸书已经在互联网世界建立起了一个超级帝国,那么在全球70亿的人口中,会有4成多的人口是这个网络帝国中的一员,当然这个帝国的统领就是扎克伯格了。

可是,这80多个收购案件在壮大脸书帝国的同时,也给脸书带来了不少官司。12月9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来自48个州和特区的司法部长就对脸书提出了反垄断诉讼。

联邦贸易委员会在诉讼状中明确指出,脸书通过收购商业对手来消除竞争,压制了其他社交网络提供商,非法在美国个人社交网络市场上保持垄断地位,而不是通过竞争来维持优势。诉状还特别点出了脸书之前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的两个案例,要求脸书剥离Instagram、WhatsApp等资产以恢复市场竞争。

从经济学的角度上看,垄断往往有很多弊端,不仅影响社会资源优化分配、技术革新和经营者的组织效率,而且会损害消费者或用户的利益。比如,对于脸书帝国的民众来讲,他们有时候会被莫名其妙的“消失”。

莫名奇妙被消失的用户

2015年2月,台湾国立中山大学颜圣纮老师在使用脸书时,竟然发现自己的账号突然间消失了,颜圣纮的脸书拥有数千名好友、和近万人追踪,账号“被消失”后,在师生以及其亲朋好友中引发了不少的骚动。而脸书对此的解释是:“我们已做出决定,您不符合使用脸书的资格。”

对此,颜老师很是无奈地说:“不管什么样的人恶意检举我,脸书未能通知使用者、无预警关闭账号、不给理由、不理会申诉,最后忽然开放账号,却又给我一个无法理解的理由,各位不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不安全的社交平台吗?”

而颜老师的经历绝不是个案,应该不少网民会有类似的经历,有人直接用“惊心动魄”、“度日如年”来形容自己的脸书账号被封锁后的心情。在“反送中”期间,媒体曾曝出一则消息,香港连登讨论区上许多网民表示,因为相片或文章需要经过审查、或者突然遭到检举等原因,他们的脸书账户突然被禁用,还有网民说被要求输入手机验证码,但即使输入正确还是无法通过验证,并质疑这种“大规模停权”是因为政治原因。

很多人不禁想到,内容需要被“审查”,账号被“消失”,这个互联网第一帝国的做法怎么和中共的做法如出一辙?而区别,只不过一个是在网络世界,一个是在现实世界。

未进中国 却学会中共监管网络精髓

其实,扎克伯格一直都在为他的脸书中国梦努力着,可以说为了进入中国市场,扎克伯格花了不少功夫。早在2010年,他就到中国访问了中国互联网以及通讯巨头百度、中国移动、新浪、阿里巴巴。有报导说脸书希望以中国互联网企业合资合作的形式进入市场,但后来不了了之。

2014年,当时的中共网信办主任鲁炜访问了脸书总部。后来被判刑14年的鲁炜,在中国的网络发展中曾经权极一时,专门负责中国互联网的政治审查和防火墙建设,被称为是“有权决定亿万网民看什么”的“网络沙皇”。这个鲁炜在见到扎克伯格时,竟发现他的桌子上摆了一本书——“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而且他还对鲁炜说:“这本书我也给同事买了,我要让他们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明显取悦中共的举动,在当时,引发了媒体的嘲笑,评论中说这是扎克伯格在拍习近平的马屁。

扎克伯格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表现出了深厚兴趣。2015年习近平访美时,扎克伯格不仅用中文和习近平交谈,还邀请习近平给他的女儿取个中文名,但根据陆媒的报导,此邀请被习近平婉拒了。

2016年3月,扎克伯格和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主管中共宣传的刘云山会面,刘云山对扎克伯格说,“互联网是人类共同的新家园,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中国互联网经过20多年发展,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发展治理之路。”

一味想向中共示好的扎克伯格是怎么回应的呢?扎克伯格说:“赞赏中国互联网发展取得的成就”,并表示“愿更好了解中国、介绍中国,与中国同行一道,通过互联网创造更加美好的世界”。

对于刘云山和扎克伯格的这一问一答,有网民戏称:刘云山的意思说白了就是“我们是要做言论审查的”,扎克伯格回:“嗯,我们愿意配合言论审查”。而且网民的一句戏言,没想到后来还真的被BBC的一篇报导给印证了。

2016年11月,BBC发表了一篇文章《Facebook“为中国订制审查工具”》说,Facebook曾开发特殊软件以满足中共的信息审查要求。虽然,这家社交网络巨头没有证实也没有否认该软件的存在,但他们发表声明说,正“花时间了解与进一步学习”中国。

虽然扎克伯格努力的学习和靠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没能让脸书进入中国市场,但这个学习的过程,却显然对他以及他的网络帝国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影响。

今年10月份,《纽约邮报》连续几天发表文章披露乔.拜登之子亨特.拜登电脑硬盘内容,也曝光亨特和乌克兰、中共的关系。重磅报导出炉后,网民争相转载,可是脸书却阻止并限制此消息的传播。

同月,《纽约邮报》也发布了一篇关于脸书的调查文章。文章中引述一位前脸书内部人士的消息说,脸书公司内有一个负责研究言论审查算法的工程团队,叫做“仇恨言论工程组”(Hate-Speech Engineering),主要通过编写代码,来控制内容的传播并封锁一些脸书认为应该封锁的内容。按照这位内部人士的说法,该团队成员大约有12人,其中至少有6人是有中国国籍的华人工程师,其中一个还是从中共军方企业——华为跳槽过来的 算法工程师。

消息出来后,很多网民说,难怪在言论审查这条路上,脸书和中共走的越来越近。

一提到“言论审查”,人们往往第一反应这是共产极权社会的弊端,很难将这个词和西方自由社会联系起来,但可以看到的事实是,近年来“言论审查”在美国也已经越演越烈,比如针对这次美国大选,据不完全统计,脸书和Instagram一共删除了220万条广告,12万个帖文,而且增加了很多规范,屏蔽了一些不希望在特定场合出现的词语。

而脸书的垄断地位,也恰恰让它拥有了在自由社会里控制言论的便利与可能。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要求脸书剥离一些资产以恢复市场竞争,这在一定程度上,实际上也是在保护用户的言论自由。

言论审查之下人们失去辨别真相能力

在当今社会里,毫无疑问,媒体的影响力是巨大的,它就像是大众的眼睛、耳朵甚至是大脑。

在大纪元九评编辑部出版的《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中,是这么形容媒体的:“媒体影响到人们可以看到什么信息、如何解读信息,进而影响人的思想、决策与行动。因为对媒体的依赖、信任以及人们在认知上容易先入为主的观念,媒体对人的影响有时会大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对社会精英阶层尤其是政治人物来说,媒体报导就是民意的聚焦点、行动的信号弹,被媒体关注的问题会被高度重视,没被报导的则被搁置淡忘。”

在媒体中,社交媒体起到的作用越发重要,使用也越发广泛。根据BBC报导,在2010到2019年最受欢迎的手机应用程式名单中,前四大分别是Facebook 、Facebook Messenger、WhatsApp和Instagram,全部都是社交媒体App,他们也全部都是Facebook拥有。Facebook拥有的30亿的用户量超过了任何一家媒体的读者或者观众量。

近十几年来,人们在社交媒体上所花费的时间越来越多,有统计认为,人们在社交媒体上花费的时间已经在2019年达到了每天153分钟,而在2012年是每天90分钟。

参与创办脸书的帕克(Sean Parker)曾直言,“社群媒体的创办正是利用人类心理的漏洞,将产品变成怪兽一般,使人们要花上越来越多的时间在这些社群媒体上,不能自拔,犹如上瘾一样。”

当人们花费越来越多的时间在社交媒体巨头——脸书上浏览信息的时候,脸书给用户推广什么信息、屏蔽什么信息,就会在潜移默化的塑造着人们的思想和认知。而这整个塑造过程,是在用户不知不觉中完成的。

在冷兵器时代,战争伤害都是看得到的。但是像脸书这样,对人思想的阉割,却是不流血不用刀的一场搏杀。

我们以中共国——这个言论审查最严重的国家为例来说明言论审查的后果。今年早些时候,一位在中国知名网络公司从事言论审核工作的刘力朋先生,在接受外媒专访时说:“中国人已经失去辨别真相的能力了,因为持续的轰炸,网路防火墙,还有墙内的舆论控制,最可恶的地方并不是被剥夺真相,而是他再也没有分辨真相的能力了。”

中共国下的民众“失去辨别真相的能力”并不是危言耸听。虽然西方民众没有受到像大陆一样的严厉控制,但真实信息被屏蔽,久而久之,是不是就在摧毁人们认知“真相”的能力呢?

深得中共监管网络精髓的脸书,在自由社会进行的“言论审查”、“封号”以及“散播不实信息”,已经让自己成为了“马克思之眼”。

媒体可以是普世价值的捍卫者,也可能是邪恶的协从者,社交媒体也是如此。如果对强权和金钱低头,一个社交媒体会不会成为反道德、传播谎言与仇恨的集散地呢?

策划:许巧茹、宇文铭
主播:尉然
撰文:蒋天明、财商经济研究所
财商天下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So5dawJ61r39w1eqiwLEggD-WT0Rjh8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亨特‧拜登在中国的“买卖”
【财商天下】明晟斩中企 川普终结华尔街疯狂
【财商天下】抵制澳洲惹祸 大陆电荒百姓遭殃
【财商天下】走出至暗时刻 百达翡丽独一无二
最热视频
【重播】CPAC大会第二日 蓬佩奥演讲
【拍案惊奇】翠字惹怒习近平 武统从凤梨开始?
【有冇搞错】美国的“新排华法案”
【横河观点】保守派大会迎战左派 谁觊觎核按钮
【横河观点】蓬佩奥赞人权法 中国移植专家跳楼
【时事军事】失去机翼的F-15 以色列空军传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