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瘟疫】汉末逃疫良方:向神明悔过

文/宗家秀

清 陈枚《耕织图‧祭神》。(公有领域)

  人气: 215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疫来临,如何逃命?现代人往往重视物质和技术层面的防御和医护,依靠绝对的隔离和疫苗的研制开发。但在中国古代,人们根本就没有隔离和疫苗这些现代医学的概念,大疫中很多患者仍然得以幸免。这是什么原因呢?

汉末瘟疫频繁

东汉末年至晋初年,全国性大瘟疫共有二十多次。汉桓帝在位二十年,中原地区流行瘟疫高达十二次;汉灵帝时发生过一次;汉献帝时发生了两次。京师洛阳的瘟疫高达十六次之多,曹操有《蒿里行》诗云:“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官方资料记述,自汉桓帝永寿三年(157年)到晋武帝太康元年(280年),全国人口由5650万降为1600余万人。《宋书‧五行志》记载,咸宁二年春正月,洛阳大疫,死亡人数达十万人,国家机构无法正常运转,皇帝因此下诏取消一切礼节性仪式。

东汉末年的瘟疫对还军队的战斗力影响甚大,《资治通鉴》记东汉桓帝延熹五年春三月,皇甫规伐羌之战“军中大疫,死者十之三四”。著名的赤壁之战,因受瘟疫影响而改变了战局。《三国志‧魏书‧武帝纪》记载:“公至赤壁,与备战,不利。于是大疫,吏士多死者,乃引军还。”

汉末人们统称瘟疫为“伤寒”。也有后世学者认为是斑疹伤寒、鼠疫。患者往往高烧喘息,气短而绝。发病急、身上有血斑,死亡率高。张仲景在其《伤寒论‧自序》中记载,汉献帝建安元年到九年间,他的家族本来有两百多人,死了三分之二,其中十分之七死于伤寒。

建安二十二年,《后汉书‧献帝纪》记载:“是岁大疫。”《三国志‧魏书‧武帝纪》引《魏书》记载:“去冬(217年冬)天降疫疠,民有凋伤。”著名的建安七子中的徐干、陈琳、应玚、刘桢四子就是在这场大瘟疫中死去的。也有人认为七子中的王粲也是死于这场瘟疫。无怪乎曹丕说:“疫疠数起,士人凋落。”

这场瘟疫规模很大,有人认为是流感,有人说是新疆出血热病毒从西域传入内地,但这两者都不会在夏季爆发,因此,人们怀疑更有可能是鼠疫和伤寒。

张仲景的著作《伤寒论》(大纪元图片库)

“疫”为“邪乱之气”

现代人认为瘟疫是一种病毒造成的大规模的流行性疾病。这是现代科学所能探测到的时空范围对瘟疫的认识。早在中国古代,人们对瘟疫的认识不只是局限在物理、生物层面,而是有着更为广阔和深远的认知。

《说文解字》对“疫”的解释是“民皆疾也”。秦汉及那之前的时期,人们对“疫”的解释有两种。

一种认为是“邪乱之气”。 董仲舒《春秋繁露‧人副天数》曰:“天气上,地气下,人气在其间。”董仲舒的天人感应学说更指出,人间君臣如果离德逆天,上天就会降天谴,告诫君王归正,如再不归正,大难将至,不可挽回。

东汉著名经学家何休曰:“民疾疫也,邪乱之气所生。”所以,古代一旦发生全国性的瘟疫,君王大多会反省自己的施政:是否不敬神明?是否亲小人而远贤臣?是否暴戾杀戮而让苍生受苦?

有学者统计,自两汉时期至清整个二千年期间,几乎不到十年就有一次君王向天下发布罪己诏的事件发生。君王的罪己诏,实质是人主向天忏悔己过、与民谢罪的检讨书,同时向神明与百姓发出决心改过的誓约。

东汉大灾年间,汉恒帝曾不止一次发布罪己诏。建和三年十一月,恒帝诏曰:“朕摄政失中,灾眚连仍,三光不明,阴阳错序。监寐寤叹,疢如疾首。今京师厮舍,死者相枕,郡县阡陌,处处有之,甚违周文掩胔之义。”汉恒帝同时在诏中宣布政府将给灾民抚恤、丧葬补贴。

另一种解释认为瘟疫为疫鬼所为。《汉旧仪》中认为颛顼有三子,死而为疫鬼。人们通常认为,大规模的瘟疫是阴间的厉鬼作崇。为了消除瘟疫,人们就驱除厉鬼,因此在东汉兴起了一种叫做大傩的驱鬼仪式。

大傩驱鬼仪式需要请天神、百姓崇敬的神灵或供奉历史上有德之士,因为邪不压正,敬神明奉圣明而驱邪。

当国家发生天灾人祸、政权危难之时,历朝历代的帝王都会沐浴斋戒,祭祀天地神灵,自省“罪己”,忏悔自己的过错和失误,有时会对全天下颁布“罪己诏”。(志清制图/大纪元)

张天师教人思过避疫

张天师原名张陵,后改名张道陵,东汉天师道(正一道)创始人,沛国丰县人(今徐州丰县)。相传他在汉顺帝汉安元年(142年),遇老子降临,传授其《太平洞极经》,命为天师。后人称他为道教三祖之一,寿达123岁,在四川渠亭山升仙而去。

张道陵学道之后,能给人祛病。他在蜀地收了好几万户的弟子,因为蜀地人单纯朴实,与道相合,易于引导。张道陵带着众人开路架桥、修木锄草、清理垃圾,义务地去承担方圆几十里的公共事务。

张道陵从来都不用强制的手段对待学徒者,而是用道德礼义去引导和规范人们的行为,提升他们的思想境界。当时也正是瘟疫横行的时候,张道陵就帮他们治瘟疫,方法很独特。

张道陵让有病染疫的人把自己一生所犯的错误一条条都回忆清楚,记下来亲笔写好扔到水中,同时向神明发誓,不再做那些错事和不好的事,如果再犯错就让自己的生命终结。人们纷纷按照此法去做,果然瘟疫不见了,百姓们一传十、十传百,很快,病都好了,瘟疫不见了。

这一做法不仅祛除了瘟疫,而且人们更加敬重神明、更加重德向善,社会的犯罪率明显减低。事实上,张道陵用这种方式留下了他那一法门的道(济世的方式)。

古人说“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举头有神灵,当人真心忏悔的时候,神灵是能够看得见的,就会把人身上的邪气和背后的厉鬼赶走,在人类可探测的这个空间里表现出来的,就是瘟疫突然不见了,人好了。

举头有神灵,当人真心忏悔的时候,神灵是能够看得见的,就会把人身上的邪气和背后的厉鬼赶走。(fotolia)

古代的很多大医学家其实都是修道人,道行很深。三国时的名医华佗就具备普通人没有的特异功能。他治病的方法有时也很独特。

有一郡守得了重病,华佗去看望他。郡守于是让华佗为他诊治,华佗没说什么就退了出来。华佗对郡守的儿子说:“你父亲的病和一般的病不同,有淤血在他的腹中,应激怒他让他把淤血吐出来,这样就能治好他的病,不然就没命了。”

郡守的儿子也很着急,就说那怎么办呢?华佗说:“你能把你父亲平时所做过的错事、不好的事都告诉我吗?我写封信批评指责他。”

郡守的儿子说:“如果能治好父亲的病,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于是,他把父亲长期以来所做的不合理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华佗。华佗写了一封痛斥郡守的信留下,便走了。郡守看信后,大怒,派捕吏捉拿华佗,但是华佗早就跑了,没捉到。郡守盛怒之下,吐出一升多黑血,吐完之后,他的病就好了。

医圣张仲景的宿命通功能

东汉末年瘟疫横行,但道人名医辈出。张仲景“勤求古训”、 “博采众方”,所着《伤寒杂病论》成为中医史上第一部理、法、方、药齐备的经典,他救人无数,成就一代医圣盛名。

张仲景具有超常的宿命通功能,诸多史料中都记载着他给建安七子之一的王粲看病的故事。王粲二十岁出头时,遇到张仲景,张仲景对他说:“你得病了,可以服五石汤,要不到了四十多岁,眉毛就会脱落,再过半年就会死去。”

王粲听闻此言心里不舒服,认为张仲景吓唬他,没有吃药。过了三天,张仲景又问王粲吃药没有,王粲回答已服用。张仲景看王粲的气色症候,知道他还未用药,就说:“你为什么不重视自己的生命呢?”王粲默不作声。二十年后,王粲的眉毛果然脱落,一百八十七天后,果然死去了。

张仲景不仅能看出人潜在的病,还能给出药方,并能精确算出人的寿命,这就不是一般医学能解决的问题了。当世人赞叹张仲景的医道说:扁鹊、仓公也不过如此啊。

张仲景还提出人要想养生健康,须淡泊名利,不追求浮华,与天地相融相通,才能驱邪益寿。

医圣张仲景具有超常的宿命通功能。(新唐人视频截图)

董奉救活死人

董奉是与华佗、张仲景齐名的建安三神医之一。董奉后来彻底走入修道,在人间待了三百多年才离去。离去之前,人们看到他仍然和三十多岁时没啥两样。董奉医术精湛、医德高尚,至今,在庐山、福州长乐等地都有纪念他的祠堂。

交州刺史士变有一次中毒死了。三天后,董奉去了他家,往士变嘴里塞了三个药丸,并灌了水,再让人捧着士变的头摇晃,好让药丸和水流进肚里。过了一会儿,拉扯一下士变的手脚,感觉有点能动了,士变的脸色渐渐恢复,半天后,活过来了,坐了起来,四天后,能说话了。

士变说,他死后,忽然就感觉做梦一样,有十几个穿黑衣服的人来抓他,把他强行带到一个大红门前面,那里是一个监狱,牢房一个个是隔开的,每个屋子小到只能容纳一个人。

士变被关在一个小黑屋里,有人用土把整个门都堆封起来,屋子里再也没有光了。正在这时,忽然外面有人呼喊:“太乙天神派人来召唤士变。”接着外面就有有土被除去的声音,过了好久,士变被领出来了,看见一个盖着红盖头的马拉着一辆车,上面坐了三个人,其中一人拿着符节,召唤士变上车。士变上车后,马车一直往前走,到了家门口,士变就活了过来。

士变为了报答董奉,为他盖了一座楼。

思考

向神明忏悔就能祛除瘟疫、服用丹丸就能起死回生,这在现代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情,甚至被说成“迷信”。但这些的确是有史可查的,其实古人的道德水准更高,一般不会信口开河、不会没有事实根据而凭自己的想像去记载历史或任意篡改历史。

“前事之不忘,后事之师”,灾难面前,如果我们可以遵从古训,敬天法祖、反躬自省,说不定可以寻回生命深处的记忆,以此得到神明的护佑,平安度过劫难。@*#

参考资料:

《后汉书》
《独异志》
《神仙传》

点阅【历史上的瘟疫】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纪昀的先母张太夫人曾经雇佣过一位同姓的老妇人帮着在家中掌管炊事,这个同姓的张氏老妇是北京房山人,家住在西山深处。
  • 公元前5世纪下半叶,雅典和斯巴达两个城邦国家,为争夺希腊世界的霸权而展开了伯罗奔尼撒战争。战争第二年,即公元前430年,当斯巴达军队逼近雅典城时,突然发现城外多出无数的新坟,原来雅典城内正流行致命瘟疫。惊诧中,斯巴达国王急忙下令撤兵。雅典被隔绝了,无论是雅典的敌人还是同盟,谁都不敢再靠近这座瘟城。
  • 明朝万历年间旱灾比较多,同时瘟疫大作。万历八年(1580年),大同境内十户有九户“中招”,死亡率非常高,传染者接踵而亡。潞安地区患病者脖子肿大,此病传染性极强,没有人敢探望患者,患者死了也没有人敢收尸凭吊。
  • 古罗马大瘟疫中,基督徒无恨无畏,向世人传播福音,让世人看到了希望、帮助人们回归正途。当历史在今天改头换面地重演时,人们是否也应该反思一下:瘟疫为什么会发生?人应该如何自救?
  • 如果你看不清当下,就读读历史,因为历史上都曾经发生;如果你读不懂历史,请看看当下,因为历史正在重演。
  • 一、武汉肺炎在全球大爆发已不可避免 武汉肺炎的传播途径包括几乎所有人类疾病传播途径,而其潜伏期长、无症状感染、低检测率、适度死亡率造成的极高传播力,以及极易变异等特点,再结合当前医疗水平,我们可以很容易判断出,新冠状肺炎病毒注定会造成世纪大瘟疫,大爆发已经不可避免。大家真的不要相信中共的“可防可治”的骗人宣传了,说谎成性的中共依然还在掩盖巨大的感染和死亡人数。由于中共的隐瞒掩盖,这个可怕的全球大瘟疫已经成形了,SARS在这个新冠状肺炎病毒面前都不值一提;目前新冠状肺炎病毒在武汉种种肆虐都还只是一个开始。
  • 清 金廷标《曹大家授书图》。(公有领域)
    女人如何自尊自爱?如何做好自己,才不会被人轻薄,获得尊重?二千多年前的一位母亲,就针对这些问题,给自己家族的女子写了一本书。后来,此书被长孙皇后推荐给天下的女子,成为皇妃及世家女子必学的教科书。
  • 赤壁之战,曹操军中疾疫大兴,致战力大损,凯风突自南来,助成焚如之势,天实为之,岂人事哉!曹操曾与孙权书曰:“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烧船自退,横使周瑜虚获此名。”虽天公不作美,拒让曹操跨越江南一步,但大英雄笑谈雄兵百万,叱诧风云之霸气,不得不让后人钦佩。
  • 《帝鉴图说》插图《赏强项令》,描绘董宣拒不磕头认错,刘秀遂吩咐这个颈项刚直的县令出去,还赐他了三十万钱。(公有领域)
    一个地方官员,为了一个平头百姓的性命,得罪了皇帝的亲姐姐,龙颜盛怒之下要杖死他,只需他磕头道歉。他竟当堂“死磕”不认罪,即使被人摁着头,他仍两手据地,脖颈刚直,拒不低头……
  • 皋伯通发现,孟光总是这般请丈夫用餐:把装饭的案子高举及眉,自己低着头,端端正正地捧给丈夫。如此敬诚郑重,令皋伯通很吃惊,一个下人的妻子,怎么会有这样的修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