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谜】日食背后的神秘力量

font print 人气: 18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家好,欢迎来到未解之谜,我是扶摇。

4月8号来自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的观测者可算是一饱眼福了,因为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难得一见的天文奇观──日全食。

相信能亲眼目睹这场以天为幕的太阳消失秀,那感觉一定是非常震撼。不过呢,看不到日全食的观众也不用遗憾,也可以在萤幕前和扶摇一起探索有关日食,那些古今中外耐人寻味的故事。

经历日食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自称是“世界上唯一的日全食记者”的杰米‧卡特(Jamie Carter)说:“整个过程可能会相当离奇”,“有时会让人有一种洪荒原始的感觉,当太阳消失,天气变得寒冷,你有时会感到……一阵日食风,那感觉就像世界末日般……有些人……他们的心都揪紧了……他们知道太阳会再次显现,然而他们内心就是不相信,这可能是一个相当震撼的体验。”

“相当震撼的体验”?嗯,你有多久没有被震撼到了?虽然我们可能不会看到今年4月8日横跨北美的日全食,但最近的研究表明,它可能对我们的心理产生强大的影响──唤起敬畏的情绪。那种在巨大的感知面前让我们感到自己无比渺小的“敬畏感”。

早在远古时期,太阳就是祖先敬畏和依赖的对象。人们习惯了太阳的朝升夕落,但有时它会突然在白天消失,这就引起了人们的恐慌和揣测。这种我们今天称为“日食”的天文现象,曾经让古人丢过性命,也曾经让两个国家从激战走向和平……

阻止了一场战争的日食

在公元前六~七世纪,在伊朗高原上,居住着米底亚人,建立起一个米底亚王国。米底亚王国一度很强盛,向西征服了亚述帝国,占领了亚述的首都尼尼微,然后继续向西进兵小亚细亚,遇到了新邻居吕底亚王国。

吕底亚王国濒临爱琴海东岸,也就是今天土耳其的安纳托利亚高原的西北部,也是个很强盛的小王国。面对侵略,吕底亚人拿起武器顽强抵抗,两国在哈吕斯河(今柯孜勒河)一带展开激烈的战斗。脚下的土地被他们争来夺去,战役一个接着一个,就这样一打就是六年,双方士兵大量阵亡,无数百姓流离失所,明知这样耗下去只会两败俱伤,但谁也不愿先退让求和。

据记载,在公元前585年5月28日这一天,两军对阵,激烈的厮杀一直持续到太阳偏西,阳光照射到盔甲上,闪现出一道道刀光剑影。忽然,士兵们发现,一个黑影闯进入圆圆的日面,把太阳一点一点地吞食,眩目的太阳光逐渐减少,大地的亮度慢慢减弱,好像黄昏提前来到。

随即,太阳全被吞没,顿时天昏地暗,仿佛夜幕突然降临,一些亮星在昏暗的天空中闪烁着。士兵们从来没见到过这种景象,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在茫茫的“黑夜”中停止了厮杀。

虽然过了不久,太阳就重新出现,日食很快就结束了,但双方认为,这是上天不满他们两国的战争而发出的警告,仗不能再打下去了。双方的首领经过一番商讨以后,决定握手言和,签订了永久的和平契约。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就这样因为一次日全食,而化干戈为玉帛了。

古代人们敬畏日食,这几乎不分民族。头顶的天空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存在,但是所有人却都可以看到,古人相信天空被能量强大的“神”掌管着,当天空中的太阳突然消失了,就是被神话中的某种兽吃掉了。

比如在越南,吃掉太阳的是青蛙;在南美洲安第斯山脉地区,是一只山狮或美洲狮;来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维京人的挪威文化,是两头狼;在中国,吃掉太阳的则是天狗,天狗食日嘛。并且几千年前的古人就会用强烈的噪音来驱赶这种野兽,世上几大古老文明的先人们也都是这么做的,是不是很巧合?

让天文官丢了脑袋的“仲康日食”

在中国历史上,很早就设有专门的部门和人员进行天象的观测了。一是了解日、月的运行规律,制定尽可能精密的历法以满足农业社会从事农耕的需要;第二个原因是古人信奉的“神传文化”。

在中国古老的神话传说中认为:人是神创造的,天地万物是神创造的,宇宙天体也是神创造的。人的生、老、病、死,宇宙的成、住、坏、灭,都是按照上天的意志运行的。

这种观念认为,“天”是一个有意志的神,神支配着人间,在支配过程中,神经常通过星象上的变化给人间以预兆和警告。
所以各代朝廷都有庞大的司天机构日夜监视这些天象的变化。天文官作为人间君王“通天”的媒介和信使,地位和威望都非同一般。由于天文官举足轻重的位置,朝廷对于天文官的期望往往很高,天文官也时刻不敢懈怠。

不小心说远了,不过神传文化真的是一个很有意思又很值得探讨的话题,它可以带领我们用另一种观念去看待周围的事物。如果你想聼扶摇分享更多有关神传文化,去感受千年以前古人的精神世界,可以留言让我知道。

好,让我们回归正题。话说夏朝之时,第四位君王仲康时代,国势刚从前朝太康时代的动乱中恢复过来,朝廷内外很有些“中兴”的气象。这年的金秋季节,麦浪滚滚,晴空万里,农民们正在田里收获一年的劳动果实,中午时分,人们突然发现,原本高悬在天空光芒四射的太阳,光线在一点点减弱,仿佛有个黑黑的怪物在一点点地把太阳吞吃掉──这是“天狗吃太阳”了!

百姓们面对突如其来的凶险天象,个个惊恐万状,急忙聚集起来敲盆打锣,按过去的经验,这样就可以把天狗吓走。对这一天象最为担心的还是朝廷和天子,因为“天狗吃太阳”预示着国家将有灾难发生,可能会危及帝王的地位或生命。在那时,朝廷已经形成一套“救日”仪式了。

每当发生“天狗吃太阳”时,监视天象的天文官羲和,要在第一时间观测到,然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上报朝廷,随后天子马上率领众臣到殿前设坛,焚香祈祷,向上天贡献钱币以把太阳重新召回。

可这次,时间过去了好久,大家眼看着太阳一点点消失,无尽的黑夜就要笼罩大地了,文武百官和仲康大帝都已聚到宫殿前了,却独不见羲和的身影。已经错过了最佳救护时间,仲康大帝顾不得多想,连忙主持开始了救护之礼。

殿内殿外一片忙乱,宫中乐官急急忙忙敲响了救日的鼓声,主管钱币的官匆匆地赶往钱库去取钱,其他官员也慌慌张张跑来跑去安排仪式,这时天色越来越暗,突然,天地一下子陷入黑夜,几步之内难辨人影,太阳被天狗彻底吞吃了。仲康大帝率众官跪倒在地,一遍遍地乞求上天宽恕,这一瞬间,人人心中都十分恐惧,心想因为没有及时救护,太阳可能永远不出来了,大夏王朝的末日到了。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人们感到彻底绝望时,太阳的西边缘露出了一点亮光,大地也逐渐明亮起来,日盘露出得越来越多,天狗终于把太阳吐出来了!仲康大帝和文武百官这才舒了一口气。

“天狗吃太阳”终于结束,仲康大帝这时才发现,天文官羲和到现在也没露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身负重任的羲和居然不见人影,仲康大帝十分恼火,立刻派人去寻找。

几个差役赶到清台,就是当时的天文观测台,好不容易在清台旁守夜的小屋里找到了羲和。这位重任在肩的天文官居然在呼呼大睡,一问羲和的下属,才知道羲和昨天喝了一夜的酒,此刻仍然烂醉如泥,差役们不敢耽搁,架起羲和塞进车子,把他送进了宫中。

到了殿上,跪倒在天子面前,羲和还是混混沌沌,不知几分人事。仲康大帝问明情况,才知原来是羲和酗酒误事,顿时大怒,立刻下令将羲和推出斩了首。

这个故事记录在中国最早的一本历史文献汇编里,这是国人第一本书,所以名字就叫《书》,到汉代被称作《尚书》,意思是“上古之书”,后因为成了儒家的重要经典,又被称作《书经》。这个故事被记录在其中的《胤征篇》中。

听了这个故事,不要以为在中国古代做天文官是非常危险,说掉脑袋就掉脑袋的。像羲和这样酗酒渎职的天文主管,几乎是个空前绝后的例子。由于天文官的特殊身份,君王一般对他们是宽容、礼遇的,后来的各朝代,除了极个别陷入狱案的情况,天文官很少有被杀头的。不过可以由此看出,古代君王是极其敬畏日食。

令人敬畏的宇宙事件可以强烈影响我们的心理

自现代工业发展起来后,“敬畏感”可是被科学研究实实在在地冷落了很长一段时间,但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敬畏感”渐渐成为科学研究中越来越流行的领域。“敬畏感”对人的影响有多大呢?有研究指出,壮观的天文事件可以通过唤起“敬畏”和亲社会倾向,使个人减少对自我关注、更加倾向于集体。和大家分享一项有关日食的心理学研究。

在美国期刊《心理科学》曾经刊登了一篇文章,科学家围绕2017年日食事件,对近300万名推特用户数据进行分析。结果发现:那些居住在日食路径以内地区的用户比居住在路径之外的用户,在推特上表现出更显着的“敬畏感”,科学家还对比了日食前和“敬畏感”较少的用户,那些在日食中表现出高敬畏的用户,他们在推文中使用的语言自我关注减少,反而有更多的亲社会、归属性、谦虚和集体性。

总的来说,日食可以激发人的“敬畏感”,反过来又增强了人的谦卑。“敬畏感”是现代科学,通过日食发展出的新研究,但其实,对天地自然的敬仰,自古以来,就在人们的心底扎根了。

因为世界上的很多古老文明,出奇地一致,都是相信“天人合一”的理念,而每个文明也都会观天象,敬神明,从天意中得到启示,从而完成各自的使命。月有阴晴圆缺,太阳也有其自己的运行规律。这些和我们息息相关的大自然,或许就是在通过她们的语言,在和我们沟通吧,或许,一切都不偶然。

好啦,今天的故事就分享到这里,你愿意和我们分享这次日食的体验吗?可以在评论区留言。我是扶摇,我们下期见。

欢迎订阅Youmaker频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订阅频道Ganjingworld频道: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eiqjdnq7go2dgb6zFtQ9TYK11080c
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订阅未解之谜Telegram群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谜】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