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有命 功名利禄早有定数

文/许茹
有多少世人明白人在世间不过是匆匆过客,所谓的功名利禄皆有定数?(fotolia)
  人气: 3354
【字号】    
   标签: tags: , ,

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第一回有一首《好了歌》,诗中写道:“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一首诗道尽了无数人在人世间执著的追求,但是到头来却是一场空。有多少世人明白人在世间不过是匆匆过客,所谓的功名利禄皆有定数?

及第时间有安排

清朝乾隆二十四年(公元1759年),大学士纪晓岚出任己卯科山西乡试正主考官。阅卷之后,有两份试卷已经明确可以中举。一份确定为排名48位的举人,可是蹊跷的是,在填写草榜的时候,试卷被同为考官的万泉县令吕令癏,误收进了他的衣箱中,因此遍寻不到。另一份确定排名53位,但在填写草榜时,阴风骤起,将蜡烛吹灭三四次。更换其它名字后,阴风就停止了。这两名本该中举之人在这一年都落榜了。

待到揭榜后,拆开试卷的封条,才知道这两名考生的名字,失卷者叫范学敷,灭烛者叫李腾蛟。纪晓岚疑心这是鬼使神差,刻意阻挠他们的前程。

不过在第二年的恩科乡试中,两人却又同时中举。范学敷仍然是48名,而李腾蛟则在乾隆四十六年(公元1781年)中了进士。

可见功名利禄是早有定数,早一年也不可以的。所以,那些在仕途上努力钻营的人又何必呢?即便钻营得到,也是其命中注定,而其不去钻营也是可以得到的。

可见功名利禄是早有定数,早一年也不可以的。图为明(传)仇英《观榜图》局部。(公有领域)

庄学士坠江得神救

翰林学士庄本淳,小时候曾跟随父亲庄书石先生乘船。夜晚,船停靠在江岸,他不慎失足落入江中,船上没有人发现。

正当庄本淳在江中挣扎时,突然听到耳边有人说道:“快救起福建学政的大老爷,这事儿关系中第,千万不要马虎。”声音落下后,他发现的身体已不知不觉中挂到了船尾上,于是大声呼救,得以幸免。

庄本淳成年后参加科举中第,后来果然官至福建学政。他在上任之前,把这件事告诉了纪晓岚,并说:“我可能回不来了吧?”纪晓岚便用安身立命之说劝勉他。谁料想,他果然在任上去世。

还有他的兄长、礼部侍郎庄方耕,雍正庚戌年在北京居住,正好赶上了地震,被堵在一条小胡同里。当时,正好两面墙对倒,成人字形帐篷的样子,他在里边坐了一天一夜获救。纪晓岚觉得这正说明生死有命

乌鲁木齐卒于乌鲁木齐

乌鲁木齐这个地名,翻译成汉语的意思是“好围场”。纪晓岚在乌鲁木齐做官时,有位笔帖式,名字就叫乌鲁木齐。算起来,他命名的日子,是在清朝军队平定西域前二十余年。

乌鲁木齐说,他刚出生时,他的父亲梦见他的祖父说:“你所生的儿子,应起名为乌鲁木齐。”并用手指比划这几个字给他的父亲看。他的父亲醒来后,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然而梦中的一切又清晰异常,所以就给孩子起名叫乌鲁木齐。没想到,乌鲁木齐长大后竟然来到了乌鲁木齐,这难道意味着他将死于此地?

后来,他升迁为印房主事,果然病死在任上。计算一下,他从军到乌鲁木齐,直到去世,始终没有离开过此地。凡事皆前定,怎么能不相信呢?

凡事皆前定,怎么能不相信呢? (chungking/Fotolia)

谁人肯向死前休?

东光人霍易书先生,是雍正甲辰(1724)年乡试举人。为求显达,他滞留在京城很长时间,也还是没得到一官半职,十分郁闷。

于是他到庙中求神,神仙随后在梦中用诗点化他:“六瓣梅花插满头,谁人肯向死前休,君看矫矫云中鹤,飞上三台阅九秋。”

雍正五年,清朝开始实行官品以顶戴做区分的制度。霍易书的顶戴为铜盘分六瓣组成的,如梅花,他这才明白梦中诗歌首句的意思。他心里想,仙鹤为一品官的补服,三台为宰相位,首句既然应验,最后两句也应该应验。

此后,他从中书舍人官至奉天府尹,后来,却因事获罪,被贬到军中,被贬的地方叫葵苏图,意思是“第三台”。这与诗中的第四句吻合,而他戍边九年才回到京城,应了“阅九秋”。

在塞外的日子里,霍易书自署别号为“云中鹤”,也是取诗中之意。

后来,霍易书将这段经历讲给纪晓岚的父亲姚安公。姚安公说:“霍字上为云字头,下为鹤字之半,这里边正好隐藏着你的姓氏。所以‘矫矫云中鹤’之语也不是空谈了。”

霍易书听罢,感叹道:“岂止如此啊!早年,我年轻气盛,锐意进取,自认为卿相之位垂手可得,但终是一无所获。这样说来,第二句是神在告诫我啊,可惜我当时并没有明白。”

君看矫矫云中鹤,飞上三台阅九秋。(fotolia)

享乐奢华致禄数用尽

清朝献县令某临死前,有看门的仆人在夜晚听见他的书斋里有人说话,大意是:你这些年来享乐奢华,禄数已经用光了。你的父亲在阴间打报告,要替你预支下一辈子里一年的禄数,以好处理那些未了事,不知是否得到了批准。不久后,令某暴卒。

纪晓岚听工部侍郎董文恪公曾经说:“上天之道,主张凡事不能做得太过分,因此,过于奢侈和过于节俭,都会招致不幸。经过多方面的验证,对于过于奢侈者的惩罚,富人比较轻,而有权力的人比较重;对于过于节俭者的惩罚,有权力的人比较轻,而富人比较重。这是因为富人过于奢靡,耗费的是自己的钱财,而有权力的人奢侈,必然利用职权、贪婪无度,想要得到的也就很容易到手。有权力的人过分节俭,不过是把紧自己的钱财罢了。而富人过于节俭,其对下属和百姓必然非常刻薄,对他们也必然斤斤计较,也因此不免利用机巧,陷害他人。所以,士大夫要时时记住,过分利己必损害他人,凡事留有余地,才是谋得福分之道。”

诚如斯言!

参考资料:《阅微草堂笔记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牛树梅(1791~1875),字雪樵,号省斋,甘肃通渭人,道光二十一年进士。道光二十八年,牛树梅任宁远府知府,宁远府属四川省,府治在西昌。
  • 人们常说世上没有后悔药,是说已经做错了的事情无法更改、造成的损失无可挽回。如果就事论事,可能会是这样的。但人在俗世中,孰能无过呢?关键是如何对待自己的过错。所以孟子夸奖孔子的学生子路具备“闻过则喜”的高贵品质,南宋陆九渊更推崇“闻过则喜,知过不讳,改过不惮”的精神境界。
  • 在资讯爆炸的当下,想要找到真实的信息并非易事,尤其在中国大陆。除了中共设置的高高的防火墙外,媒体和不少媒体人以及各级政府、司法机关,都秉承着“政治第一”的原则,无时无刻不在颠倒黑白、美化罪恶,用炮制出的谎言毒害着中国人。中共自然是罪责难逃,但是这些追随中共、散发不实甚至是有毒信息的写手们,也难逃上天的惩罚。古代的“刀笔吏”们的结局就是前车之鉴。
  • 古往今来,很多人都在追求仕途上的发展。有些胸怀天下,先天下之忧而忧;有些则在诱惑中迷失了自己,成为权力的奴仆,更有甚者,凭借权力,欺压坑害百姓,为自己谋取私利。中国古人讲,三尺头上有神明,那些坑害百姓的官员们哪里会没有报应呢。
  • 中国民间一直流传着这样的老话:“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什么都报。”“种善因,得善果。”然而,现代在无神论灌输下长大的不少人,却对这些老话嗤之以鼻,完全无视千百年来人类历史上留下的正面的和反面的教训。下边古书中记载的三则故事或许可以带来某种启示。
  • 纷繁乱象中,神的安排从未偏离,神掌管着一切,巨细无遗地查看着人的一思一念。瘟疫是对每个人是否公义的检验,在自救无效的当下,离神太远的我们,是不是应该归正对神的敬畏?我们是不是要真心忏悔:我们享乐纵欲的生活,是否早已背离神为我们做的安排?“政治正确”与道德相对主义是否让我们丧失了原则与道义?我们的文化艺术是否越来越不辨善恶美丑,越来越堕落变异?我们的商业贸易里有多少伤天害理、不可告人的秘密?在与伦理道德不符的科学领域里,我们是否扮演过反神的角色?我们是否迷信神灵,却从不遵守戒律?
  • 一般说人没有定见,容易改变心意,对事或物的爱好或决定反复无常,改变可能就在朝夕之间叫“朝三暮四”。你可知“朝三暮四”还有深奥的道理?这成语来自《庄子.齐物》。
  • 说到刺客,很多现代人脑中马上浮现的是没有善恶之分的冷面杀手。其实,出现在春秋时期的中国的早期刺客,其行刺动机较为单纯,往往因感激委托人的恩德而去行刺,因此带有一些侠义精神,其中《史记》中刻画的以“士为知己者死”作信条的四大刺客专诸、聂政、豫让和荆轲最为有名。秦朝之后的刺客,虽然行刺动机多了金钱、名声、仇恨、政治等因素,但仍有一些刺客保持着侠义精神。
  • 当别人对自己不好,公开或在背后使坏,甚至造成了某种损失的情况下,我们是以同样的方式回击,还是以德报怨,想办法化解双方的矛盾和怨恨呢?古人的两则故事给出了答案。
  • 一石才中的八斗才给了曹子建,那么另外两斗才在谁那里呀?可能和最早赞美他有八斗之才的人有关系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