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瘟疫】汴京大疫:金朝灭亡的序曲

文/宗家秀
  人气: 37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金天兴元年(1232年)四月,蒙古大军攻打金“南京开封府”汴京没有成功,半月后撤离。就在蒙古军撤离后,汴京城内突然爆发大瘟疫,历时五十天,半数人口近百万人死亡,金哀宗出逃。两年后,金朝灭亡,哀宗自缢身亡。金哀宗将明崇祯的悲剧提前400年预演了一遍。

王朝末路乱象

大金王朝从1115年完颜阿骨打建国到1234年金哀宗完颜守绪亡国也就是区区百余年。

金哀宗,原名完颜守礼,也是历史上具有悲剧色彩的一位末代皇帝。他原本不是太子,非储君。皇太子完颜守中因金朝中都失守而抑郁身亡,皇太孙完颜锵也早年夭折。金宣宗无奈之下立完颜守绪为太子,将他的名字由守礼改为守绪。1223年,宣宗驾崩,完颜守绪继位,是为金哀宗。

时大金朝已风雨飘摇,强悍的蒙古大军铁蹄奔腾,金朝的疆土日益缩减,并且,在与南宋的战事中,金朝屡战不胜,进退失据。国内朝纲松弛,官员们徇私舞弊、碌碌无为,各级官吏鱼肉百姓,盗匪猖獗,义军迭起。完全是一副王朝末路的乱象。

金哀宗即位后采取了种种措施,欲中兴金国,他惩奸除恶,广开言路,任用抗蒙有功之士,同时遣使与宋、西夏停战修好。

志在振兴的哀宗却没能改变金朝灭亡的历史宿命。《金史》评:“宣宗南度,弃厥本根,外狃余威,连兵宋、夏,内致困惫,自速土崩。哀宗之世无足为者。皇元功德日盛,天人属心,日出爝息,理势必然。区区生聚,图存于亡,力尽乃毙,可哀也矣。”

金宣宗为了与蒙古和谈以解中都之围,1214年将金帝完颜永济的女儿岐国公主(图中左边马上的人物)送给成吉思汗和亲,而后蒙古退回漠北地区。(Bahatur/Wikimedia commons

汴京大疫日死2万人

天兴元年(1232年)正月,汴京大疫之前,蒙金两军三峰山之战,蒙军大获全胜,金朝名将移喇蒲阿和完颜陈和尚命殒钧州城,主力军队受到重创,揭开了金朝灭亡的序幕。

天兴元年(1232年)三月,蒙古人对金都汴京展开进攻,大军包围了整个城池。双方展开激战,金哀宗亲自出承天门安抚将士。整整十六个昼夜,蒙军没有攻下汴京,双方总共伤亡百万人。

蒙军知道一时难以攻克城池,双方议和,金朝送荆州曹王作为议和人质出城交付给蒙古人,并派户部侍郎杨居仁出城给蒙古人送去酒肉,这样,蒙古大军才悄悄撤走。夏四月八日,双方停战。金朝大将合喜自以为守城有功,提出大兵退却要举城庆贺。

正当金人准备弹冠相庆、大摆酒宴之际,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件发生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席卷了整个汴京城。

《金史‧哀宗本纪》记载,“天兴元年五月,汴京大疫,凡五十日,诸门出死者九十余万人,贫不能葬者不在是数。”按此史料计算,单日死亡患者接近两万。

这一惨剧在《金史‧后妃列传》中也有描述:“及壬辰、癸巳岁,河南饥馑。大元兵围汴,加以大疫,汴城之民,死者百余万,后皆目睹焉。”

著名文史学家元好问当时也恰被围困在汴京城中,亲眼目睹了汴京大疫的惨状:“往者,遭壬辰之变,五六十日之间,为饮食劳倦所伤而殁者,将百万人。”元好问当时以为是“饮食劳倦所伤”而引起的疫情。

元好问,字裕之,号遗山,金、元之际著名文学家。(公有领域)

汴京瘟疫可能为鼠疫

限于当时的历史条件和医疗水平,导致金朝灭亡的汴京瘟疫到底是哪一种瘟疫,后世的学者多有不同的观点,有人认为是流行性肠胃病,有人说是流行性感冒,有人认定为肺鼠疫,还有可能是伤寒、传染性肝炎或钩端螺旋体病……

目前学界主流说法是肺鼠疫,并将其视作13世纪鼠疫大流行中的一个环节。

当时在城中救治疫民的中医李杲在其《内外伤辨惑论》中记载,患者出现发热、痰结、呼吸困难、咳嗽血痰、咯吐大量稀薄痰沫、极度疲倦乏力等全身症状,伴有惶恐易惊、意识障碍及躁、烦、乱等神经系统症状,一般十天之内必死。根据病人发病的症状看,和肺鼠疫很相似,只是死亡的时间比肺鼠疫要长几天,当代有学者认为可能是较轻症状的肺鼠疫。

李杲描述的当时的死亡人数是令人触目惊心的,“既病而死者,继踵而不绝。都门十有二所,每日各门所送,多者二千,少者不下一千。”假设,一天一门出尸一千五百具,十二个城门就是一万八千,和诸多其它史料是能吻合的。李杲记载疫长“几三月”,也就是二个多月,不到三个月。

李杲,字明之,号东垣老人,后世多称他为李东垣。金元四大家之一。(公有领域)

封城的政治考量加大了疫灾

迅猛的疫情使汴京很快沦为一座死城,造成了严重的社会恐慌,人们争相逃离这个灾区,到了五月份,有数万人要求出城。但是金王朝当时出于政治考量,担心疫情泄密而被蒙古人乘虚攻入,进行了封城,不准百姓出入。

但是,疫情越来越严重,直到后来被迫开放城门,自蒙古人围城到因疫情而封城,前后三个月,城内储粮不够,出现了大饥荒,金政府下令纵其民北渡寻食逃生。

汴京城在与蒙古军交战前,为了扩充军队,曾将城外的居民大量迁往城内,造成当时城内的人高密度聚集,加上几乎全民皆兵、实行军事化管理,城内的民众数目应在250万到300万之间。

瘟疫高峰开城放民时,原南迁的民众选择向北或东南逃难,元好问和李杲也同出汴梁逃难。一时间,“京城危困之民望而归者不绝。”

金朝灭亡之际,汴京城俨然惨不忍睹,“途茂草长林,白骨相望,虻蝇扑面,杳无人踪。……见兵六七百人。荆棘遗骸,交午道路,止存民居千余家,故宫及相国寺佛阁不动而已。”

梦兆与天意

蒙古大军围城半月之久,金军有“震天雷”和“飞火枪”等威力巨大的火器,使得蒙军长时间攻城不克。蒙金伤亡都很惨重,这时,双方议和,蒙古撤军。

末世金都汴京不是被蒙古大军拿下的,而是被瘟疫攻克了,是为天意。

在此之前,早有梦兆。《金史》卷二三《五行》记载:“哀宗正大元年正月戊午, 上初视朝,尊太后为仁圣宫皇太后,太元妃为慈圣宫皇太后。是日,大风飘端门瓦,昏霾不见日,黄气塞天, 仁圣又梦乞丐万数踵其后,心恶之, 占者曰:‘后为天下母, 百姓贫窭,将谁诉焉?’遂敕京城设粥与冰药以应之, 人以为壬辰、癸巳之兆。”

哀宗继位后,尊宣宗后妃王氏姊妹为太后,仁圣宫皇太后梦到她身后有几万个乞丐跟着,让她心里不太舒服。占卜者就说,太后为万民之母,百姓遇大的疾苦必定会求诉于太后,于是诏令京城设置粥场发放食物和药物给百姓。后人认为这就是天兴元年汴京大疫的征兆。

而那一年的天气似乎也为瘟疫肆虐做了特殊的铺垫。史载天兴元年五月“辛卯,大寒如冬”。五月的开封本应是初夏的气候,却气温突降,无疑会使人的生理难以如常适应。

疫前,城内因人口聚集过多,处于战时围城状态。大兵压境,人心惶惶,饮食、卫生、气候皆不调和。天时、地利、人和,三方面尽失。

汴京大疫之后,城中仍有147万人,流民迁出四散,但没有史料记载周边地区遭到瘟疫感染。

大兵压境,人心惶惶,饮食、卫生、气候皆不调和。天时、地利、人和,三方面尽失。示意图。(AFP)

历史的轮回

1232年12月哀宗出逃汴京,北渡黄河,奔至归德(今河南商丘)。归德城内,金国主将石盏女鲁欢和元帅蒲察官奴互相内斗,金将武仙攻打南宋蜀地光化,被孟珙打得大败。至此,金朝所剩元气皆丧。

1233年,哀宗杀掉跋扈的蒲察官奴逃到蔡州(今河南汝南),时完颜白撒的八万精兵被蒙古大将史天泽一在蒲城歼灭了。1233年8月,蒙宋联盟攻破唐州(今河南唐河)。

此时金哀宗想起要和宋联合修好,派使者去游说宋人说:“蒙古灭国四十,以及西夏,夏亡及我,我亡必及宋。唇亡齿寒,自然之理。”南宋根本不理会他。

天兴三年正月(1234年),蒙宋联军攻破蔡州,哀宗不愿做亡国之君,紧急中便把皇位强行传给统帅完颜承麟,自己在蔡州幽兰轩自缢身亡,年仅37岁。

末帝完颜承麟闻知哀宗死讯,“率群臣入哭,谥曰哀宗”,哭声还未停,城池被攻破,完颜承麟同日死于乱军中,大金王朝彻底灭亡。

百余年前的1127年春,金兵攻破北宋都城汴京,烧杀抢掠,俘宋徽、钦二宗及皇妃贵戚三千多人,城中一半人死于杀戮与疾病,北宋亡国,史称靖康之耻。曾经屠城掳君的金人不可一世,但竟在同一城池内,被肆虐的瘟疫奏起了王朝破灭的序曲。

历史的轮回总是惊人的相似。@*#

参考资料:

《金史》
《古今图书集成》
《内外伤辨惑论》
《归潜志》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公元前5世纪下半叶,雅典和斯巴达两个城邦国家,为争夺希腊世界的霸权而展开了伯罗奔尼撒战争。战争第二年,即公元前430年,当斯巴达军队逼近雅典城时,突然发现城外多出无数的新坟,原来雅典城内正流行致命瘟疫。惊诧中,斯巴达国王急忙下令撤兵。雅典被隔绝了,无论是雅典的敌人还是同盟,谁都不敢再靠近这座瘟城。
  • 1986年4月26日凌晨,前苏联乌克兰境内切尔诺贝利区普里皮亚季市的核电站4号机组发生爆炸,巨量放射性物质和燃料直喷天顶,大火烧了8天,700万人受到辐射。当时参加救援的84万人中,7万人终身残疾,30余万人因受放射伤害而死去。专家揭示,此次爆炸相当于1945年投到日本广岛的原子弹的400~500倍。
  • 明朝万历年间旱灾比较多,同时瘟疫大作。万历八年(1580年),大同境内十户有九户“中招”,死亡率非常高,传染者接踵而亡。潞安地区患病者脖子肿大,此病传染性极强,没有人敢探望患者,患者死了也没有人敢收尸凭吊。
  • 古罗马大瘟疫中,基督徒无恨无畏,向世人传播福音,让世人看到了希望、帮助人们回归正途。当历史在今天改头换面地重演时,人们是否也应该反思一下:瘟疫为什么会发生?人应该如何自救?
  • 如果你看不清当下,就读读历史,因为历史上都曾经发生;如果你读不懂历史,请看看当下,因为历史正在重演。
  • 东汉末年至晋初年,全国性大瘟疫共有二十多次。汉桓帝在位二十年,中原地区流行瘟疫高达十二次;汉灵帝时发生过一次;汉献帝时发生了两次。京师洛阳的瘟疫高达十六次之多,曹操有《蒿里行》诗云:“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 纷繁乱象中,神的安排从未偏离,神掌管着一切,巨细无遗地查看着人的一思一念。瘟疫是对每个人是否公义的检验,在自救无效的当下,离神太远的我们,是不是应该归正对神的敬畏?我们是不是要真心忏悔:我们享乐纵欲的生活,是否早已背离神为我们做的安排?“政治正确”与道德相对主义是否让我们丧失了原则与道义?我们的文化艺术是否越来越不辨善恶美丑,越来越堕落变异?我们的商业贸易里有多少伤天害理、不可告人的秘密?在与伦理道德不符的科学领域里,我们是否扮演过反神的角色?我们是否迷信神灵,却从不遵守戒律?
  • 三百多年前的北京城,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一次离奇大爆炸,迄今人们对其成因仍众说纷纭,被列为人类史上成规模毁灭事件的两大悬案之一。
  • 这里要说一说一次诡异的蝗灾,发生在唐朝末年,蝗虫大量袭击淮南扬州,还出现不寻常的行动,就是攻击画像吃画中人头。《旧唐书》、《新唐书》都记载了这件蝗灾。到底是怎么回事?
  • 从前文的推解中,吾人警悟到在《推背图》中的第56象是预言中共肺炎的一象。本文将寻绎其中隐喻的得救之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