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梦(8)

作者:老膑逊
Heaven

几十年的事实已证明,在中共统治下,追求所谓共产主义的天堂,原来是一场恶梦。(制图:大纪元)

  人气: 171
【字号】    
   标签: tags: ,

第六章 盗进狼窝

盗进狼窝肖瘪三,泥人桥下耍无赖,

流氓成性奸少女,痞流合伙当盗匪。

示威游行常参加,共产识赏进党里,

案破难藏江北逃,改头换面成官员。

泥人桥位于沪地西藏路北端,南来北往的行人、上桥下桥的黄包车特别多,而下面的桥门洞里住着一群小瘪三,为首的叫肖泽。

他从小跟随父母拾荒讨饭逃难来到上海,因不肯好好读书,所以在泥人桥的小瘪三群中鬼混,他在打群架时总是冲在前头,刀棒并用不怕死。他在推黄包车上桥时向顾客要钱多,如少给,他就拉着不让下桥,甚至还动手打人,所以小瘪三们都服他,推他为首,听他指挥,称他大哥。

后来他结识上海当地的地痞流氓宜兴、林根、二度、大卫四人,并结拜成弟兄。势力大了,于是他们就到乌镇路桥、老垃圾桥、四川路桥、外白渡桥等地抢地盘,把那里的头头打得头破血流,非伏地称臣为止,所以他在上海滩上小有名气。

后来他被大世界旁的一间赌场领班保安黄金彪看中,叫他到赌场当一名保安,月薪20元大洋,还包吃包住,另外还能拿到赢家许多小钱。他的许多结拜弟兄知道他在赌场做事,经常到赌场装成赌客混顿饭吃。

肖泽做白班时,晚上到四马路住妓院嫖妓女,后来他在新疆路35弄租借一间亭子间住。不久他看见隔壁阁楼上住的一位年轻漂亮的女中学生华小琴,父母在兴荣铁行上班,白天不在家,于是肖泽泽就在这位女中学生身上动坏脑筋。

首先他每次回家总是穿得西装毕挺,打扮似洋行小K,很引人注目。其次利用小琴下午学校没有课,在阁楼温习功课时,窗对窗经常与她搭讪聊天问长问短,还不时送点东西,小琴无奈,只是随便应付。

一天下午小琴正在阁楼午睡,肖泽觉得机会来到,于是他爬出窗子,轻手轻脚爬进小琴的阁楼施行强奸,小琴发觉坚强反抗。二人扭在一起,在阁楼的地板上滚来滚去,但家里无人,最终被他奸污。小琴痛哭不住,但出于害羞,怕父母知道,只好忍气吞声苦在心里。

肖泽做夜班,白天无事,他经常带着那帮小兄弟到纱厂丝厂和学校观看罢工罢课及游行示威,他也拿着标语随着工人学生队伍喊口号凑热闹。他每次的行动却都被煽动指挥和操纵的共产党人看中,认为把他拉进党内很有用,不久闸北区批准肖泽为共产党员。肖泽有了靠山和后台,马上神气活现。

小琴三个月没来月经了,所以她哭着把肖泽奸污她的实情告诉父母,他父母听了急得跳脚,大骂肖泽流氓。后来在一个星期天的早晨,肖泽要去上班,却被守候在弄堂口的小琴父母华盘生、李月芬截住,其母将肖泽抱住,随即华盘生打了肖泽二个耳光,大骂你这个臭流氓干得好事,扭住他去警察局。

肖泽虽用尽浑身力量企图挣脱逃走,但小琴父母死死扭住不放,他想大打,但被看热闹的人围在中间流氓耍不起来,后来人越来越多,他无计可施,十分尴尬。

在这紧要关头突然人群里出来一个人,这人大家都认识,他是兴荣铁行的小K,复旦大学学生,名叫杨森,今天一早去学校,正好遇上华盘生夫妇扭住肖泽不放。杨森认识肖泽是新入党的同志,杨森怕肖泽扭进警察局后,三吓二吓说出共产党的秘密。因为华盘生夫妇是自己店里员工,所以他就进入人群为肖泽解围。

他对华盘生说,华先生大家都是隔壁邻居,有话好说,不要扭胸抱腰。华盘生听了杨小K的话,松开了他的一只手,对妻子说你抓住他,不要让他跑掉,我去打电话报警。这时扬森用眼神暗示肖泽,肖泽会意,他趁李月芬不防,用力挣脱逃走,从此肖泽再也不敢回35弄住了。

肖泽在赌场一幌半年过去,一天宜兴请肖泽、林根、大卫、二度四人到家里喝酒。酒间,宜兴对肖泽说:“大哥你在赌台做事,赚了不少钱,不过吃人饭有人管受人气,不自由,如今发大财的机会有的是,你我何不改行大干一番。”

肖泽问:“改什么行,财怎发法。”

宜兴说:“日寇侵华社会混乱,群雄四起自立山头,我们五个弟兄可以组织起来,打家劫舍,金银财宝随便我们拿,一夜之间即可成大富翁。”

肖泽说道:“好兄弟,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如破案,是要坐牢和杀头的,再说抢械从何而来。”

这时林根说:“大哥,813淞沪战争后我在苏州河的一只河泥船上买到二支手枪和二十发子弹,如果大家有兴趣有胆量干这行,我可奉献出来。我想,要是我们人住在闸北,而作案地点选择在租界,就是破案,他们也难抓到我们,万一沪地无法藏身时,我们往苏北共军那里一逃,更是万无一失,所以大家不必害怕。”

最后二度、大卫表态,为改变自己命运愿跟随大哥赴汤蹈火大干一番。于是众人在肖泽主持下说道:“我等众兄弟愿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若坐牢杀头,决不连累他人,留下妻室儿女,有众人负责抚养,如若背叛天诛地灭。”

会后大家开始分头侦察,根据各人汇报,后来决定到淮海中路1312弄12号,裕兴纱行徐仁发老板家里行抢,因为那个弄堂有好几条分支小弄堂易于逃走,时间选择在星期天多数巡捕休假时动手。

这天他们都打扮成商人模样,肖泽派大卫在弄堂南口,二度在北口,二人负责望风警戒。肖泽亲自带领宜兴、林根,以找徐老板谈生意为名去敲门。

当仆人把门打开,他们就一拥而入,随即林根割断电话线,肖泽、宜兴把仆人捆绑起来,口里还塞进毛巾,并把他们锁在房间里。然后肖泽、宜兴冲上楼去,肖泽到大老婆房里。

徐老板的大老婆叫任艳芬,她见持枪的强盗,吓得浑身发抖,尿屁直流,钻到床下。肖泽随手把她拖出,用手枪顶住她的胸膛说,快把金银珠宝首饰现钞统统交出来,否则别怪老子无情。

艳芬哭着说,“爷爷!我所有的积蓄都放在大厨上的小官箱里,你们自己去拿吧。”

当肖泽把箱子打开,见到里面亮晶晶的黄金、白银、钻石、珠宝、美元、英镑和股票等物,肖泽随手塞进口袋,并恶狠狠地说道:“就这一点点。”

艳芬回答:“我所有积蓄都在里面了,如有说谎任你处置。”

肖泽说:“你不怕死就藏着不交,现在你老实点待在房里,老子等一会再来拿。”随后他把艳芬锁在房里。

宜兴窜到小老婆房里,手枪对着小老婆逼她交出钱财,谁知她爱钱如命,不肯实说,只是说我是徐老板的小老婆,当家的是大老婆,我是没有钱财的。宜兴再三胁逼,她就是不说,宜兴想这小贱人,如不给点苦头吃吃,是不会说实话拿出钱来的。于是宜兴把她的嘴塞住,说道你是不想活的了,然后用门闩劈头盖脑乱打,打得她乱滚乱跳,但就是不说。最后小老婆实在熬不住皮肉之苦,只得领着宜兴取出比大老婆多得多的金银财宝。

肖泽、宜兴二人正在兴高采烈的时候,突然听到淮海路上警车呼啸, 由远而近,随即听见楼下林根大喊:“不好了!快逃!”

这时员警已经冲进弄堂,并向12号房子包围。肖泽见状在视窗向员警开了一枪,员警见强盗开枪,停顿一下,随后又重新向12号房冲去抓强盗。

于是肖泽趁弄堂民众四散奔跑的混乱,大喊一声跟我来,宜兴、林根随即跟肖泽翻上房顶,三人从房顶上逃到西边的最后一家,再从二层阳台跳下,又逃进向北的小弄堂,然后又从西面的小弄堂逃走。

肖泽逃的北弄堂口正好停着一辆三轮车,肖泽跳上三轮车,对车夫说要赶大光明影院5:30的电影,要快,车钱我可加倍付。车夫并不知道他是强盗,一听车钱加倍付,就拼了命飞快地冲向南京路奔向电影院。肖泽付过车钱,发现一只脚的皮鞋没有了,在夜幕掩护下他重新买了皮鞋。

肖泽的这次抢劫计划周密,但怎会暴露马脚的?肖泽再思再想,百思不得其解。原来是宜兴用门闩打徐老板的小老婆时,正好对过裁缝店老板娘上楼小便,她看到对过徐老板家的窗帘布今天为什么要拉上,而且布在晃动,她从缝隙中发现里面有个人在举棒打人。于是她叫了丈夫金阿兴观看,金阿兴看过认定是强盗行凶,所以用电话向巡捕房报警,巡捕房根据报警,立即出动警车到现场抓捕。

虽然现场并未抓到强盗,但巡捕为拿破案奖金,所以在弄堂里反复搜查。在调查时有人告诉巡捕从屋顶上跳下来的三个人中,有一个好像是大世界赌场的保镖,后来经调查核实确定肖泽是嫌犯,下令通缉捉拿。

肖泽获悉后惊恐万分,天天东躲西藏。一天他在北京路四川路口遇见昔日为他解围的大学生杨森,肖泽把他拉到旁边的一家饭店吃饭。酒过三盅,肖泽看四下无人便把自己做强盗的事如实告诉杨森,求他帮助渡过难关。

肖泽说,你救我一命,我永生难忘,如今生不能报答,来生也要效犬马之劳来报答你。杨森看肖泽说得可怜,他皱着眉头说道:“有钱人的钱是剥削劳动人民血汗所得,打家劫舍、杀富济贫是我党的阶级路线,抢走他们的财富天经地义,我看到通缉令上有你的名字,现在遍布密探,风声很紧,你能躲过初一,但躲不过十五。要逃过追捕最好的办法就是往共产党控制区一逃了事,万无一失。”

他又说原在上海的江洋大盗很多,他们作了案杀了人,都往江北一逃,还当上共产党的大官。现在共产党要在江北建立根据地,需要大批人才,这是个好机会。

肖泽说:“江北我没有熟人,怎能去得。”杨说:“我有个同学叫丁益民,在二地委任组织部长,我给你写封信,你去找他就是了,事不宜迟,不过你做过的事要绝对保密,千万不能让共产党知道。”

于是肖泽千恩万谢,拿了信,按杨森指点,来到天生港,找到一只伪装贩运腌猪肉的苏北船,船老大叫刘锦洲,是共产党的交通员,刘锦洲的任务是接送来往江南江北活动的共产党人,表面上是把腌猪运到上海销售,但暗地是把苏北紧缺的布匹药品等军用品运回苏北。

肖泽坐在刘锦洲的船上经过好几道关卡后,被送到苏北的一个营地,这时华中二地委正在办江南干部集训班,肖泽找到组织部长丁益民,丁益民就把肖泽安排在集训班学习,分进陈坚、钱明、丽珍的小队。

集训班共有学员五百来人,分大队、中队和小队,因为肖泽是上海滩上三教九流中鬼混惯了的人,所以他能看风使舵,能说会道,擅于奉承拍马,所以领导命他为小队长,从此肖泽忘乎所以,神气非凡,把小队成员都不放在眼里。

开学的那天,肖泽走进草屋前面一块空草地时,在那里看到不少熟面孔。一个叫秦一彪的,他是老闸桥的瘪三头头,肖泽曾和他火拼打过架,后来听说他打死了人。还有一个是老赌鬼,叫王逵生,在赌场认识,他在一个晚上竟赌输一万多元,后来他和别人合伙持枪抢劫银行,打死二名雇员。另外一个是在新疆路认识的,也常去参加罢工游行的贡志发,后来听说他为了女人和另外一个男的吃醋,把人打死逃到江北的。

这下肖泽才明白杨森说过的话,江北共产党是土匪流氓杀人犯的庇护所,我今后的性命身价前程都寄托在共产党身上了,今后我只有紧紧依靠它,伪装进步革命,才有前途和出路。

这次开办的江南集训班目的是派更多的共产党人潜入江南发动群众,为推翻国民党政权作准备,所以只学习二个月便结束,立即把他们派到江南,坑害江南众生。待续@*

责任编辑:苏筱薏

点阅【天堂梦】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家家户户的中堂不论是穷是富都挂上了漂亮的诗画对联:有挂喜鹊报喜、腊梅迎春,还有挂三星高照,而六十、七十寿星家都挂寿星图。在中轴画两边,还挂着几幅长长的红色吉祥对联。
  • Heaven
    毛泽东感谢皇军和不要日本对侵华战争的赔偿,再次背叛中国人民利益,讨好日本。这充分证明毛泽东在抗战中,的确是勾结日寇、破坏国军和全国人民抗战、配合日军共同夹击国军的汉奸卖国贼。
  • Heaven
    中共方面为讨好日本,向日本提供国民党抗战能力与英美等国列强关系,英、美、国民党情报人员在香港、重庆及沦陷区活动情况。香港被日军占领后,岩井还专门派人把共产党情报人员安全地撤至内地,并帮助他们在上海参加日本的兴亚运动委员会,胁迫中国投降。
  • Heaven
    这明明苏俄在隔山观虎斗,其用意是要借日军的力量帮中共消灭国民党军队,借日军力量消耗英美盟军力量,待时机成熟,让中共下山抢胜利成果,苏联则趁机抢下东北,帮中共夺得国民党政权。
  • Heaven
    他们利用中国人民,特别是青年学生的反日爱国热情,和国民党政府标榜民主自由的空子,领导指挥潜伏在各地学校学生中的共产党人,要求国民党全面抗日的罢课游行示威活动。
  • Heaven
  • Heaven
    毛泽东窜进陕北,立脚未稳即大布杀机,随后更是大搞恐怖,诛灭异己。
  • Heaven
    大家都感到灰溜溜,他们对毛泽东的乱指挥、瞎折腾,使红军损失那么多兵员十分不满。朱德对张国焘说,过去中央红军兵强马壮,现在被折腾得剩下一付骨头了。
  • Heaven
    1982年邓小平对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布列津斯基,一语道破天机,他说18勇士抢夺泸定桥的故事是为宣传,为表现我军不怕死的战斗精神而编造出来的。
  • Heaven
    在毛泽东看来,马列提倡的用暴力推翻世界上一切资产阶级政府,剥夺地主资本家财产和农民土地,和中共那样的独裁残暴违背天理人性的主张,是最适合他向上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