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杨健兴:中共瞒疫 各国抗疫后算账

人气 4368

【大纪元2020年03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嘉丽、梁珍香港报导)目前全球中共病毒疫情大爆发,3月26日,G20峰会召开视频会议,讨论中共病毒在全球的传播和抗疫方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在北京出席。对此,时事评论员、香港记者协会主席杨健兴26日接受《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这是武汉肺炎爆发以来,习近平第一次向全球露脸,这两天中国内地很多地方开始解封,并非凑巧,中(共)国政府是想告诉全世界,它控制了武汉肺炎,甚至可以伸手帮忙世界各国。

他表示,虽然中共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是救世主甚至还去帮人,但是全世界都很清楚,这次全球的疫情是由中国而起,是由于中共隐瞒资讯,接着全球大爆发这么严重,中国政府的责任是相当大的。现在各国政府忙于抗疫,“可能很多国家往后要找中国算账”。

他谈到,“(美国)国务卿在G7国外长会议里面,坚持用武汉肺炎。这一方面是原则问题,肺炎最早爆发是在武汉。第二就是想说清楚你(中共)不要想洗脱这个责任。”他认为西方国家应该给中共一个很清晰的资讯,绝对不能够再隐瞒资讯,要有透明度,要让它承诺。香港好在(人民)不相信中共政府,而很多欧美国家没有想到后果这么严重,造成这么大的伤亡。

最近,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说肺炎病毒可能是美军带过来的,在国际上引起了轩然大波,之后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斥责这种说法很荒唐。两人都是官方的代表,却发表了意见完全不一样的说法。

对此,杨健兴表示,这当然不是他们的个人意见,多少都是外交部或者中共当局的策略,由于内地资讯很封闭,有人就会相信美军带入病毒,就会相信外国阴谋论这一套,所以(中共)有些说法是说给国内的人听的,骗国内的人。

目前中共开足马力搞大外宣,花大力气针对全世界的很多国家,搞假新闻的舆论战。对此杨健兴说,中共利用科技,利用现在越来越发达的社交媒体,大量的在资讯市场里散发假讯息、假消息、扭曲了的消息,争夺言论市场。

他提到,连香港这么一个开放的社会,对中共的不信任也是由来已久,但是都受到假消息的一定影响。香港媒体有一部分仍然可以在内地做一些采访,或者是搜集一些资料,尽量将内地的实际情况报导出来。但他表示这是“越来越难打的一场仗”。

他说,“武汉肺炎那里有些是触及香港核心价值。隐瞒一些事情、资讯不流通,那些事香港人直接是不接受的,接受不了。”他表示,新闻工作者前线、中层相当一部分都仍然坚持基本的一些信念。但是香港媒体因为受到北京的压力,自我审查的情况是越来越严重。

以下是访谈内容整理。

各国将找中国算账 G20对中国有象征意义

记者:习近平今天会在北京出席G20峰会(视频峰会),讨论疫情的发展,现在全球的疫情大爆发,你觉得这个峰会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

杨健兴:对中国来说是一个相当重要的会,这次的会议除了实质之外,也会有象征的意义。象征的意义就是:武汉肺炎爆发以来,国家主席习近平取消了很多的国际活动,这次可以说是第一次向全球露脸,象征性的就是说中国已经打赢了这场武汉肺炎,或已进入了另一个阶段。实际上这两天内地很多地方开始解封,时间一定不是凑巧的,是中国政府想告诉全世界,它控制了武汉肺炎,这是一个象征。

第二实质就是说它已恢复过来甚至可以伸手帮忙世界各国。前一段时间中国向欧洲一些地方调派一些医务人员、物资,这些方面中国是有优势的,很多物资是中国工厂制造的,也处理过无数的肺炎病毒,总会有一些经验,特别是一些欧美国家现在处于水深火热中,它们想看一下中国有哪些经验可以展示。

我想习近平是想借这个势,希望在外交上能扭转过去的负面局势,希望可以让全球能比较正面看中国,做一些弥补。虽然不容易弥补,可能很多国家往后要找中国算账。现在中国想做一些公关性的、或实质性的工作,所以这个会很重要。

记者:看到中共从病毒元凶变成抗疫英雄、救世主的角色,见到它好像在拯救国家,要别人学习它的经验,要全世界感谢中共,你觉得这是否是一个讽刺,中共国说的是否是事实?

杨健兴:虽然内地封锁很多资讯,但透过香港也好或一些国际传媒也好,甚至从内地一些医生、微信出来的资讯,我想全世界都很清楚这次全球的疫情,是由中国而起,特别是初期的时候隐瞒信息、各种各样的情况都有,接着全球大爆发的这么严重,中国绝对有一定的责任,所以中共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是救世主甚至还去帮人,但我想西方国家也好、其他地方也好,甚至亚洲区都会看得很清楚,这次中(共)国政府的责任是相当大的。

当然在现在这个阶段,各个国家都在做救亡,尽量让生命减少伤亡,要算账我想是往后一段时间。最近看到川普开始相当强硬,武汉肺炎、中国肺炎,骂得很厉害,但最近温和了一些,由国务卿去骂就算了,他自己就说回一些好话。这都是从实际上去考虑的,美国自己最重要的工作都是在抗疫上,所以外交上的一些事就会变通一下,或者在一些地方留一些空间给自己。

西方国家应清晰警告中共:不能再隐瞒疫情

记者: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说肺炎病毒可能是美军带过来的,引起轩然大波之后,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说这个说法很荒唐。他们都是官方的代表,却发表完全意见不一的说法,这代表什么意思呢?

杨健兴:第一、当然不是个人意见,多少都是外交部、或者中共当局对这件事的大策略。大的策略就是去到国际政治,都是尔虞我诈,玩许多的动作甚至是扭曲了一些事。睁眼说瞎话都比较常见。(中国)内地资讯这么封闭,就有人相信美军带入病毒,满足了国内部分人认为外国阴谋论、冷战这一套的。有些说话是说给(中国)国内的人听,自己都知道骗不了世人,但你说了出来,政治上就令到大家都要强硬。

川普已经讲得很清楚了,你先讲、你先讲、我跟着讲中国肺炎,然后大家都知道这样吵下去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川普也是很灵活的政治人物,他甚至公开讲,你先讲我再讲。但(美国)国务卿在G7国外长会里面,坚持用武汉肺炎。这一方面是原则问题,肺炎最早爆发是在武汉。第二就是想说清楚你(中共)不要想洗脱这个责任。

这次G20的会,西方国家其实应该给中国政府一个很清晰的资讯,就是说,你往后一些资讯的发放(要有)透明度,真是绝对不能够再有隐瞒,要它承诺,要它承诺,要做这些事。因为那个后果大家会见到(很严重)。

香港好在我们2003年经过了SARS,还有近来(人们)都觉得政府是信不过的,那就信自己了,所以现在情况还可以。但我完全想不到,很多欧美国家,那个后果竟然那么严重,去到自己门口,进到家里,造成这么大的伤亡。

记者:中共以前多数都是跟大陆的民众洗脑,今次是对着全世界不同国家,包括很多都是它的“一带一路”的国家,去制造这一个假新闻的舆论战

杨健兴:我想中共一直都在利用科技,利用现在越来越发达的社交媒体,(搞)舆论战,言论战场,的确是真会影响到一些舆论的。香港这么一个开放的社会,教育程度那么高,而对中共那个不信任,也都是由来已久的。但是都会见到,有时有些内地背景的,或者他们在网上发放一些假的资讯,也都是有一定的效用的。

今次会更加明显见到。有些很清楚的事实,就是(病毒)由武汉先爆发。但(他们)把它模糊化,是不是武汉最早,甚至讲到意大利。又或者是可能会更加强调它那种封城,封城的地方措施有效,把注意力转去所谓抗疫的问题那里。而不是说,究竟源头是什么,包括香港大学袁国勇教授所讲的,内地那些饮食文化、管理、市场、资讯的发放,诿过于人这一种这样的文化心态,避谈那些,不谈那些。谈的就是,他们会觉得的成果,压得住了,现在又没有(确诊)数字了,当然了,这些数字很多人都不相信。

大陆大量假消息舆论战 争夺资讯市场

记者:香港媒体扮演什么角色呢?

杨健兴:香港媒体一直都是这样,其实很多媒体是透过香港媒体,将一些内地实际的情况、内地的信息(发出来)。内地有一些讯息不能播出来,透过香港也可以播出一些文章,一些视频。香港媒体有一部分仍然可以在内地做一些采访,或者是搜集一些资料,尽量将内地的实际情况报导出来,仍然有一个这样的作用。

但是面对越来越难打的一场仗就是:内地的宣传网络的能力,无论是传统媒体也好,网络媒体也好,都越来越强,就是说大量的假讯息、假消息、扭曲了的消息在资讯市场里面争夺位置。令一些读者很容易会相信一些假资讯。不断的有人告诉他、不断的在手机上收到一些讯息,但是那些可能是假的。对于这些东西也要媒体自己努力,另外社会也要有这样的意识,特别是涉及内地那些的(资讯),其实那是水分:错的地方假的地方都是很多的。

隐瞒疫情冲击香港核心价值 港媒受压自我审查

记者:香港的一些媒体都跟风大陆去报导,在这个舆论战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杨健兴:暂时来说大部分媒体都是私人企业,而新闻工作者前线、中层相当一部分都仍然坚持基本的一些信念。记者协会每年都做一些民意调查,都看到行业里面,由于北京的因素而出现的自我审查的情况是越来越严重。

武汉肺炎那里有些是触及香港核心价值。隐瞒一些事情、资讯不流通,那些事香港人直接是不接受的,接受不了,都会有一定的制衡。但始终大的形势,环境都是内地那些假消息仍然多,影响也无所不在,例如说是不是叫武汉肺炎,会给一些新闻工作者无形的压力。在写的时候是不是还说武汉肺炎呢?老板会不会不喜欢呢?稳妥点不如用新型什么病毒啊,或者用世卫的英文名字这样,就不敢在一些新闻处理上放开一些,或者用自己的判断,多了一些政治敏感性,就会形成了一种无形的政治压力。会不会有些机构更加是不准用这些字眼,我们暂时不是很清楚,如果有,我亦不会感觉到奇怪。

记者:昨天爆出新闻说有线财经台编辑,因为报导了中移动用户消失这件事而被辞职,你又怎样看呢?

杨健兴:这是他在Facebook的一个贴文里加了一些我们叫做Hashtag(井号),很多时候社交媒体的帖文都喜欢有这么一种调皮点、或者一点幽默、带一点意见这样。内部编辑觉得违反了他们机构的一些专业的要求,这个问题在我印象中过去都没有类似的个案。因为实际上媒体透过Facebook贴文,使一些文章吸引多一些人看,用一些不同的方式或者用一些每个人都明白的Hashtag,过去出问题的(在我的)印象中是没有。

可能从传媒工作者来讲,是一个新的议题,就是说我们比较传统的一些所谓新闻观要客观、要很准确、要持平,那你去到另外一个媒体、社交媒体,这些问题应该怎么处理,我自己的看法是,每个机构它有很清楚的准则,对这种Hashtag,那个编辑、那个记者应该用什么准则,员工、记者、编辑清清楚楚,这样处理就比较公平些。

如果大家可能理解不同的,就容易引起一些误会、揣测,特别(如果)这个机构跟中移动在商业上有一定的关系,实际上媒体很容易和一些机构,有一些商业上的联系。实际上是不是中移动给压力他们,这个真的不敢讲、不知道,因为我们说有、或者没有都不是很公平的。

记者:有线新闻在中国新闻报导方面,每一年他们都拿了不少的奖,你觉得这几年他们会不会这方面的报导都受到影响。

杨健兴:我们看到有线的中国新闻组仍然是相当之进取的,最近在武汉也是留到最后的,可以这么说,香港媒体还能这样做,公平的讲我们看不到他的报导内容取向、方向因为一些股票的变化带来一些什么的影响,我们的看法一直都是这样,每个机构当然的背景都会不同,老板的所谓的颜色(政治立场)可能都不同,读者最好是从他们的报导里面看他们的内容是怎样,有没有一些失实的、扭曲的(报导),这样就会比较公平些。

外交部要求香港拒发签证给美媒记者 违背《基本法》

记者:这次肺炎的疫情也影响到媒体,包括中共驱逐了美国三个媒体的记者,特别要求香港和澳门不发工作签证给他们,以你所知其实他们在香港的工作是不是受到影响?

杨健兴:之前我问过他们其中一间机构的香港记者,他说暂时没有,还没有迹象。一方面他们有一些本地雇员,那些一定不会受影响。而另外一些需要工作签证的外籍(员工),那个工作签证到期时间未必相同的,可能签两年给他,从他批的那天开始算,暂时没看见这些拿了工作签证的,提前要收回工作签证,或者他们去续签的时候没(看到)出现问题。这个我想看中美的角力怎么发展下去,不排除影响到驻香港记者。

因为实际上也有一个类似的个案,2018年英国《金融时报》的编辑马凯,在外国记者会搞了个活动,请了香港民族党陈浩天来,于是马凯就变成了代罪羔羊。他再去申请工作签证延期的时候,就没有批给他,接着还不让他进来香港。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个案。就是说,用内地那种政治(手法)去处理一些记者,是不是让他留下,以前只是看到内地有。当然不希望发生,但如果中共整体对香港全面收紧的话,(再出现这种情况)绝对不出奇的。

记者:我记得之前你们发表了声明,忧虑对新闻自由的打击,政府那边、特首那边有没一点解释?

杨健兴:因为外交部的那个决定讲得很清楚,说这些被驱逐的记者不可以在香港工作,虽然究竟有没有法律约束力,这个政府都不敢答。因为外国记者会也都是这样问政府,外交部这样说的究竟是不是有法律约束力,香港政府是不是要跟着做,这个其实是一个事实,但政府都回答不了,其实是不敢回答。

出入境是由香港的一些部门处理,外交部的这个讲法其实是明显和《基本法》一些条文有冲突的,现在索性就不回答了。如果那几位被驱除的记者调来了香港,会不会让他们做,有多少空间给香港政府,我想到时就会看到香港所谓高度自治会剩下多少。

记者:这件事情会不会影响其他的海外驻香港的媒体,他们未来会不会再派记者来香港这里驻守,和海外的一些机构、金融机构对香港的信心有受到什么影响,你有什么评估?

杨健兴:马凯事件之后,其实主要的国际媒体都讨论过这些问题,都有想过香港这个大的环境会不会这样急剧的变化。过去完全是不担心的事情,基本上都会批准的。派一个外籍记者来香港,很多功夫(准备工作),有些整个家庭要来,影响很多,如果有小朋友的还要考虑到教育,这些是很实在的问题。

如果政府政策可以这么急剧变化的话,这些机构无可避免地一定要想一想,五年、十年或者三年、五年之后还会不会维持香港这样的规模。而且外国的一些机构都要面对类似的问题。当然他没有媒体这么政治敏感,但是比如你做一些财经、金融、分析,分析中国的经济、分析习近平的管治、分析这次疫情对中国的经济和国际的关系,都很容易会触雷的。

假设一个评论员做出了一些言论,中共会觉得你很敌视,说这个人不可以在内地工作、不可以在香港工作,香港政府如何对待,这些其实就是引伸出来的问题。不能说是杞人忧天,而是实实在在可能会出现的一些问题。

记者:这次针对五间传媒,还要公布记者在大陆的资产,就是他拥有什么物业,这种做法以前是不是都很罕见的。

杨健兴:从中(共)国的角度来说,他就觉得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你川普限制这么多,(中共)官媒在美国的一些人数等等各种各样的事,所以(中共)在这些地方要做一些的限制,实际上这类的事伤到的是自己。如果外国传媒退出大陆,其实对中国是损伤的。因为80年代开放改革,都是想让人更多了解中国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走这条开放改革,过去这些外国传媒也都发挥了主角的作用,如果你是关上门,赶他们走,他们就报导少一点,报导少一点就有更多的猜疑、更多的揣测。

记者:中共要记者公布自己资产,会不会是一种信号,它会冻结你记者在大陆的资产、物业这样的信息?

杨健兴:这个不太清楚,不是太掌握,但是使你更麻烦这是很清楚的。

记者:你觉得这个信号是不是都不寻常。

杨健兴:当然,我想也都会使一些机构也好、一些记者也好相当焦虑,(他们会想)你想怎样。其实没有必要制造这样一种恐慌。

记者防疫注意事项

记者:我们现在就先问一下网友的一些问题,有个Ada姨姨想问你:杨先生,美国是否会取消香港优惠国的待遇?

杨健兴:现在(美国)它通过了一条民主人权法,会用一些比较有针对性的制裁,比如会制裁一些打压民主自由的人。取消香港特殊地位的事牵连甚广,美国的一些企业也都会受到损失。会不会走到这一步,我想很多人都未必想要这样,但是客观发展上,如果香港已经不是一国两制,而是一国一制的话,那麽从法理上的角度、从政治上的角度来看,就没有了那个基础。这样的话,就难以避免会向那个方向走的。

记者:关于我们记者在前线采访,在这个疫情的时候有什么注意事项?NOW新闻台剪接师已经初步确诊,你有什么建议给传媒机构或者前线的工作者,怎样可以防护自己的安全?

杨健兴:从以前开始包括采访反修例的时候,我们都要准备保护装置,比如这次就是口罩或者一些消毒。我们前几天都出了一个稿,希望一些传媒机构老板都考虑一下安排员工在家工作。有一些传媒机构可能比较传统,未必习惯这种方式,习惯于记者采访,会希望他们回公司。

而我所知道的大部分媒体其实都已采取了(在家工作)这样的方案,特别是陆续看到个别媒体有记者、或者工作人员确诊。希望不会有太多个案,否则不止影响他们自己,也影响了他们报导新闻,从市民的角度来讲也都是会受损的。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张灿辉:做人最终是良知问题
【珍言真语】潘东凯:赵立坚错棋 中美关系新低
【珍言真语】桑普:抗暴政 拉开中国与中共距离
【珍言真语】曾焯文:中共洗脑宣传 全球反弹
最热视频
【直播回放】国歌法二读 港人吁立法会抗议
【拍案惊奇】香港527关键战 北京一日两震
【十字路口】香港大三罢前夕 传中共制暴栽赃
【直播】5.27疫情追踪:白宫反击社交媒体审查
【纪元播报】若中共镇压香港 “美国与港人站一起”
【纪元播报】美议员促用马格尼茨基法制裁10中共官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