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237) 降天罪-七星山河3

作者:云简

北斗七星。(公有领域)

  人气: 359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七章 七星山河(3)

祸王用尽全力,终至深阙第八层,突然,天罗地网,困顿于此。邵奕赞力相助,祸皇甫脱困境,愤懑不甘,待要发力,却被邵奕拦下:“祸王,方今天下,大事未决,何必浪费气力于几只蝼蚁?”

“嗯……”祸王暂且停手,道:“右丞言之有理。”众人退出深阙,玄沙小兵呈上梦主之信。祸王阅毕,轻蔑大笑,道:“好个玉瑶瑛,自己送上门来。”

“何事?”邵奕接信阅毕,道:“放虎归山,遗祸无穷。”

祸王即刻下令:“追杀玉瑶瑛!”

邵奕道:“且慢,不若行诱敌之计,祸王修书一封,微臣亲自送至,再以玄沙大军助阵,玉瑶瑛必葬身中原。”

“此计甚妙。”祸王道。

毒姥姥道:“祸王,琼林尚有俘虏和百姓,如何处置?”

祸王眼神狠戾,只道一个“杀”字,全身玄毒尽出,黑雾过处,片甲不留,寸草无生。

琼林千年基业不存,遍地哀鸿,尸骨满路,惨绝人寰。

瓦砾硝烟处,玉娇容抹着眼泪,四处搜寻。“就算万中不幸,收买尸骨也好。”泣涕悲怆,骋目及远。耀日之下,熟悉衣衫,翻转过来,正是辛元——灰尘满面,口角溢血。原来七子琴阵被祸王打乱,众人散落各处,辛元落于此地。

“辛元……辛元……”玉娇容扶住其身,伸指探鼻,尚有一丝游息,心下掠过一丝安慰。耳闻马蹄声响,立时心惊胆战,回身却又呆立:“是你……”

那人道:“琼林已灭,玄沙弥漫天下,你二人离开罢。”说罢,松开缰绳,飞马身负四座所赠礼物,来至娇容身边。玉娇容抽噎一声,将辛元扶上马背,驾驭飞马,腾空而去。

****************************

玉玄雪甫惊大变,心神难宁,加之身受重创,再度晕厥。未知许久,终于醒转。

“王上……”碧水儿扶其坐定。玄雪失魂落魄,道:“本想索性沉眠,奈何还是会醒来,知晓此番惊变,并非噩梦一场。”

碧水儿道:“周遭皆是玄沙士兵,吾等该当速速离开。”话音未落,惊闻洞口响声。碧水儿手按剑柄,悄然步出,未见有人,心下犹疑。

“或许是鸟雀吧。”玄雪道。碧水儿抽剑,但在草木悉簌之处,连刺数剑。果不其然,跳出两个女子:“碧水儿休动!是吾。”二人摘下面纱,原来是希珠与昙湘。

“你二人在此作甚?”碧水儿剑尖相向。

昙湘道:“吾听闻夜掌门言四风台巨变,忧心王上安危,才与希珠前来此地。”

“希珠?”碧水儿剑指其人,道:“尔难道非是金山之人?正好四处捉拿王上。还有你……”剑指昙湘,道:“尔不去巴结祸王么?”

“碧水儿说的甚话。”希珠道,“昔日地动之时,王上曾救吾之命。当其之时,吾便发誓,此生性命,全为玄主一人。现如今,又岂会卖主求荣?”

“你呢?又有何理由?”碧水儿喝道。昙湘道:“吾既然来此,又怎会有二心。”

“不必为难她们。”玄雪走出山洞,碧水儿见状,持剑护卫。玄雪道:“你二人心意,吾已心知,然则现下本宫自身难保,免得拖累,尔等回转玄沙罢。”

“王上!”此二人跪地道,“愿报玄主救命之恩,敢效死命!”

“既然如此,今后便再无反悔。”玄主道。

“属下竭尽所能,护主安危,绝不反悔。”二人跪地叩首,玄雪躬身相扶。

碧水儿道:“你二人自祸王处来,可有听得什么消息?”

希珠道:“祸王已下格杀令,包括王上、梦主玉瑶瑛,还有皇甫亦节。”

“皇甫亦节?”碧水儿不解。

昙湘道:“皇甫亦节本为纳兰庭芳而来,夜洋骗其说纳兰庭芳已被玄主所杀,是以皇甫扬言要替其报仇,只身挑战玄主,却不想遇上祸王。后来不知怎地,三番两次竟从祸王眼皮底下逃脱,丝毫未伤。”

“竟有此事?”碧水儿亦感好奇,但见玄主抿唇不语,探问道:“王上,可有未解心事?”

“本宫只有一个问题……”玄雪回神道,“祸王究竟是非吾父?”

希珠叹了口气,道:“昙湘寻吾之前,吾曾悄闻金山与步沙尘密语。其之所言,王上并非祸王亲生,而是于雪国神坛之下,被丢弃的女婴。”此言一出,玄雪心下一沉,道:“那母后呢?岂非梦境联姻之人,玉琼珏?”

希珠道:“听闻王后自来雪国之后,郁郁寡欢,不久身亡。身后并无子嗣,是以祸王寻得玄主。”昙湘续道:“时有传闻,公主降生之刻,便是雪国首次降下玄雪。”仰望天际,晴空不再,嗖忽风寒,粒粒玄雪,隐隐飘散。昙湘出神道:“便似此雪一般。”雪落掌心,化作墨水。

碧水儿道:“既然如此,四阶臣缘何不早明说!再者,此等大事,缘何玄沙国人,竟能做到,全体沉默,缄口不言。”

“骗……他们,骗得吾好苦……”玄主惊闻其事,方知此前种种拼搏,种种奋斗,皆是别人手中之提线木偶,心痛无可言说,又恨自己,究竟如何愚蠢,被人欺骗至此。

碧水儿道:“祸王既如此无情,王上不可坐以待毙。”眼见玄雪失魂落魄之态,碧水儿心焦更甚:“王上……须保重自身……”

希珠道:“碧水儿言之有理,此地距琼林甚近,玄沙早晚搜寻到此。吾等还须尽快,护送王上离开。”

碧水儿道:“王上亲征四海之时,江南吴世桐似是忠心之人,吾等投奔其人,重整旗鼓,未知玄主意下?”玄雪默然不语,微一点头,三人向东南方向而去。

行不至一个时辰,前方草丛晃动,走出一人,一身布衣,却是皇甫亦节。皇甫亦节见是玉玄雪,杀意陡升,提剑喝道:“为纳兰庭芳偿命来!”玉玄雪定立不动,三人护卫,其人不得近前。

碧水儿喝道:“逆君糊涂,玄主既救纳兰庭芳于云天关,缘何又能杀之?休上夜洋之当,借刀杀人!”皇甫一心报仇,哪里入耳,举剑再要拼杀。两厢对峙之时,竟被玄沙大军团团围住,走出一个妖艳女子,正是胡姬:“尔等追杀玄主,速去!”玄沙兵士领命,玄主见势不妙,四人掉头而逃。

皇甫待要再追,却被胡姬一鞭拦下。大军过境,只余夕阳山风,静静飘送一语:“尔三番两次,侥幸逃脱,缘何还不离开?”胡姬道。

皇甫满头大汗,喝道:“孤无须尔之施舍!”说罢欲走,身前一鞭,尘土飞扬。胡姬喝道:“观尔昔日作为,智冠绝伦。缘何现下,却似莽夫?”

皇甫冷笑一声,道:“孤虽不知,尔为何三番私放于孤;然则尔若敢弃暗投明,孤倒是可以封尔将军之位。”

“你……”胡姬大怒,却又伤心,几欲落泪,低首道:“你走吧!”

“哼!”皇甫拂袖而去。胡姬抬首相望,只余寒鸦数点,落寞凄凉:“唉……”

忽地,东南方向显出一道亮光:“玄沙信号,不好。”胡姬提步赶往,四阶臣齐聚,将玄主四人团团围在垓心。

玄主指问毒姥姥:“缘何欺骗于吾?”

“吾等何曾欺骗?”金山上前一步。

玄主喝道:“吾非祸王亲生之女,缘何不早言说!”

毒姥姥阴笑一阵,道:“公主记忆发生错乱,不记得从前事,缘何责怪吾等欺骗。”此言一出,胡姬但感心口郁滞,头痛欲裂。奈何立身众人身后,无人察觉。

步沙尘道:“现下言此问题,还有意义么?祸王已下格杀令,公主主动就范,或可留下全尸。”碧水儿大怒:“贼人胆敢弑君,且问吾之利剑!”三人见状,皆抽剑以卫。

金山冷笑一声,扬着手中金算盘,道:“四对四,公平得很,动手罢。”

“慢!”玄雪喝道。

毒姥姥道:“念在同朝一场,公主或可自尽,吾等也好交差。”

玄雪手扶心口,道:“此前父王对吾恩宠有佳,然则突然翻脸,便是格杀之令,尔等不觉奇怪么?”

毒姥姥冷笑一声,道:“公主还是如此天真,一山不容二虎。现下祸王已然临世,尔便再无需留在世上了。”

“如此而言,祸王行事,一向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尔等不怕有朝一日,同吾今日一般么?”玄雪喝道。四人对视,皆大笑不止,森然恐怖。步沙尘道:“吾等早已将性命交托祸王,为即将到来的美好世界,死不足惜啦!”

“什么!”玄雪闻之大骇,心道:“究竟何种美好世界,能令人连性命也可不要?”心思一转,道:“祸王也曾言吾是公主,宠爱有佳,然则不过是为谎言,尔等还敢轻信其人?”

步沙尘喝道:“不信祸王,难道信尔么?”

金山道:“将死之人,还在挑拨……”算盘金珠齐出,直取玄主,碧水儿等三人挥剑拦下。玄主退往后方,冷不防黑金钢叉背后偷袭,再受重创,转身视之,竟是昔日对己呵护有佳之毒姥姥。玄雪抹掉嘴角朱红,眼见其狠戾双目,冷笑一声,道:“吾原该知晓,尔等遭祸王控制,早已非人……咳……奈何还心存幻想,以人言相劝……”哀极怒极之刻,勉力压制伤势,玄雪滔天,再现绝学,旋风过境,四人已不见踪影。

“追!”毒姥姥大喝一声。四阶臣分头追击而去。(本章完,全文待续)

点阅【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丽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